舊金山與菲利蒙煉功點的故事(14)

——每個學員有自己的故事、我要站在被迫害者一邊

人氣 45

【大紀元2021年01月25日訊】文:屬真
「每個學員有自己的故事。」這句話是第一次遇到煉功點的協調人時,他對我說的話。

事情是這樣的,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時,訊息沒有傳到我這裡,2001年我搬到女兒家,從中文電視看到中共版的「天安門自焚」。出於對中共一貫的政治迫害的惡行的了解,這一下反而讓我得到法輪功真相。「自焚」是中共陷害誣蔑法輪功的,法輪功是讓中共害怕而要置之於死地的,不是一般的體育鍛煉。

「美國的華人為什麼要煉?」

隨之,我的問題來了:「美國的華人為什麼要煉?」比如說我自己吧,我在大陸成長和工作,但離開後我就不再關心大陸,甚至想一刀兩斷似的,不再想大陸的事,正如鳥兒飛離了籠子,還會回頭想它嗎?

為了解答自己的問題,我找尋了遠近幾個小城市的煉功點,終於找到了菲利蒙(Fremont)這個煉功點,學員圍成一個大圈子,在公園的空地上煉功,因為有孩子要照顧我沒有參與煉功,我請教了一些動作上的問題,他們也答應下一週會讓協調人借給我教功錄像。

第二次去煉功點,在我即將離開時,協調人找到了我。於是我問他:「你們為什麼要煉法輪功?」就在我以為他會侃侃而談,給我來一套大道理時,他只說了一句話:「每個學員有自己的故事。」這句平實的話,出於一個高級知識分子、社會菁英的口,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的。他本人和他的這句話給我的感受是真誠和樸實,也讓我相信學員們是真心走上法輪功之路,而不是附和和盲從。

第三次,也就是第二次單獨與協調人談話,我還給他教功錄像帶。又一次他給了我一個意外,「你留著吧。」他溫文儒雅地說。當時,其它類似的這種錄像帶值20美元,另一方面,一貫我對運動身體,對祛病健身沒有太大興趣。借錄像是為了對功法動作有全面了解。他的話讓我覺得,他希望我以後長期使用它,而且他是很真誠的、期待的。錄像帶還是還給了他。

煉太極 也煉法輪功

像他這樣對我「旁敲側擊」影響我走入法輪功的,還有一個協調人。在1999年前,我長期的工作時間有改動,我需要晚一個小時上班,為了消磨時間,我去了一個百人以上,10多種鍛鍊類別的運動地點,加入了一個太極拳鍛煉。也為了不浪費時間,在休息或早到等候時,我會到一旁的法輪功跟著煉十來分鐘,有一次煉「頭頂抱輪」我的手放下過四次,第五次一舉起就放下了。之後,我就原地站著,也沒離開,我靜靜地觀察了其他煉功人煉完「頭頂抱輪」後,閃過一個念頭:等我以後手臂有力了,再回來煉這個功。

菲利蒙中央公園煉功點,學員正在煉「頭頂抱輪」。(屬真提供)

第二天煉拳的休息時間,我原地站著,沒有過去法輪功那邊,這時協調人到我身邊說:「你怎麼不來煉功?」我很驚訝每次我到法輪功煉功點,只有十來分鐘,沒有人糾正我的動作,我以為沒有人注意我,然而我一不去,她當天就找我上來了。她注意我,而且她的話的意思是,你應該來煉功的,她的下一句話是:「法輪功是往高層次上帶人的。」我沒說話,心裡暗暗叫苦「低層次上的運動我都不行了,怎敢往高層次上想呢?」我不好意思告訴她我的想法。

緊跟著,我的工作時間更改回去,我就不再去運動場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以後的迫害。

回大陸參加慈善活動

在我知道法輪功被迫害後,我每星期一次,去我第一次遇到的煉功點,每次煉的時間不長,但我沒有缺席和間斷,直到我要去大陸,離開25年後第一次回去去,參加一個國際慈善組織的活動。臨走前,我告訴協調人,她說:「迫害還在繼續,學員最好不要去大陸。」其實,那時我並沒有以為自己是學員,我覺得成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對我來說,是高不可攀的。我之所以堅持去煉功,是因為我要站在被迫害者一邊。而幾年來,在她的眼裡一直把我當學員看。

另外,雖然我沒有對任何人明說過,但在我的內心,我是要在慈善活動這條路上走下去的。接著協調人惋惜地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使大陸很多人不能得法。」她的平靜,讓我被觸動。說到迫害,如果她流露出對迫害的憤怒,我完全可以接受,但她沒有,她強調的是,很多人不能得法,她為什麼要強調大陸人得法的重要,我不明白。在她身上有種理念、有種素質,是我當時難以理解的。道別時,她的話又一次留給我深刻的印象。

在大陸最後一次的慈善活動,我們到了甘肅的一個貧困縣,慶祝那裡援建的鄉的第一所小學的啟用。當全體參與者在操場上歡騰時,我獨自一人走進一個又一個教室,終於一個教室的標語,把我拉回到自己的童年。

在這個偏遠的小縣,外國人的馬恩列斯出現在牆上的標語裡,這不就是我小時候受教育的環境嗎?一代一代又一代,就這樣中國人從小被洗腦、被灌輸外來邪靈假惡鬥的理論和思維,從大城市,我小時候的生長環境,到今天這個小山莊,共產邪靈的毒素無孔不入地侵蝕中華兒女,人們已麻木,已無分辨能力了。我又想到慈善活動能緩解窮人的苦難,但是在中共的偷梁換柱下,慈善人的善行,會被他竊取作為補充它延壽的養分,那時我明白了,為什麼那位學員強調中國人要得法,讓「真善忍」回歸中華,才是中國人的出路。

在大陸的日子,表面上看似從未發生過法輪大法洪傳,但是我還是找到了法輪功的痕跡,我聽到「今早有人在巷口掛出法輪功的橫幅」,我還聽到幾起人們對法輪功迫害的質疑。在中共殺人如捻死螞蟻的大陸,那些足以讓我相信:法輪功不會倒下,不會被消失。從大陸回來,也就是《九評共產黨》發表的時候,我加入了居住地學員的行列,不再迷糊。

回想過往,在成為學員的路上,兩位協調人學員,對自己的推動,那些瑣事的細節中,有著神的微妙的安排。當協調人對我說:「每個學員有自己的故事。」那個時候,是不是我已被安排在為學員寫故事的位置?直到疫情禁足期間,靜下心來,才回憶起協調人的這句話,寫下的學員的故事,只是他們中的極小的部分,但是足以看到美國法輪功學員在大法蒙難時,堅持自己的信仰的表現,及在公園裡和平煉功中,留下的鮮活形象。#(待續)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1月16日教育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曜宇

相關新聞
舊金山與菲利蒙煉功點的故事(11)
舊金山與菲利蒙煉功點的故事(12)
穿越生死 一位中國知名書畫家的見證
舊金山與菲利蒙煉功點的故事(13)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中共打錯算盤 台鳳梨賣斷貨了!
【遠見快評】放生中芯國際 拜登打右燈向左轉
【時事縱橫】小粉紅恐嚇留學生 中共高鐵攻台?
【探索時分】F35停產是假新聞 到底發生什麼
【財商天下】操控湄公河 中共霸凌鄰國
【新聞大家談】修路到台北?中共嚇台招術不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