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不侵 南北朝賢士傅昭以清慎立身

文/周曉輝

傅昭做官幾十年,以清廉為政,不推崇嚴政。每日除了辦理政務,就以讀書記述為樂,到老仍是如此。(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581
【字號】    
   標籤: tags: , ,

南北朝時期有位名聞天下的賢士傅昭,字茂遠,北地靈州人。他是晉朝司隸校尉傅咸的第七代孫。傅昭的祖父傅和之、父親傅淡,都熟悉《儀禮》、《周禮》和《禮記》等儒家經典,在南朝宋時都是名士。

後來,傅淡因替謀反的宋竟陵王劉誕做事,獲罪被殺,傅昭六歲便成了孤兒,他因為父親被殺而哀傷不已,憔悴如成年人一般,他的宗親都深以為異。

才情出眾 被舉薦為官

十一歲時,傅昭跟隨外祖父到秦淮河上的朱雀航橋賣曆法之書,被雍州刺史袁抃看到。袁抃親自到傅昭的住處看望他,傅昭照常讀書,泰然自若,神色不改。袁抃讚歎道:「此兒神情不凡,必成佳器。」意思是說傅昭會成為一名出色的人才。

司徒建安王劉休仁聽聞這樣的評價後,想招攬傅昭為己效力。傅昭認為劉宋變故多,所以沒有接受劉休仁的邀請。

後來,又有人向廷尉虞願稱讚傅昭,虞願於是派車馬接傅昭到家中。當時與虞願同宗族的虞通之也在座,他是當世名流、著名的小說家。虞通之和傅昭交談後,也很欣賞他,還寫了一首詩贈予他。詩曰:「英妙擅山東,才子傾洛陽。清塵誰能嗣,及爾遘遺芳。」詩中讚美了傅昭的才情。

其後,太原人、劉宋大臣王延秀向丹陽府尹袁粲推薦傅昭,袁粲十分器重他,任用他為郡主簿,還讓自己的幾個兒子拜其為師,跟從他學習。明帝駕崩後,袁粲寫了篇哀悼文,並請傅昭為其潤色、定稿。

袁粲很欣賞傅昭的人品,每次經過他的門前,都感歎道:「經過他的門前,寂靜得好像沒有人一樣。然而打開帷幔一看,他卻在室內。這的的確確是賢德之士啊!」

不久,在袁粲的舉薦下,傅昭擔任總明學士、奉朝請。齊永明(483~493)初年,御史中丞劉休向齊武帝推薦傅昭,武帝任其為南郡王侍讀。永明中葉,傅昭遷升為員外郎、司徒竟陵王蕭子良的參軍和尚書儀曹郎。

南郡王繼承帝位後,傅昭潔身自好,不介入任何紛爭,因此躲過了後來政權更迭引發的災禍。

南郡王繼承帝位後,傅昭潔身自好,不介入任何紛爭,因此躲過了後來政權更迭引發的災禍。示意圖,圖為南宋 劉松年(傳)繪 《山館讀書圖》局部。 (公有領域)

皇帝讚其有「古人之風」

齊明帝時,親召傅昭為中書通事舍人,負責起草詔令。當時任此職之人,都權傾天下,而傅昭卻廉潔自律,從不利用權力干預其它事。他家中的擺設和所穿的衣服都很簡樸,所吃的也都是粗茶淡飯。因為沒有燭盤,他還常常把蠟燭插在板床上。明帝聽說後,賜予他漆盒燭盤等,並下敕曰:「卿有古人之風,故賜卿古人之物。」

其後,傅昭又先後擔任車騎將軍臨海王記室參軍、長水校尉、太子家令、驃騎將軍晉安王諮議參軍;隨後又被任命為尚書左丞、本州大中正等。

齊朝末年,梁武帝蕭衍起事,他素來知曉傅昭的才幹,就在建康城安定後,任命傅昭為驃騎錄事參軍。梁朝建立後,傅昭升為給事黃門侍郎,領著作郎,稍後,又兼御史中丞,黃門、著作、中正等官職依舊在身,足見梁武帝對他的重視。

為人正直 鬼怪迴避

從天監三年(504)到天監十年(511),傅昭先後出任五兵尚書、建威將軍、平南將軍安成王長史、尋陽太守、振遠將軍、中權長史、左民尚書等職。

天監十一年(512),傅昭任信武將軍、安成郡內史。位於今天江西省新余市以西袁河流域的安成郡,自劉宋以來,兵亂就一直未絕,當地有很多死於戰亂之人,因此郡內的房屋中經常鬼影綽綽,人們常在夜間聽到悽厲的叫聲。這大概就是民間所說的「鬧鬼」。

等到傅昭來到任所,安成郡百姓有人夜晚夢見大量穿著鎧甲騎著馬的軍士,又聽到一個聲音道「當避善人」。隨著這個聲音,軍士騰空而逝。做夢之人馬上驚醒,頃刻間,疾風暴雨突至,數間房屋倒塌,這就是做夢的人見到的軍馬踐踏的地方。從那以後,郡中房屋再無任何聲響。人們認為這都是因為傅昭為人正直,讓鬼怪心生敬畏所致。

史載,傅昭在安成郡時,有人在盛暑季節向他獻魚,而當地的小河並不產魚,應該是從外地運來的。對此,傅昭既不接納,又不好拒絕,於是就在門旁養了起來。別人看見後,也就不好意思再送了。其清正如此。

傅昭在安成郡時,有人在盛暑季節向他獻魚,而當地的小河並不產魚,應該是從外地運來的。示意圖,圖為清 馬文麟《鯉魚》。(公有領域)

與民分利

一年後,傅昭入朝任祕書監,兼任後軍將軍。天監十四年(515),出任智武將軍、臨海太守。臨海郡內有蜜蜂雲集的山崖,可生產大量蜂蜜,此前的太守皆將其封鎖起來,專收其利。傅昭到任後,以周文王允許百姓到自己方圓七十里的獵場割草狩獵為例,解除了封禁,允許百姓到此採蜜,與百姓共享收益。有個縣令曾送板栗給他,栗子下放有絲絹,傅昭笑著還回去了。

梁武帝普通二年(521),傅昭又被拜為通直散騎常侍、光祿大夫,兼任本州大中正,不久兼任祕書監。三年後,升為散騎常侍、金紫光祿大夫,仍兼大中正。足見其官聲很好及梁武帝對他的器重。

立身不做暗事

傅昭做官幾十年,以清廉為政,不推崇嚴政。更為難得的是,他從來沒有請別人為自己辦過私事,也不私下招收門生,不交私利。每日除了辦理政務,就以讀書記述為樂,到老仍是如此。他博古通今,尤其通曉人物,如魏晉以來官宦的事蹟功勞、姻親關係,都可以說得頭頭是道。

這樣的傅昭,在生活中也是為人厚重謹慎,立身處事,不謀私利不做暗事。一次,兒媳婦將別人送的牛肉煮熟了端給傅昭吃,傅昭不方便斥責兒媳,就把兒子叫來說:「吃別人送的牛肉是犯法的,我也不能去衙門告發你妻子,還是把牛肉拿去埋掉吧。」

京師中的很多後輩都非常推崇傅昭的學問和為人之道,但很多人都認為自己無法達到傅昭的高度。

梁武帝大通二年(528)九月,傅昭去世,享年七十五歲。梁武帝下詔贈錢三萬、布五十匹,即日舉哀,諡曰「貞子」,意思是「正直有節操之人」。誠不虛也。

參考資料:《梁書‧傅昭傳》

責任編輯:李婧鋮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南北朝時北魏名臣高允,字伯恭,勃海郡(今河北)人,先後輔佐過四位皇帝。他的父親高韜是北魏太祖時的丞相參軍,但是在高允年紀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高允自小就氣度不凡,當時的朝廷大臣崔玄伯看見他後,深以為異,感歎道:「高允穎慧天然,蘊含於內,文采飛揚,彰顯於外,他日必成大器,可惜我恐怕見不到了。」
  • 在受變異觀念影響的現代社會中,丈夫拋棄與自己共患難的結髮妻子的事並不罕見,古人秉持的「糟糠之妻不下堂」的美德以及其背後傳遞的夫妻恩義之情,對於很多的現代人而言,已是難以想像之事。
  • 儒家經典《大學》有言:「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是以古代有抱負的士子為實現治國平天下的理想,都要首先修身、齊家。唐朝著名大臣、書法家柳公綽堪稱這方面的典範。他是唐代書法大家柳公權的哥哥。
  • 在漢帝國西部的邊境,有一條狹長縱深的天然通道,它位於黃河以西,便以「河西走廊」名世。兩千多年前,一個以漢人張騫為首的百人使團,第一次從這裡走過。張騫用十三年的時間,用腳步丈量出西域範圍,勾勒出華夏民族與中、西亞諸國交流的網絡。從此,他成了漢朝第一位探索西域,並打通中原與西域聯繫的傳奇人物。
  • 使者,一群往來於兩國之間,傳遞本國諭旨、架起溝通橋樑的特殊人才。這一稱謂,會讓人想起,煙沙古道上,車載斗量的財富,持節壯遊的威儀,縱橫遊說的辭令,以及異國風情的見聞。光鮮的背後,也會有撲朔迷離的政局和生死難料的前路。
  • 夜寒刺骨,他悠悠醒來,所見卻是囚籠般的帳篷,所聽卻是刀劍般的朔風。披上禦寒的外袍,為熟睡的妻子掖好被子,他便悄悄踱步到帳外。出帳之前,他還不忘小心翼翼地捧著,角落裡那三尺來長、懸垂著三重赤色牦尾的符節。
  • 華山(Shutterstock)
    說到包拯包青天,可謂是家喻戶曉,不過北宋另一位與包公齊名的剛正不阿的大臣趙抃(biàn),當下知曉的人恐怕不多了。他歷經宋朝三位皇帝,為政四十五年,官至副相,曾五任御史,他是中國歷史上以「鐵面御史」之譽載入《二十四史》的唯一一人。
  • 中國幾千年歷史長河中,歷朝歷代都有能人異士,能力高者可通古知今、預知未來事,能力低者可相出人生命運,道出人間禍福。晚清咸豐光緒年間有一位官員、書法名家,亦是擅相術者,他叫李文田。
  • 龔明之,字熙仲,是崑山(今江蘇省崑山縣)人。他出身於士族,因至孝至誠的品行而頗得盛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