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87)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63
【字號】    
   標籤: tags:

第八十七章

悉尼近郊的一座豪華別墅,方圓十幾畝地,草木蔥蘢,碩果飄香。這裡近海二里地左右,背靠悉尼藍山國家森林公園,公園內森林沿著地勢連綿起伏,溪流環繞,景色優美,靜謐,空氣異常清新,這裡是悉尼富人們喜歡購置住宅的地方。

一位三十五歲左右的華裔女子高聳著髮髻,白皙的鵝蛋臉,一身香奈兒套裝,不失婉約和華貴;腳蹬白色高跟鞋,手裡牽著一個八歲左右的小男孩,砰砰跳跳走出一層的大門。

站在庭院裡的道路上,一會兒一輛奔馳房車駛到她和小孩的跟前,一個三十幾歲精悍的保鏢打開後車門,扶著車門,讓母子倆進入後座。

曹鑫,原來是北京戰友歌舞團的報幕員,李遠達十幾年前擔任北京軍區司令時候,被李遠達看中,發展成為小三,目前生活在悉尼。

車內,曹鑫剛好接到李遠達的電話,這時候車子已經上了主路。

「鑫兒,最近幾天儘量不要出門。」李遠達開口說道。

「哦?出了什麼事?」曹鑫詫異問道。

「范政委的女兒剛剛失蹤,她也在澳洲。」李遠達說出了憂慮。

「估計是自己出了什麼問題吧,我每次出門都帶著兩個保鏢,沒啥事的。」曹鑫不以為然,確實她在澳洲十幾年還沒碰到危險的事。

「還是小心無大錯。」李遠達不放心說道。

「是你那裡有什麼事了吧?」曹鑫很聰明,猜到李遠達有大動作。

正在此時,從主路上飛馳而過一輛白色的寶馬車,嘎吱一聲,和奔馳車頭恰恰擦過。司機踩住剎車,將奔馳車剎住。

前邊那輛寶馬車也停在路旁,從車子裡走下來一位翩翩公子哥,米黃色西服,牛仔褲裹挾著長長大腿。

下車首先查看了自己的車子,才摘下墨鏡向著奔馳車走來。

曹鑫抬眼望去,這公子哥長得還真是帥氣,曲捲若雲的長髮搭在寬闊的額頭,挺直鼻梁下一張微笑的大嘴,露出雪白燦爛的牙齒。

曹鑫連忙叮囑下車的保鏢:「不要衝突,和平解決。」

那邊李遠達連忙問道:「鑫兒,出了什麼事?」

「沒什麼事,就是擦車了。」眼睛看著款款走來的公子哥。

保鏢上前和公子哥接觸,雙方正在交談,兩邊樹叢裡竄出兩個人影,一個拿槍衝著前邊的司機,另一個打開後門,一把槍對準曹鑫。那邊和公子哥交談的保鏢不知怎麼回事也倒在地上。

公子哥緩緩走到後門,衝著曹鑫問道:「和誰通話呢?」一口港味的普通話。

曹鑫好像在看電影一樣,自己就這樣遭遇到道路劫匪,而這個劫匪根本不像劫匪,倒是像電影演員。

「和我丈夫。」曹鑫諾諾回答道。

「拿過來。」公子哥勾著手指頭和氣說道,曹鑫乖乖地把手機遞給公子哥。

「喂,你哪位啊?」公子哥不客氣詢問道。

「你是哪位?」李遠達沒好氣地反問道。

「快點回答,否則我一槍崩了你小三和兒子。」公子哥口氣突然轉橫。

「我是李遠達,你們想要什麼好說話,不要傷人命啊。」綁匪的口氣讓李遠達明白過來,趕緊好言相勸。

「哦,就是那個李司令啊,你的小三和兒子我們借用一下啊,你老實一點,不准報案,等待通知。」公子哥掛斷了電話,一揮手從樹叢又出來兩個綁匪將地上的保鏢和司機押到白色寶馬車,另外一個鑽進奔馳車的司機位置,公子哥自己也上了曹鑫的奔馳車。「去機場。」公子哥說道。

兩輛車一前一後向附近的一個私人直升機機場駛去。

公子哥是吳偉光的特戰隊隊員黃子悅。

李遠達氣得快暈過去,再打電話過去,手機已經關機。鎮定一會兒,李遠達濾清了思路,這是衝著自己來的,看來這吳偉光是不擇手段的主。

李遠達心裡有點怯怯,早知道香港、廣東、北京發生的一系列刺殺大案都是這個吳偉光的手筆,現在他又把這套用在自己身上。

李遠達感到已經有一系列刺殺人員進入瀋陽,等待刺殺他的機會。

吳偉光知道李遠達的企圖之後,明面上三管齊下,還命令調查所有北方戰區的高官以及他們的家屬,所以才有了范西澤和李遠達的親屬綁架事件。爭取不刃而功,不血而勝是最好的解決辦法,起碼給那些死心塌地的骨幹分子一點震懾。

確實高進和吳國良已經帶領五十人的特戰小隊潛入了瀋陽城,和許一在東北安全系統的老部下聯繫上後,安排潛伏下來,對北方集團軍和政府一些要員進行跟蹤調查。

曹木森說到做到,崔世平在參加一次演習的路上發生車禍,當場死亡;而政治部主任王宏江被李遠達找到一個罪名,直接下獄了。

李遠達的一系列操作,嚇壞了北方戰區的各個軍頭高官,紛紛上戰書,表達忠誠的意思。同時,社會成立滿洲共和國的呼聲甚囂塵上,一些社會名流賢達紛紛露面,寫文章發表演講支持這個倡議。

在遼寧省省委書記張錦青辭職後,黑龍江省和吉林省省委書記也相繼辭職,這讓李遠達很鬱悶,這些一尊的親信太不上道了。不過李遠達沒有讓他們馬上離開東北,至少在建國之前不准離開。

李遠達緊鑼密鼓地操作著建國大業,同時他還在催促自己的小舅子曹木森聯絡亞歷山大,他需要和俄羅斯最高當局的人見面,需要一個當面的承諾。

他心裡很清楚,能否建國成功,最關鍵的因素是俄羅斯方面的承認,而且承諾軍事的協助。

至於自己的小三和兒子就讓他們去吧,大丈夫何患無妻,何況只是小三。

這讓曹木森很不滿意,但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也只能隨同姐夫拚死一搏,搏個大好前途。

伯力是俄羅斯的遠東重要交通樞紐、河港城市,西伯利亞大鐵路橫穿市區,以大工業中心地著稱。

伯力是俄羅斯整個遠東地區的中心城市,俄羅斯遠東地區最高行政機關和邊疆區首府所在地,俄羅斯遠東地區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和交通樞紐,同時也是中國、日本、韓國等國領事館和代辦處所在地。

伯力是個綠樹如蔭,空曠優美的城市, 李遠達、王成以及曹木森留宿在伯力郊外的一個軍方招待所,背後是一望無際,上百公里的原始森林。

正值秋冬季節,樹葉飄落,層黃浸染,綿延上百公里的原始森林斑駁陸離,顯示出大自然另一種壯觀景象,讓李遠達感慨不已。

這樣的原始森林在中國只剩下大興安嶺了,而在俄國城市的近郊就是原始森林的起點。

俄國遠東地區空曠如也,人跡罕至,大片的土地沒有開發,資源沒有獲得利用,沉寂在遠東深深冬夜裡。

但俄國對土地卻有著無與倫比的熱愛,能夠得到的一寸也不會失去。

今晚會見的是俄羅斯總統助理斯特拉霍夫,原定晚上八點的會見現在已經推遲了兩個小時。

曹木森焦躁地在屋裡徘徊,「這老毛子太不把我們當回事了。」嘴裡發著牢騷。

對於俄羅斯人的時間觀念,李遠達早有耳聞,就是會見朝鮮的金三胖,普京一樣遲到兩個多小時。這一來顯示出俄羅斯人的傲慢,第二就是一種心理戰術,壓迫對方低頭。

所以李遠達不為所動,坐在那裡閉目養神,思考怎樣獲得這個北方帝國的支持,拖他們下水。

晚上十點左右,房門打開了,遠東軍區司令部的一位軍官走了進來:「先生們,晚上好。斯特拉霍夫先生已經來臨,請你們到會客廳等待。」他操著蹩腳的漢語說道。

李遠達精神一振,帶頭站起身子來,跟隨這位軍官走了出去,王成和曹木森隨後跟上。

在一間寬敞的會客廳裡,沒想到又等了二十多分鐘,斯特拉霍夫在俄羅斯駐瀋陽副領事斯米爾諾夫‧亞歷山大陪同下走了進來。

對著李遠達一行人拱手致謝:「歡迎來自中國的朋友。」李遠達三人都站起來陪著笑容。

斯特拉霍夫坐定,拿出一疊照片來說道:「很不幸,要告訴你們一些不幸的事情。」

李遠達瞪大了眼睛,心裡嘀咕這還沒有開始,怎麼就有不幸的事情了。

看到推到自己面前的照片,是一些中國軍人的照片。

「在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的海岸森林裡,發現一架迫降的中國軍方直升機,裡邊大部分人員受傷,有幾位已經死亡。不知道你們是否認識這些軍人?」斯特拉霍夫介紹著情況。

李遠達把照片推給曹木森,曹木森仔細看了之後說道:「是總書記的警衛人員。」一尊竄逃到大連,是曹木森負責安排警戒的,所以熟悉一尊的警衛人員。

李遠達大吃一驚,忙問道:「發現我們過去領導人了嗎?」

斯特拉霍夫聳聳肩說道:「目前還沒有發現。」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旦國內政治制度順應天意民意,我和弟弟將返回故鄉,為祖國為人民效勞,繼承媽媽的遺志,把祖國、把家鄉建設成真正的人間天堂。
  • 江澤民為自己家族拼命撈錢,並為共產黨培養出中國歷來最多貪官污吏,禍害無窮。
  • 但他能力平平,沒有政績可言,而且他帶頭貪腐,為中共培養出歷史上最多的貪官污吏。按黨章,黨的總書記只能連任一次,因此在十六大會上就要交權下臺。但這樣的榮華富貴、高官厚祿是他一生投機鑽營奉承拍馬的結果,他怎捨得放下。
  • 1982年的夏季,這位鄧大人從中共的休養聖地北戴河返回北京,但他的車隊在途經唐山的路上遇上一群手持菜刀的青年攔截。這些青年原是唐山地震時父母雙雙死去的孤兒。他們因找不到職業,生活無依無靠,後來他們聚集在一起拿菜刀在唐山的公路上攔汽車,靠敲竹槓為生,所以當地群眾稱他們是菜刀隊。
  • 鄧小平歷來就是毛共集團的高級殺人、害人、整人的急先鋒,他發動嚴打,殺害六四愛國學生運動,廢黜三任黨和國家領袖,篡黨奪權稱太上皇。他是手上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劊子手。
  • 周恩來在世時和毛澤東一起的幾十年中,帶給國家人民的是哀鴻遍野、屍骨堆山、血流成河、滿目瘡痍的國土。
  • 周恩來為保住自身的地位,卑躬屈膝做奴才給主子看。周恩來的表現不說堂堂總理,就是連做人的尊嚴都丟光了。
  • 周恩來受蘇聯命,作為中共代表派駐重慶,他在重慶除全力祕密向國民黨、政、軍、文、經、內派遣大量特務間諜進行破壞策反外,還協助毛澤東謀殺華中局書記兼新四軍政委項英,並派潘漢年去勾結日寇當漢奸,為日寇提供國民黨軍情報,達成日、偽、共三方共同攜手挾擊國軍的口頭協議。
  • 他出賣主權奉送領土,默認沙皇奪去的我國東北的大批領土,承認蒙古獨立。抗日時勾結日寇夾擊國軍,甘願當日本漢奸賣國賊,還多次面謝日本的侵華。他建政後又把中國的周邊領土送給越南、朝鮮、緬甸和印度等國。
  • 但斯特拉霍夫知道,這個只是畫餅,按照總統府的意見,如果美軍真的派戰機協助平亂,俄羅斯只能口頭抗議,而不能涉入太深。一則和未來的北京政府沒有了任何轉圜餘地,第二也是最關鍵的,俄羅斯確實沒有和美國常規軍事力量對抗的本錢,也不會因為東北三省和美國發生核威懾衝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