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前總統顧問:美中回不到包容接觸階段

美國前資深貿易談判代表和四屆總統顧問、經濟戰略研究所主席普萊斯托維茨(Clyde Prestowitz)。(吳天明/大紀元)
人氣: 3164
【字號】    

【大紀元2021年10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耀採訪報導)近日美中代表頻繁就貿易等問題對話。美國前資深貿易談判代表和四屆總統顧問克萊德‧普雷斯托維茨(Clyde Prestowitz)10月8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美中關係已回不到包容接觸階段,因為兩國的價值觀存在巨大差異。

美中關係回不去了

8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與中共副總理<劉鶴進行了視訊通話。美國官員指出,戴琪希望利用這次通話測試是否雙邊接觸可解決美方對中共貿易和政府補貼行為的不滿。中方週六(10月9日)則表示,會談期間,中方提出要美方取消關稅

4日,戴琪發表對華貿易政策講話,她表示,將尋求與中方進行「坦承」會談,並要求中方履行與前總統川普(特朗普)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普雷斯托維茨表示,雖然戴琪週一講話中用了「重新掛鉤」和「永久性共存」等聽起來友好詞彙,但拜登政府不會回到2016年川普政府之前的接觸包容時代。

「用這些詞聽起來友好一些。但她演講的重點是美國不會回到舊的對華接觸政策。她的意思可能是我們可以在一些具體事情上進行合作,但肯定不是說我們要回到舊的對華包容接觸政策了。」

他解釋包容時代時說,美國對華的貿易政策,從羅納德·里根時代到川普時代之前,是非常包容、積極的政策,鼓勵美國在華投資。他認為,戴琪說重新合作,但並沒有改變川普徵收的任何關稅

他認為,戴琪強調的投資本國產業的觀點很重要。「這就是為什麼她談到基礎設施、安全、供應鏈安全之類的事情。」他認為重要的是美國將開始像中國那樣投資到半導體產業、太陽能電池板等基礎產業,並檢查、改變供應鏈結構,讓其對美國更有利。「美國將制定在某些方面與中國相似的產業發展政策。」

10月6日,美國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和中共最高外交官員楊潔篪在瑞士蘇黎世舉行持續6個小時的會談。隨後,美中雙方發布聲明,給予會談正面評價;白宮官員還透露,拜登和習近平已經達成「原則性」共識,將在今年底舉行視頻峰會。

普雷斯托維茨認為「沙楊會」並不是「美中關係的新開始」,而是虛張聲勢的作秀。他認為,美國已經審視中共的領導層、了解中共的想法,也知道中共不想變好。「我們想建立更好的相互理解和合作。但實際上,他們想要的是竊取你的技術,所以必須非常小心。」

10月7日也就是沙楊會的第二天,中央情報局(簡稱中情局,CIA)表示已經成立一個新的高級別小組,專門應對中共及其帶來的國家安全挑戰。

對此,普雷斯托維茨表示,很高興中央情報局和其它部門正在增加對中共所為的關注。他認為美國30年前就應該這樣做了。「我們已經晚了 30 年,但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步驟。……即使他們開始這樣做了,也是遠遠不夠。因為美國人、民主國家的人很難理解中共的思想和本質。」

美中價值觀背道而馳 中共壓倒性目標是掌握權力

普雷斯托維茨認為美中衝突是價值觀的衝突,「這是最根本的。中國共產黨是列寧主義的政黨。這意味著壓倒性的目標是掌握權力。中共希望能夠基本上控制一切。」「中共和美國之間存在著人類價值觀的根本衝突,不僅是美國,還有任何其它民主國家。」

2013 年中共內部文件《九號文件》稱,七個將威脅中國共產黨的危險趨勢,其中包括宣揚普世價值、憲政民主、人權與公民社會。該文件並強調:必須加強意識形態宣傳與管制反動聲浪,以確保中國共產黨的權力和領導地位。

普雷斯托維茨認說,九號文件說明,中共不相信西方的風格。中共的信仰與美國人的信仰之間有直接衝突。中共不相信普世價值,而美國人相信;中共不信選舉和議會,不相信言論自由,而這些都是美國信奉的。

美國和西方國家在轉變對中共的認識

普雷斯托維茨認為,鄧小平時代中共用韜光養晦方式,以主動、友善的方式與美國合作,所以給人留下印象,中國會實施自由市場的政策,變得越來越像西方。與此同時,西方商界人士也希望在中國投資和賺錢。

他說,美國領導人比如克林頓,當選總統後也改變了對中共的態度,願意積極參與,通過自由貿易協定進行談判,鼓勵與中共經濟掛鉤。「美國深信,通過自由貿易和投資,經濟互動必然會促使中國更加關注人權,變得更加不專制,更加民主、自由,如果不是像美國的民主,也會像新加坡的。美國人相信這正在發生。」

他說,1989 年 6 月,當中共的軍隊和坦克出現在天安門廣場時,西方忽略了這個巨大的信號。到了1997年,中共建立網絡防火牆,將中國互聯網與全球互聯網分開。美國對這個短暫的信號也沒注意到;對2013年中共的9號文件,美國也關注甚少。

普雷斯托維茨說,直到2015年中國(中共)宣布「中國製造2025」時,美國人才意識到哪裡不對了。此外,中共軍隊建造島嶼,將南海軍事化,完全打破了中共之前不會軍事化的承諾。從那時起,中共變得更加咄咄逼人,開始使用所謂的「戰狼外交」,對澳大利亞或美國發號施令,不依從就說「無法合​​作」。現在,中共已成為一個更加強硬、更加困難的談判方。它的執行手段往往是強制的、威脅的,這就是中共的運作方式。

他說,此外,中共對新疆和香港實施專制控制。「在內蒙古,學校裡必須用普通話而不是蒙古語授課。」中共與澳大利亞和加拿大也越來越疏遠。這些都讓西方人更加了解中共的真實本質,了解後,西方人就開始厭惡中共了。

中共滲透無處不在 深深埋伏在美國

普雷斯托維茨認為中共對西方社會的滲透無處不在,但是人們對此的認知遠遠不夠。

媒體方面,他說,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幾乎所有的中文報紙內容都來自北京。對美國主流媒體也是一樣,普雷斯托維茨本人就收到過《中國日報》在《華盛頓郵報》中加入的付費插頁。普雷斯托維茨說,「為什麼我會從《華盛頓郵報》收到《中國日報》?那些都是宣傳。」

「美國人很少知道中共的滲透,他們對統戰部知之甚少,甚至是受過良好教育的美國領導人都不知道。所以我們迫切需要加強收集情報的能力。」他說。

普雷斯托維茨表示,中共有統戰的工作組——僑辦,他們把所有海外華人都看成是中國人,對其實施影響。「整個部門,都在試圖灌輸、招募和影響海外華人。尤其是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等華人眾多的地方。而我們的情報人員大多不知道這種事情」。

他還提到中共對澳大利亞和加拿大人等國家政黨的滲透,包括捐贈大筆資金等;通過大學合作的滲透等。

普雷斯托維茨說,中國留學生中大多數都是無辜的,都不是間諜,但其中有一些是。不僅如此,「中共領事館正在監視所有中國留學生。如中國(中共)駐波士頓領事館在追蹤所有在哈佛和麻省理工學院的中國學生。這些孩子在中國都有家人。因此,如果中共希望某個孩子做某事,他們有影響力,有能力將這個孩子變成間諜。」

在投資滲透方面,普雷斯托維茨以澳大利亞為例進行說明。他說,那裡一些主要港口由中國港口公司嵐橋公司經營;澳大利亞一半的電信基礎設施、一半的石油管道均為中共國有企業所有。他還提到,在南美的巴拿馬,除了運河之外,中國(中共)幾乎擁有巴拿馬的一切,包括建築物和工廠;還有古巴、厄瓜多爾或巴西,中國(中共)的投資無處不在。

他說,在歐洲,北京正在建設連接布達佩斯和布加勒斯特的高鐵;他們擁有希臘比雷埃夫斯港和意大利的港口。因此,當歐盟與所有成員國坐下來就針對中共的聲明(表達對中共的擔憂)作出決定時,中共就會威脅希臘人、匈牙利人、葡萄牙人和意大利人說,「你們要小心說話。」所以中共有辦法削弱和限制歐盟的權力。美國大多不知道這一切。

普雷斯托維茨表示,孫武(孫子)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意味著你必須深深地埋伏在敵人之中。中共已經深深埋伏在美國了,而美國並沒有埋伏在中國」。

聯盟多邊共同抗共

普雷斯托維茨說,中共並不關注國際機構,不服從聯合國、世貿組織、世界銀行或任何其它國際組織。所有友善的談判和想法,對中共來說都是胡扯。

相比之下,他認為,美國與其它國家的聯盟更有意義。四方聯盟(QUAD)非常重要,美國和印度建立牢固的關係是好事,但是QUAD可以做的事也是有限的。

他欣賞澳英美聯盟(AUKUS)的地方在於,一方面,它是真正的聯盟,所有成員都致力於互相支持,這會使中共更難於在南海和印太地區占據主導軍事地位。該聯盟也提供了增加其它國家加入的機會。在他看來,美國應該把法國也包括進來,因為法國在太平洋地區占有重要地位。「沒包括法國是一個大錯誤。我希望(美國)能糾正那個錯誤。」

普雷斯托維茨認為美國還應當與菲律賓、越南、新加坡結盟。「我認為AUKUAS是一個創造性的工具,可以讓美國更容易獲得盟友,並讓中共更難以實現其戰略。」

克萊德‧普雷斯托維茨(Clyde Prestowitz)是亞洲和全球化專家、美國資深貿易談判代表和總統顧問。他曾在1982年帶領第一個美國貿易團隊訪華。又陸續擔任過羅納德‧里根總統、喬治‧布什總統、比爾‧克林頓總統和巴拉克‧奧巴馬總統的顧問。任職里根政府商務部長顧問期間,普雷斯托維茨也領導了與日本、韓國和中國的談判。他近期在2021年1月出版的新書是《世界顛倒:中國、美國與爭奪全球領導權的角力》(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 China, America and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Leadership)。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