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六十七回 姜子牙金臺拜將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七回 姜子牙金臺拜將。(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

龍吉公主被迫嫁人,被迫嫁給洪錦,她自己根本都沒有想到。

當時(書說到)是「月老」來了。月老跟她講,反正你們兩是有這麼一段故事,妳得把這事辦了。龍吉公主說:「哎呀!我那是受罰,罰到人間,把時間湊夠了,我還是回瑤池。回瑤池就完了,你給我弄一段婚姻算怎麼回事兒?」那月老就說服她,說這段婚姻是有原因的。

你看他裡頭說半天,都沒有說破,只說月老來了,說:「妳有這麼段事,這段事妳得辦了,如果妳不結這個婚,我跟妳說,妳搞不好瑤池還回不去。」

瑤池怎麼回不去?不說。

我能理解:可能當初龍吉公主在上界犯事兒,是跟人情世故有關係,或者,跟洪錦之間曾經有過什麼樣關係?等於是在一定的仙界當中,出現了淨化、修整。

其實,這有另外一層故事:在過往時間裡留下的恩怨、緣份,你都得在這一茬過程中,把這事兒給圓囉!你欠人家什麼東西得還人家;人家欠你什麼,人家得還給你——欠人還人,欠身子還身子,欠婚姻還婚姻。

所以,不能說人間的婚姻——男、女結合是好?是壞?這事不好這麼說的。小道修行,講究比較多;大道,我以為就講了一個真正的「境界」。這是我能理解的。所以,不在乎形式。

按照「紅水陣」那個說法,人身體是「自我循環」——封閉的、不被破掉的。是!是那麼回事兒!但是,這只是在一個層面的道理……她龍吉公主好不好,她還得跟洪錦結婚——她還得來這麼段夫妻(關係)。

所以,什麼東西都不能絕對,但是我以為:身在其中的人如果自己能夠悟通這其中的生命道理,其實他又不在其中,又不在乎了。(恩怨、緣份)很大的原因是跟人自己生命的來處有關;跟生命來處的「過程」有關。在天意環境中遭遇到的是平常的「一般時候」呢?還是趕上了千年難遇的「大改變」?身在其中的人,一般都很難悟懂。不到那兒,是悟不懂的。就像廣成子,沒到那兒,他沒悟懂;那赤精子也沒能懂。

所以各自都在自己的難中,原因不外乎因為在過去時間裡有著生命不純淨的地方,在這個大的背景環境出現之後,生命的遭遇就是自己的純淨過程。我以為是這樣。

所以龍吉公主那段故事也滿有趣的,他講明一個道理:她是天庭來到人間的,結果她得結一段婚。對她生命來講,是非常不乾淨的事,但是,她這事得辦了,而月老來……那是神仙來辦這個事。

所以反過來就是說:「人與人之間的婚姻,是有因緣關係的。」是有背後相關的真正緣份,如果人們在現實環境中追逐自己慾望,從而出現亂來,其實就打破了、侮辱了自己在過去時間裡「生命之間的關係」,給自己以後帶來更大的麻煩。因為,在應該了去恩怨的時節非但沒了去,卻增加了更多的恩怨。以後償還不了。

啥意思?

因為那是多少年才能遇到這麼一個大的天象的變化!所以元始天尊都讓他自己的小弟子下來送死,然後趕上這一波,成為了「在一定境界」的生命和神仙。

龍吉公主如果這個時候就不結婚,月老跟她說了,如果妳真不結,可能後面麻煩就更大。原因就是:這是一個天象變化的時候!(如果)她沒順應天象變化,本應該由她所完成的使命,從而改變了。

這個「時間點」是天底下不能再有的。封神,就這麼一次!換神仙的大時節,她龍吉公主如果做了錯事(不結婚),以後她想還,就得等到類似的時間;這些相關的生命再出現的時候,她才能還這個麻煩。我相信朋友能理解。

就這麼講吧!你十七歲的麻煩,你七十一歲想還,還不了!時間過去了,就得等著下一回你十七歲的時候,而且是相關的兩人正好湊在一起的時候,你才能還這碼事。那不瞎了嗎!

本來(這個時間點)是把自己弄乾淨,非但沒弄乾淨,反而更複雜了!因為你現在趕上特殊的時候。現在,我以為就有著完全雷同的環境。所以不能造業,不能作惡,還不起的!

因為,如果各種書籍都說彌勒(彌賽亞)再世,什麼時候出世?不知道!上一次彌勒什麼時間曾經來過?在這個時間點上,在一個根本都沒有技術;不可能知道的背景之下,如果你做錯了事情,那你咋還?還不了了。因為,也得對應這種天象的改變。這種天象只此一回,不再有了。

所以,真正明白的人就會先約束自己,而不是放縱。

第六十七回「姜子牙金臺拜將」。

金臺拜將完了,走入第二步,就該討伐紂王,所以,跟前面就是完全不同的章節。

詩曰:
金臺拜將若飛仙,斗大黃金肘後懸。
夢入熊羆方實地,年登耄耋始朝天。

從周文王夢入飛熊,到金臺拜將,姜子牙七八十歲了才落實(開始他的仕途)。

延綿周室承先業,樹列齊封啟後賢。
福壽兩端人罕及,帝王師相古今傳。

姜子牙金臺拜將,整個歷史、文化從他封神開始。

月老仙翁紅線牽 瑤池公主還俗孽

話說子牙見捉了洪錦,料知龍吉公主成功。將洪錦放下丹墀。少時,龍吉公主進相府。子牙欠身謝曰:「今日公主成莫大之功,皆是社稷生民之福。」

公主曰:「自下高山,未與丞相成尺寸之功;今日捉了洪錦,但憑丞相發落。」

龍吉公主道罷,自回淨室去了。子牙令左右將洪錦推至殿前,問曰:「似你這等逆天行事之輩,何嘗得片甲回去?」命:「推將出去,斬首號令!」

有南宮適為監斬,候行刑令下,方欲開刀,只見一道人忙奔而來,喘息不定,只叫:「刀下留人!」

南宮適看見,不敢動手,急進相府來,稟曰:「啟丞相:得知末將斬洪錦,方欲開刀,有一道人只叫『刀下留人』。未敢擅便,請令定奪。」

子牙傳:「請。」

少時,那道人來至殿前,與子牙打了稽首。子牙曰:「道兄從何處來?」

道人曰:「貧道乃月合老人也!因符元仙翁曾言龍吉公主與洪錦有俗世姻緣,曾綰紅絲之約,故貧道特來通報,二則可以保子牙東進五關,助得一臂之力。子牙公不可違了這件大事。」

咱們談了「紅水陣」,說了前後的原因。人間只要兩個生命曾經因某種原因在人間造下了俗世姻緣,無論他們在哪兒,連神仙都得讓路。這是相生相剋的道理。

子牙暗想:「她乃蕊宮仙子,吾怎好將凡間姻緣之事與她講?」乃令鄧嬋玉先去見龍吉公主,就將月合仙翁之言先稟過,方可再議。

鄧嬋玉逕進內庭,請公主出淨室議事。公主忙出來,見鄧嬋玉,問曰:「有何事見我?」

鄧嬋玉曰:「今有月合仙翁言公主與洪錦有俗世姻緣,曾綰紅絲之約,該有一世夫妻,現在殿前與丞相共議此事,故丞相先著妾身啟過娘娘,然後可以面議。」

公主曰:「吾因在瑤池犯了清規,特貶我下凡,不得復歸瑤池與吾母子重逢。今下山來,豈得又多此一番俗孽耶?」

鄧嬋玉不敢作聲。少時,月合仙翁同子牙至後廳。龍吉公主見仙翁稽首。

仙翁曰:「今日公主已歸正道,今貶下凡間者,正要了此一段俗緣,自然反本歸元耳!況今子牙拜將在邇,那時兵度五關,公主該與洪錦建不世之勳,垂名竹帛。侯功成之日,瑤池自有旌旛來迎接公主回宮。此是天數,公主雖欲強為,不可得矣!所以貧道受符元仙翁之命,故不辭勞頓,親自至此,特為公主作伐。不然,洪錦剛伏法行刑,貧道至此,不遲不早,恰逢其時,其冥數可知。公主當依貧道之言,不可誤卻佳期,罪愆更甚,那時悔之晚矣!公主請自三思!」

她就是瑤池金母之女,她來到凡間,她也得走此一遭。這事對神仙就是個孽障,但是當你來到人間時,這反而是必須要做的過程——當人,不容易!

龍吉公主聽了月合仙翁一篇話,不覺長吁一聲:「誰知有此孽冤所繫!既是仙翁掌人間婚姻之牘,我也不能強辭,但憑二位主持。」

子牙、仙翁大喜,遂放了洪錦,用藥敷好劍傷。洪錦自出營招回季康人馬,擇吉日與龍吉公主成了姻眷。

正是:
天緣月合非容易,自有紅絲牽繫來。

龍吉公主跟洪錦兩個人成了婚姻。所以凡是有婚姻緣由的,一定會有一些特別的故事在其中(真正的緣分)。除此之外,很多都是縱慾來的。但是,每個朝代、環境又有它自己的規矩!其實這個規矩,又吻合了天時、天象、背景……

八十歲子牙進「出師表」 武王遵循拜將之禮

話說洪錦與龍吉公主成了姻親,乃紂王三十五年三月初三日。西岐城眾將,打點東征,一應錢糧,俱各停當,只等子牙上「出師表」。

翌日,武王設聚早朝,王曰:「有奏章出班,無事朝散。」

言未畢,有姜丞相捧「出師表」上殿。武王命:「接上來。」

奉御官將表文開於御案上。武王從頭看完:

「進表丞相臣姜尚。臣聞唯天地萬物父母,唯人萬物之靈。天祐下民,作之君,作之師。唯其克相上帝,寵綏四方,作民父母。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災下民,流毒邦國,剝喪元良,賊虐諫輔,狎侮五常,荒怠不敬,沉湎酒色,罪人以族,官人以世,唯官室、臺榭、陂池、侈服以殘害於萬姓。遺厥先宗廟弗祀,播棄黎老,昵比罪人,唯婦言是用,焚炙忠良,刳剔孕婦,崇信姦回,放黜師保,屏棄典刑,囚奴正士,殺妻戮子,唯淫酗是圖,作奇技淫巧,以悅婦人,郊社不修,宗廟不享,商罪貫盈,天人共怒。今天下諸侯大會於孟津,興弔民伐罪之師,救生民於水火,乞大王體上天好生之心,孚四海諸侯之念,思天下黎庶之苦,大奮鷹揚,擇日出師,恭行天罰,則社稷幸甚,臣民幸甚!乞賜詳示施行。謹具表以聞。」

人,是萬物之靈;天、地,乃萬物父母——三才——天、地、人。

「出師表」從前到後,列出紂王罪名。

這裡面講述紂王「以悅婦人」,就是「誘惑所在」,跟女人的生命屬性、特點相關。當有「誘惑」的時候,就會墜落到「人的情」之中。我覺得原因是背離了人的元神(靈魂)的方向,而取其「樂」,所以就叫「惡」。

為什麼托身成女人?那是另外一個問題。我覺得沒有什麼對或錯。就像那禽獸都是公的漂亮,偏偏人是反的。因為對情的滿足,是透過誘惑,而落在人的身體上,從而使得被誘惑的人更加忘卻了自己生命的本來,或自己也樂在其中,同樣忘卻了自己生命的本來。

武王覽畢,沉吟半晌。王曰:「相父此表,雖說紂王無道,為天下共棄,理當征伐,但昔日先王曾有遺言:『切不可以臣伐君。』今日之事,天下後世以孤為口實。況孤有辜先王之言,謂之不孝。縱紂王無道,君也!孤若伐之,謂之不忠。孤與相父共守臣節,以俟紂王改過遷善,不亦善乎!」

子牙曰:「老臣怎敢有負先王,但天下諸侯布告中外,訴紂王罪狀,不足以君天下,糾合諸侯,大會孟津,昭暢天威,興弔民伐罪之師,觀政於商,前有東伯侯姜文煥、南伯侯鄂順,北伯侯崇黑虎俱文書知會,如那一路諸侯不至者,先問其違抗之罪,次伐無道。老臣恐誤家國之事,因此上表,請王定奪,願大王裁之。」

當時,商朝一共有四大諸侯,已有三大諸侯反商。

武王曰:「既是他三路欲伐成湯,聽他等自為。孤與相父坐守本土,以盡臣節,上不失為臣之禮,下可以守先王之命。不亦美乎?」

說他武王憨厚?他說的也是一套一套的!

子牙曰:「唯天為萬物父母,唯人萬物之靈,亶聰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今商王受荼毒生民,如坐水火,罪惡貫盈,皇天震怒,命我先王,大勳未集耳!今大王行弔民伐罪之師,正代天以彰天討,救民於水火。如不順上天,厥罪唯均。」

姜子牙講半天,跟周武王講的就是 :「順其天意,別顧及人間七情;尊重先父的遺願,這都是小,順天意是大。」武王他聽不懂,不幹!就不去。

「反正先王說了別去討伐,我就聽先王的。」所以這事兒就給擰在這兒。

只見上大夫散宜生上前奏曰:「丞相之言乃為國忠謀,大王不可不聽。今天下諸候大會孟津,大王若不以兵相應,則不足取信於眾人,則眾人不服,必罪我國以助紂為虐。倘移兵加之,那時反不自遺伊戚。況紂王信讒,屢征西土,黎庶遭驚慌之苦,文武有汗馬之勞,今方安寧,又動天下之兵,是禍無已時。以臣愚見,不若依相父之言,統兵大會孟津,與天下諸侯陳兵商郊,觀政於商,俟其自改,則天下生民皆蒙其福,又不失信於諸侯,遺災於西土,上可以盡忠於君,下可以盡孝於先王,可稱萬全之策。乞大王思之。」

武王聽得散宜生一番言語,不覺忻悅,乃曰:「大夫之言是也!不知用多少人馬?」

武王就是個人,他不管天象,他只怕自己做錯了事。姜子牙講了半天,都是:「你要順天意、順天象!」

武王:「哎呀!我覺得我先父說的話就是天意、天象。」

散宜生就改說「人」話:「八百諸侯都說好了,你不能自個兒撂挑子不幹哪!我們都一塊到孟津,然後屯兵在商朝外頭,等著看紂王改不改!我們都希望紂王改。大家屯兵過去,在那兒待著,不打他。你不打紂王,你就沒違背先王之遺願,你隨著大家一塊兒去,那你對諸侯沒失信啊!因為人都衝你來的,你沒失信,你是一個守信譽的人,但是你又不打,你又不會傷及什麼生命,那不就兩全其美。」

這個武王就聽懂了。所以他聽懂了什麼?——利益。

「我誰也別得罪,我什麼事都幹好,我誰也沒得罪,哪頭也沒傷到。」

所以:碰見什麼人,說什麼話!

宜生奏曰:「大王兵進五關,須當拜丞相為大將軍,付以黃鉞、白旄,總理大權,得專閫外之政,方可便宜行事。」

武王曰:「但憑大夫主張,孤即拜相父為大將軍,得專征伐。」

宜生曰:「昔黃帝拜風后,須當築臺,拜告皇天、后土、山川、河瀆之神;捧轂、推輪,方成拜將之禮。」

武王拜姜子牙為大將軍,得先拜天地、拜先皇,還得給他推車——就是大將坐在輦上,皇帝推三步(大概是)。拜天、敬地,都走一遍才行。哪來的?當年黃帝傳下來的。黃帝是天皇、地皇、人皇中的人皇。由人皇傳下來的。皇天、后土就是天皇、地皇。

武王曰:「凡一應事宜,俱是大夫為之。」

武王朝散。宜生又至相府恭賀。百官俱個個忻悅。眾門人個個喜歡。

宜生次日至相府對子牙說:令南宮適、辛甲往岐山監造將臺。當時二人至岐山,揀選木植、磚石之物,克日興工。

也非一日,將臺已完,二將回報子牙,宜生入內庭回武王旨,曰:「臣奉旨監造將臺已完,謹擇良辰,於三月十五日,請大王至金臺,親拜相父。」

武王准旨,侯至日行禮。

三月十五日,其實就是女媧的生日。同時,紂王惹出事。也是:「姜子牙拜將」的那一天。上、下就給連到一起了。

因為,人是神造的(中國人講:人,是女媧造的),所以「時間是個神」!時辰最關鍵!相互對應的。

且說子牙三月十三日立辛甲為軍政司,先將「斬法紀律牌」掛在帥府,使眾將各宜知悉。辛甲領令,掛出帥府。

「斬法」就是斬腦袋的軍法。因為姜子牙他要拜大將,在拜大將之前先把軍法列出來。

什麼情況下(被罰)斬腦袋:

「掃蕩成湯天寶大元帥姜條約示諭」大小眾將知悉:──只見各款開列於後:

其一:聞鼓不進,聞金不退,舉旗不起,按旗不伏,此為慢軍,犯者斬。

其二:呼名不應,點視不到,違期不至,動乖紀律,此為欺軍,犯者斬。

其三:夜傳刁斗,怠而不報,更籌違度,聲號不明,此為懈軍,犯者斬。

其四:多出怨言,毀謗主將,不聽約束,梗教難治,此為橫軍,犯者斬。

其五:揚聲笑語,蔑視禁約,曉詈軍門,此為輕軍,犯者斬。

其六:所用兵器,剋削錢糧,致使弓弩絕弦,箭無羽鏃,劍戟不利,旗幟凋敝,此為貪軍,犯者斬。

其七:謠言詭語,造捏鬼神,假托夢寐,大肆邪說,鼓惑將士,此為妖軍,犯者斬。

那時候也叫「假托夢寐」!因為人家沒辦法證實你(夢)是真?是假?在軍隊當中就會出現「渙散」,那是真的。但是,因為是在軍中——「一層理說一層理」。

其八:奸舌利齒,妄為是非,調撥士卒,互相爭鬥,致亂行伍,此為刁軍,犯者斬。

其九:所到之地,凌侮百姓,逼淫婦女,此為姦軍,犯者斬。

其十:竊人財物,以為己利,奪人首級,以為己功,此為盜軍,犯者斬。

其十一:軍中聚眾議事,近帳私探信音,此為探軍,犯者斬。

其十二:或聞所謀,及聞號令,漏泄於外,使敵人知之,此為背軍,犯者斬。

其十三:調用之際,結舌不應,低眉俛首,面有難色,此為怯軍,犯者斬。

其十四:出越赴伍,攙前亂後,言語喧嘩,不遵禁約,此為亂軍,犯者斬。

其十五:托傷詐病,以避征進,捏故假死,因而逃脫,此為奸軍,犯者斬。

其十六:主掌錢糧,給賞之時,阿私所親,使士卒結怨,此為弊軍,犯者斬。

其十七:觀寇不審,探賊不詳,到不言到,多則言少,少則言多,此為誤軍,犯者斬。

話說子牙將「斬法牌」掛於帥府,眾將觀之,無不敬謹。

如黃帝拜風后 方成拜將之禮

且說宜生至十四日,入內庭見武王,曰:「請大王明日清晨至相府,請丞相登壇。」

武王曰:「拜將之道,如何行禮?」

宜生曰:「大王如黃帝拜風后,方成拜將之禮。」

武王曰:「卿言正合孤意。」

次日乃三月十五日吉辰,武王帶領合朝文武齊至相府前。只聽裡面樂聲響過三番,軍政司令門官:「放砲,開門。」

只見三聲砲響,相府門開。宜生引道,武王隨後,至銀安殿。軍政司忙稟:「請元帥陞殿,有千歲親來拜請元帥登輦。」

武王是王,反過來去請帥——國家的一切、國家的安危全都交給帥了。

給我的感覺是:姜子牙實際上全權代表武王。也可以說:姜子牙現在等於是周朝的主一樣。

按照現代人的觀點:「這武王太傻了!把天下都交給人家了。人家有兵權,不就有天下嗎?」大陸人都會這麼想。

古人那時候是講個「信」字,而不是人間的尖滑。這一份信,很大原因:他們是「半人半神」的狀態,他們知道自己的生命涵義在其中。

我舉個例子:

截教的人在跟闡教的人對手的時候,闡教的人都說:「你別打了,那些人封神榜都掛著名的。」

截教的人心裡就不開心:「封神榜掛著名,沒說他們死啊!(只不過給他們定位在那兒),說他們沒修成啊!」

所以那時候的人都知道人「不死」,只是一個位置、境界不同。截教的人修不出三界,他成不了神仙,他只能成為低層輪迴轉世的神,是他不成功的一個標誌。

另外,截教出現的一個狀況就是:他們都是以自己「教派」為藉口——「你污辱了我截教……」裡面有打抱不平,甚至表面說法是「不是為了個人的恩怨」,而來維護他們自己本教派,從而出手。

這種藉口在今天的環境中很多人是類似的:義憤填膺的個人情感的表達,包括宗教的那種憤恨、憤怒的表達,表面看起來沒有任何個人私怨,但是他行為的一切全是個人的私怨、恩怨,跟個人仇恨的情感表達。給我的感覺就是「魔」來的——雖然他表面上「不是為了自己」,其實是自己「生命品質的表達」。

子牙忙從面道服而出。武王乃欠身言曰:「請元帥登輦。」

子牙慌忙謝過,同武王分左右並行至大門。武王欠身打一躬。兩邊扶子牙上輦。宜生請武王親扶鳳尾,連推三步。

推三步:天、地、人。凡事都是天、地、人。

姜子牙封的神是三界裡的神——修不成(正果)的。我以為他封的神就是二十八星宿框架中一些影響人間事情的神——三百六十五,一天一個。這樣去對應人這個環境。其實,又有在三界當中「再造」的成份。

這是文化的傳遞,與真實的情況多少有些差距,因為天上的時間跟地下的時間不同,所以我們只能站在人的角度去表述。

我跟大家講「推三步」的涵義,就是進到「人的環境」,就是這三項。能出了天、地、人,你就不得了——修成的人,就是出了天、地、人。

所以說「死在三下」——凡是經三,就完蛋了。經三,就滅掉了,完全不存在了。

後人有詩讚子牙末年叨此榮寵,詩曰:
周主今朝列將臺,風雲龍虎四門開。
香生滿道衣冠引,紫氣當天御仗來。
統領貔貅添瑞彩,安排士馬盡崔嵬。
磻溪今日人龍出,八百開基說異才。

話說子牙排儀仗出城,只見前面七十里俱是大紅旗,直擺到西岐山。

我們解釋過姜子牙他為什麼用紅的,紅是(代表)火。西岐的位置是「金」,以火鍛金!

西岐百姓,扶老攜幼,俱來觀看。子牙至岐山,將近將臺邊,有一座牌坊上,有一幅對聯:「三千社稷歸周主,一派華夷屬武王。」

這是指開天闢地,中華民族(從周武王開始)真正有了文字、朝代。因為當時有了八卦、《周易》一連串的東西。但是,所有的這些都在三界裡面。

三界,講述了天、地、人中,一個生命周而復始、轉換的過程。生命是不死的,只是一個過程。

話說眾將分道而行。武王至將臺邊一看,只見將臺高聳,甚是嵬峨軒昂。

怎見得?但見:
臺高三丈,象按三才。闊二十四丈,按二十四氣。
臺有三層:
第一層臺中立二十五人,各穿黃衣,手持黃旗,按中央戊己土。
東邊立二十五人,各穿青衣,手持青旗,按東方甲乙木。
西邊立二十五人,各穿白衣,手持白旗,按西方庚辛金。
南邊立二十五人,各穿紅衣,手持紅旗,按南方丙丁火。
北邊立二十五人,各穿皂衣,手持皂旗,按北方壬癸水。

「臺高三丈,象按三才。」應該是按人、地、天(排列)。第一層就是「人」。

「闊二十四丈,按二十四氣。」按時間、節氣。

「臺有三層」,第一層中間及四方,各站立二十五人。為什麼二十五人?——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各含金、木、水、火、土。五×五=二十五。

第二層是三百六十五人,手各執大紅旗三百六十五面,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

按周天(一個循環),都是三百六十五,其實是對應著「每一天」。

第三層立七十二員牙將,各執劍、戟、抓、鎚,按七十二候。

五天為一候——金、木、水、火、土,加上日、月,就是七天(一個星期)。既包括著時間;上、下(層次);金、木、水、火、土;人;方位(東、西、南、北、中)。

也就是:時空、物質、人,都在其中。

三層之中,各有祭器、祝文。自一層之下,兩邊儀仗,雁翅排列。真是衣冠整肅,劍戟森嚴,從古無兩。

只見散宜生至鸞輿前,請武王出輿。武王忙下輿。

宜生曰:「大王可至元帥前,請元帥下輦。」

武王行至輦前,欠身,曰:「請元帥下輦。」

大家記得:周文王請姜子牙的時候是帶著輦去的,也是散宜生陪著去的。當時文王請子牙上輦,子牙說什麼不敢上。結果子牙是騎著逍遙馬被文王請回來了。現在,姜子牙在西岐拜帥、出征,他理所當然坐輦。這是一個禮數的問題。

當時的姜子牙,還沒有展現他的雄懷才智,還沒有到他坐輦之時。不是他不能坐輦,而是他懂得進退;懂得時辰;懂得規矩。這沒有什麼對、錯!就是在不同的環境;不同的時節,懂得進退;懂得這天象的概念。你做得再是那麼回事,如果天象沒到,你做了,同樣是過。時辰、定數相當絕對的。

子牙忙令中軍扶下輦來。宜生引導子牙至臺邊。

散宜生讚禮,曰:「請元帥面南背北。」

散宜生開讀祝文:

散宜生什麼都明白,但是,散宜生不是帥才。從姜子牙開始,真正的帥才都是通天、地的。不通天曉地的不能被稱為帥才。換句話說,當只局限在人的一切,你僅是秀才。散宜生是秀才,他什麼都懂,懂得這些形式,但是他自身生命的境界不具備。姜子牙、武王可能不懂,但他們的境界卻是在那個位置上。

所以「以知識論長短」,在人的環境中,表面上這是個非常對的事情,在生命上卻有著莫大的缺陷。

「維大周十有三年,孟春丁卯,朔丙子,西周武王姬發遣上大夫散宜生敢昭告於五嶽、四瀆、名山大川之神,曰:嗚呼!唯天惠民,唯辟奉天,撫綏眾庶,克底於道。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災下民,唯婦言是用,昏棄厥祀弗答,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乃唯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是信,是使,是以為大夫卿士,俾暴虐於百姓,以姦宄於商邑。今發夙夜祗懼,若不順天,厥罪唯均。

散宜生指出紂王的十大罪狀。以順天、順意、順道、順民,來討伐紂王。

謹擇今日,特拜姜尚為大將軍,恭行天討,伐罪弔民,永清四海。所賴神祇相我眾士,以克厥勳。伏唯尚饗!」

就是奉天意正人間之道,修正人間之道德,重樹人間之規範。

人間道德、人間規範由「人」來做,但是背後有「神」的意思。這是《封神演義》最不同的地方。對今天有告誡的涵義——今天(當前)的環境中,其實是一樣的。

我們常說:「人戰勝不了共產黨,只能與神同行,等待著天滅中共的定數。」而當定數發生的時候,人們會再見神、佛、道現於人間,重樹人間的道德。

而人間之所以出了共產黨,正是人間出現大疫情的原因,也是人遠離了神、佛、道本來的生命之精髓,從而才出現了這樣的大疫情。

話說散宜生讀罷祝文,有周公旦引子牙上第二層臺。周公旦讚禮,曰:「請元帥面東背西。」

一層一層來!第一層拜將臺,散宜生講的是「人」的理。第二層要講「地」的理。

為什麼「面東背西」?——東進伐紂囉!

周公旦開讀祝文:

「維大周十有三年,孟春丁卯,上朔丙子,西周武王姬發遣周公旦敢昭告日、月、星、辰、風伯、雨師、歷代聖帝明王之神,曰:嗚呼!天有顯道,厥類唯彰。

在第一層的時候,散宜生告知的是五嶽、四海、名山、大川之神,神放在先。而這些五嶽、四海、名山、大川是跟人同在的。

第二層:日、月、星、辰、風、雨、歷代聖王明王之神,就是大家講的「天帝」。當我們講地、水、火、風(風伯、雨師)的時候,應該是講太陽系(三界)之內的神仙。

今商王受乃夷居弗事上帝神祇,遺厥先宗廟弗祀,沉湎酒色,淫酗肆虐,唯宮室臺榭是崇,焚炙忠良、刳剔孕婦,以殘害於下民,犧牲粢盛,既於凶盜,乃曰『吾有民有命』,罔懲其侮。皇天震怒,命發誅之。發曷敢有越厥志。自思欲濟斯民,匪才不克。今特拜姜尚為大將軍,取彼凶殘,殺伐用張。仰賴神祇翊衛啟迪,吐納風雲,噓咈變化,拯救下民,恭行天罰,克定厥勳,於湯有光。伏唯尚饗!」

(祝文)列舉了紂王的罪惡,姜子牙拜帥要去伐紂,請諸神輔佐他。

周公旦讀罷祝文。有召公奭引子牙上第三層臺。召公遂捧武王所賜黃鉞、白旄,祝曰:「自今以後,奉天征討,伐此獨夫,為生民除害,為天下造福,元戎往勗之哉!」

子牙跪受黃鉞、白旄,乃令左右執捧。

禮官讚禮,曰:「請元戎面北,拜受龍章鳳篆。」

子牙跪拜。左右歌中和之曲,奏八音之章,樂聲嘹喨,動徹上下。召公奭開讀祝文:

「唯大周十有三年,孟春丁卯,上朔丙子,西岐武王姬發敢昭告昊天上帝、后土神祇,曰:嗚呼!天矜於民。民之所欲,天必從之。今商王受狎侮五常,荒怠弗敬,自絕於天,結怨於民,斮朝涉之脛,剖賢人之心,作威殺戮,毒痡四海,崇信姦回,放黜師保,屏棄典刑,囚奴正士,郊社不修,宗廟不享,作奇技淫巧,以悅婦人,無辜籲天,穢得章聞,上帝弗順,祝降時喪。臣發曷敢有越厥志,祇承上帝,以遏亂略,華夏蠻貊,罔不率俾。唯我先王,為國求賢,聘請姜尚以助發,今特拜為大將軍,大會孟津,以彰天討,取彼獨夫,永靖四海,所賴有神,尚克相予,以濟兆民,無作神羞,克成厥勳,誕膺天命,以撫方夏。懇祈照臨,永光西土,神其鑑茲。伏唯尚饗!」

召公奭讀罷祝文,子牙居中而立。

(拜將臺三層)每一層昭告了每一層對應的神。到第三層,他昭告的應該是玉皇大帝,也可能是指伏羲:三界裡人能知道的最高的神。

軍政司上臺:「啟元帥:發鼓,豎旗。」

兩邊鼓響,拽起寶纛旗來。軍政司請元帥戴護頂之寶。軍政官用紅漆端盤,棒上一頂金盔來。

怎見得:
黃鄧鄧,耀日鏡。
玲瓏花,巧樣稱。
豎三叉,攢四鳳。
六瓣六楞紫金盔。
纓絡翻,朱砂迸。
珊瑚碧玉周圍遶。
瑪瑙珍珠前面釘。

軍政司將盔捧與子牙戴上。又傳令:「取袍甲上臺。」

軍政官高捧袍鎧,獻在臺上。

怎見得:
龍吞口,獸吞肩,紅似火,赤似煙。
老君爐,曾燒煉,千鎚打,萬鎚顛。
綠絨扣,紫絨穿,迸銅鎚,扛鐵鞭。
鎖子文,甲上懸。
披一領,按南方丙丁火,
茜草茜,胭脂抹,五彩裝,花千朵。
遍金織就大紅袍,繫一條四指闊。
羊脂玉,瑪瑙廂,琥珀砌。
紫金雀舌八寶攢就白玉帶。

話說姜元帥全裝甲冑立於臺上。軍政司傳:「取印、劍上臺。」

軍政官捧劍、印上臺,又捧一架,架上有三般令天子協諸侯之物,內有令天子旗、令天子劍、令天子箭。正見印、劍上臺來,有詩為證。

詩曰:
黃金斗大掌貔貅,殺伐從來神鬼愁。
呂望今朝登臺後,乾坤一統屬西周。

從拜帥臺整個儀式的過程,其實是拜天、敬地、尊人。所以告天地,製詔書:我「奉天命」來討伐。這樣的禮儀如果我們做對比,就像人結婚「婚禮」的概念一樣。所以人間所有的事情都要有這樣的「禮數」去做。

這就像我們剛才說的,散宜生什麼都懂(是個書生),姜子牙不懂,他得聽散宜生的,按照他說的規矩走。所以在人的環境中很難說誰高?誰低?高、低是取決於境界,而不是知識的多少。

話說軍政司將印、劍捧至子牙面前。子牙將印、劍接在手中,高捧過眉。散宜生請武王拜將。武王在臺下大拜八拜。武王拜罷,子牙令辛甲把令天子旗將武王請上臺來。

「令天子」旗,也就是姜子牙奉天命,武王都得聽他的。

少時,辛甲執旗,大呼曰:「奉元帥將令,請武王上臺!」

武王隨令旗上了臺。子牙傳令:「請開印、劍。」

請武王面南端坐。子牙拜謝畢,跪而奏曰:「老臣聞國不可從外而治,軍不可從中而御,二心不可以事君,疑志不可以應敵。臣既受命,尊節鉞之威,豈敢不效駑駘,以報知遇之恩也!」

這就是姜子牙他在臺上拜天子,發誓。

武王曰:「相父今為大將東征,但願早至孟津,會兵速返,孤之幸矣!」

子牙謝恩。武王下臺,眾將聽候指揮。

子牙傳令:「軍政官與眾將得知,俱於三日後在教軍場聽點。今日有三山五嶽眾道兄與我餞別。」

辛甲領命,傳與眾將知悉。武王同文武百官俱在金臺。子牙離了將臺,往岐山正南而來。有哪吒領諸門人來迎接子牙。只見甲冑威儀,十分壯麗。

所以,修行的人就是「半喇神仙」,不能用人的東西去對待、接待、看待自己與別人。

來至蘆邊,只見玉虛門下十二弟子拍手大笑而來,對子牙曰:「相將威儀,自壯行色,子牙真人中之龍也!」

子牙欠背打躬,曰:「多蒙列位師兄抬舉,今日得握兵權,皆眾師兄之所賜也!而姜尚何能哉!」

眾仙曰:「只等掌教聖人來至,吾輩纔好奉酒。」

話猶未了,只聽得空中一派笙簧,仙樂齊奏。

姜子牙他拜帥東征是順其天意。也就是說:天上要修正神界、仙界的一切,但,是從人開始,從人間的正與邪、善與惡,最基礎的開始修正。也就是往上、往下修正。我理解是這樣。所以當下界的姜子牙拜帥的日子,連他的師父元始天尊都來了。但是他的師父不被人看到。

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紫氣空中遶帝都,笙簧嘹喨白雲浮。
青鸞丹鳳隨鑾駕,羽扇旛幢傍轆轤。
對對金童雲裡現,雙雙玉女珮聲殊。
祥光瑞彩多靈異,周室當興應赤符。

所以元始天尊來道賀,表明周朝的背後是元始天尊在坐鎮。

金臺拜將立三才 從此定數不再改

話說元始天尊駕臨,諸弟子伏道迎接。子牙俯伏,口稱:「弟子願老爺聖壽無疆!」

眾門人引道,酌水焚香,迎鸞接駕。元始天尊上了蘆蓬坐下。子牙復拜。

元始曰:「姜尚,你四十年積功累行,今為帝王之師,以受人間福祿,不可小視了。你東征滅紂,立功建業,列土分茅,子孫綿遠,國祚延長。貧道今日特來餞你。」命白鶴童子取酒來。斟了半盃,子牙跪接,一飲而盡。

元始天尊為姜子牙餞行。

天象也好、人間的事情也好,牽動的是(人能知道的、不知道的)神界、仙界、佛界,其所展現的故事。從中,也能品得出來「人之珍貴」!也就是:人間的一切,有著背後奇妙之處。

元始曰:「此一盃願子成功扶聖主。」又飲一盃:「治國定無虞。」又一盃:「速速會諸侯。」

這三杯酒跟三件事情就定格了。時辰到了,一切都不改了。

當時,定下來拜帥的日子是三月十五號:女媧的生日。然後,出征是三月二十四號——往後九天。用的是「九」,最大的數字。

子牙吃了三盃,又跪下。元始曰:「子又復跪者何說?」

子牙曰:「蒙老爺天恩教育,使尚得拜將東征,弟子此行,不知吉凶如何?懇求指示!」

天尊曰:「你此去併無他虞,你謹記一偈,自有驗也!」

姜子牙問師父還要遇到什麼關?他的師父能跟他說出會遇到什麼,也就成了「一切是不可更改的定數」。如果不是定數的話,那元始天尊又何能說出來?不是早已存在的定數,那元始天尊也說不出來。對不對!

偈,好像只有在修行人當中才會這麼說,都是七律,七個字,四句話,或者八句話,幾乎都是七。所以七的數,是我們經歷輪迴轉世過程中,相當絕對、相當絕對的。

偈曰:
界牌關遇誅仙陣,川雲關下受瘟癀。
謹防達兆光先德,過了萬仙身體康。

元始天尊講了:誅仙陣、再一次遭遇呂岳的瘟疫。然後,遇到了「達、兆、光、先、德」這五項。

為什麼這個時候講?

不動了。一切都定好了,改變不了。

所以,這是定數。就是說:姜子牙拜帥這一天是定數,這天一到,他在人間一拜帥,那神仙那兒全定了。

子牙聞偈,拜謝,曰:「弟子敬佩此偈。」

元始曰:「我返駕回宮,你眾弟子再為餞別。」

姜子牙是在金臺拜帥,武王先拜他,然後他才到蓬上去見諸位道友,然後元始天尊才來。元始天尊來,是因為姜子牙替元始天尊在人這個層面辦這件事情。

為什麼元始天尊自己不辦?

(封神這件事)一定下到最底層,但這個人又能夠跟神有所溝通(不太恰當的比喻,但大家去品那個意思,就能夠知道現在人的環境中信仰的重要性)。選姜子牙封神,他既可以在「人的環境」中,同時,又有資格與元始天尊、老子之間有所溝通。武王從來沒見過元始天尊、老子。為什麼?——沒資格。

元始天尊給姜子牙那三杯酒,第一杯酒「扶聖主」,(表示)這是天意。給他第二杯酒,要他治國,這是「地」。第三杯酒,要他去孟津會八百諸侯,以及現在眼前辦的事,這是「人」。所以,你得從底下辦這事兒,才能談到治國,才能談到這一切。但他們之間又是相互牽連在一起的,不是刀切豆腐(兩面光)。

元始天尊說:「我返駕回宮,你們諸弟子再為姜子牙踐別吧!」師尊在,所有人都不得放肆。師尊回去了,十二仙是同一輩的,再去給姜子牙敬酒。這樣的禮數絕對是不能跨越的。

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在西方社會,那孩子管他爹叫:「Hi,湯姆!」這根本就不是「人人平等」那碼事,但是呢!現在就這文化,所以有了這文化,才有這災難!

群仙送出蓬來,只見仙風一陣,回了鸞駕。

且說眾仙來與子牙奉酒,各飲三盃。南極仙翁也奉子牙餞別酒三盃。

南極仙翁,比較特殊,因為南極仙翁不在十二金門裡頭。大家要理解:十二金門是特定的,是跟天地間時間的「定數」相關。

俱要起身作辭而去,眾門人見子牙問師尊前去吉凶,金吒忙向文殊廣法天尊問曰:「弟子前去,吉凶如何?」

眾門人為什麼都問師尊吉凶?

因為「都定下來了」。

姜子牙金臺一拜帥,一切都不改。這是人間的事兒。

如果我沒理解錯:當人間一旦出現大瘟疫的時候,也就是「走到這兒了,再也不改了。」

真的,誰也改不了了。姜子牙金臺拜帥,一拜,這事兒定了,到了三月十五號這一天,我覺得是死、是活,全定了。黃天化、土行孫他們去問的話,根本一點都改不了了。

道人曰:「你修身一性超山體,何怕無謀進五關。」

哪吒也來問太乙真人,曰:「弟子此行,吉凶如何?」

真人曰:「你汜水關前重道術,方顯蓮花是化身。」

木吒來問普賢真人曰:「弟子領法旨下山,不知歸著如何?」

真人曰:「你進關全仗吳鉤劍,不負仙傳在九宮。」

韋護也問道行天尊,曰:「弟子佐姜師叔至孟津,可有妨礙?」

道行天尊曰:「你比眾人不同,豈不知你歷代多少修行客,獨你全真第一人!」

所以看來韋護有相當的來處。他背後的因素,相當厲害。

雷震子來問雲中子,曰:「弟子此去,凶吉如何?」

雲中子曰:「你兩枚仙杏安天下,可保周家八百年。」

楊戩也問玉鼎真人,曰:「弟子此去如何?」

真人曰:「你也比別人不同,修成八九玄中妙,任你縱橫在世為。」

李靖來問燃燈道人,曰:「弟子此行,凶吉如何?」

道人曰:「你也比別人不同:肉身成聖超天境,久後靈山護法臺。」

黃天化問清虛道德真君,曰:「弟子此行,凶吉何如?」

道德真君一見黃天化命運不長,面帶絕氣,低首不言,然而心中不忍,真是可憐!

真君復向黃天化言曰:「徒弟!你問前程之事,我有一偈,你可時時在心謹記,依偈而行,庶幾無事。」道人念偈。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殷郊,這個角色滿特別的!在第一章女媧出場的時候,就是被殷郊、殷洪的紅光給擋住了。殷洪,太極圖把他殺了,等到殷郊的時候,一個太極圖根本殺不了他,而出現了最高神仙界的代表都出場來斬殺殷郊。
  • 你看姜子牙,排兵布陣,(用人)分得很清楚,當遇見仙了,這些「人」都不出來了,包括武王很多兄弟,都是練武的,但是他們都不上戰場。等過「萬仙陣」之後,都是那些人在打。我以為裡面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一個「生命境界」的問題——上位境界的生命不會管下面的生命。
  • 也就是:燃燈隨著破十絕陣的過程中,隨著更多人出現(包括陸壓),他自己的境界在改變!祂每破完一陣就回來打坐,祂的境界在隨著破陣的過程中在改變、淨化;在更接近於祂自己生命的本來。所以等到了「紅沙陣」的時候,祂沒解釋,祂說得武王去……
  • 如果你把《封神演義》跟《西遊記》連起來看的話,你會發覺中間有很大的連繫——表面上可沒什麼連繫。兩本書同時出現在明朝,可能有著某種因素在背後,但人的表面是沒有關係的。
  • 可以看到從「十絕陣」開始,一直到殷洪被殺,整個《封神演義》當中,這是非常大的一部份組合,後面有殷郊出現,中間就出現了第六十二回的「張山李錦伐西岐」。這兩個人沒有留下太多印象,給我的感覺就像一個過場一樣。
  • 其實,無論石磯娘娘也好,馬元也好,因為《封神演義》是在講「道」,所以在道的大系統當中什麼都有。換個角度來講,也就體會到:為什麼《封神演義》的出現,等於是對仙界的一次大清洗!
  • 第六十回「馬元下山助殷洪」,圍繞著蘇護,仙界下來了很多人,馬元就是另外一個稀奇古怪的人。
  • 《封神演義》一回套一回,等套到瘟疫出現在人間的時候,前面對應著朝廷裡出了妖怪;人間的道德水平降到急功近利、物慾橫流的一個環境。
  • 土行孫故事完了之後就遇見了瘟神,當然這裡面只講他伐西岐的過程,但,我能讀到的暗語就是:人中惡的極致,會招致瘟疫的懲罰——《封神演義》裡不是這麼說,但是前後的章節、內容、次序是這麼來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