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美軍駐台超1年 防中共危險詐術

人氣 2616

【大紀元2021年10月08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五(10月8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林瀾(主持人)。今天嘉賓為時事評論員秦鵬、林曉旭。

今日焦點:玩砸了,共軍有人不買「長津湖」的帳;美軍駐台超1年,防中共一個危險詐術;習近平下令加大對台軍事施壓,黨內外唱兩齣相反的戲。

【官方大推《長津湖》 軍內現聲:「以人擋炮 愚蠢!」】

林瀾:歡迎兩位!今天我們會來聊這些話題,中共大舉宣傳電影《長津湖》,宣揚軍人不怕死的精神,但是中共軍報卻發表了一篇文章,發出了不同的聲音;另外,美國媒體報導說,有美軍駐台灣超過了一年,外界認為可能是要提防中共的一個做法;同時,日本媒體披露說,習近平下令加大對台灣的軍事施壓,但是他可能是在黨內黨外,同時唱2齣相反的戲。

我們先來看到中共所謂「建黨百年的獻禮片」《長津湖》在大陸上映了7天,票房是超過了30億。這部電影講述了韓戰時期,中美軍隊在朝鮮的長津湖持續半個多月的慘烈的戰鬥。

在中共話語體系裡面,這場戰役是中國軍人以所謂的「血肉之軀」戰勝「裝備精良」的美軍,所謂的以「氣多」戰勝「鋼多」的戰鬥。中共軍事科學院的戰爭研究院也借著電影的熱映,又發表了文章,鼓吹所謂的「抗美援朝精神」,宣揚軍人應當「視死如歸,前赴後繼」。

不過非常罕見的是,就在9月底,中共軍報上卻出現了不同的聲音,這篇唱反調的文章發表於今年的9月23日,標題是「實力是最堅定的信心和勇氣」,作者叫蘇新波,是來自中共的71602部隊。

文章說,用人群抵擋大炮,用左輪手槍防守街壘,是愚蠢的;「匹夫之勇」是鬥不過炮火的,沒有實力支撐的信心,是「夜郎自大」的盲目自信,他提倡要加速武器裝備發展等等,他不提倡所謂的「人海戰術」。

曉旭,你怎麼看這篇文章?它是否意味著中共的軍隊裡出現了2種不同的聲音?同時,是否意味著說軍隊看到了中共決策層,再次魯莽冒進的可能性呢?

曉旭:軍中其實也是有戰狼派,還有相對務實的理性一點的軍方人士,可能中國軍隊也不是鐵板一塊,雖然表面上都要對習近平效忠。

你剛才提到這篇文章的作者是蘇新波,他實際上是濟南軍區第26集團軍下面,第8炮兵旅的一個政委。那麼他寫的這樣一個文章,首先發表在《解放軍報》上面。根據他過去發表的一些文章來看,他當然也是作為政委,全力支持習總書記的戰爭策略等等。

他甚至在自己的連隊裡面,組織軍隊講堂等等,基本上當然是宣揚中共的一系列的理論,包括他自己也推崇中共的所謂的就是當時毛澤東提出來的,在朝鮮戰場上的什麼「零敲牛皮糖」等等這種戰術。

所以他整體思路,我並不覺得他跟習近平的會有出入,但他只是我覺得還體現了一些理性的思想。就是說ok,你不能夠只是一味地強調「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這個精神,對吧?這種做法,當然對軍中的戰狼派,當然是很有好處,但是對於務實派來說,會覺得這個實際上是一個契機,應該把中共軍方的武器裝備、軍隊的實力、訓練方方面面加強。

那他這樣的文章出來,我覺得他不敢跟習近平唱反調的,其實只不過是要表達一點,稍微理性一點聲音,如果從客觀的角度來看,我覺得軍中很多人其實也是知道朝鮮戰爭中,中共的損失是非常的慘烈的。

一定程度上我覺得其實還不是什麼「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精神,實際上就是炮灰,甚至還不如炮灰精神,我覺得就是陪葬品的精神。因為你把部隊凍死了,凍死連對方的炮彈都耗不掉,對不對?

你要說個炮灰,你好歹還消耗一點對方的子彈,像什麼「冰雕連」等等,你就是活活把人民志願軍的士兵的生命,無辜地犧牲掉,對吧?所以這個本身是不管是戰略上、戰術上,還是指揮官等等,都是一個巨大的失敗。

所以一定程度上,你這幾萬個士兵的生命是白白交代進去了,所以我實際上覺得這件事情,也應該算到彭德懷的帳上,很多事情也都是有報應的,對不對?這麼多無辜的士兵死去,完全就是一個指揮的嚴重的失誤。

所以總的來說,我覺得這裡面你提到的軍方的不同反思,我覺得肯定有軍隊也不全部都是頭腦發熱的戰狼派。我們也可以看到今年夏天的時候,實際上《南華早報》不也報導了嘛,其實中國軍方也有很多人,其實是反對外交部的戰狼的這種姿態,他們也不想為外交部的戰狼言論,所引起的國際社會的強烈的反彈而去買單。

所以我覺得軍中也還是會有一些人反對這麼瘋狂的鼓動,這個所謂的「民族主義」、「戰狼精神」,其實會造成軍方的過分的狂妄,不利於軍方冷靜地評估自己的實力的。

林瀾:但是我記得之前採訪前中共海軍參謀姚誠,姚誠先生他就提到了,他從他的消息渠道了解到,中共軍隊已經收到了中共最高層的一個說法,叫做「打不過也要打」,就是說真正有戰爭的時候,它要求「打不過也要打」。

對此,中共軍隊內部是有相當多的怨言,尤其是現在很多當兵的這些士兵都是獨生子女,所以很多人並不願意去當「炮灰」。所以說這篇文章是不是某種程度上,也反映出了這樣一種思潮,就是在軍隊其實有人是畏戰的,不願意去當炮灰。

曉旭:我覺得到現在這個時代,當然中國軍隊的構成確實是跟以前的毛時代的士兵的構成也是很不一樣的了,當初那時候,很多人當然是從非常窮困的農民子弟裡面拉過來的,很多人當然是沒有其它的出路的。

那麼現在的這些中共軍團的士兵的構成,這裡面其實有很多人把孩子送到部隊,本來是希望謀一個出路,甚至是謀求一份職業等等,這個思想已經跟以前很不一樣了。

那麼現在就是中共軍方自己對於自己實力的評估,也知道不可能現在是全面對台灣作戰的,那麼說「打不過也要打」,那打的是什麼樣規模的?小的衝突的戰役?還是要真的、甚至跟美方撕破臉?因為你如果要打台灣的話,你一定、肯定要跟美方撕破臉嘛。

那中國整體或者說中共整體上有沒有到這程度呢?還是說想要在台灣,或者是南海挑起一些小規模的衝突呢?所以我覺得這方面其實軍中並沒有一個明確的、很完整的一個戰略準備,戰術準備都也還沒有到位。

那麼現在我覺得包括最近的對台灣的大規模的軍機的騷擾,當然有高層的命令必須這麼做,但是他們也並沒有真的到準備戰爭的這樣一個狀態。雖然有一個命令說「你打不過也要打」,但是什麼樣的時間打,對不對?或者還是在東海、南海,還是在印度邊境要打?

我覺得這個命令下來的過程,實際上也是習近平進一步加強對於軍隊控制的一個策略,一個手段。通過這樣的做法,看看軍中有多少人對他也表示效忠,會按照他這個思想去執行;有多少人是會違背習近平的所謂「戰略思想」的,這裡面其實我更覺得他是用這樣一個命令來淘汰不支持他的人,而不完全說是整個軍隊真的是已經做好準備要戰爭的。

【美媒:美軍駐台1年多 訓練台軍】

林瀾:是,那既然談到了《長津湖》這部電影,其實現在已經有不少討論,在談論這個電影,很多地方都是違背歷史的。秦鵬,能不能給我們簡單講一下,你印象最深的幾個地方呢?

秦鵬:首先,我們看到在這個電影裡邊,就是像吳京等等這些人,他是表演一個萬能的能夠開坦克、能夠駕汽車、能夠操作各種各樣的先進的美軍的設備,最後他的說法「打敗了美軍」。

這些說法,其實從歷史來看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們知道之前,實際上中共軍隊所接觸的,不過就是一些日式的一些設備,對於這麼先進的一些設備,它一個小小的連長,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能力去操作。

它有一些蘇式的設備,這是過去他們所掌握的,所以這種情況下,它更像一個特殊的、新版的「抗日神劇」,表現出來他們多麼地了不起,這不是符合事實的。

另外,它強化宣傳「一不怕苦 二不怕死」,如何地打敗美軍等等的,但事實上是怎麼樣的呢?根本上講,我覺得你要去看戰爭的最核心,應該看這個戰爭到底是不是一個正義之戰?是不是應該打(這麼個戰)?

可是我們看這樣的一個電影裡邊,它實際上是渲染成:美軍要侵略中國,如果不打將來就很麻煩,這是它的一個說法。但事實上來講,我們知道這個電影自己本身也揭露了這樣的一個矛盾,就是美軍這邊講說是要回家去過聖誕節,對吧?過年。

我們知道,如果那樣他打完戰爭就撤的話,怎麼又為他編造說「就是要打到中國來」?所以這個實際上是一個矛盾的地方,而事實上我們當然知道,對中共來說,為什麼發動這場戰爭?

是因為作為當時的共產國家的領袖,也是毛澤東奉為「教父」的一個角色——斯大林,他事實上是想統一朝鮮。所以中共在斯大林的淫威之下,它就要服從斯大林的這樣的一個命令。所以實際上是當時由蘇聯幫助建立的一個賣國政權,所以它才會服從蘇聯的這樣一個指令。

中共四野主力部隊幫助朝鮮前期打下一個戰爭

包括在1949年的時候,它就把3個朝鮮族的(中國朝鮮族的)士兵就是直接撥給了金日成。所以,後來在1950年6月25日突然間發動襲擊戰,讓北韓去打南韓的時候,他才會突然間在3天之內打下了韓國的首都漢城。

而之前的金日成是沒打過什么正兒八經的仗的,所以他根本就沒有能力去打這樣的仗,根子上就是因為中國的四野的主力部隊,它幫助前期打下了一個戰爭,所以這實際上是個侵略戰爭。

那麼後來我們看到,這場戰爭的結果,是他先突破了「三八線」,後來把李承晚(就是南韓的部隊)幾乎全部趕下大海,這個矛盾不能化解,對吧?再後來,是聯合國軍出兵在仁川登陸,最後把他們又趕回了「三八線」以北。最後,中共軍隊是以志願軍的名義進入了朝鮮,最後又被聯合國軍給打回了「三八線」。這個時候,實際上真正的戰爭只打了7個月,在之後實際上是談判。

當時的結果就是,最後我們看到的金日成獲得了政權,穩定了政權,而對於中國來講,死傷了幾十萬的人,真正的是什麼沒得到。而金日成的北韓,我們看到今天它的人均的GDP是六百多美元;那麼南韓是三萬多美元。

所以我看網上有一個說法,北朝鮮的人在講說,我們曾經有一天非常靠近天堂,擁有汽車,擁有房子,擁有各種各樣的東西,結果解放軍來了,志願軍來了。所以我覺得這實際上是一個悲劇,是一個非常不義的戰爭,這是根子上的。

我覺得這個電影它實際上是完全把這樣的一個不義戰爭,美化成一個正義之戰,這種完全是顛倒是非的。

林瀾:是,您剛才講到說其實這個戰爭到底是不是一場正義之戰,其實現在也有越來越多的史實揭露了這一點,其實當時中共一直宣揚的說,是美軍想越過鴨綠江去侵犯中國。

但是其實後來很多歷史都揭露出來說,當時的美國總統,他的全球戰略重點是遏制蘇聯。所以他主張把這個韓戰局限在當地的規模,一定不要跨過鴨綠江去侵害到中國這邊。

但是當時蘇聯是極力地鼓動中共出軍,根據當時有一個蘇聯叫4581號電報,現在後來解密了。這個電報就顯示,說1950的10月1日,當時的斯大林就建議中共派部隊援助朝鮮,後來就有很多人就分析說當時斯大林的算盤是,如果中美能夠在朝鮮戰場鏖戰,就能減輕美國對蘇聯的遏制。

另外,如果中美結怨也能切斷中國的後路,避免中國像南斯拉夫那樣跟蘇聯鬧翻,轉向親西方,所以蘇聯其實是有這麼背後一個很深的謀算的。那對於斯大林出兵的要求。當時其實毛澤東他也看到了,這個是中共自己辦的《炎黃春秋》雜誌提到的,說毛澤東他其實看到了美國並不想打擊中國。

但是他在老大哥蘇聯的一再要求下,最終卻出兵了,而且是對中國人撒下了一個彌天大謊,以所謂保家衛國的名義出兵去打朝鮮,給中國帶來的損失大家已經看到了,就是幾十萬的中國的普通子弟就變成了炮灰。

中共為什麼把「長津湖戰役」現在搬上大螢幕?

但是秦鵬很多人也提到一個問題就是說,中共為什麼把過去不太宣揚的「長津湖戰役」,現在搬上大螢幕呢?

秦鵬:對,我們看到實際上長津湖戰役裡邊,這是一個非常慘重的損失,16萬人打美軍的1.6萬人,10倍的人去打這樣的一個戰爭,最後的結果是凍死凍傷的就有4萬多人,最後戰死的,也有5萬-6萬人。最後整個的結果,美軍不過是撤回了「三八線」,而且走的時候是帶走了9.8萬的朝鮮的難民,當地的人。

這裡邊就包括後來成為韓國總統的文在寅的父母,所以實際上這樣的一個戰爭應該說打得是很慘的。但是為什麼中共現在把它當作一個了不起的一個勝利去看呢?

當然一個是從整個大的韓戰的局面來講,中共認為沒有完全被打垮、打死。所以它就獲得了一個後來能夠跟美國談判的一個砝碼,這是從大戰略上看;那麼從現在的這種局勢來看,為什麼它要鼓吹這樣的一個戰爭?

因為在過去中共內部是不願提這個戰爭的,因為覺得這是一種恥辱是吧?完全是有那麼強大的、這麼高的人數去打,結果都還慘敗。所以現在為什麼要提呢?我覺得跟習近平的一個統軍思想和治國的思想是有關的,怎麼說呢?

習近平之前我們知道說,他是鼓吹著一些慘勝的,比如當時的我們叫湘江戰役。那當時紅軍的時候,那時候也是被打得非常慘,10萬人最後剩了4萬多人。那麼這個情況下,它認為,後來又保留了火種,所以它實際上是講究這些東西的。

習近平上任 完全陷在敵人的包圍圈

作為習近平,如果從他個人經歷上來講,他在剛剛成為太子,乃至後來成為這樣的一個儲君,成為總書記的時候,他實際上一開始完全是陷在敵人的一個整體的包圍圈內,對吧?

大家都知道,後來他的所謂的這些中共的什麼將軍、軍委副主席,以及很多很多的官員都是江派的人,所以習近平在王岐山的輔助下,後來實際上是慘勝。所以也許在他的心裡邊,他覺得通過這個方式,在內鬥的經驗。他能夠是通過這種勇氣,可以殺出一條血路來。

但我是覺得這個東西,它是誇大了這個性質,但是他又覺得這個東西是可以去向外推延的,未來可以用這樣的一個勇氣去和美國作戰、和世界作戰、然後最終去(用習近平自己的話講)去統治人類,他把它叫做「人類命運共同體」。

所以這是共產黨的一套統治方法,對吧?所以他認為是這樣的,所以他可能現在是希望這些人能夠通過這樣的一些電影也好,或者其它的一些教育能夠去吸取它的這種精神,然後成為他未來統治世界的幫手。

所以我覺得這實際上通過這個方式,他也試圖是給大家洗腦,讓大家去認識到作為他來講,最高統帥是如何地了不起,如何地能夠把慘敗變成慘勝類似的東西,所以我覺得這實際上是一個洗腦片。

洗腦的還不僅僅是這些普通的韭菜們,他試圖也給全軍,包括全黨全國人民整體去洗腦,讓大家在他的帶領下,他也可以去超越毛澤東的這樣的一些功績,去將來獲得更大的一個勝利。

中共最高層有野心 要把治理模式推向全世界

林瀾:是,您剛才提到了,中共最高層現在可能再次有這個野心,就要把它的治理模式推向全世界,那大家都知道一個非常關鍵的堡壘,就是台灣,台灣現在的走向也非常引人關注。

而《華爾街日報》週四就報導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它引述美國官員的消息說,一支美軍特種作戰部隊和一支美國海軍陸戰隊,已經在台灣駐紮了至少一年祕密訓練台灣的軍隊。

其中大約二十幾名美國特種作戰部隊和支援部隊的成員,正在為台灣的陸軍一個小分隊進行訓練,那麼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成員,則是在和台灣的海軍陸戰隊進行小艇的訓練。

那《華爾街日報》認為美軍在台灣部署特種部隊,說明五角大樓非常擔心台灣的戰術能力到底能不能應對北京潛在的侵犯行動?而五角大樓的發言人索普爾,他沒有確認這個消息,但是他在回應的時候,他說美國對台灣的支持以及和台灣的防務關係,與中國目前構成的威脅是保持一致的。

那秦鵬你怎麼看?其實過去1-2年我們就知道,有一家特定的台灣媒體,它就多次引述過台灣軍隊內部的消息披露說,有美軍入駐台灣協助訓練。但是由於這家台灣媒體它有一定的親北京的色彩,所以很多人當時還說它報出這樣的消息,其實是不是想去攪局,破壞美國美軍和台灣的合作。但現在這一次比較特別,是美國官員對美國媒體放風,您怎麼看呢?

台灣局勢緊張 美國放風

秦鵬:對,這次這種媒體是《華爾街日報》是非常有可信度的、偏右翼的一個媒體,也就是說美國官員對它放風,又是個獨家消息,所以其實很明顯,我覺得美國政府是故意放風出來的。

那麼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放風出來?我覺得也是因為現在的台海局勢,使美國認為不得不做什麼,所以它需要把這樣的一個信息放出來,讓中共是能夠有所忌憚。避免把這個局勢搞得更加複雜,我覺得跟這個有關係。

那麼之前的時候我們看到,是美國方面公布了過去4年多,沒有公布的核武器的數量。然後這是在台灣局勢上,我們看到是美國的國防部、美國的國務院,還有美國的國安顧問沙利文等等,也都談到了,說實際上讓中共去停止騷擾台灣,所以這實際上我覺得也都是一種信號。

通過這個方式,讓中共你不要去越界,我覺得這其實是一種劃紅線的一些方式。

林瀾:是,曉旭,您有沒有什麼補充?另外,您認為美方它協助訓練是要幫助台灣軍隊到底是提高哪個方面的戰力呢?

曉旭:我覺得美國軍隊要配合對台灣的軍售,對於台灣的這些部隊進行一定的訓練,這是必然的。因為有很多先進的武器,不僅僅只是說你那當地的人看一個說明書,你就能會用,對吧?而且這個實戰中的相互配合等等一系列的問題,都需要有經驗的人員來協助訓練。

所以美軍派特種部隊到台灣去協助他們的訓練,包括他們這個小艦艇如何運作等等。我覺得一系列的培訓是必然的,而且台灣也有飛行員在美國接受訓練等等,這都是很確定的事情,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個事情現在國防部把它報導出來,其實我覺得一定程度上還是一個比較弱的一個姿態。為什麼說呢?因為中共已經派了一百多架飛機對台灣進行騷擾的時候,當中共這方面升級到這樣一個程度的時候,其實美國的軍方也可以有更強硬的實際的部隊的一些部署、或者是軍機、或者是驅逐艦、或者是甚至航空母艦的一些調動,來表示更強硬的姿態。

但是美國軍方這次沒有做這樣的事情,就等於說是軍方間接地把這個信息透給《華爾街日報》,對吧?

然後讓他們報的消息,然後軍方在媒體提問的時候再進行回應,表達一定的對台灣的共同防禦的一個信心,但是我覺得實際上是比較弱的,要是目前的拜登政府足夠強硬,不會是軍方做這麼一個比較弱的姿態。

同時國務院方面實際上就是說希望跟中國方面有更多的會談。要跟習近平通話,然後讓國安顧問沙利文去跟楊潔篪進行會談等等。就是如果真的是非常強硬的做法,不是這麼簡單地洩露給一個媒體,洩露一個已經採取的行動。

而且這樣的做法實際上,我比較早的時候就聽到過他們建議了,而且應該已經實施了,就是不僅僅是特種部隊,國防部,還有參謀總部,這邊其實不僅僅是派了特種部隊、還有像J3、J5的,就是J3是屬於運作方面的,J5是屬於戰略還有就是計劃方面的這些專家,也已經派到台灣去一起研討如何應對於中共,如果在台灣部分島嶼進行作戰,應該如何應對等等,對吧?

就是對台灣的各方面的防禦,其實當然兩邊的軍方已經有很多高層的互動,相互之間的配合,我覺得下一步如果要更強硬地應對中國的威脅,應該是美方跟日本甚至加上台灣一起聯合軍事演習,這樣我覺得才是更直接的。就是目前的各種演習,其實沒有牽扯到台灣,沒有直接把台灣加進來。如果能夠這樣做,那就是真的是非常有實質性的一步。

林瀾:是,剛才曉旭提到說美軍的「第五安全合作旅」等一些他們已經入駐台灣。其實今年4-5月份的時候,我們就聽到這個消息了。秦鵬,您怎麼看?美軍到底是要幫台灣提升哪方面的戰力呢?

秦鵬:我覺得從目前的這個部隊來看,就是一個特種部隊的訓練。那特種部隊為什麼要去訓練他們「突防」或者「防禦」,所以我理解它其實很大程度上,實際上是要防止中共通過突襲或者是局部的一個針尖式的突破解決戰爭的一些模式。

比如說,中共是通過大規模騷擾的方式,製造的或者是發動戰爭。但真正的它實現突破的時候,它是可以通過一些小股的部隊。比如說到台灣的邊緣或台灣的什麼樣的地區,在占領總統府或者其它的一些核心的要地,最後突發式地解決戰爭。

所以我覺得這可能是一個非常大的隱患,我們看到美軍和台灣,他們現在試圖在這些方面的訓練加強自己的防禦能力。然後也是似乎有一些反擊的能力,然後避免在這些方面被中共打個措手不及。這樣這個戰爭就很可能會在幾個小時之內結束,就是防止閃電戰。那這樣的情況下,它就沒有辦法說,等到美國、日本等等外部的援助而去戰爭。所以這實際上可能是作為美軍對台灣方面最擔心的一件事情。所以目前看到它實際上強化的訓練,可能是包括這方面的能力。

【日媒:習近平下令加強對台灣軍事施壓】

林瀾:是,曉旭剛才提到,中共最近10月1日到4日,派出了創紀錄的149架軍機去侵擾台灣的防空識別區。那根據日本共同社的報導,其實是習近平最近在中共中央軍委的一次會議上,要求中共軍隊增加對台灣西南地區的軍事壓力。

原因是習近平認為,最近美國、日本、英國等6個國家,在日本沖繩西南海域進行的軍事演習,是為了阻止中共統一台灣,那外界認為中共這個創紀錄的軍機繞台可能就是在執行習近平這個針鋒相對的命令。

曉旭,您怎麼看?您認為中共它為什麼在緊張事態下,進行針鋒相對的做法?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曉旭:我覺得表面上是針鋒相對,但總體上來看,我覺得實際上習近平這麼做的也是要達到多方面的目的。

一方面我覺得整體上他已經覺得,今年以來美國方面的聲譽在自己的盟友已經大大地受到打擊,對不管是對緬甸、對阿富汗等等,就是很多方面讓人質疑,美國有多大的可信度的問題。同時甚至我們也看到報導說,中國的軍方已經讓軍機降落在阿富汗的機場等等。

中共覺得自己在很多方面,就是小規模的一些戰術方面,實際上對中共來說,哎,好像是覺得自己已經取得了一定的「勝利」,所以在這方面,我覺得習近平自己的判斷是覺得,可以對美方表示一個更強硬的姿態。

這個姿態對外來說好像是要針對美軍在東海、南海各個地方的跟多個國家的聯合軍演,好像採取一個更強硬的姿態,那麼讓軍中採取更強硬的一些措施,所以就派出了這麼大規模的飛機擾台。

但是我覺得它背後實際上還是針對美國,它是要對美國表示更強硬的一個姿態,然後同時逼迫美國在其它的方面對於中共讓步。那包括我們最近看到的在中美貿易方面的摩擦等等。

比如說美國的貿易代表戴琦,最近的談話裡面就強調了要跟中國重新「掛鉤」,而不是像過去的「脫鉤」。那這一系列我覺得,這對於習近平來說,也可能就是他想要的一個結果,就是他在軍事方面表現得特別強硬,表現出來「我真的要對台灣進行作戰」,讓美國方面覺得中共是不是真的有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韙」真的敢做這樣的事情,甚至不顧美國聯合了這麼多盟友,中國軍方仍然強硬。

這裡面其實也有點讓我想到了,就是剛才秦鵬提到長津湖戰役的時候,讓我想到就是你知道有些流氓跟人對抗的時候,他是怎麼嚇唬對方的嗎?他往自己身上戳幾刀。所以在韓戰的時候,他也是這樣子,他就是你看我,我不在乎我犧牲多少我的士兵,在心理上對對方造成一定的威懾。

所以當時實際上美軍占領了山頭以後,去看到那麼多的中共志願軍的士兵凍死的那個地方,我覺得很多報導,美國軍人他們都說他們也是感到非常的震驚,不可思議,對不對?這個心理效應是有的。

那麼現在談到習近平對美國的戰略,其實也有一定程度是這樣一種思路,就是這個流氓「我可以自殘,我不在乎我有多大的犧牲」,對不對?我甚至可以對台灣或者是對南海,或者對印度採取很強硬的措施,即使我自己有很多損失。

然後在經濟方面也是我也可以跟你美國硬抗,即使是我的很多行業會受到打擊,那麼我這種自殘方式讓你覺得我還是很可怕。我雖然可能沒有實力跟你對抗,可是我還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敵人,他要達成這樣一個效果。

然後從戰略學的角度來說,中共有一個少將叫壽曉松,他是開國將軍張震的女婿,他寫過一個中國軍方非常重要的一個著作,叫做《戰略學》。《戰略學》這篇著作裡面他甚至提到了就是說在一定的時候,你是可以讓敵人覺得你真的要進行攻擊,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一種戰略。就是讓對方覺得你真的有這樣的實力、有這樣的野心、有這樣的做法要真的去發動一場戰爭,那他談這個事情的背景是說是核武器這樣的威脅,這個思路,這個戰略它是貫穿下來的。

那麼現在習近平也是想要給國際社會,給美國製造這麼一個(你可以說是)假象,也可以是創造一種氛圍,讓國際社會覺得,你看中共軍方有這麼激烈的行動,中國的民眾又被他洗腦了,有這麼多愛國情緒去為習近平站台,覺得中國真有可能在發動一場戰爭,形成這樣一種態勢。

那麼在這樣一個危險的情況下,你看現在楊潔篪跟沙利文,或者是習近平對拜登的談話,這個味道就變了,對不對?美國就要強調我不要實行升級,對不對?我們不要衝突,我們不要戰爭,對吧?

甚至拜登在聯合國的講話,都是要強調我們不要戰爭。所以這句話出來,中共知道它已經一定程度上已經達成它的目的,就是說你拜登是怕了我,你是有所求,你不敢正面地衝突戰爭,那麼你對我就有所求,所以我覺得是中共的一個戰略,所以它的一系列的做法,其實也是給國際社會洗腦了,那麼讓拜登還有其它的西方陣營掉入他們所設下的陷阱。

那同時當然它對台灣的不斷的騷擾,它也是給台灣進一步的施加壓力,是想使台灣的內部進一步的分化,因為台灣內部還是有很多不同的聲音,有很多甚至支持中共的聲音,他們希望在更大的壓力下,促成台灣社會的裂變,這個我覺得是它的另外一個策略。

所以總的來說,中共這樣做有多方面的目的,只是它自己能不能控制到國內的局面,還有國際的局勢能控制到什麼程度?這個對它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問號,它也是兵行險招吧,我覺得也是這樣一個策略。

【美中「台灣協議」 新瓶舊酒或新協議?】

林瀾:剛才曉旭提到,其實我想到了西方有一個遊戲叫做膽小鬼遊戲,或者是叫懦夫博弈。其實就是說等於綁挾裹挾著對方,要麼你讓步,要麼我們兩敗俱傷,看誰會在這個壓力面前退步。

那我們也看到確實拜登政府10月5日說,他和習近平談過台灣問題,那雙方同意遵守台灣協議,那他提到這個台灣協議就引起外界非常廣泛的關注。曉旭,您怎麼看?您認為是真的拜登所提到的這個協議是泛指統稱過去,美中達成了所謂「三個公報」之類的這些協議?還是說真的有一個新的不為外界所知的協議呢?

曉旭:對,拜登提到的這個協議,是讓人很撓頭,真的不知道這個名字怎麼冒出來的。因為過去都只知道「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等等,對不對?那麼這個協議是怎麼來的?是他自己跟習近平私下有達成什麼協議嗎?但是又不是正式的,對不對?

因為你就算是偷偷達成了協議,但我們到目前為止也沒聽到任何媒體披露過,所以我覺得不太可能是「老糊塗了」等等,那也許是一種口頭的協議,但是無論如何,他講出這樣來說,我覺得在國際社會上就覺得,美國對於台灣的為台灣防禦的決心到底有多大?

因為你作為一個總統,你自己的跟中共的談話過程中,甚至已經提到了一個協議,外界所不知道的這個協議,我覺得是一個很不好的一個兆頭。

其實我是覺得,如果美國真的要對台灣做出更強的一個承諾,實際上真的是可以考慮,就是在1955年到1980年的時候,其實當時台灣和美國是有一個「台美共同防禦協議」的,當時叫做「中美共同防禦協議」,只不過是後來美國拋棄了台灣承認中共,那這個協議一部分的內容,就被《台灣關係法》所涵蓋,但《台灣關係法》並沒有表明美國一定會在中共侵略台灣的時候,會有軍事介入的,它並不是一個肯定的,不是必然性的,而且還需要國會的批准等等。如果美國真的想讓台灣放心,我覺得其實在這方面的,我覺得是可以考慮,在國會立法方面是可以考慮就是說,有沒有可能重新恢復啟動「台美共同防禦協議」。

因為目前真的沒有這方面的堅實的一個承諾,所以我覺得這一點上,因為拜登提到協議、提到一個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協議,就讓我想起這一點。我覺得這個可能對台灣來說才是最可靠的一種保障,如果真的有立法方面的保障,那才是比較牢靠的。

【防止中共「欺騙戰術」 20大前後情況不同?】

林瀾:是,秦鵬剛才提到的,就是說現在可能台灣和美國方面是提防中共要打一個閃電戰。可是有台灣的防務專家也說這種閃電戰可能還有一個偽裝的外衣,這個偽裝的外衣就是所謂的欺騙戰術,就是中共通過不斷的演習讓台灣放鬆警覺,最後突然把演習轉為進攻,造成一個措手不及。

比如說1973年的贖罪日戰爭,還有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都是用這種假戲真做的手法,到底會不會有這種做法呢?其實這也涉及到另一個層面的分析,就說在「二十大」前,中共到底會不會鋌而走險去製造外部的這個矛盾?

因為我們知道中共它內部從來都有一種說法,說外部的形勢越緊張的時候,最高當權者越能提出一種說法,就是「我們要團結一致來對外」,所以就能消除黨內的一些反對派的聲音。

但是到底會不會這樣呢?還是說中共會在「二十大」前尋求緩和外部環境,為爭取連任營造更好的經濟條件和國際條件等等,這些分析涉及到現在中共這種鋌而走險的風險到底有多大,您怎麼看呢?

秦鵬:我整體來看,認為中共「二十大」之前的鋌而走險的可能性是比較小的,因為作為習近平來說,他要維持能夠在「二十大」的連任,他事實上是需要有一些條件的,因為中共內部它事實上就是一種分贓和利益交換的、以及去做承諾的等等這麼一個黑幫的規矩。

對於習近平來說,他要獲取連任,當然對於他要去承諾一些這些事情,當然他也可能會採取一些壓力的方式去打擊他的對手,但同時,他在黨內要去獲得這樣的一個支持,他還需要在經濟、在科技、在許多方面,他要去給黨內一個希望。

所以他並不是說表面上來講,他把整個的所有的行業都打得亂七八糟,接下去還要把所有的行業打得亂七八糟,他砸的這個目的,我們之前其實已經講過,他其中的一個目的是要去收買人心,讓那些「已經是躺平的韭菜們」能看到一點希望,能看到大家「均貧富」的這種信心。

所以這才是他的一個希望,他並不需要把真正的經濟徹底打爛,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要搞好經濟怎麼辦?實際上大家都很清楚,那麼就跟鄧小平當年跟社科院的一個副院長當時講的一樣,他說你看跟美國搞好關係的,最後都富起來了。就說他實際上中共內部非常非常清楚,你要搞好經濟,最核心的就是搞好美國關係,當然現在會加上他的盟友的日本等等這個關係。

所以在這一點上來講,目前我們能夠看到的,實際上習近平已經在偷偷地再去試圖去扭轉和美國的關係、和日本的關係,所以這實際上是一部在表面上,外邊的人很多看不出來,但實際上他在操作的一個戲碼。

包括我們現在看到他在去承諾,什麼氣候的協定等等,其實都是在試圖去換取一個相對緩和的這麼一個空間。

林瀾:也就是所謂的外緊內鬆。

秦鵬:對,他這個外緊內鬆其實還不完全。就是說他跟美國實際上是外緊內鬆,那麼表面上看起來就是個高壓力,繼續在這維持。那事實上他在達成一些內部的一些協議。

包括我認為就剛才談到的台灣的關於這方面的協議,我認為他很可能是跟克里,他是作為拜登的特使,他可能之間就談到了氣候協定,和類似台灣關係這樣的一些口頭的交換。所以可能是這麼一個原因。他不可能憑空突然間,拜登出來2次提到所謂的台灣協定的。而且要承諾是遵守,這個點上來講,我覺得很可能是這個方面。

那麼對於中共來說,它當然表面上看起來還繼續維持對中共的這樣的一個壓力,而對黨內來講,中共習近平來又搞一個,叫做外鬆內緊,對它表面上還在繼續地去鼓吹這種反美。

然後這樣對內來講,他到時候又宣講另一個版本,他會再講說你看看為什麼我們現在美國和日本等等這個關係能夠緩和呢?是因為我們之前在跟美國是有了很多的這種壓力,抵抗住了它的一些這種抗爭,所以才帶來這麼個結果。所以他實際上是在玩的這些超級心理戰的一些模式。

林瀾:玩一些話語的話術。是這樣,對,是,曉旭,您怎麼看?大家還有1-2分鐘時間簡單補充一下。有人質疑說美軍訓練台灣的軍隊到底有多大幫助?因為阿富汗政府軍的前車之鑑,您覺得這兩者有可比性嗎?

曉旭:我覺得當然是不可比的,因為首先台灣民眾自己要捍衛自己,這個很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民主的制度。我覺得這個決心是完全跟阿富汗人是完全不一樣的,台灣經過了幾次的政黨的輪替,它的民主機制也是相對成熟的。

而且從去年年初的總統選舉也可以看得出來,台灣民眾也是相當大一部分已經是很清醒的,中共對於台灣的威脅,而且香港是前車之鑑。所以台灣人要捍衛自己的自由和民主體制的決心,我覺得是可以說是現在是空前高漲。

而且中共越做這種騷擾的行動,其實會有更多的台灣人覺醒,看到台灣必須自強,能夠自己有自己的防衛的實力,甚至可能以後還要進一步跟美國、跟日本形成一些聯合的指揮、聯合的司令部等等都有可能。我覺得台灣在這一方面應該會有更強的步伐。

那阿富汗他們就是在長期是被恐怖主義奴役的一個地區,而且很多的腐敗,阿富汗的政府跟塔利班等等,跟其它的恐怖組織關係,其實也是非常錯綜複雜,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美軍訓練阿富汗的部隊的時候,其實本來就帶有很多風險。就是它所傳授的經驗、技術,還有設備都有可能落到恐怖主義的分子手中。

所以這個我覺得是巨大的不同的,阿富汗並沒有這樣上下一氣的一個局面、一個決心來抵禦恐怖主義。

林瀾:是,非常感謝曉旭和秦鵬今天的精采分析,也感謝您的收看。那節目時間就到這裡了,更多精采話題下週同一時間和您再見!

網絡收看方式:

大紀元新聞網:http://cn.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新聞大家談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為真相護航 為沉默發聲,就在今天,支持大紀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三峽黑幕 誰騙了鄧小平?
【新聞大家談】中國電荒蔓延 下一步如何
【新聞大家談】孫力軍罪名罕見 政變傳聞坐實?
【新聞大家談】頭號酷吏落馬 中南海風暴擴大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沒想到 基地組織吃了佩洛西的瓜撈
【思想領袖】盧比奧:抗中共威脅 三個關鍵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