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姪女的公司爆雷 發生美元債違約

官媒一個月內對花樣年兩度點名 曾寶寶發「至暗時刻」劇照

人氣 256

【大紀元2021年10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徐亦揚綜合報導)中國房地產開發商花樣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花樣年)發生債務違約,該公司一筆2.06億美元的票據未能在10月4日到期當天如期支付,公司股票也暫時停牌。

花樣年創始人和實控人曾寶寶是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姪女,曾寶寶父親曾慶淮是曾慶紅的胞弟。評論人士表示,此事顯示曾慶紅在中國已失去了權勢,這意味著他的現實情況非常糟糕。

10月4日晚,花樣年發布公告承認已有票據出現未到期償還。公告稱,在2016年發行的本金總額為5億美元票息為7.375%的2021年到期優先票據,花樣年剩餘未償還本金額為2.06億美元。根據規管2021年票據的契約,2021年票據的所有未償還本金均於2021年10月4日到期。花樣年並未在該日付款。

這意味著花樣年發生了實質性的債務違約。花樣年將此視之為階段性流動性緊張,並稱目前公司運營秩序正常。針對公司面臨的問題,董事會及管理層成立了應急小組,正在制定風險化解方案。

花樣年在公告中還稱,公司股份於2021年9月29日上午9時起在香港聯合交易所(簡稱聯交所)短暫停止買賣,直至另行通知。

除了本金外,緊隨其後的還有該筆票據的利息。花樣年2021票據的利息對兌付日為每年的4月4日和10月4日。2021票據利息到期及應付時連續30日期間拖欠利息也認定為違約。也就是說,一個月後,花樣年2021票據的利息也面臨兌換截止期。

頗為諷刺的是,就在9月20日,花樣年還曾發布澄清公告聲稱,截至公告日期,花樣年發行的已到期離岸優先票據概無逾期還款,公司不存在任何流動性問題。

此前,花樣年還曾經針對今年下半年到期的債券公布過詳細的償債計劃:針對10月到期的2.1億美元債權,公司已準備好資金到期償還;針對12月到期的美元債券,將通過自有資金償還,資金來源包括已有資金及出售大宗資產;針對12月到期的9.5億人民幣(約合1.47億美元)債券,已啟動再融資工作。

針對2022年和2023年到期的美元債券,花樣年稱將提前通過要約回購和交換要約等手段進行管理,改善公司的債務年期結構。

在今年中期的業績發布會上,花樣年管理層對下半年的償債高峰也曾表示出信心,稱花樣年正在處理重資產,包括長期的投資項目。

為自救 花樣年被迫出售子公司核心資產

為了自救,花樣年所做的是出售旗下物業公司彩生活的核心資產。

10月4日晚間,中國物業管理公司碧桂園服務發布公告稱,該集團獲彩生活服務告知,彩生活服務的控股股東花樣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有較大機會出現對外債務違約。

該集團亦獲告知,彩生活服務未能償還碧桂園物業香港於2021年9月30日向彩生活服務借出本金為人民幣7億元(約合1.09億美元)的等值港元並於2021年10月4日到期償還的貸款。

9月28日晚,碧桂園服務控股發布公告稱,旗下全資子公司碧桂園物業香港控股與彩生活服務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以不高於33億元的總對價收購彩生活旗下鄰裡樂控股集團有限公司100%股權。

根據碧桂園服務與彩生活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條款,若彩生活服務及花樣年有較大的機會出現債務違約時,碧桂園物業香港有權要求彩生活服務無條件將股權轉讓協議質押予碧桂園物業香港的目標股份轉讓給碧桂園物業香港或其指定的公司。

交易完成後,碧桂園將持有彩生活幾乎所有核心資產。據悉,鄰裡樂持有彩生活多個核心項目。公開消息顯示,截至今年6月30日,鄰裡樂未經審核綜合淨資產價值約13.74億元人民幣(約合2.13億美元)。

據悉,彩生活並非花樣年為緩解美元債出售的第一個項目,花樣年已於今年8月開始處理部分資產。

花樣年由曾慶紅姪女創辦 曾風光無限

花樣年集團起步於1998年,總部位於中國廣東省深圳市,2009年11月在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花樣年由曾慶紅的姪女曾寶寶創辦,曾寶寶一直是該公司的執行董事和大股東。

2009年花樣年在香港上市時,可謂風光無限。當年11月,花樣年公司的投資者推介會成為一場香港名流的聚會,除了曾慶淮為女兒助陣外,還雲集了一眾香港人耳熟能詳的本地富豪,包括新世界發展主席鄭裕彤、華人置業主席劉鑾雄、「玩具大王」蔡志明、中渝置地主席張松橋、西京投資主席劉央等。

曾慶紅被認為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派系的二號人物。曾慶淮則仰仗哥哥的權勢,以中共文化部特別巡視員的身分駐守香港,成為活躍於香港和內地政、商、文圈子的特殊人物。

曾慶淮一方面為主管港澳事務的曾慶紅聯絡香港富商等主流社會人物,操控香港政治;另一方面,則是收集香港情報,同時還兼顧給曾慶紅等中共高官介紹女色。

在曾慶淮的搭橋下和曾慶紅的幕後支持下,花樣年不僅在香港成功上市,而且在中國內地做得順風順水。

花樣年違背習當局樓市調控政策

花樣年同時控股彩生活服務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彩生活)。2014年6月,彩生活在港股上市,成為中國內地社區服務運營首支上市股票。截止2020年12月,彩生活業務覆蓋了中國279個城市。

房地產研究機構中指研究院的房企銷售業績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9月,花樣年的銷售額為408.7億元人民幣(約合63.4億美元),在房企中排名第64位。

以此看來,花樣年的銷售規模並不算大。公開資料顯示,2012年至2016年期間,花樣年的重心都放在了彩生活,錯失了房地產發展黃金期。2016年花樣年重新開始重資產運營,並在2018年宣布了要在2020年衝刺千億銷售目標。

中國財經媒體財新網在今年10月5日刊發的文章中說:「這意味著,在這一輪發端於2016年9月的樓市調控中,花樣年選擇逆勢擴張。」

2016年9月30日,在中國北京、天津兩地率先發布樓市調控政策後,在短短不到十天裡,上海、深圳、廈門、合肥、南京等中國二十多個城市相繼發布地方性調控政策。各種版本的樓市新政主要集中在限購、限貸、加大土地供應等方面。

在調控的同時,習近平當局多次強調要堅持「房住不炒」定位。「房住不炒」意即「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此說法在2016年年底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首次被提出。

2017年,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2018年3月,中共在人大、政協兩會工作報告將「房住不炒」作為樓市調控總體方針。

2019年,花樣年的創始人和最大股東曾寶寶回到公司出任執行董事,提出「二次創業、彎道超車」的口號,並於第二年出任公司首席執行官。

花樣年在今年3月曾披露,2020年是花樣年曆年新增土地最多的一年,共買下20宗土地,新增總可售貨值約483億元人民幣(約合74.9億美元)。

擴張伴隨著債務攀升。財新網在文章中說,財報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6月底,花樣年的負債總額為830.07億元人民幣(約合128億美元),較其2016年底的366.32億元人民幣(約合56.8億美元),增長了126.6%。

官媒一個月內對花樣年兩度公開點名

9月30日,有中共官方背景的財經類報刊《21世紀經濟報道》發表了一篇題為「花樣年自救進行時 物業第一股彩生活或將黯然落幕」的文章。

文章稱:「一個月前,在彩生活的業績發布會上,彩生活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潘軍還曾豪言要『重新煥發物業第一股的活力』,未曾料想,一個月後,曾經風光無限的『物業第一股』便英雄落寞。」

文章特意強調彩生活的母公司為花樣年,由曾寶寶創立,並稱彩生活上市之初是「資本市場的寵兒」,但上市7年後,彩生活經多次戰略調整,但仍難以突破瓶頸,業績增長陷入停滯。

文章說:「在當下這個微妙的時間點,彩生活母公司花樣年同樣遭遇動盪,它的資產尚有被看中之處,卻也不得不走上『賣身救主』的道路」。

文章表示,彩生活將核心資產出讓給碧桂園服務,在業界看來是價格公允的交易,但有接近彩生活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這宗交易其實談了數月,碧桂園服務買的是彩生活目前最有價值的商業資產。

文章還強調:「彩生活出讓核心資產的背景是,其母公司花樣年的境況也不容樂觀。」在營收下滑的同時,花樣年債務狀況也不樂觀。在這樣的背景下,花樣年連遭國際評級機構標普、惠譽和穆迪等下調評級。

文章最後稱,從彩生活出售核心資產這一行為來看,花樣年的自救是相對積極的,但現在房地產行業處在周期頻繁的變動中,「許多對形勢預判不夠精準房企的命運也終不得不由此而改變」。

此前,中共黨報《經濟日報》主辦的中國經濟網在9月1日也曾刊文稱,深圳市彩生活物業管理有限公司錦上花分公司涉嫌價格違法,被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罰款5萬元人民幣(約合7,755美元)。

文章特意強調,彩生活服務集團是花樣年集團旗下的社區服務版塊子公司。

花樣年連遭國際評級機構下調評級

10月5日,穆迪將花樣年的企業家族評級(CFR)從「B3」下調至「Ca」。與此同時,穆迪將花樣年控股的高級無抵押評級從「Caa1」下調至「C」。該評級展望為負面,在此次下調之前,該評級在下調觀察名單中。

穆迪副總裁兼高級分析師Celine Yang表示,此次評級下調是在花樣年10月4日宣布未能支付當天到期的美元債後進行的,「這反映了穆迪對花樣年控股債券持有人違約後回收前景疲弱的預期」。

她還表示:「評級下調還反映了花樣年控股在其私募債券敞口方面向市場提供的不一致信息,並引發了對該公司信息披露和治理實踐的擔憂。」

10月5日同一天,標普將花樣年的長期發行人信用評級從「CCC」下調至「SD」(選擇性違約)。標普將花樣年於2021年10月4日到期的高級無抵押票據的長期發行評級從「CCC」下調至「D」。

與此同時,標普還將花樣年其他高級無抵押票據的發行評級從「CCC」下調至「CC」,以反映這些票據在拒付方面的高風險。

惠譽評級在10月4日將花樣年的的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IDR)從「B」下調至「CCC-」。惠譽還將其高級無抵押評級和未償美元高級票據評級從「B」下調至「CCC-」,回收率評級為「RR4」。

惠譽認為,上述債券的存在意味著該公司的流動性狀況可能比惠譽先前預期的更為緊張。逾期付款也讓人懷疑該公司是否有能力及時償還到期債務。此外,這一事件使人對該公司財務披露的透明度存疑。

彭博社在9月7日的一篇報道中也表示,花旗集團和瑞士信貸集團的私人銀行子公司已停止接收花樣年的債券作為抵押品,原因是投資者對這家公司的財務健康狀況越來越擔心。

有知情人士向彭博社表示,這些銀行將這些票據的貸款價值定為零,這意味著他們的私人財富客戶不能再將它們用作貸款擔保。

10月4日,曾寶寶在在其微博帳號發了一張電影《至暗時刻》(Darkest Hour)的劇照。(微博截圖)

曾寶寶發「至暗時刻」劇照 評論:曾慶紅處境不妙

10月4日,曾寶寶在其微博帳號「寶Fantasia」發了一張電影《至暗時刻》(Darkest Hour)的劇照,沒有任何文字說明。

《至暗時刻》講述英國前首相邱吉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策劃敦刻爾克戰役,成功掩護盟軍大撤退,從而免遭德軍圍殲的故事。

旅美時政評論員章天亮在他10月5日的YouTube自媒體節目中表示,如果曾慶紅還在位說了還算的話,他要想給他的姪女錢是很簡單的事,曾慶紅一句話就從銀行調出幾億、幾十億美元借貸給曾寶寶都有可能,但是曾寶寶借不出錢的話,確實說明曾慶紅出了麻煩。

章天亮說,曾寶寶貼了這麼一張劇照,感覺像是花樣年也處在至暗時刻。「如果曾慶紅沒事的話,花樣年一點都不暗」,章天亮說,「她會有很光明的前途,她會賺很多的錢。所以現在當花樣年陷入至暗時刻的時候,也就是說曾慶紅確實遇到了麻煩」。

旅美中國問題專家、時政評論人士李燕銘表示,中共在明年二十大前高層生死搏殺白熱化,習近平嚴防江澤民曾慶紅集團各種政變企圖,政法、金融、文宣等領域江派勢力成為重點清洗目標,這些領域背後均浮現終極大老虎江澤民與曾慶紅。

李燕銘表示,從年初曾慶紅馬仔、中國華融集團原黨委書記和董事長賴小民被緊急除以死刑,到北戴河會議前後官媒密集發文強調「沒有鐵帽子王」、「退休不是護身符」,習近平打虎目標正在逼近江澤民、曾慶紅。二十大前中南海翻江倒海,隨時可能有大事發生。@

責任編輯:邵亦

相關新聞
王友群:曾慶紅的侄女正面臨「至暗時刻」?
曾慶紅江西幫要員落馬 曾任王文濤大祕
奇女子:上海監獄裡廣播「法輪功真相」
練乙錚:上海抗疫派系博弈 紅底商人給習投名狀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習終於敢出國?軍演自毀中共經脈
【時事軍事】薩基被炸 烏特種部隊身影再現
【思想領袖】森格:誰在利用大流行攫取權力
【時事人物】櫻花之國的護花使者——安倍晉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