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山西洪災 無預警洩洪內幕

人氣 4312

【大紀元2021年10月25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一(10月25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林瀾(主持人)。今天專訪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

今天焦點:山西洪災,無預警洩洪內幕:計劃經濟,算不準的「決策時機」;海綿城市花5萬億,又一個大謊言;水庫盈虧自負,藏禍端;山西的「地下迷宮」;「災」字變簡體 背後有荒謬含義;

10月初,中國山西、陝西等多個省份發生了洪災,災情嚴重,但是卻缺乏輿論的關注,被形容是「無人問晉」。那麼這波災情,天災與人禍的比重各有多大?今天我們有請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來談一談他的觀察。

林瀾:王維洛先生,您好!

王維洛先生:林瀾,你好,觀眾大家好!

林瀾:歡迎您!我們知道這一次山西是從10月2日開始下暴雨的,山西的黃河流域,還有周邊的呂梁、晉中、臨汾、運城等等地方,都發生了洪澇災害。

其實在不少人的印象中,山西似乎是比較少發生洪澇災害的。官方宣稱說,這次比較罕見的秋汛,是氣候變遷的拉尼娜現象,加上山西特殊的地理位置結合導致的。但是拉尼娜現象並不是第一次發生,山西的地貌也是穩定的,為什麼這一次導致創紀錄的洪災呢?

山西暴雨時間罕見 雨量並非極值】

王維洛:我們說這次洪災發生的時間,根據報導,是從10月2日開始的,持續了將近一個星期左右。那麼對於山西來說,它的降雨的季節主要集中在每年的6月份-8月份;從9月份就慢慢地轉變進入了旱季;那麼10月份就是明顯的旱季的開始。

所以,中共的這個報導裡面說「非汛期」,就是不是汛期(不是發洪水的時期)發生了降雨。那麼從降雨量來說,從降雨的絕對的量來說,它並不是山西全年裡面的最大的降雨量,但是在山西的10月份的季節裡頭,它是一個比較大的降雨量。

如果我們查找一下它的資料的話,可能在山西、河北這一帶,在1951年的時候,也發生過。在10月份的時間發生過這樣的暴雨。因為我們現在看到很多的氣象資料常常是報的平均值,就是年的平均值、每個月的平均值,都是從平均值的這個概念來理解天氣的。

但是,自然界並不是以一個平均值來不斷重複的,而是它有很大的偏差,特別是像中國受季風影響的氣候條件,它的偏差就很大。我們所指的這個偏差,它有2個,就是最大值、或者是最小值,對於平均值的每一個比例;還有一個偏差值,就是最大值和最小值之間的比例。

那麼中國在氣候或者在降雨方面,它的偏差值是偏得很大的,偏差相當大;有的時候它的降雨量就很小,在一年的降雨量就很小,有的時候它的降雨量就在一年裡面,它就相當的大。那麼我們把它平均一下,可能是另外一個數。

如果大家比較容易理解的話,這個平均值,就是大家理解的工資,就像工資一樣,這最大值可能是馬雲、馬化騰他們掙的錢;那麼最小的值,可能就是 6億人每個月掙1,000塊的錢,那麼平均值就是馬雲和這些很多的貧窮的人,平均下來的一個值。

所以,你要從平均值這麼去理解的話,有的時候往往會產生一種錯誤的理解。對這次的洪災來說,它發生的時間比較少(見)、比較罕見的,但是它的暴雨量並不是很大。因為黃土高原的降雨,它本身就有暴雨頻繁、暴雨量大的這麽一個特點,這是它的特點。

但是中國的這次洪災,特別是山西的洪災,它的一個特點是什麼呢?它不單單是降雨大,而是降雨引起了地質災害,比如說山體的土崩、山體的岩崩、滑坡和地的塌陷,這一系列的災難,再加上氣候上出現了寒潮。

所以我們理解山西的這個洪災,是一種綜合性的災難,所以造成的災難是相當的嚴重。

林瀾:是,您剛才提到,這次的洪災是由多重因素疊加導致的,您也提到這樣的降雨量,其實山西在這個季節比較罕見,但在歷史上並不是前所未有的。那能不能請您具體談一下到底是哪些因素疊加,可能是導致這次洪災發生的一些誘因呢?

【水壩防洪 矛盾目標集一身 釀災禍 】

王維洛:我這裡給大家講,比較簡單的一個例子,就是從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中共政府就把建設水庫大壩,作為防洪抗旱的最主要的工程手段,就是建立水庫大壩。

山西在1949年以前,是沒有水庫大壩的,那麼它現在有將近600多座水庫大壩,最大的水庫(大概有10座左右)8座水庫大壩,它的庫容量將近有70億立方米。

就是說山西省一年的用水量,大概也是70億立方米,它可以把山西省的所有的用水量都裝在水庫的庫容裡。

林瀾:這是600多座大壩的總庫容是嗎?

王維洛:它有8座大的水庫,還有600多座中小型的水庫,把所有的都加起來它有這麼多。

我們不講2013年以後,中共的政策的轉變(依靠海綿城市),它(之前)主要是靠水庫大壩來防洪的。當時從蘇聯引進的概念,主要是來自於斯大林的《蘇聯政治經濟學》這本教科書裡面所寫的,就是說「大壩怎麼好呢?」大壩能夠把汛期的洪水,全部都存在水庫裡頭,然後到了旱季的時候,再把這個水放出來供人們使用。

大家聽清楚了,就是說大壩要能夠把洪水全部都裝下,然後到了旱季的時候,再把它放出來供大家使用,所以就說「既能抗洪,又能抗旱」的作用,它兩個都能用。

那麼中國的水庫大壩,它不單單是要抗洪,要防洪要抗旱,它還有其它很多的功能。就比如說像供水、灌溉、發電、旅遊這麼一系列的功能,要水庫來發揮的、承擔的。

那麼我們來形容水庫的話,可以說它的這些功能是互相矛盾的。比如說供水,山西的很多水庫大壩都是給城市供水用的。那麼供水的話,那你就要保證這個水庫裡面都裝滿了水,不斷的、源源不斷的給,比如太原、長治這些城市提供水源。

但是如果你說,同時又要防洪,又要抗旱的話,那這就比較難了。

【中共玩花招 虛報水庫庫容】

中共在水庫大壩設計的時候,就是給大家玩了個花招,它把水庫大壩的庫容給重複的強調了一遍,就是說有多少庫容是可以防洪用的,有多少庫容是可以給興利,就是說為了經濟利益而用的,就是比如說像發電,供水用的。

它兩個東西用的是同一個庫容,它是重複的用了一遍。如果我們用日常的話來說,就是一個僕人要服務於兩個主人,就是「一僕二主」的情況,或者我們用另外一個語言來形容,就是「1個瓶蓋要蓋2個瓶子」,那你就蓋不過來了。

那麼它就在這裡打了一個時間差,就是說「這個水庫在汛期的時候,擔任的任務是防洪」,是防洪用的;但是到了非汛期的時候(就是洪水一般不會來的時候),這個水庫擔任的任務就是發電、供水、灌溉、旅遊、養魚這些經濟功能。

那麼大家這麼理解的話,如果聽仔細,大家就會知道,它是在時間上進行了切割,就是說在汛期的時候,在平時一般降雨期的時候,你就把庫容倒空了,準備來防洪用,騰出地方來準備來存蓄洪水用;但是到了汛期過去以後,就趕緊把水庫裡的水給灌滿了,然後用來供水用,它是這麼一個東西。

【計劃經濟 算不準的「決策時機」】

那麼這次的問題就出在什麼呢?就是說汛期已經過去了,山西的水庫裡面幾乎都裝滿了水。這時候突然之間,10月份在很少下雨的時候,就開始下雨了,這時候水庫沒有庫容來存蓄洪水了。

那麼水位上升的話,就對大壩產生了危險,大壩自身的安全就受到了威脅。所以它就必須泄洪。因為這是它沒有料到的、可能會出現的洪水,就開始泄洪。

那麼在山西,這次受災最嚴重的是山西的汾河流域,那麼汾河流域上有兩座大壩,一座叫汾河大壩,一座叫汾河二庫,就是第二座大壩。

汾河大壩是1958年開始設計和建造的,設計是2個蘇聯專家幫助設計的;那麼建造是中共動用了4萬將近5萬的農民、工人、學生,用了2年多的時間建造起來的這麼一個大壩。

大壩庫容是7億多立方米,在山西來說,現在是第二大,但是山西人永遠把它稱作是第一大的水庫,它能夠控制山西汾河上的洪水的,從理論上來說是這樣的。

那麼山西的汾河水庫建的造價是相當的低,當時只花了6千萬人民幣,所有的這些勞工幾乎都是義務勞動的。大家想一想拍一個《長津湖》電影,花了13個億,那麼要將近能夠造20座汾河大壩的造價,所以說現在的錢,和過去的錢是不能比的。

【汾河大壩 庫容半數被泥沙佔據】

那麼汾河大壩有個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呢?汾河大壩後面的水庫裡面,泥沙淤積相當厲害。從1975年的時候,大家知道板橋水庫潰壩以後,中國水利部就開展了一次全國的水庫大壩的調查,汾河水庫就當時就被列為是「病危水庫」了,它不安全了。

因為它的泥沙淤積太大,一直到現在為止,還是泥沙淤積太嚴重,50%以上的庫容已經被泥沙所占據了。
那麼從2003年以後,汾河水庫又增加了一個任務,就是從黃河萬家寨的水庫裡面,從黃河上面那個地方調水,調入萬家寨水庫,然後

向山西輸水,把這個水存在汾河水庫裡面。

那麼汾河水庫裡面的水,都是從黃河裡面調水調來的,分給山西省的水資源的份額,對於山西省來說,它是很重要的,汾河又擔任了這個任務。

那麼1996年還是1998年的時候,就覺得這個汾河水庫淤積太厲害了,又在汾河水庫下游再建一個水庫,叫做汾河二庫,現在叫汾河二庫,它也是一個大型水庫,但是它庫容不如汾河水庫大,大概只有1.4億,還是1.3億立方米的庫容。

因為它靠太原近,它直接承擔了給太原供水的任務,所以山西的汾河上游的這2個水庫,它基本上就是名義上、理論上它是能抗洪的,實際上它是根本就不能抗洪的。所以降雨來的時候,這兩座水庫就開始泄洪。

當山西的汾河水庫和汾河二庫開始泄洪的時候,你就不能阻止山西省的其它的幾百座水庫同時都泄洪。因為中國現在實施的一個水庫管理的制度,叫做「庫長制」,水庫有個庫長,每個水庫有個負責人,他是學什麼人的管理的方式呢?是學日本人的「保甲制度」。

【庫長制度藏禍端: 盈虧自負 出事負責 】

如果你這個水庫出了問題,我就拿你這個庫長的腦袋是問。庫長由誰擔任呢?按照水庫的歸屬,分別有3個人來擔任。

第一 最大的水庫可能是由省長或者副省長來擔任,我不知道山西的汾河水庫,是省長來擔任庫長,還是副省長來擔任庫長呢?這是第一;

第二 是技術幹部,應該是水利廳的廳長,或者是副廳長,他來擔任副庫長;

還有第三個人是誰呢?就是汾河水庫的直接的管理機構的主任。

他們3個人是庫長,2個副庫長。那麼出事兒,就拿你的腦袋是問。

這裡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現在中國也面臨了這麼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是在過去已經所謂的「解決的問題」,就是事業單位的改革制度。

現在的水庫,除了中央水利部管大概100多座水庫,下面的這個水庫,都是分屬於省、市、縣、鎮來管理的,按照大小管理。中央就說了,這個水庫我不管了,我直撥給你的錢是只夠工人的基本工資所用的。

就是一個人,現在如果你拿一萬塊錢的工資的話,他的基本工資可能也就是一千塊錢,基本工資是很低的。那麼中央政府只是原來的財政裡面管理的基本工資,你們其它的工資部分都要由你們水庫單位通過賣水也好, 發電也好,養魚也好,通過收門票也好,你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你去把這個錢給掙來。

那麼水庫部門從自己的利益出發,他是不願意放空的,他要把自己的水庫都灌得滿滿的,賣水也好,發電也好,他都是要為本企業的人員設想,因為關係到他們的收入,他們的獎金,就這麼一個制度在那裡。

所以,這樣的制度下,水庫是沒有錢來搞維修的,他不維修的,沒有錢,只是維持著這些收入,能夠來養這麼些人,大家能夠拿到比較好的工資。所以水庫部門永遠是儘量的多蓄水。只是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降暴雨的時候,對他來說就是萬不得已了,就是超過了一定的水位線,他就開始放水了。

真的,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放水,他只是從他的利益出發來決定是放水,還是不放水。大家說他為什麼老是無預警的放水?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要放水,他如果把水都放下去了,水續不上來的話,他這一年的這個錢,他沒地方去籌去,他沒辦法去要,對不對?

那麼如果他把水蓄了太多的話,這水庫一下子垮了,他腦袋也沒了,企業的收入也沒了,所以也挺為難的,是這麼一個情況。

那麼從2013年開始,中國中央政府對防洪政策,它就有這個,我們不說防洪政策,說水資源政策吧。它就有了一個更改,就是說什麼呢?就是要發展「海綿城市」。

【海綿城市花5萬億 又一個大謊言】

「海綿城市」的這個基本概念和水庫是一樣的,就是下雨的時候,我把水全部都吸進來,海綿,都把它吸進來;到乾旱的時候,我要把你放出去,和水庫是一樣的。水庫是你下雨的時候,我把水都放在水庫裡頭;那麼乾旱的時候,我給你放出來,那「海綿城市」它就更懸了。

它說要把它放在海綿裡,什麼是海綿呢?它的意思就是說下面的土壤(城市下面的這個土壤),就「海綿城市」,2013年的時候,到2014年的上半年,習近平做了3次講話,詳細的論述了什麼叫「海綿城市」,就是要把水資源留在當地。

把降雨留在當地,把它化作水資源,來解決我們中國特別是城市的水資源短缺的問題,就叫「海綿城市」。如果對於在海外生活的人來說,什麼是「海綿城市」呢?也許你在你們家旁邊,你就能看見這樣的這些措施。

「海綿城市」它最初的想法,是來自於西方國家的一些,就是生態環保的概念。比如說你把停車場的原來的水泥地,你給它改做是透水的磚頭、或者是磚和草的,或者是草地這樣的地面,以增加雨水下滲的這樣的措施,我想很多人也許自己就這麼做了,用自己的錢就把它花了,就是自己腦袋裡有環保的思想,就覺得這是件好事。那麼自己花點錢就把自己的停車場給改造了。

或者比如說原來的雨水管道,西方很多國家又把它重新敞開了,在旁邊是用草溝,回到原來的那個狀態下,用草溝的狀態,這也是這樣的措施,或者說你們家把雨水給攢起來,攢到一個水桶裡,或者在一個水罐裡頭,用來澆你家的花園。或者是更好一點,你用這樣的雨水把它清潔以後,過濾以後,就重新來用來換你們家的沖廁所的水,用雨水來替代自來水。這樣的這些措施,都是西方國家的這些生態環保概念,一個個都是很小的,不費錢的概念。

到了中國,就把它無限的放大、放大化,「高大上」,它的目標是什麼呢?它就是說,我們要把降雨,降在城市上空雨的70%,大家記住70%,全部都留在當地,把它變作水資源,那麼鄭州更厲害,它說我要把80%,我要把它變作水資源。那麼這在自然界裡是不可能做到的。你把一個工程的目標無限的放大,那麼這個工程就是一個很荒唐的工程。

如果說西方的這些人,他在那裡把停車場的地面,什麼廣場的地面,變做是透水性更好一些,更接近原來的自然狀態下的一個東西的話,它也許能夠增加一點下滲的量,水資源的下滲的量,它能夠改造的利用水資源增加3%、 5%,這是很好很好的一個目標了。

那中國就給它弄得很大,那麼目標大了以後,這個工程「偉大」了嗎?

你要把這個城市的上空的降雨全部都留在當地,雨多的時候把它收起來,雨少的時候我把它放出去,供大家用。那麼就要花很多錢,大家知道一個「海綿城市」,1平方公里的城市土地面積上,所謂的這個「海綿城市」,它要花1.9億元人民幣。

那麼北京大學的一個姓李的教授,他給算了一下說,「十三五計劃」用於「海綿城市」建設的將近是5萬億人民幣。

中國的GDP的增長主要就是靠這些大的工程,來拉起來的。以前是高速公路,後來是高速鐵路,再後面就是城市地鐵的建設,房地產的建設,現在這幾年,習近平上台以後,經濟一直發展不是太好,但最近好像這幾年GDP還是有5%、6%的增長、,靠的什麼?靠的就是「海綿城市」的發展。

那麼山西省這次受洪災很厲害的地方,太原、臨汾這些,都是「海綿城市」的試點城市。長治是第一批列入試點城市的,大家都看到了,它沒有效果。那麼城市雨存在那裡、它存不下來,它內澇。城市裡的人,開車也開不了,怎麼辦呢?

他把水就往河道裡面抽,它有這個排水的設備,能抽到河道裡頭來。那麼河道裡的水上去了,水上去了以後,農村地區的堤防常年沒有錢修。而且我看了一下山西的這個河道的堤防的建設,都是標準都很低,而且為了給城市減輕壓力,所以就把農村的這些河堤都給扒了。就是趕緊往你那裡把洪水泄了,洪水泄了以後,這樣減輕大家的壓力。

如果大家仔細看一下,山西的受災最嚴重的這些城市,我看了一個介休的這個城市,你去看那個城市的河道,汾河的城市河道,它寬的寬、窄的窄、窄的很窄很窄,它窄的很窄。你就仔細看一下河道寬的寬、窄的窄,那麼什麼是限制著河道的通過能力?就是最窄的那個地方,限制了河道的通過能力的。

中國的城市建設占據了太多的水的空間,占據了太多的河道,建了太多的所謂的水景房。所以當洪水來的時候、當暴雨來的時候,就很容易發生洪災,特別是像山西這個地區。它是黃土高原,地質比較疏鬆,加上煤炭開礦,地下結構就像奶酪一樣的。

而且,山西有一個特點,就是山西下面的煤礦,它到底是個什麼樣子?我可以告訴你,山西沒有一個人知道的,它下面的坑道是什麼樣子,沒有一個人知道的。我們當年到山西晉東南地區,去搞山西人員基地規劃的時候,就可以看到,這裡的礦要開始挖了,用炮打一下,把那邊礦的人給炸死了。他根本不知道他自己的礦挖到什麼地方了,他自己的坑道往哪個方向做,都不知道!

所以山西這次的洪災,它是一個綜合性的災害,它也是一次,主要是由人災所導致的。

林瀾:是,剛才王維洛先生分析了,就是中國的水庫建設,它集合了很多矛盾的目標,尤其「庫長制」,讓很多對水庫安危負責的人,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可能是保住自己的官位,及時的去泄洪。

其實剛才王維洛先生講到了一點,其實非常重要一點就是說,什麼時候續水?什麼時候放水?這個是完全是一個人為因素決定的。而這個決定非常考驗決策的時機和決策的能力。

但是恰恰中共在這方面好像似乎一直是一個短板。比如說剛才您提到的1975年「板橋水壩潰壩」的這個事件。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其實也有這個因素在裡面。就是當時在水庫潰壩之前,水庫也是決定,因為好像那年河南是有旱災,降水不是很多,就一直在蓄水。

王維洛:對,前面是比較旱,所以一降雨的時候,他們很高興就開始蓄水蓄水……後來蓄多了以後呢,突然之間發現怎麼雨還不停?這他們就比較慌了,就決定要放水(洩洪)。那麼放水的時候,閘門就打不開了,其實和這個制度,就是說我們中國實行的並不是一個市場經濟,而是計劃經濟。

計劃經濟,它就是按照過去的經驗,來規劃未來的行動。我們把它說的好一點,它是規劃未來的行動。它認為它給你規劃的那是「最好的」,是「你最好的選擇」,比如說山西這次洪災的同時出現了寒潮,對不對?

出現了寒潮溫度很低,但是按照山西的取暖的規定,它是不能取暖的。因為中國各地都有取暖時間的規定。比如說北京的取暖的時間是11月15日開始的,在11月15日不管天氣熱天氣冷,它就開始供暖了,對不對?

天氣冷的話,他也說有例外的處置,連續5天5°C以下,才能供暖。而且更荒唐的是,它以長江為界,畫一條線,就是說長江以北有取暖的、有取暖費、有取暖的制度,長江以南是沒有的,沒有取暖制度。

我們那個時候在南京工作,南京長江大橋長江以北,那是可以取暖的,長江以南是沒有取暖的,這就是它的計劃經濟,它就是這麽死板。

到底是蓄水還是不蓄水?它給你下個命令,幾乎是每年水利部,或者是中央叫做「防汛抗旱指揮部」都會下一個指令,就是說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必須把水庫全部都倒空了,準備洪水的到來;到了什麼時候,你又可以開始蓄水了,那麼大家都蓄水,聽你命令蓄水吧。

蓄到現在,水庫滿了怎麼辦呢?洪水來了。你這個計劃經濟,不能把老天爺計劃進去的。老天不一定跟你玩的。

林瀾:是的,聽您這樣分析,這種僵化的機制下,這種無預警的泄洪,幾乎可以說是某種不可避免的老是發生、重複發生的一種災禍。
另外,您剛才還提到了一點,我覺得也非常重要,就是他對這個「海綿城市」投入了5萬億的天量的資金。

但是對水庫這種,它已經建成了嘛,畢竟已經建成在那裡。按說是一種非常重要的民生的基本建設工程了,但是它卻搞了一個所謂的市場化,讓人想起中共對很多民生基礎工程都是進行所謂的市場化。醫療市場化、教育市場化,結果就導致了種種的亂象。

王維洛:對呀,比如說醫院市場化,醫院市場化以後,它也是這樣採取同樣的,那麼醫生就靠賣藥掙他的獎金,對不對?他就賣的藥多,他就掙的錢多;他不是以治病救人作為他的目標。所以,整個社會的設計都扭曲了,它都是扭曲的。所以你要想像的話就是挺可怕的這麼一個過程。

【「災」字變簡體 背後有荒謬含義】

山西洪水過程當中,我能看到的報導確實是很少很少,只是在10月9日以後,就出來一點點,而且都是「山西加油!」。

那麼我們順便隨便聊一點點東西,就是說中國的「災」字。中國洪災的「災」,或者是災害的「災」字,在古漢語,或者在現在的正統漢語裡面,它是上面是「巛」就是個「川」字,「川」字下面一個「火」字,就是說「巛」「 火」為「災」。

到了現在的就是在簡化的這個漢語裡頭,這個「巛」沒了 這個「川」字沒了,它上面變做一個「宀」,「宀」下面一個「火」是為「災」。「宀」什麼意思呢?「宀」下面一頭豬(豕 ),那是「家」,在漢語裡面「宀」是「家」的意思,那麼「宀」裡失「火」,為「災」;那麼「巛」字就沒有了,水災是沒有的,它沒有水災。

那麼大家都知道,這個簡化漢字的目的是什麼?它說是由於繁體字,就正統的漢字太難寫,太難學。所以我們要把它簡化,簡化了讓人都容易學。簡化過的「災」字和簡化前的「災」字都是一樣的筆畫。

上面「巛」(川字)和「宀」都是3畫。它一點沒有簡化掉,它為什麼要把它簡化呢?

是到了50年代的時候,中共有一個目標,就是說我們要「基本消滅自然災害」,沒有水災,沒有旱災,因為我們有了水庫大壩,斯大林説「水庫大壩能戰勝遠古的洪水」。那麼就沒有自然災害了。

所以山西的這次洪災第一次衝上熱搜的時候,它是說「山西加油!」中國現在的簡化的漢字是你家裡著火了為「災」,你再加點油的話,那「災」就更大了。所以在洪水發生的時候,我們不需要「加油」,我們需要的是援助,實實在在的援助。

那麼中共(我這裡指中央政府)對於山西的洪災,它的救助是太少太少了。財政部拿出8千萬人民幣,來救助山西的洪災,它自己報的山西的受災人口是175萬人,8千萬人民幣,一個人能分多少錢?一個人能分40多塊錢,40多塊錢在中國能幹什麼?

林瀾:好的,王維洛先生剛才分析了,山西省這次洪澇災害可能的誘發原因,我們可以看到,其中人禍的因素是不可忽視的。那非常感謝王維洛先生帶來的分析,謝謝您!

王維洛:謝謝林瀾,謝謝觀眾朋友!

林瀾:也感謝各位觀眾的收看,下次節目時間和您再見。

網絡收看方式:

大紀元新聞網:http://cn.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新聞大家談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為真相護航 為沉默發聲,就在今天,支持大紀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金融政變2.0 習查太子黨?
【新聞大家談】法國參議員李察訪台幕後故事
【新聞大家談】全球食品價格大漲 北京遇挑戰
【新聞大家談】鋼琴王子李雲迪奏紅歌 還是栽了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印俄結盟防共 普京釜底抽薪?
【新聞大家談】冬奧會遭抵制 中共尷尬大變臉
【直播預告】民主峰會對抗中共 拜登致開幕詞
【財商天下】打造稀土巨頭 中共欲搶全球定價權
【秦鵬直播】高智晟張展獲獎 美官員籲北京放人
【思想領袖】漢森:中共如何利用美國精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