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三胎催生失靈 中國出生率跌跌不休

人氣 3940

【大紀元2021年11月27日訊】幾天前,中共官方公布出的數據顯示,中國的人口出生率在持續下跌,2020年的全國人口出生率為8.52‰,是從1978年以來首次跌破10‰,另外,人口自然增長率,也就是出生率減去死亡率,也只有1.45‰,這個比率同樣創下了1978年以來的最低點。

子孫滿堂,人丁興旺,一直是中國人的傳統觀念,在中國,最毒的詛咒可能就是「斷子絕孫」了。以前是,中共不讓生,急的是老百姓,很多人偷著也要生,但是現在,老百姓是讓生也不生了,急的又是中共。我們今天就再來關注一下中國的人口增長。

人口負增長恐提前到來

11月21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了最新的《中國人口年鑑》,數據顯示,相比2019年,2020年的全國人口淨增長是204萬人,而2019年的增量是467萬,2018年是530萬。與此同時,中國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比重已經達到了13.5%,比2019年增加了1,297萬人。15到64歲的人口數量,則從2019年的9.9億,下降到了2020年的不到9.7億,減少了2,681萬人。

之前的一些分析預估,中國會在2027年到2030年間進入人口的負增長,但現在看,可能提前了。根據官方數據,中國2020年的死亡人數是1,400多萬,而2020年的出生人口是1,200萬,已經是負增長,不過,2020年的死亡人數攀升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疫情,所以,我們還是參考2019年的死亡人口數據,那就是998萬人,如果以這個數據做基準的話,那麼,今年的出生人口要是低於1,000萬的話,中國就可能會進入人口負增長。

對一個國家來說,人口轉為負增長將會是一個關鍵節點,這就意味著,在未來幾十年裡,中國的勞動力供給將會持續萎縮。

更少的勞動力,則可能意味著更高的工資,這對於製造業來說,就可能意味著出口放緩。而中國是製造業大國,未來的經濟增長也勢必會受到阻礙。同時,勞動力萎縮,還將凸顯社會保障等問題,尤其是養老金能否維繫現有的水平。

在人口學中,總和生育率如果在2.1左右,叫做更替水平生育率,簡單講,就是一對夫婦平均生育2個子女,才能保證正常的人口替代,讓下一代的人口總數維持不增不減。國際上通常認為,總和生育率在1.5左右,是一條「高度敏感警戒線」,一旦降到1.5以下,就有跌入「低生育率陷阱」的可能,此時,如果再要提高生育率就會變得非常困難,而中國,2020年的這個數字只有1.3。

事實上,在2016年中國全面放開二胎之後,人口曾經有過小幅的上升,但在達到了1,700多萬後,隨即就持續下降,2020年的出生人口是1,200萬人,比2019年減少了265萬人,降幅大約是18%。

現在,對中共的「三孩政策」,人們也不看好,5月底時,也就是中共開放三孩生育的消息剛一出來,黨媒新華社,當天就做了個原本是7天的民調網上投票,結果是,在1萬4千多名的投票者中,有1萬3千人選擇了「完全不考慮」,很多年輕人表示,要工作、要照顧自己已經很難了,更不用說照顧孩子了。工薪階層的父母也表示,難以承受相應的經濟負擔。因為絕大多數人,都沒有對中共的新政策表現出興奮和感動,新華社在幾個小時之後,也就偷偷的撤下了網上投票。

一些學者認為,中國人之所以掉入「低生育率陷阱」,主要是因為住房和教育成本過於高昂,2019年的中國50個城市的房價收入比報告顯示,深圳的房價收入比是35.2,也就是說,對於深圳的普通家庭來說,即使不吃不喝,也要平均超過35年才能買得起一套房子。上海、北京的房價收入比,則分別為25.1和23.9。這樣的高房價,讓家庭開支沒有更多選擇,也無疑會打擊到城市夫婦的生育意願。

結婚率下降 離婚率上升

此外,中國人結婚率逐年下降,離婚率上升也是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原因。

據中共民政部的數據,今年前三季度,共有588.6萬對新人登記結婚,這相比2020年同期的589.4萬對,下降了0.1%。與2019年同期相比,降幅更是高達17.5%。

2020年,全年的結婚登記人數一共是814.33萬對,與2019年相比,則減少了113萬對。自2013年開始,中國的結婚人數已經是連續7年下降,下降率高達37.7%。

目前,已經有多個調研報告顯示,作為未來10年婚姻主力軍的Z世代,也就是1995年到2009年出生的一代,這些人的結婚意願下降,這也反映出在未來10年的結婚人數,恐怕還會持續下跌。在一項訪問中,一共2,900多位的18到26歲的未婚城市青年中,其中有34%的人,不認為成家立業是理所當然,而且,女性比男性更不想結婚。

有評論說,中共政府鬆綁了生育限制,但在政策上卻不肯提供實質性的幫助,如果是像日本一樣的育兒政策,也許出生人口會得到緩解。

在日本,嬰兒出生就可獲得42萬日元,差不多是3,600美元的補助金,多生的話補助金還會加碼,生4個就可以獲得相當於8,600美元的補助。而且,孩子從0歲到15歲,每月都可以獲得一些津貼。

中國人口經濟學專家梁建章認為,用於家庭福利上的財政支出越多,生育率就會越高。每提高相當於1%GDP的支出,用在家庭補貼上,就會使生育率提高大約0.1個孩子。因此,如果要把中國的生育率,提高到發達國家平均1.6的水平,就需要花費GDP的5%,要想提高到更替水平2.1,就需要花費GDP的10%。

美國人口專家易富賢博士認為,在鼓勵生育問題上,中共政府正在做日本政府已經做過的事,但是,日本可以提供免費的醫療照顧和教育,中共卻不會。

不過,針對人口出生率低,有大陸網友卻大呼很爽,認為普通人的出生就是等著當韭菜,在中國,人口紅利的意思就是,人口是自己的,紅利卻是別人的。在中國,階層的固化,讓公平競爭與機會均等成了天方夜譚,這也導致了生育願望的降低。

階層固化 生育意願低

在中國,以前上大學幾乎成了打破階層的唯一通道,但是現在,這條路更難走了。我們以清華為例,1990年,在清華大學就讀的學生中,大約有22%來自中國農村,但到2016年,這一比例是10.2%,寒門出貴子,已經成了寒門更難出貴子。

另外,家庭狀況也和所考入的學校成正比,清華大學和斯坦福大學學者2013年的研究發現,中國貧困、農村地區參加高考的學生,上211工程大學、頂尖大學的機率,要比城市學生分別低上11倍和43倍。

在70年代末,中共為了避免垮台危機,不得不進行經濟改革,當時,一些普通的貧窮家庭中曾經湧現出了一批富豪。但是,隨著中國經濟的成熟和增長速度的放緩,資源帶來的更多好處,都流向了和政府有良好關係的個人,特別是所謂的紅二代、紅三代的手中。

在2020年,中國最富有的前1%的個人,已經擁有了全國約30%的財富,比2000年時,增加了10個百分點,而對比同一時期,美國最富有的前1%的人控制的財富份額,只增加了2.5個百分點。

在揭露中共紅色家族腐敗內幕的《紅色賭盤》(Red Roulette)這本書中,作者說,紅色貴族將永遠享有特權。他們從小就去不同的幼兒園和學校,住在不同的院子裡。……這就是這個系統一直以來的運作方式和結構。「如果你和中國的政治權力沒有聯繫,你就永遠不會做成任何有意義的事情。」

中國的人口優勢,為中共創造了繁榮的經濟,但是,經濟發展的果實卻都被中共權貴們摘去了,也難免一些人要感到不平。在去年,包括哈佛大學社會學家在內的研究人員,發表了一項研究,認為隨著中國人的經濟期望值提高,他們對不平等的現象也就越來越不能容忍。所以,大陸一些朋友應該也不是不想生育,而是不想為中共製造新的韭菜。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大陸房企自救 老闆親自「輸血」
【財商天下】張高麗帶頭反習 或成醜聞引爆點
【財商天下】人民幣漲不停 央行陷兩難
【財商天下】多國釋戰備儲油 油價或不跌反升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鄭州大洪水89官被問責 疑點未解
【馬克時空】俄烏衝突vs台海危機 普京vs習近平
【財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場冷遇
【軍事熱點】美國F-35戰機在西太最大規模集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