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馬雲脫手媒體股份 習會查王岐山?

人氣 11598

【大紀元2021年10月14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0月13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馬雲急速賣光財新股份並未脫險,黨國要錢之後還要什麼?《華日》罕見點名爆料王岐山習近平未必兔死狗烹的三個理由。

在上個週末,中共發改委公布了一份《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的文件,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該文件內容一度成為大陸週末最受關注的熱門話題,原因就是文件提到了非公有資本不得從事新聞採編播發業務等六項內容。

這份文件當然可以說是習近平上台以來威力最大的、管控輿論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上至財新網、《南華早報》等知名媒體,下至無數自媒體網絡大v,幾乎是一夜間都站到了懸崖邊上。

馬雲現身香港 出售財新傳媒股份】

而就在輿論聚焦財新網這家多少有點特殊性的媒體究竟要向何處去的時候,低調了很久的馬雲突然在昨天爆出了最新的消息:他出現在了香港,還參加了幾個商業夥伴的飯局,但談些什麼誰都不知道。

同一天,大陸媒體「網易科技」引述消息人士爆出了一條獨家新聞,說馬雲旗下的螞蟻集團已將其持有的財新傳媒的股份全部賣出,徹底退出投資。

這篇報導還提到,說財新傳媒過去通過4輪融資,曾經引入了浙數文化、騰訊、CMC資本、螞蟻集團等外部投資者,但現在螞蟻、浙數文化等已在財新股東名單消失,只有騰訊仍通過深圳利通產業投資基金持有財新傳媒4.5655%的股份。

這兩個消息由一中一外兩家媒體在同一天爆出來,都聚焦在馬雲身上,顯然很不尋常。而更不尋常的是,在昨天晚些時候,「網易科技」就已經刪除了這篇獨家報導,只有其它媒體的轉載內容還可以搜索到。

雖然這個消息只是轉瞬即逝,但所有人都立即看到,馬雲退出財新股份顯然與發改委剛剛公布的文件密切相關。

事實上,從發改委公布文件到網易報導消息,中間僅僅只有4天時間。馬雲的反應之快,可以用驚弓之鳥來形容。我們從一般的常理上來推測,他大概率在早於10月8日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份文件的內容了,而且很可能已經主動或被動地看明白了自己的處境,所以才會如此光速退出、瞬間脫手。

這個動作,與財新網總編胡舒立發出那條倍受爭議的「豬頭」微博,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馬雲已經是過來人,嘗過社會主義鐵拳的滋味了,知道多說無益,但求丟車保帥即可。而胡舒立在某種程度上還處於馬雲被鐵拳擊中之前、在上海痛批中共銀行都是「當鋪思想」的那個階段。

當然,進入了驚弓之鳥狀態的不會只有馬雲一個人。我們看到萬達集團10月11日在微信公號發布消息,在萬達與中國第一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合作簽約儀式上,久未露面的曾經的首富王健林當場表示,他親自帶頭,萬達副總裁以上高管全部換乘一汽生產的紅旗汽車。

其實馬雲這次火速賣光財新股份,並不是第一次清盤之舉。早在9月23日,芒果超媒就發布公告表示,公司第三大股東杭州阿里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阿里創投」)擬將其所持公司5.01%股份進行協議轉讓,協議轉讓完成後,阿里創投將不再持有公司股票。

而就這一次的轉讓,阿里就浮虧超過23億元,堪稱一次慘烈的割肉退場。

至於這次清盤財新股份又虧了多少,就只有馬雲自己才清楚了。

【非公資本清盤 馬雲又成頭號目標?】

馬云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果斷呢?其實原因不難理解,如果說目前處於風暴邊緣的王健林高調換車更多是為了向當局示好表忠,那麼與處於風暴中心的馬雲就是為了斷臂求生,這二者還是有差別的。

早在今年3月,《華爾街日報》就曾經報導說,中共當局認為馬雲投資大量媒體,已經對中共及其宣傳機構構成嚴重挑戰,私下要求阿里巴巴脫手其控制的媒體資產。

當時的阿里巴巴沒有對此公開置評,但發表了一份軟中帶硬的聲明說,集團是媒體行業的「被動投資者」,「不插手或參與企業日常運營或採編決策」。這說明馬雲當時仍然低估了當局要嚴控媒體輿論的嚴重性。

現在我們看到馬雲態度大變,是因為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太樹大招風了。要知道,馬雲此前以投資入股的方式,已經布局了九十多家傳媒機構,其中包括像財新傳媒和《南華早報》這樣經常讓習近平不爽的媒體,也包括微博和「第一財經」這類在大陸影響極大的媒體平台。

所以,從馬雲的最新動向,我們可以做兩個合理的推測,一個是馬雲很可能已經成為這一波整肅非公有資本涉足媒體行業的頭號目標,甚至不排除他私下裡已經從某些渠道收到了嚴厲警告,所以才態度逆轉,哪怕割肉數十億也只求儘快脫離這個漩渦。

另一個就是馬雲突然出現在香港,不排除與出售《南華早報》的業務有關係。這家報紙曾經在19大前爆料栗戰書家族撈錢內幕,擺了習近平一道,之後道歉收場,其背景是誰不言而喻。

所以對馬雲來說,當前北京政治風雲詭譎多變的背景下,這些媒體資產已經不再是商業問題,而是嚴重的政治問題了,是一種政治負擔了。

【美媒點名爆料王岐山

然而我們接下來要和大家討論的,是習近平有了更大的動作,不但馬雲的麻煩遠不止割點肉認個慫這麼簡單,而且習近平的刀鋒已經開始指向馬雲、許家印等人背後的勢力,包括習近平曾經的鐵桿盟友王岐山的地盤。

就在昨天,《華爾街日報》再次發出獨家報導,披露了中共對25家金融機構進行審查的一些細節,這25家金融機構在中國經濟領域中占據了核心地位。此前在9月份的時候,中共官方曾經通報說,要對包括央行、銀監會、證監會等在內的25家金融單位開展常規巡視,這是中紀委的第八輪巡視。

但因為當時沒有任何細節披露,所以外界也不清楚這次看起來就是一次例行的巡視有什麼特殊之處。但從昨天《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來看,這次的巡視是有點來者不善的。

根據這篇報導披露的核心信息,我們歸納一下大概有以下這麼幾點:

1. 這次審查將重點針對國有銀行、投資基金和金融監管機構是否與私營企業過從甚密,特別是一些最近被官方盯上的企業,有三家企業被點名,包括房地產巨頭恆大集團、網約車巨頭滴滴出行和馬雲的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集團。

2. 中紀委人員將重點審查金融機構的貸款、投資和監管記錄,以及它們與私營企業的某些交易或決定是如何做出的。其中牽涉不當交易的個人可能受到正式調查及指控,而被發現違規的實體將受到處罰。

3. 報導點名王岐山,說他與被審查的一些金融機構存在關聯,而建設銀行對海航集團的貸款將成為本輪審查的重點內容之一。眾所周知,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剛剛被抓,而建設銀行就是王岐山仕途起飛的發家之地。

4. 中國恆大的貸款也將受到嚴格審查,其背後至少牽涉了中信集團、光大集團和農業銀行三家機構;而大力投資了螞蟻金服和滴滴出行的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中投公司)和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中國人壽)這兩家,也都是本輪審查的重點對象。

這篇報導之所以引起廣泛關注,有兩個原因:一個是馬雲、許家印等人的麻煩遠遠沒有結束,誰也不知道這樣的調查最後會不會導致抓人。如果說此前的反壟斷監管還只是要錢的話,那麼現在可以說開始進入要命的階段了。(遠見快評

第二個原因,就是這一輪審查直接涉及到了王岐山在金融界的地盤。

我們都知道,王岐山的政治伯樂是中共前總理朱鎔基,兩人都在金融系統有很深的根基,金融業甚至可以說是王岐山派系的最大根基之一。王岐山在習近平的第一個任期內大力反腐的時候,他在很大程度上都迴避了對金融業的調查,這不僅是因為金融業到處都是紅二代官二代,其實也是因為他自己門生故舊太多,不好動手。

比如剛才提到的農業銀行,王岐山的親信蔣超良就曾經在農行深耕十多年並曾經擔任董事長;還有光大集團的前董事長朱小華,是朱鎔基的心腹親信;包括中信集團的前董事長王東明,其親兄弟王波明是和胡舒立一起聯手創辦《財經》雜誌的搭檔。

當然,這些人物現在早已不在其位,但至少說明了王岐山和朱鎔基體系在整個金融界的確是樹大根深,舉足輕重的。

【習近平未必動刀王岐山的3個理由】

如此一來就帶來一個很大的問題,很多人都在猜測,《華爾街日報》這麼點名報導王岐山,以及習近平大舉審查王岐山地盤,是否意味著他將要把反腐的矛頭對準王岐山了?

我覺得還不一定。

為什麼這麼說呢?首先,我們此前就已經討論過,習近平最近一系列的監管風暴的本質,就是削藩,而重中之重的就是金融削藩。所以,凡是在金融領域跑馬圈地、占山為王的,可能都是他要削弱、打擊的對象。

在這其中,王岐山和朱鎔基派系勢力固然不可避免被波及,但其它高層權貴家族一樣也有很多的被捲入的。

比如光大集團其實也有吳官正家族的白手套在其中,而江派骨幹人物、前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雲飛,既擔任過中國人壽首席投資執行官,也擔任過中信證券副董事長,直到現在都還是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

還有剛才提到的中投公司,與江澤民孫子江志成關係非常密切。早在2012年,馬雲與江志成首次會面的時候,江志成剛剛註冊成立才兩年的博裕資本就加入了中投公司牽頭的財團,為馬雲從雅虎手中購回約20%股權所需的71億美元募集部分資金。

中投公司藉此操作獲得了阿里巴巴5.6%的股權,而江志成的博裕資本在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內,獲得了約兩倍半的收益,悶聲大發了一筆橫財。

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在整個金融行業占據各個要津的勢力,幾乎都是太子黨。習近平現在要對這塊地盤進行敲打,他的主要目的不會只是想要「震」某一隻老虎,而是想要通過敲山來震一大堆老虎的,江派無疑是其中最主要的一部分。

其次,就習近平當前的處境來說,雖然與王岐山已經漸行漸遠,身分尊卑越來越分明,畢竟尚未翻臉成仇。當前對他構成最大威脅的,依然是江派勢力。

這次習近平對政法系反腐拋出孫力軍和傅政華,還有羅文進與王立科等窩案,直接把謀刺習近平都公布出來,同時公布了孫力軍史無前例的雙開官方通報,痛批其政治野心極度膨脹等等,其本身可以說也是一種敲山震虎。

因為誰都知道,無論孫力軍還是傅政華,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公安系統的部級官員,都是高級打手的角色,他們根本就沒有資格也沒有實力坐上黨魁的位置,即便習近平真的被搞掉了,能夠實現政治野心的也只能是另有其人。

所以,習近平要「震虎」的主要對象,只能是掌控政法系的江派。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即便出於鞏固權力的需要對王岐山進行削藩,也很可能適可而止,不會愚蠢到把王岐山推過去和江派結盟。

第三,習近平從上台起到現在,反腐一直都是他最大的政績兼合法性基礎,這份政績被宣傳為「危急時刻挽救了黨和軍隊」。那麼大家想想,他這份功勞實際上是王岐山給他掙下來的。如果他現在以反腐名義劍指王岐山,把王拋出來,他就等於否定了自己反腐的正當性、合法性,他就等於公開宣布,自己高調頌揚的所謂反腐壯舉不過只是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權力遊戲。

這只會造成一個結果,就是他會在黨內陷入前所未有的孤立,成為真正的孤家寡人。包括他現在視為心腹的親信部下,可能都會立馬生出二心。道理很簡單,連王岐山這種有護駕擁戴之功而又極力避免功高震主之嫌的人都活不過一個任期,那習近平身邊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既然大家都不安全,唯一的活路就只有滅掉讓所有人都不安全的因素,這樣至少大家都可以自保。

我相信習近平如果稍有一點正常的理智,都不會這麼做。他如果這麼做了,就等於重演毛澤東和林彪的故事。但習近平應該很清楚,他自己並沒有毛澤東當年那樣獨斷一切的權威,他暫時還沒有那樣的權力基礎。

習近平做的三件事 為備戰備荒?

所以,我們如果從這一大堆繁雜的信息中跳出來看,就會看到,習近平現在做的就是三件事,一方面關閉民間輿論的聲音,這是全面抓緊筆桿子。另一方面全面審查金融系統和私人企業關係,這是要打散政商混合體之間的結合部,目的是全面抓緊錢袋子。而剛剛拋出的一波政法系老虎顯然是為了抓緊刀把子。

這麼一系列的大動作在謀求連任的關鍵時候拿出來,只能說明習近平現在全力在為兩大危機做準備,一個是連任本身可能引發的內鬥危機,這其中摻雜了當前的能源危機與恆大爆雷等金融危機;另一個是他連任之後,武力攻台勢必提上議事日程,這是他既定的目標。

這也意味著,他將很可能在自己下一個任期內與國際社會全面敵對,所以他要讓全社會處於一種類似戰時軌道的狀態,抓筆桿子刀把子和錢袋子,都是一個目的:備戰備荒。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兩大謎:習家醜外揚 拜登軟硬兼施
【遠見快評】長津湖之戰 隱藏多少謊言?
【遠見快評】長津湖掀文字獄 中共兩大謊言
【遠見快評】和統即武統?習與台灣隔空交手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印俄結盟防共 普京釜底抽薪?
【新聞大家談】冬奧會遭抵制 中共尷尬大變臉
【直播預告】民主峰會對抗中共 拜登致開幕詞
【財商天下】打造稀土巨頭 中共欲搶全球定價權
【秦鵬直播】高智晟張展獲獎 美官員籲北京放人
【思想領袖】漢森:中共如何利用美國精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