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逼真寫實油畫 描繪生活中的小小珍寶

文/洛林·費里爾(LORRAINE FERRIER) 翻譯/陳遇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的作品《藝術家的收藏》(Artist's Collection)細部。油彩、畫布,79 x 74公分。(蘇珊·帕特森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59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蘇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寫實靜物畫的專家。她的作品傳達著一股平靜祥和的氛圍,仔細一看,處處充滿精美的細節。這位來自加拿大的女藝術家不僅致力於傳統的寫實技巧,也喜愛描繪懷舊物件,提醒人們往日的美好。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的作品《冰茶與檸檬》(Iced Tea and Lemon)。油彩、畫

在電話訪談中,帕特森說,她希望她的作品能讓觀眾停下腳步來,沉思並讚歎展現在眼前的靜物之美。

然而,若她當年在大學裡沒有堅持創作那些「稱不上藝術」的畫,就不會有今天這些迷人的作品。

寫實藝術的堅持

儘管出生在音樂世家,帕特森卻獨鍾於繪畫。12歲時,她便開始學習油畫,並對這項藝術一見鍾情。直到就讀大學前,她都持續接受著油畫課程的訓練。

1970年代後期,帕特森來到了加拿大新不倫瑞克省的艾利森山大學(Mount Allison University in Sackville)深造。她回憶當時僅有幾位教授有在教正統的寫實技法。傳統畫室還留著,卻幾乎沒有人使用。學校有傳統石膏像的畫室,但都積滿了灰塵,因為新進的教授沒有考慮進行這樣的訓練。相反地,他們轉向教抽象和概念的表現。

曾有一次,一位教授要求她畫一幅抽象畫,這讓帕特森幾乎要休學了:因為她真的做不到。她對抽象畫不感興趣。「這對我來說沒有挑戰。我無法理解」,她說。不過最後她還是贏了,她始終沒有交出那幅畫。

寫實畫
加拿大藝術家蘇珊·帕特森享受在她的靜物畫中描繪日常生活的小物件。(蘇珊·帕特森提供)

帕特森是個非常認真的學生,她畢業於1980年,這是艾利森山進行傳統訓練的最後一屆。

由於她的一位教授是水彩畫家,因此畢業後帕特森也自然地選擇了水彩創作。多年來,她樂於將照片翻繪成風景畫,在加拿大海洋省份或有時在多倫多和溫哥華展示她的作品。

約十年前,帕特森的繪畫之路卻發生了改變。在規劃一幅類似荷蘭傳統花卉畫的水彩創作時,她在網路上搜集資料,卻意外看到了波士頓美術館學校(School of the Museum of Fine Arts)提供的傳統荷蘭油畫課程。那是一整個學期的課,不適合她,於是她便寫信詢問是否能開短期的工作坊。

沒想到,這場工作坊就此改變了帕特森的職涯。在那裡,她學會了荷蘭油畫使用的各種媒材和顏料。她對不同的釉料特別感興趣。此外,她還學會如何在箱子中安排道具和單點光源,創造出生動有趣的靜物構圖。從那時起,她便專門進行靜物畫創作。

靜物畫的魅力

帕特森的畫充滿了懷舊珍寶,例如古早味的蕾絲桌巾、拋光的銀茶壺,和青花瓷碗等,很多觀眾反饋帕特森的作品讓他們回憶起祖父母的家。帕特森解釋,這是她相信靜物畫應更受重視的原因之一:因為畫中描繪的都是人們熟悉的物品,和一位陌生人的肖像相比,雖然後者賣價較高,卻沒有那麼適合掛在家裡。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的作品《藍白碟子和藍莓》(Blue and White Dish With Blueberries)。油彩、畫布,23 x 30公分。(蘇珊·帕特森提供)

不僅是畫而已,帕特森的整座家都是她作品的延伸,她的這棟120年的老房子裡,處處充滿了古董老物。

有些是她為了創作在古董店找的,有些則是朋友或祖父母留下的傳家寶。「很多人給我銀器,因為沒有人想要維護它。他們都懶得拋光」,她說。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的作品《茶壺和蕾絲》(Teapot and Lace)。油彩、畫布,75 x 44公分。(蘇珊·帕特森提供)

她對老舊古董器皿的熱愛來自她的祖父母。「所有這些東西都如此地高貴。我就喜愛這些物件的手藝和工藝。」

紀律

新生代藝術家通常都不太清楚像她這樣細緻的畫,需要多少的工作量和自我紀律才能完成,帕特森提到。「很多人認為你要先收集靈感,然後去工作室開始創作,但我確實把它當一份工作在做」,她說。

「我從星期一工作到星期五,每天六至七個小時,我蠻喜歡這樣的。⋯⋯看到[一幅]畫在眼前逐漸成形,在每個階段越來越精細,越來越逼真,這真是一個令人興奮的過程。」

有些畫需要長達三至四個月的時間,加上油畫需要等待顏料風乾,所以她通常會同時畫兩至三幅畫。因為間隔時間很長,她常要幫擺設好的物件撣去灰塵,甚至有時還要幫銀器道具拋光。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的作品《藝術家的收藏》。油彩、畫布,79 x 74公分。(蘇珊·帕特森提供)

像是《藝術家的收藏》(Artist’s Collection)等較大幅的作品,則要200多小時才能完成。光是草稿就花了35至50小時,因為帕特森希望在開始上顏料之前,能先確保構圖的每一部分都精準無誤。

在工作室裡

帕特森大部份的作品都是三角構圖,中間擺放較高的物品作為視覺焦點。畫中的其他物品都是和主角互補,將觀眾的視線帶回主角,她說。她也很常在畫中放入蛋的元素,因為她很喜歡純白的蛋殼能將畫面分隔出來,並在桌上印出簡單的陰影。

她對細節的觀察力非常敏銳,也會在畫中細心地呈現出來。「我純粹喜愛細節」,她說。她特別喜歡描繪銀器上的倒影。生活中到處都有倒影,但我們不一定會注意到」,她說。她將這些畫面描繪出來,引發人們的興趣。「從銀器上,您會看到不同的世界」,她解釋道。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的作品《工作室的倒影》(Studio Reflections)。油彩、畫布,41 x 35公分。(蘇珊·帕特森提供)

帕特森偏好單色調,尤其是灰色調,她特別喜歡微妙的顏色變化和白色花卉。「但偶爾有一些橘色或黃色,做一點不一樣的也不錯」,她說。那些時候,她會畫色彩豐富的水果,像是多汁的桃子切片、一碗新鮮的櫻桃、或一盤恰好成熟的草莓。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的作品《銀器與櫻桃》(Silver and Cherries)。油彩、畫布,25 x 36公分。(蘇珊·帕特森提供)

對帕特森來說,畫水果完全是另一種步調和挑戰,因為她通常是現場畫,而水果又放不久。她解釋說,首先她會畫水果的草稿,將草稿轉到畫布上,再準備上顏料。但實際畫的水果卻是新準備的,因為只要隔了一天,它們看起來就不那麼清脆爽口了。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的作品《紅西洋梨》(Red Pear)。油彩、畫布,25 x 25公分。(蘇珊·帕特森提供)

傳統寫實畫新秀

2014年時,帕特森和六位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的寫實畫家共同在戴爾豪斯大學的戴爾豪斯藝廊(Dalhousie Art Gallery)籌辦了一場畫展。總共有28位當地藝術家參展。她回憶說,這是該藝廊有史以來最熱門的一場展覽。

儘管該展覽相當受歡迎,卻無法讓他們同樣地在哈利法斯的新斯科舍藝術畫廊(Art Gallery of Nova Scotia)展出。該藝廊拒絕了他們,不過隨後同意在附近大雅茅斯的分館展示他們的作品。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的作品《白牡丹花束》(White Peony Bouquet)。油彩、畫布,46 x 46公分。(蘇珊·帕特森提供)

過去十年來,帕特森看到了寫實藝術再次受重視的趨勢。「我覺得很多人開始厭倦抽象藝術和一些他們無法理解的畫,希望回到比較容易理解的事物。我想很多人去了美術館卻感到陌生又愚蠢,因為他們無法感同身受」,她說道。

「現在,相關學校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教導著我喜愛的傳統藝術」,她接著說。

「我很高興,因為這麼多年來,我幾乎都是獨自一人在這個領域裡。長久以來,一直有人告訴我這些畫『不是真的藝術』,去放鬆一下、改變我的風格。但我總是屹立不搖,現在看來真的值得了。」

她非常感謝長期支持她的機構,包含紐約的藝術復興中心(Art Renewal Center,ARC),該組織透過舉辦國際ARC沙龍(International ARC Salon)等活動,提倡寫實藝術家和其工作室。在第14屆沙龍競賽中,帕特森的作品《藝術家的收藏》獲得了靜物組的第二名獎項。她的另外兩幅畫作《銀器與雞蛋》(Silver and Eggs)和《工作室的倒影》(Studio Reflections)也在第15屆ARC沙龍中名列準決賽名單。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的作品《銀器與雞蛋》(Silver and Eggs)。油彩、畫布,70 x 46公分。(蘇珊·帕特森提供)

有很多人委託帕特森作畫,但她現在不再接任何案子了。她想潛心描畫她的小小珍寶:「我真的非常喜歡我想要做的工作,使用我心愛的這些道具」,她說道。

更多關於蘇珊·帕特森的作品,請參考更多

原文Paintings Full of Little Treasur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若要列舉世界上三位最偉大的雕塑家,首先印入腦海中的可能就是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多那太羅(Donatello)和吉安‧洛倫佐‧貝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但你知道貝特爾‧托瓦爾森(Bertel Thorvaldsen)這位雕塑家嗎?托瓦爾森相信,成為一位偉大的藝術家唯一的途徑就是遵循古典藝術。於是,他成為當代最優秀的新古典主義雕塑家。
  • 想像自己正在參加一場這樣的聚會,賓客中有許多您非常敬仰的偉人,甚至是神仙道人,如果您這時要拍一張照片發布到社交媒體上,您會怎麼替照片構圖呢?
  • 隨後,在繼續為梵蒂岡宮各居室作畫的過程中,他繪製了奧爾維耶托(Orvieto)聖體奇蹟、也稱博爾塞納(Bolsena)聖體奇蹟的場景。其中我們可以看到神父正在做彌撒,當他看到聖體因他的不虔誠而滲出鮮血,羞愧得面色發紅。他的眼中滿是畏懼,在聆聽講道的信眾面前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的手幾乎在顫抖,手勢透露出人在這種情形下會感到的驚恐。
  • de Gournay的總部設於倫敦,以豪華客製的手繪壁紙聞名,致力於將房間的牆面打造成像高級時裝一樣的精美。有趣的是,他們享譽國際的壁紙產品竟源自於中國的傳統工藝,在美麗又令人印象深刻的壁紙背後,隱藏著一段復興中國手繪絲綢工藝的故事。
  • 列奧納多的離去讓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無比悲痛,因為從未有人給繪畫帶來如此高的榮耀。他俊美奪目的外表能為每一個憂慮的靈魂帶來寧靜;他辯才無礙的言辭可以折服最為頑固的頭腦。他的體力可以壓住爆發的怒火;他能用右手擰彎門鈴鐵環或馬蹄鐵,就像它們是鉛製的一樣。他是如此寬宏大度,身邊聚集了眾多朋友,只要其擁有智慧和才能,就不論貧富予以支持。他的一筆一畫讓最卑微平凡的處所熠熠生輝;因此,他的降生真的讓佛羅倫薩得到了一件非常棒的禮物,而他的辭世則給這座城市帶來無量的損失。
  • 列奧納多新聖母大殿(S. Maria Novella)「教宗大廳」(Sala del Papa)的牆上繪製《安加利之戰》(Battle of Anghiari)的草圖,以表現米蘭公爵菲利波手下大將尼古洛‧皮欽尼諾(Niccolò Piccinino)的故事。他構思了一群騎兵爭奪軍旗的場面,他設計這一場面時的奇思異想,公認此畫為技巧高超的傑作。
  • 聖維特大教堂座落於布拉格西側的山丘上,俯瞰著這座古城。聖維特大教堂建於14世紀,當時布拉格是世界上第三大城市,緊接在羅馬和君士坦丁堡之後。許多君王在這座雄偉的哥德式教堂中接受加冕、舉行婚禮及入葬儀式,裡面也藏有無數的國家寶藏。
  • 那些看到列奧納多製作的巨大黏土模型的人發誓說,他們從未見過比這更優美、更精湛的東西;這件模型一直保存到法國人跟隨法王路易開進米蘭、將其打成碎片。他為這件雕塑做的一件公認完美無瑕的蠟製小模型也佚失了,同時丟失的還有他通過研究創繪的一本馬匹解剖學圖冊。
  • 拉斐爾, Raphael
    當黑暗籠罩這個世界,「傳統藝術」可以指引方向。藝術的終極目的,在於幫助我們提升生命層次,提醒著我們如何做一個好人,保持純真,達到盡善盡美。傳統藝術家創作出許多歷久彌新的藝術作品,確能喚醒我們先天善良的本性。而意大利文藝復興大師拉斐爾(Raffaello Sanzio)的作品是傳統藝術的最佳典範。即使他已離世五個多世紀,拉斐爾的藝術仍適合現代社會,甚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合適。
  • 達·芬奇這位天才的想法非同尋常:為了使畫作具有最強的浮雕感,他在陰影的暗度方面致力探索,尋找可以畫出更深陰影、比所有黑色都暗的黑色,以襯托光的明亮。最終,這種方法讓畫面如此深暗,以致沒留下一絲光亮,更像是為表現夜晚的效果,而不是白晝清晰分明的特點,這一切都源於對更強立體感和藝術完美極致的探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