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羅殿前走一遭 古代官員還陽傳話警世人

文/劉曉

不管人是否承認,神佛、天堂、地獄、輪迴都是客觀的存在,在現代也不乏這樣的故事。(DANIEL REINHARDT/AFP/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氣: 19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佛家認為,人死後,魂魄通常要先渡過冥河去冥府接受審判。由於其人在生前所作的善事、惡事早已被一一記錄在案,閻王或冥府中的判官就依此決定其去處。關於冥府的情況和如何斷案,千年來的古籍中不乏記載,民間也有很多傳說,而這大多來自於那些基於不同原因從冥府返回之人。今天就說幾則還陽官員帶回的警訊。

唐中宗宰相失職獲罪

唐中宗神龍元年,中書令楊再思死去,同日中書供膳亦死,他們一同被帶到了冥府閻王面前。閻王看著眼前的記錄,問楊再思:「你生前為何有這麼多罪狀?這麼多,你如何能贖得回來?」然而,楊再思卻並不承認自己有罪。

於是,閻王讓冥吏打開記錄楊再思生前所為的簿子,將其罪狀一一念出。比如武周如意元年,東突厥後朝可汗默啜攻陷瀛、檀等州,朝廷只派少量兵卒去救援,結果不敵,上千人被殺。而派兵前,有人上諫,請求派大量軍隊,但楊再思卻沒有聽從。

比如武周大足元年,河北發生蝗災,很多人無糧可吃。身為宰相的楊再思卻沒有開倉賑濟災民,導致百姓流離,餓死者有二萬餘人。

身為宰相,理應調和陰陽、順應天意,但楊再思卻刑政不平,大傷平和之氣,導致河南三郡大水,淹死數千人。如此因為失職而造成百姓死亡的大約有六七宗。

閻王在冥吏念完後,又將記錄簿給楊再思看,楊再思這才伏罪。在其伏罪後,突然有一隻如床那般大且滿是長毛的手,抓住楊再思,騰空而去,其指間有血流出。

審完了楊再思,閻王這才問中書供膳為何到此。冥吏說要問他本人。閻王道:「既然沒什麼罪過,就放回陽間吧。」

高麗繪畫,十殿閻王中之第五殿閻羅王。(公有領域)

在陽間的中書供膳隨即活了過來,他多次向人講述自己的冥府中的見聞。唐中宗聽說後,就召他去問話,他具以實對。其後,中宗命人將此事記錄了下來。

看來身為高位者不為百姓著想,造成百姓流離失所甚至死亡,罪過也是非常大的。唐中宗命人將其記錄下來,焉知不是在警示高官們?

縣丞去冥府對質後還陽 故人託其傳話給兒子

唐玄宗開元末年,金壇縣丞王甲,因運送貢品和稅收而來到了京城。到京城後,他正在左藏庫中交接時,忽然倒地,魂魄看見有使者來到庫房前,說閻王下令召縣丞,王甲只得倉促跟隨而去。

走出城門十餘里,王甲和使者來到了一處官府前。一進門,就聽到已故的左常侍崔希逸的聲音。王甲與崔希逸是三十年的故交,聽到故交的聲音,王甲很高興,就請門人進去通報。崔希逸馬上讓他進去,兩人相見是又驚又喜。

崔希逸先問道:「你可知這是冥府?」王甲這才知道自己已經身死,因此悲感良久。崔希逸又問他是否見過自己的兒子崔翰,王甲說因為公務繁忙還沒得空。崔希逸就笑他對待自己還是那麼嚴苛,並問他緣何來此。王甲表示不知。

過了一會兒,外邊有人傳話說閻王已經就座,開始審案。崔希逸請來人轉告閻王:「金壇縣的王縣丞是我的好友,他命不該死。事辦完了,希望可以讓他早早還陽,否則天熱,他的身體會腐爛。」

王甲跟著來人來到了閻王面前,閻王道:「你的前任縣丞說你貪贓,所以才將你索拿到此。」但見前縣丞戴枷坐在院中樹下。王甲直接就問他為何誣告自己。前縣丞這才說,是因為自己受不了地獄之苦,為了逃脫刑罰,倉促間才做下如此之事。王甲洗清了冤屈,閻王便下令將其放回。

離開冥府大門前,王甲與崔希逸道別,後者讓他傳語給崔翰:「為官首要之事是莫要冤枉他人,此後要好自為之,莫要貪不義之財,否則會折壽。此外,每月初一、十五,要將一瓶清水置於寺中佛殿上,當獲大福。」

王甲問做此功德是何意,崔希逸告訴他:「陰間之事,最好還是不要提前知道,但求福即可。」隨即就將其送回陽間,王甲便活了。

王甲冥府一遊帶回的崔希逸之語,同樣是對官員們的警示。那些在世時貪污腐敗、戕害他人的官員,其實地獄中的懲罰早已在等著他們了。

王甲洗清了冤屈,閻王便下令將其放回。示意圖。(Fotolia)

冥府抓錯 此司馬非彼司馬 

睦州司馬韋延之,任滿之後,暫時寄居在蘇州的嘉興。唐代宗大曆八年夏天,他得了痢疾。一天,他正獨自在廳中小憩,睡夢中忽見兩個小吏對他說,他們奉命來抓他。韋延之的魂魄只好跟隨他們而去。

待出了城,走了數十里,來到了一處官衙。進官衙後,韋延之被帶到了一個身穿長袍手執笏板的判官面前,判官非常嚴肅地對他說:「有人告你,有些事須要你來回答。」隨後,讓冥吏帶著韋延之到一個房間去對質。

韋延之坐在板床上,一會兒,有六七個囚徒被帶進房間,或枷或鎖或露首。冥吏說:「你們狀告韋司馬索取過你們的錢財,今天冥府中就要理清是非曲直。」然後問他們起訴的是何人。對曰:「是韋冰司馬,我們不認識這個人。」

冥吏知曉是抓錯了人,便向韋延之道賀。韋延之很高興自己是被誤抓的。返回告知判官後,判官下令將其放回,並派人去追捕韋冰。那兩個抓錯人的小吏被各打六十板。

返回陽間前,韋延之苦苦哀求冥吏查看生死簿,看看自己將來可任何職,冥吏勸他「不用知道」,但他還是苦請。冥吏只得打開簿子,上邊在延之名字後只是空白,並無文字。韋延之只得作罷。

在離開冥府的路上,他看見清流縣令鄭晉客被拘押至此,他是延之的外甥。韋延之便問:「你因何被抓來?」答曰:「被人告了。舅舅緣何至此?」延之告訴他是被誤抓來的,已被放回。鄭晉客連連說好,正想讓他傳話,卻還沒來得及就被帶走。他邊走邊幾次回頭說:「舅舅保重。」

韋延之的魂魄回來後,他就活了。因惦記鄭晉客,就打聽他的情況,說已經死了五六天了。而住在上元的韋冰在延之重生的第二天就死了。

此司馬非彼貪財的司馬,韋延之得脫一劫更應該了解到,為官出了任何差錯,即便在陽間不被懲罰,在冥府也還是會被追查到的。

結語

古人非常講究為官之道、重視德行,官位高了要關心百姓、為百姓著想,權力重了要謹言慎行,俸祿厚了也不能看重。換言之,就是不能迷失在權慾、利慾中,否則死後也不會安生的。@*#

參考資料:《廣異記》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人留下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之語,從來就不是妄言。行善者、行惡者,報應或隨之而至,或延後一段時間,乃至來世,但卻從不爽約,只為讓世人知曉天理昭昭、神目如電,人因此需敬天畏地,修己正心。這樣的故事比比皆是,本篇再說幾個。
  • 唐朝武德年間,都城長安有一個叫蘇仁欽的富翁,他的父親為富不仁,死後在陰間吃盡了苦頭。蘇仁欽與他的父親一樣,仗著錢多,過著極為奢侈的生活,而且為了滿足口腹之慾,恣意宰殺豬羊,燒煮熏炙小動物。
  • 人世間的生死富貴,絕沒有偶然的,或是由前世所積德行決定,或是來自祖輩父輩的的廣積陰德。唐朝代宗大曆年間有一位叫楊旬的人,任夔州(今四川境內)掌管刑獄的推司官。他篤信佛法,每日誦讀佛經,平日為人正直清廉,樂善好施,其所積累的陰德感動了上蒼。
  • 閃電
    儒學大家孟子曾說過:「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之端也。」什麼是惻隱之心?即看到遭受災禍或不幸的人產生同情之心,同情心是「仁愛」的肇始,是每個人都應該有的。如果一個人連基本的同情之心都沒有,比如看到棄嬰不僅置之不顧,甚至為了利益而泯滅天良,上天能容忍嗎?在善惡有報的天理衡量之下,這樣的人通常的報應會立竿見影地顯現。
  • 清朝官場奇聞中,有的官員攜帶前世記憶,記得輪迴轉世的細節,有的官員臨死前知道未來的去向。除此之外,發生在官場上的索命奇聞,在清人文集中留下斐然一頁。在渾渾噩噩的世界,代代相傳的故事,在不同的時間點躍入世人的視野,靜靜地訴說著警世的意義。
  • 清代《了凡四訓》中說,積陽善者因得到世人的稱讚而享有盛名,而積陰德者上天會賜予福報,或回報在積陰德者自身,或回報在其後人身上。所以「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的說法是非常有道理的。古籍中有不少積陰德得福報的故事。
  • 清朝一代名臣汪守和(1764—1836),江西樂平縣人,在乾隆年間就中了舉人,曾任新喻(今新余)縣教諭。嘉慶元年(1796年),他赴京參加恩科考試,殿試被欽點一甲二名(榜眼)進士,授翰林院編修。在嘉慶和道光年間,先後出任同考官、起居注官、奉天府丞兼奉天學政、浙江學政、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禮部尚書、工部尚書等職。
  • 人的命運、生死、福祿、姻緣皆有定數,此話不虛。不過,人的命運還是可以改變的,或因行善,或因行惡。行善可以延長壽命、得福祿、來世得福報,行惡則會使壽命縮短、福祿不再。明朝袁了凡寫的《了凡四訓》說的就是這個理兒。
  • 老子云:「人行陽德,人自報之;行陰德,鬼神善之。」唐代孫思邈在《大醫精誠》中說,「所以醫人不得恃己所長專心經略財物,但作救苦之心,於冥運道中,自感多福者耳。」
  • 古人守信講義。關於信義,古人留下了許多至理名言,如「與朋友交,言而有信」「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以信接人,天下信之;不以信接人,妻子疑之」「有所許諾,纖毫必償;有所期約,時刻不易」等等。古籍中有關堅守信義的故事數不勝數,包括本文中的主人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