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美國人為什麼喜歡花木蘭

人氣 1606

【大紀元2021年12月4日訊】花木蘭在美國是一個婦幼皆知的人物,她在美國的知名程度絕對不下於她在中國。究其原因雖然離不開1998年迪士尼卡通大片《木蘭》的影響。但若論起為什麼在成千上萬的中國歷史故事中,好萊塢的大導和製片們何以獨獨對花木蘭情有獨鍾,就離不開更深層次的文化探討,而不能簡簡單單地從商業角度去解釋。

美國文化中的基督博愛精神

美國文化是建立在基督文化基礎之上,博愛是基督文化給美國社會帶來的主要人道價值,耶穌基督更是為愛而捨己的最高博愛榜樣。

初來乍到美國的中國人稍稍花點兒心思觀察觀察美國社會,就不難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在中國,寺院和道觀大都建在山裡;而到了美國,教堂卻都建在鬧市。原因為何呢?這就要牽扯到佛道兩教與基督教在修練方法上的區別:傳統修佛修道求善求真的人,先要看破紅塵,方可達到捨盡的境界;基督教則是另闢蹊徑,講究為愛而捨己,當你愛他人的程度能達到愛你的親人的時候,你就不難為他人做出你只會為親人而做出的捨。

同是為達到一個捨的境界,道路的不一樣決定了道場選擇的不同:和尚道士要遠離紅塵,寺廟道觀當然只能建在山裡。 而基督徒要愛別人,教堂當然就只能建在鬧市了。要是把教堂建在荒山野嶺人跡不到的地方,哪來的人讓你愛呢?

另一個關鍵的問題是:古來不論是求佛求道還是西方宗教,難都難在一個捨字。和尚道士出了家,了無牽掛化緣為生,捨起來還容易些。紅塵中打滾的人,每天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樣樣離不開少不了。給人多一點,自己就少一分。現代人還有房子、孩子、車子、職場升遷、事業打拚,樣樣只怕不夠,談捨?難嘍。要在凡胎凡質的凡夫俗子中找一個為愛而捨己的榜樣,更是難上加難。

難嗎?是難,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大名鼎鼎的花木蘭就是一個,而且還是位東方女子,充滿了神祕的異國情調——賣點超群。這就是花木蘭得到好萊塢青睞的原因。

花木蘭是忠孝兩全的典範

談到花木蘭,很多中國人都會說她是孝的典範。其實這是以偏概全的解釋。應該說:花木蘭是一個忠孝兩全的典範。這就牽扯到孔學裡講的忠該如何解釋的問題。按曾子在《孝經》裡引用孔老夫子的說法,孝為德之本,忠的意思是孝天下,是把天下人都當成自己的父母去孝敬。木蘭之所以被奉為至孝,是她不但照顧父親的生活,更為年邁的父親完成他的心願。

我們許多人對父母的孝止於對他們生活的照顧,但對老人更多的心願和要求,則往往有些不耐煩。這就是孔老夫子在《論語》裡談到的「色難」:不耐煩,把難看的臉色給老人看。花木蘭沒像一般的尋常女子一樣去責怪父親老胳膊老腿還自不量力要去精忠報國,這就是她作為女中豪傑的不同之處。木蘭深諳中華文化中「忠」之一字的涵義,所以她不但能理解父親的情懷,而且要代父從軍,替父親完成為國盡忠的心願。這就不但是至孝,而且至忠,是忠孝兩全。而且從西方文化的角度去看這個忠:將天下人都當成自己的父母去孝敬,這不就是博愛、這不就是大愛嗎?

美國重視家庭觀念與自由

明白了忠孝與博愛的異曲同工之妙,當然就不難理解美國人喜愛花木蘭深層次的文化原因。但美國人喜歡木蘭的原因卻遠遠不僅於此,還有更精彩的。美國文化還有兩個重要的部分:一個是強烈的家庭觀念;另一個則是美國文化的招牌──自由。

強烈的家庭觀念與自由,使得美國人更喜愛花木蘭。圖為位於美國紐約的自由女神像。(Johannes Eisele/AFP)

美國人傳統的家庭觀念與博愛一樣,同源於基督文化。而自由與平權,則是由美國的國父們如傑佛遜、華盛頓、潘恩等所奠定,由後來的傑出領袖如林肯等所鞏固和發展。從1773年波士頓茶黨運動打出:「不從民意,就別收稅」(”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的口號開始,美國文化就一直崇尚「小政府,大社會」。原因很簡單,政府越大,法規越多,個人的自由就越少。

那麼如果我們從崇尚家庭和自由這兩個角度去看木蘭的故事,又會看到什麼呢?木蘭馳騁疆場十二年,戰爭結束時,皇恩加封高官厚祿,不料木蘭卻不為所動。報效國家之後,木蘭的唯一心願是回家侍奉年邁的老父。

在這個故事中,如果我們仔細地玩味一下,木蘭價值觀中不同價值的孰輕孰重是怎樣擺放的呢?忠(不是忠於皇帝,而是孝待天下人),擺在了第一位;家庭,擺在了第二位;而最不重要的擺在第三位的是什麼?是皇帝、朝廷,或者說是政府。用美國人的眼光去看:博愛第一,家庭第二;政府嘛,既不產糧食,也不煉鋼鐵,更不造汽車,本來就是一個不得不要的東西,當然越小越好。行文至此,中西文化便殊途同歸了。用孟子的話說就是「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誤解中華文化 真人版《木蘭》惡評如潮

值得一提的是,本來迪士尼1998年的卡通版《木蘭》已經把許多中華文化的元素帶給了西方社會,但不料因為看到花木蘭成為了一個婦孺盡知,老幼皆喜的人物,好萊塢的片商們覺得有利可圖,於是又在2020年推出一部真人表演版的《木蘭》故事片。結果是畫蛇添足,惡評如潮。

新版《木蘭》之所以失敗,從文化角度講是因為犯了兩個致命的錯誤,一個是出於對中華傳統文化的誤解,另一個則是受了西方現代思潮的影響。

新版《木蘭》對儒學中「忠」這個字的解釋完全是基於對皇帝一人的「忠」,這就既不符合古代的儒家文化,也不符合現代的美國文化,當然就更談不上中西合璧了。

新版《木蘭》受現代西方女權運動和近年來美國左派身分政治(identity politics)運動的影響,一廂情願地將木蘭最大的心願,演繹為她極其渴望他人對自身女性性別的認同,所有的故事情節皆圍繞著這個心願而展開。於是,為了得到他人對自己女性性別的認同,木蘭變得不顧一切,忠與孝都不如性別認同重要了。新版影片把木蘭從一個擁有博愛之孝、天下胸懷的奇女子,變成了一個極端自我的角色。

當然,新版《木蘭》的失敗,除了文化因素之外,還有現實政治的因素。扮演花木蘭的女演員公開批評香港的民主運動,迪士尼在片末的字幕中鳴謝新疆警察當局的協助,都成為不能為西方社會所接受的重要缺陷。

扮演真人表演版《木蘭》女主角的劉亦菲,2019年公開批評香港反送中的民主運動,引發世界各地抵制這部電影的呼聲。圖為好萊塢《花木蘭》的戶外廣告。(Rich Fury/Getty Images)

不過好在花木蘭的形象在美國已經深入人心,所以公眾即使不喜歡新版的《木蘭》電影,也不會影響人們對花木蘭本身的喜愛。

在文章的最後,因為談的是花木蘭,所以就得加一句:花木蘭、穆桂英、楊家將這些人物,其在中華文化中的形象與其在歷史上的原型有諸多差距。這也是這些人物被後世諸多爭議的地方。但對後世文化和歷史產生更大影響的,是其文化意義而非其歷史原型。所以我們著重討論的,是文化意義上的花木蘭,而不是在考證歷史上發生過什麼、沒發生過什麼。不論後世傳唱的花木蘭與歷史上真實的花木蘭區別有多大,花木蘭對後世的歷史影響都是無法否認的。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楚一丁:中共之無法 皆因其無天
楚一丁:以中山之名 行共產之實
楚一丁:大峽谷掠影遐思
惠虎宇:穿越生死的《沉默呼聲》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俄烏衝突 普京會開戰?四大關鍵點
【百年真相】親歷兩場「政變」的華國鋒
【新聞看點】蔡鄂生涉經濟政變?中紀委罕見措辭
【微視頻】蔡英文尊崇蔣經國 不與任何共黨妥協
【秦鵬直播】蔡英文讚蔣經國反共保台 引發熱議
【軍事熱點】美日航母迄今最強力量展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