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雇員和雇主明年面臨工資稅上升

按最近發布的信息,CPP在2022年的供款率和最高供款額都將急劇上升。(Shutterstock)
人氣: 13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1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道)由於COVID-19大流行帶來的損害,俗稱工資稅的公司及其員工對加拿大退休金計劃(CPP)和就業保險(EI)成本的供款成本,明年將大幅上升。

據《環球郵報》報導,按最近發布的信息,CPP在2022年的供款率和最高供款額都將急劇上升。對於EI,保費已被凍結2年,但其最高供款額將增加。

這意味著,雇主面臨EI和CPP最高供款的加速增長,兩者之和將達到4,833.64元——在2年內增長18%。

將飆升的成本有3個影響因素:政府決定在未來幾十年提高退休金福利、病毒大流行期間產生的平均工資上漲、將經濟衰退成本轉嫁給僱員和雇主的融資模式。

顯然,EI和CPP供款的增長,將推高工資成本,對企業復甦不利。

加拿大獨立企業聯合會(CFIB)與加拿大商會(CCC)一起,正在推動聯邦政府帶頭控制工資成本的增加。但沒有跡象表明,政府有這樣做的意願。

退休金計劃面臨的成本增長

CPP供款上升受2個因素影響,一個是計劃中的,一個是統計上的意外。CPP供款率有一個長期增加的計劃,針對的是第一個3,500元收入之後的收入。

2003年到2018年間,CPP費率沒增加。計劃中的5年增加從2019年開始,在病毒大流行期間仍按計劃進行。

該計劃將僱員和雇主各自支付的、相當於工資百分比的供款率,從2018年的4.95%提高到2022年的5.7%,合起來是11.4%。另外,病毒大流行對經濟造成了嚴重破壞,更多失業的是低薪工人,這造成了平均工資增加的統計結果。

根據CPP規則,平均工資用於計算供款的收入上限。平均工資上升意味著收入上限也上漲,從而導致供款上升。2022年,CPP供款的截止收入點為64,900元,高於2020年的58,700元。該2年內增加6,200元,相當於2014年至2019年間6年的增值總和。

失業保險成本面臨的上升

由於EI供款率在2021年和2022年被凍結,收入較低的工人(及其雇主)避免了成本增加。但由於最高可保險收入的上限已從2021年的56,300元升至2022年的60,300元,收入較高的工人面臨更高的供款額。

這意味著,2020年收入至少為60,300元的人,將支付總計952.74元的EI供款,高於2020年的856.36元。他們的雇主將在明年支付總計1,333.84元,高於2020年的1,198.90元。

然而,更令人擔憂的是EI計劃中已累積的赤字。金融機構監督辦公室(OSFI)的年度精算報告預測,到明年年底,該計劃累計的赤字將達到339億元。根據EI的法律,政府應該設定供款率,以便在7年內平衡該赤字。

今年9月份發布的精算報告稱,在未來7年,供款率需達到平均可保險收入的1.81%,才能消除累積的赤字。

EI的供款率上升是有幅度限制的,每年不能超過0.05個百分點。但金融機構監督辦公室表示,EI的管理法律允許政府根據財政部長、僱員和社會發展部長的聯合建議,改變該調升上限。

另外,年度供款率調升上限額意味著其上升速度將比精算報告預測的要慢,但同時會導致赤字擴大,這將使僱員和雇主的供款額在更長的時間內,比精算師預測的增加更多。而且,該計算還沒考慮聯邦政府可能會增加EI計劃的福利,從而給該計劃帶來更高的成本。

EI系統有根本性缺陷?

加拿大商會高級政策主管諾德(Leah Nord)表示,聯邦自由黨政府似乎已在暗示,他們打算增加EI計劃下的福利。如果真的這樣做,將會增加更多成本並增加供款率調升的壓力。該可能性凸顯了對EI系統進行全面審查的必要性,包括考慮是否應繼續僅依靠僱員和雇主的供款來提供資金。

卑詩大學經濟學教授米利根(Kevin Milligan)表示,迅速增長的EI赤字,說明了該計劃設計中的一個根本缺陷。

「看起來其資助模式再次破裂。」米利根說。

任何的經濟衰退都會帶來失業增加,同時推高EI計劃的成本並減少其收入。然後,7年內消除赤字的機制開始啟動,導致在經濟開始復甦之際,EI的供款率上升。

米利根教授說,一種選擇是,聯邦政府恢復對EI基金的直接撥款,政府曾經這樣做過。如果政府選擇這樣做的話,可能要花費數以十億計的資金。另一種選擇,就是政府限制其參與程度,讓員工和雇主繼續為EI計劃的成本提供資金。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