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孔祥熙是抗日戰爭的大功臣

作者:章閣
孔祥熙,宋靄齡夫婦早年與長女孔令儀(左)的合影。(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9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1949年,中共暴力篡權後,為徹底剷除中華傳統文化,形成了一套系統的黨文化,從用語到思維方式,不間斷地向國人灌輸。在中國大陸,中共教科書多年以來一直為國人灌輸,所謂的舊中國蔣介石統治腐敗,尤其以四大家族「蔣宋孔陳」為最,所謂的搜刮民財、壟斷中國經濟等等。以致國人一提起這四大家族,「貪贓枉法」,「搜刮斂財」,「人民公敵」等字眼幾成思維定式。

如今諸多學者審視歷史,發現事實另有真相。單就孔祥熙而言,他主管中國金融期間,正值當時的中國經濟最艱難之時。

國民政府連年戰爭,軍費暴增,開銷巨大,財政入不敷出。宋子文主管財政部時期,由於9·18事變和長城會戰等,導致1933年前半年國庫虧空6,000萬元。宋子文無力扭轉虧空局面,提出辭呈,得到蔣介石的批准。在這樣的局面下,民國二十二年(1933年)四月,孔祥熙擔任中央銀行總裁,十一月就任行政院副院長兼財政部長

當時南京政府每月國庫收入為1,500多萬元,然而每月支出就高達2,200萬元,僅軍費一項開支就達1,800萬元,每月赤字高達700萬元。國民政府欠債甚重,只能支撐幾個月,便會瀕臨崩潰。1934年下半年,南京政府治下的中國經濟繼續惡化,銀行擠兌,工商業倒閉,金融停歇,北京、天津等大城市民心浮動。孔祥熙主持財政部,曾說:「人心恐慌,市面更形蕭條,長此以往,經濟崩潰,必有不堪設想者。」

為阻止經濟持續惡化,孔祥熙實施系列舉措,改革稅收,加強地方財政控制,整理政府債務,有效地穩定了金融秩序,並使財政收入轉虧為盈,為抗戰提供了財政基礎。關於歷史遺留的外債問題,孔先生與諸國達成了共識。使蔣介石率領的國府可以與日本侵略者抗爭,中國金融沒有因戰爭而崩潰,中國也沒有淪為諸國列強的殖民地,孔祥熙功不可沒。

孔祥熙去世後,蔣介石親自作傳,追念孔先生的功勛,認為他是抗日戰爭的大功臣。原因在於,「舉凡救濟凋敝農村,澈底革除釐金,收回關稅自主,以工商建設,培厚國家資源,以財政統一,奠定國家基業。他如預算制度之確立,公庫制度之實施,直接稅制度之推行,農貸及合作制度之創建,田賦征實制度之興辦,凡百戰時行政措施,鉅細不遺,在艱彌厲,此皆為世人所共見者也。」

蔣介石認為,孔祥熙一生為國盡瘁,從1926年(民國十五年)北伐,一直到1945年(民國三十四年),抗日戰爭勝利,在這二十年間,正是國民政府艱難締造、頓挫叢生之時。孔祥熙承擔行政、財政、經濟及金融事業等各項重任,為其做出了特殊貢獻。

蔣介石列舉孔祥熙的四大貢獻,在於:
1. 統一全國幣制;
2. 統一各省財政;
3. 維護教育經費;
4. 充實軍隊餉糈。

自從1931年(民國二十年)之後,「內有共匪之叛亂,外受日本軍閥之侵略,當國家環境最為險惡,與軍民生計最感困窘之際」,孔祥熙臨危受命,沉著應對,運籌帷幄,「屢使革命大業轉危為安,抗戰軍事轉敗為勝」。

孔祥熙按照當時所定戰略與經濟政策,籌撥鐵路、公路建設經費。在日本侵華之前,他「協同交通等部,將粵漢鐵路、浙贛鐵路、湘桂黔鐵路,以及隴海鐵路——由河南觀音堂至西安之線,如期完成」。除此之外,他又依照戰略計劃,「另並籌建了成寶等重要幹路,以及西南之粵、桂、湘、贛、川、黔、滇與西北之豫、陝、甘、晉、綏、寧、青,暨隴新各公路」。這些交通幹線,直接關係抗日戰爭的成敗,尤令蔣介石稱道。

在日本入侵之前,國府展開積極建設,1933年(民國二十二年)至1937年(民國二十六年)這五年之間,被世人稱為中國建設的突飛猛進時期。

當時蔣介石率領的國民政府做出決策,面對日本入侵,蔣公決定取道由東向西,捨棄由北向南,使日軍深陷於中國大陸,猶如深陷泥淖,長達八年之久。蔣介石以空間換時間,積累小勝轉為大勝戰略,獲得最後的勝利。對此,蔣介石認為,抗戰能夠取得勝利,當時主持行政與財經責任的孔祥熙貢獻最大。

日本侵華之初,中國沿海各大港口全被日軍封鎖,導致中國陸海交通與貿易與國外完全切斷。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民國三十一年太平洋戰爭發生之後,國際交通路線仍舊處在日軍的封鎖中。孔祥熙主導財政,無論前方軍需,還是後方民生,都沒有出現匱竭之憂。蔣公深感「所謂『興國者必於多難之時,治國者必於至危之地』,先生實足以當之」。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也正是國民政府抗日戰爭勝利之初。共匪(共產黨)為奪取政權,千方百計抹黑造謠,迷惑大眾,煽動中外輿論,企圖推倒國民政府。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必先推倒我財經當局之陰謀,於是其矛頭乃集中於庸之先生(孔祥熙)之一人,使其無法久安於位,而不得不出於辭職之一途」。

1944年,傅斯年(1896—1950年,曾任北大教授)等人突咬中國銀行美金公債舞弊案,引起輿論軒然大波。蔣公對外為爭取美國最大限度的援助,對內為平息民怨,不得不讓孔祥熙辭職。

至孔祥熙卸任之時,中國經過八年抗戰,面臨內憂外患,但在他的帷幄下,中國財政仍保持著輝煌的成績,據蔣介石所述「其在國庫者,實存有外匯九億餘萬美元,而其他金銀鎳等各種硬幣,所值美金一億三千萬餘元,尚不在此數之內,以上兩項合計,實值美金十億美元以上,乃可謂中國財政有史以來唯一輝煌之政績」。

孔祥熙功成身退,卻遭到中外輿論誹謗,「所謂中國政府貪污無能之共匪謠諑,社會之中,亦竟有受此影響而多存懷疑之心者」。蔣介石列舉事實來證明孔祥熙,「其為貪污乎?其為清廉乎?其為無能乎?其為有能乎?自不待明辯而曉然矣」!

自從孔祥熙辭職之後,國民政府財政經濟、金融事業,竟一落千丈。迅速下滑的經濟局面,使國民政府無人能夠扭轉,不料不出三年,共匪(共產黨)推翻國府,篡權的陰謀竟至得逞。

蔣介石回顧往昔,反思過往,嘆道:「我國家與民族,至今竟蒙此空前之浩劫,政府與人民且遭受如此奇恥大辱,更足證明孔前院長在其任職期間,自北伐剿共以至抗戰勝利為止之二十年中,不辭勞怨,不辯枉屈,而一心竭智盡瘁,報效黨國,其革命之精神,自足為吾輩與後世崇敬難忘者也。」

參考資料:
《孔祥熙全傳》
蔣介石,《追念孔故資政庸之先生事略》
顏昌海,《蔣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腐敗」真相 連孔祥熙都是被冤枉》,2017年8月7日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紀元記者劉曉真報導)近日,台灣媒體報導稱,二戰勝利70週年之際,戰前鮮為人知的國際局勢竟是「中國與德國曾經友好同盟過」,時任國民黨財政部長孔祥熙還曾密會希特勒購買抗日軍火。
  • 「我當時太年輕了,根本不知道得到的是甚麼,不知道我曾擁有的是一個多麼特殊的機遇……如果歷史能夠重來一次,我決不會離開她。」值宋美齡逝世12週年之際,她晚年時曾在其身邊侍奉的唯一一名西人助理拉達斯(Harry Ladas)不無遺憾地回憶到。
  • 此為最黑暗之時期,但余對光復大陸之信心,毫不動搖,且有增無已,因確信上帝與真理和我同在也。
  • 「淞滬戰役」後,日軍戰略重點南移,向華中集結。日軍裝備在水鄉澤國威力大減。日軍南下,陷入了蔣公的戰略布局。蔣介石說:「日本軍閥雖自以為機詐百出,實際上是冥頑不靈。」「他為所欲為,肆無忌憚。殊不知他的國策與戰略,自開戰以來,始終是受我們的控制。」
  • 「食古不化,不浮而生」的馬一浮深諳國學精髓或許從未料到中共會如此殘酷。他的遭遇凸顯了中共所謂無產階級革命與專政對國學和國學大師的毀滅性打擊。
  • 蔣介石是近代知名的領導者,他也是唯一同時統治過中國大陸地區和台灣的領導人,至今大多數人普遍以為他是一位軍事強人,只懂軍事與政治。然而從許多過去的史料文稿及日記見聞中,卻發現了他有著熱愛音樂藝術的一面。
  • 1924年5月2日,蔣公受孫中山任命,擔任黃埔軍校校長,兼任粵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蔣公身為一校之長,處處言傳身教,為學生做表率。他上任伊始,發表過二篇訓詞,一則是《犧牲為革命黨惟一要旨》,另一則是《怎樣才是真正的革命黨員》。
  • 寒冷的夜晚漸露曙光,亦如黑暗終將過去。12月25日早晨,蔣宋夫婦迎來聖誕日的萬縷光芒。燦爛的陽光,似乎帶來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 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 1723-1790)出生於蘇格蘭,確切的出生日期已經不可考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在1723年6月5日的可可卡地受洗成為基督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