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人夢遊群玉宮 原來當朝丞相是神仙

文/杜若
牛益夢遊仙宮,得知了世上的宰相,原來大有來頭。圖為清 錢維城《塞山雲海》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7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中國的夢文化,斑斕多彩。有人在夢中進修學業,有人在夢中知曉前世今生。奇異的夢境,還會為世人揭曉一些祕密。宋朝時期,有人夢遊仙宮,得知了世上的宰相,原來大有來頭。

宋朝時,進士牛益為人瀟灑,舉止端莊俊秀,尤其看重承諾。士人君子都很欽佩他。在京師求學時,他整日閉門很少接待賓客。

一天,他從京師東門走出後,在一棵柳樹下休息。忽然感到很疲倦,彷彿得了暴疾。於是,他靠著柳樹坐著,就在像要睡著了時,霎時神魂飛離,來到了一座高門府邸。牛益問門吏,得知這是「群玉宮」,而且宮裡記載著許多神仙名籍。

牛益平日喜好清虛,懇求門吏讓他進宮看一看。門吏說:「常人不能進去。」牛益無奈,只好坐在宮門旁等待。

過了一會兒,有人乘馬而來,門吏恭敬地向前迎接。那人下馬後,牛益仔細一看,原來是故人吳臻。牛益高興地向他行禮:「我們分別很久了,幸好在此相遇。您去世後,現在住在這裡?」

吳臻說他現在掌管這座宮。牛益聽說了這座宮裡記載著神仙的名號,於是懇求進去見一見。吳臻說,牛益志意很高潔,加之二人是故舊,可以讓他看一看。並叮囑道,只有抓著他的衣帶才可以一起進去,不然不行。

於是牛益抓著對方的衣帶,穿過了三道宮門,才看見大殿九楹。只見殿堂高達數丈,殿上全都是大碑,碑壁被絳紗蒙蓋著。吳臻令牛益站在殿堂的台階下,他自己登上殿堂,掀起絳紗,牛益看到原來這些碑是白玉做的,寫著朱紅的字,上面的大字是「中州天仙籍」。然後全都是姓氏名字,數量不下几千人。但牛益只認識其中幾個人,比如:丞相呂夷簡、丞相李迪、尚書余靖、龍圖學士何中立。

吳臻走下殿堂後,來到一間小室和牛益閒談。牛益問他:「天仙的詳情,我可以聽一聽嗎?」吳臻為他介紹說:「天仙自有次序,真人以上,不是你能知道的事。道君次於真人,天仙次於道君,地仙次於天仙,水仙次於地仙,地上主者次於水仙。都是按照他們立下的正功進行遞補,逐層遞升,才能升至仙陛。」

牛益說:「我看到的人名都是當朝的公卿,為什麼呢?」吳臻說:「那些公卿登金門,上玉堂,每天與天子出謀劃策。固然不是尋常人所能到的地方。」

牛益很好奇,問道:「那麼當朝的卿相,都是神仙嗎?」吳臻說:「十有八九是。」牛益又問:「那麼丞相富弼,高臥伊洛,國之元老,難道也是神仙?」吳臻說:「富公是昆台真人,況且享有高壽,到九十三歲方能返回到昆府。」

牛益說:「那您如今是什麼職位?」吳臻說:「我要任職三百年,方能替補地上主者。」牛益不明白「主者」是什麼官職,吳臻為他解釋:「就是掌管五嶽四瀆名山大川的仙人。」吳臻又說:「如今你的肉身還在汴河的柳樹下,如果你久不返回,那你的肉身就要壞了。」隨即命差吏送牛益回去。

牛益來到汴河,差吏讓他觀河,趁機把他推了下去。牛益恍然醒來,發現自己仍然坐在柳樹下。然而此時已是深夜一更,四周昏暗,旁邊有個巡邏的小卒守護著他。見牛益醒來,小卒問他:「你是生病了嗎?我在這裡看守你,不敢擅自離開。問你也不回應,扶你又扶不動,好像死人一樣,只有微弱的鼻息聲。你怎麼又突然醒過來了?」牛益沒有告訴他神遊的經歷。那晚就夜宿在城門外。

次日,牛益在牆壁上題寫了一首詩,到宋人劉斧編纂《青瑣高議》時,那首詩仍然存在,詩文曰:
「須信出塵事,分明在目前。
幾多浮世客,俱被利名牽。」

牛益為人淳樸高雅,很講信義,常對人們講起此事,時人都很相信他。劉斧記錄此事時,牛益已經七十歲了,但看上去容顏光潔,猶如年輕人。@*#

事據《青瑣高議前集》卷二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尹瑤仙出身貧寒,「心同蓮葉,不踐陳泥」,卻與富家千金長得非常相似。二人同學詩書,同工刺繡。富家待之恩重如山。儘管兩家貧富懸殊,但二人相處融洽,是難得的閨中蜜友。
  • 在這些簡短的小故事中,人生仕途,甚至細微到吃幾張餅,夫人的封誥等事,都在夢境的示現中,得到了清晰的提示。不得不感嘆,官運仕途,夫妻伉儷皆是前定。在這個世上,今生所遇之事,所遇之人都並非偶然,均是冥冥中的安排呢。
  • 聶君是金陵的豪門公子,有一年攜帶了四位翻譯環遊世界。巨輪行至太平洋時,他被颶風大浪捲走,來到了一個奇異的世界,並且遇見了在人間時結識的西方美人……
  • 宋朝呂蒙正在《張協狀元‧勝花氣死》中說過一句話:「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災難突然發生,常常超出人們的預料。歷來民間常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這世上是否真的存有「積善之門」,在冥冥之中注視著世人的命運?
  • 梅孝廉夢到仙女如雲,但見風鬟螺黛,縞袂湘裙,旋繞在花叢中,只是笑而不語,也不會靠近梅孝廉的床榻。當梅孝廉醒來後,並見不到仙女,但還能聞到衣香馥郁,與水仙的花香相氤氳,而且每夜都是如是。
  • 一根明朝的梁木在海上沉浮了二百多年,一現身就有了用武之地。就在寺院重建,唯獨缺少一根棟梁之時,巨大的梁木竟跨海而來。這些天衣無縫的巧合,是否也是冥冥之中神佛法力的體現?
  • 夢境所示的空間存在於何處?是誰在冥冥中注視著人的起心動念?從故事的描繪看,人並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還存在著其他的生命關注著人的所思所想,從而給予世人回應。
  • 清朝學者錢泳曾說:「僧人、道士作詩最易工,為什麼?是因為他們所處的境界很清閒,竭力學作詩會很容易。但也很難,為什麼?因為出家人自幼就剃度出家,所讀的都是經卷,誰能使經史子集全都貫於胸中。」
  • 《老子》曰:「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明朝王世貞《鳴鳳記》:「天道好還如寄,人心公論難違」。人們因此常用「天道好還」說明因果循環,惡有惡報的天理。中國民間歷來認為善惡果報,昭彰不爽。南宋乾道元年(1165年),官場發生了一樁命案。有人毒害他人,最終招來慘烈的現世果報。
  • 清朝學者錢泳(1759年─1844年)曾做一首詩曰:「人生如夢幻,一死夢始醒。何苦患得失,擾擾勞其形。」作這首詩的緣由,始於他做的二個清晰的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