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專訪系列

驚險赴英 前區議員丘文俊:今年六四前飽受跟蹤

人氣 1449

【大紀元2021年11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香港報導)「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陸續有港人移民到海外自由民主國家。已移英數月的前沙田區議會議員丘文俊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初次透露,2021年「六四」前夕5月底,他發覺自己被人跟蹤,不同的團伙整天在他的兩個議員辦事處外面看著,有幾個晚上還跟他回家。

「六四」前夕兩辦事處遭緊盯 輪流跟蹤

丘文俊表示,他開始沒留意被人跟蹤,也不懂得害怕,後來發覺不對勁,「為什麼我去到哪裡,都會有3個人在一起,在附近看著我呢?」

香港前沙田區區議員丘文俊近日透露在六四前被多次跟蹤,有感安全問題急離港赴英。(丘文俊提供)

「我在乙明邨的辦事處是在一樓,(平時)進進出出都是來酒樓喝茶的客人,或者住在那裡的街坊,一眼就看完了。」而盯著他的那些人,「帶著口罩眼睛到處看,大家互相看到也不打招呼。」「幾次在對望之下,那種眼神很是不同,一看就知道那些是警察,或者國安的人。」

丘文俊憶述,今年6月3日,他和已經坐牢的趙恩來等前支聯會青年組朋友商議,在6月4日出去發一些蠟燭,於是往自己的辦事處運了幾箱白蠟燭。但當4日他們打算派發時,發現不行了,「外面那幾個人在遠遠的盯著。」「發放蠟燭這樣一個簡單紀念『六四』的行為,似乎在政權的眼裡,都被列為相當高的戒備。」

丘文俊見狀,便步行走到不遠處自己的水泉澳辦事處,試圖在途中甩掉那些便衣,經過圍村兜圈子真的甩掉了,「但當我到了水泉澳辦事處,我的助理問我,你有沒有發現外面坐了幾個人,兩三天都在這裡?我當時就震了一下,心想糟糕了,下面的被甩掉了,上來水泉路這裡還有。當時我就覺悟了,原來他們盯得這麼緊。」

他強調,自己沒有殺人放火,純粹是推動民主、爭取公義,在政權所謂「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框架之下。但是,「很多身邊的朋友,也都是因為這樣就被關進監獄,說是顛覆國家(政權),被羅織莫須有的罪名。」

離港驚魂 被入境處盤問幾分鐘

「其實是走得很急的,是在兩三個晚上的考慮之後,很快的一個決定,所以我在走的時候相當匆忙。」丘文俊今年7月離港,他表示,當時在想,究竟被這樣跟蹤,除了派蠟燭還有沒有其它的案件?其實自己只是在沙田協助初選的兩個票站而已,如果這都是「顛覆」的話,那就沒話說了。

他坦言,自己離港前曾擔心走不了,不過也很平靜,「就覺得試一下買機票,看能不能飛,飛不了那就荔枝角見,如果能夠飛的話就走。」

到了機場,丘文俊又擔心,會不會等一下那部機器會響呢?結果過機的時候沒有響,進去之後卻被入境處的人拉到一旁,令他雙腳發涼,不知發生了什麼事。「那個職員拿證件在電腦『嘟』一下,有一兩個人走過來問了我一句,你肯定要離境嗎?我說是的,後來講了幾分鐘,就給回我證件,我就去了登機位。」

「他們能不能認出我?我不知道。但起碼他叫我過來問多幾句,那個問話(內容)我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不過當時我嚇了一跳。」他補充說。

政治清算無休止 最不捨地區選民

丘文俊在區議員宣誓之前已經辭職。他解釋說,特區政府架空了2020年新一屆區議會;以疫情理由不給他們開會、不讓他們談民生,甚至連防疫的工作都不給,「我當時作為沙田區議會財務常務委員會主席談議事常規,與他們定開會的日期,或者會議安排的時候,行政事務署就開始全面的不合作。」

他表示,原本務實的民主派區議員想在議會有所作為,結果政府不斷打壓,想做的做不了,令他心灰意冷。特別是「港版國安法」以後,很多東西都不敢講了,「(7月)傳媒朋友問我,你辭職是否因為港版國安法?當時很想回答說是,但是基於安全問題不敢講,不想成為政權的針對(對象)。」

「其實從我結束辦事處到辭職,我都不敢和我的選民、街坊去講,我自己現在在做些什麼。」雖做的是正當工作,但「我們都要好像見不得光那樣、偷偷摸摸的。但是沒有辦法,在這個政權的白色恐怖之下,走得很委屈,想跟街坊道別我都不敢。」

「過去的經驗告訴我,現在那個政治清算一定會無休無止。很多很荒謬的東西每天都在發生,十幾歲的男孩派張傳單都可以告他顛覆(國家)。」「它(中共)現在想打造一個所有人都要噤聲。」

丘文俊坦言,最不捨自己服務的地區及街坊。「我十多年每天都在地區做事,放下了地區之後,其實是相當相當難捱。所以來到英國,我第一時間是登記了這裡的義工工作,希望能夠分散自己對香港、對我的地區的那種記掛心。」

丘文俊坦言,最不捨自己服務的地區及街坊。(丘文俊提供)

在英國安頓適應 會繼續幫助港人

談到1989年王丹等大陸民運人士,通過「黃雀行動」被香港人營救出來,逃離中共的魔爪,丘文俊感慨道「怎知我們都要步他的後塵。」「人怎麼會容易放棄自己的家鄉,去那麼遠的地方呢?這個政權永遠、走到這一刻都還在假大空。」

丘文俊覺得,在英國生活並非像林鄭月娥所說「很淒涼」。這裡有很多香港人,可以吃牛扒、健身、逛公園;英國城市社區的規劃、公園的設計,全部是以人為主的,與現時香港政府沒法比。

丘文俊表示,會調整照顧好自己,並且義不容辭地繼續幫助港人。(丘文俊提供)

丘文俊在英國接觸了幾十位前香港議員、區議員,他看到大家的心情和包袱都比較沉重,需要一些時間慢慢消化。好在倫敦有很多香港人,沙田的街坊亦曾給他提供住處。

「家裡人的情況我不說太多,不過我可以很安心的讓大家知道,現在我在這邊是相當安頓的。」丘文俊表示,會調整照顧好自己,並且義不容辭地繼續幫助港人。@#

請完整訪問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大陸新移民參政 丘文俊談心路歷程
鄧建華:適應新社會秩序 拒絕習慣阿諛奉承
香港強制「安心出行」首日 有人憂私隱拒安裝
傳中共軍隊「301」醫院兩名副院長同日被抓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亞歷山大:加強針會適得其反嗎
【未解之謎】梅辛傳之一: 控制「生死」的能力
【拍案驚奇】中共黨校公開喊防野心家「竊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