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訪談】程翔:中共如何逐步毀掉基本法(2)

人氣 1101

【大紀元2021年12月02日訊】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方菲訪談》。香港一直被譽為東方明珠,在過去的百年,經歷了從漁村成長為國際金融中心這樣一個傳奇。作為英屬殖民地,雖然香港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民主,但有著自由和法治,也有著獨特的文化和人文關懷。

然而在中共接手之後,一切都發生了改變。特別是2020年6月,中共《國安法》通過之後,香港的自由幾乎喪失殆盡,香港淪為中共集權統治下的又一個城市。

中共對香港是如何一步一步滲透和顛覆的?這一切對世界是一個什麼樣的警示?本期節目,我們特邀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程翔先生為我們解讀。

主持人(方菲):程翔先生您好,非常感謝您上我們的節目。

程翔: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是不是最早就是從這個2003年的這個「23條」開始,一直到去年的這個《國安法》,能不能跟我們很快回顧一下,就是這種重大的標誌性的中共對香港,就是在明顯改變香港的這種特性的這種事件。

2003年中共為打壓法輪功強推23條立法 導致50萬人上街

程翔:好,大家都知道2003年50萬人上街示威,這是一個分水嶺。03年之前,香港表面上是相安無事,中共那個時候也還在恪守這個「一國兩制」,不願意多管香港。

03年50萬人上街以後,中共的政策就來一個180度的變化,它就是要從這個回歸頭五年,這個恪守「一國兩制」這個方針,到了變成了03年之後,要來管制而且管得非常嚴。

那麼這是怎麼回事呢?而03年那場50萬人上街抗議是怎麼回事?就是因為本來《基本法》規定,就是香港自行立法來保護國家安全,這是《基本法》23條的規定,所以就是說保證這個國家安全,本來是香港人同意接受的憲政責任。

但是因為它是規定自行立法,自行立法的意思就是說,該什麼時候立法、怎麼樣立法,由香港說了算嘛。這是我們的理解,但是那個時候,中共為了鎮壓法輪功,它看到法輪功在香港還是大搖大擺,它覺得很不順眼,所以它就要求香港政府立法23條來鎮壓法輪功。

當時那個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她還是一個親共的人,她本人是有左派背景,共產黨背景的,她都覺得不太方便,因為她說法輪功在香港是一個合法成立的團體,你不能夠專門針對法輪功來立這個國家安全法,

所以她建議就是把香港原有的法律,用一個適應的辦法,把它適應到這個23條裡面來,如果這樣做,就不會引起太大的震動,因為這些法本來就已經有了,在香港,它只不過通過一個 adaptation,就是把這些原有的法律,通過一個adaptation的程序,把它適應用到這個國安法來。

但是這個做法北京不同意,所以就硬行要立法,而立法則按照北京的意圖來立,這樣香港人就非常不滿了,然後就激發了50萬人的示威。

一再推遲雙普選 違背承諾 激怒港人

當然還有其它背景,包括這個董建華上台以後搞這個,搞到地產這個破產這樣子,所以很多原因導致……出發點是這個23條的立法。那麼它(中共)一看這麼多人這樣來反對中央,那麼它整個解讀就錯了,它就說這個香港人長期在殖民地生活下沒有國家觀念,而且就是要不然連立法保護國家安全都不肯。

它沒有想到不是我們不肯,我們都接受了這是香港人的憲政責任,但是該由香港人自己來做嘛,不是由你來dictate(支配)嘛。

因為《基本法》的規定是香港自行立法嘛,但是那個時候它就覺得你沒有23條,也就沒有雙普選了,那個時候我是聽了北京一個來做調研的人,跟我這樣講,說你們不立23條,那麼你們也不要想有這個雙普選。

果不然呢,就是04年人大就開會釋法,就解釋這個《基本法》,本來是按照《基本法》的立法原意的是我們07年,2007年就能夠實現這個行政長官跟這個立法會都實現普選,我們叫它叫雙普選,

這是制定《基本法》的時候的原意,而且這個原意也一再由這個港澳辦主任魯平跟外交部發言人在報紙上公開承諾就是說,07年以後怎麼樣做是香港人自己去決定,這個是《基本法》的立法原意,也受到中共官員的一再確認的。

可是到了04年人大就來了一個釋法,就說07年沒有雙普選,那麼這是第一次違背承諾了,然後就說那07年沒有,12年又如何,到了快到12年的時候又來一個解釋,就說12年也沒有雙普選,那時候第二次違背承諾了,那麼這樣大家就慢慢激怒了。

習稱要「三權合作」 2014年白皮書毀掉《基本法》

就說你如果不斷違背對香港人承諾的時候,那麼你就會激發起大家的很大的不滿,其實它除了違背承諾以外呢,更重要呢它就是從07年開始已經在醞釀要取締香港這個政府,不是取締這個香港政府,旁邊設立一個另外一個權力機構,這個我們怎麼知道的呢?

07年的時候,中聯辦有一個官員叫曹二寶,他就寫了一篇文章說,就說怎麼樣來加強香港的管治,他提出要建立第二支管治隊伍。他們說按照《基本法》成立的另一個政府,就是第一支管治隊伍,那麼第二支管治隊伍是誰呢?就由中共駐香港機關的人來組成,包括中聯辦,外交部特派員公署、駐港解放軍司令部,再加上一些重要國企的負責人,要組成第二支管治隊伍,來協助第一支管治隊伍。

那麼這個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啦,它就是要分享,不要說搶奪,就是要分享香港的管治權,(主持人:削弱)這個跟《基本法》的規定是完全不符合。

《基本法》規定,《基本法》22條規定,所有國內單位在香港不能夠插手香港的管治事情。這個講得非常明確的法律條文,它現在都準備突破,它就說要建立第二支管治隊伍。這個也很自然激起香港人的憤怒了。

到了08年的時候,習近平那個時候還沒有當國家主席。習近平去香港,在香港發出了一個妙論,他說:香港應該實行三權合作。

我們知道香港整個政治架構的設置,是一種三權分立的制度。當然我們知道三權分立這四個字在《基本法》並沒有出現,為什麼呢?因為當時鄧小平說三權分立不好,所以沒有人敢提三權分立這個概念。

但是整個《基本法》的設計,都其實是有行政主導的一定程度上的三權互相制約、制衡的這麼一個架構。所以你說它沒有三權分立其實是有的,只不過是突出了這個行政主導的。

而香港這種三權分立的制度,也一再在香港的憲政文件裡面是出現過,很多政府像外國也是解釋說香港是實行三權分立。所以實際上是有的,但是習近平到了香港以後,就提出香港應該搞三權合作。

當時我們就已經預見到了,中共已經開始要改造香港了。到了2014年弄出了一個白皮書,這個白皮書是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毀掉了《基本法》。為什麼這樣講呢?

因為《基本法》說,香港除了國防、外交以外享受高度自治,但是到了白皮書它是怎麼講呢?它說: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那麼這個就完全是違背《基本法》的精神了。

然後《基本法》說香港是要強調香港是普通法制度不變,但是這個白皮書就說:《基本法》跟中國憲法共同構成香港的法律基礎。這個又是一個很大的改變,為什麼呢?

因為在起草《基本法》的時候,是非常明確地排除中國憲法在香港的使用。《基本法》為什麼會有一個附件三?附件三就是把所有全國憲法適用於香港的法律就全部放在附件三。

那麼這個在當時已經引起一些國內的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一些意見。他說:你香港既然回歸中國,為什麼中國憲法不能在香港使用?結果有基本法起草委員會裡面的內地的法律專家就講得很清楚,附件三的設計就是一個憲法排除方案。

好了,結果到了白皮書出來了以後,它說:憲法跟《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的法律基礎。那就是等於完全100%扭曲了這個《基本法》立法原意。到了說中國憲法也適用於香港以後,有什麼含義呢?

那就是說你在香港如果再提出反對共產黨、反對社會主義,那你就是違憲了。過去沒有提這點的時候,香港的憲法基礎僅僅限於《基本法》的時候,是沒有這個憂慮的。對不對?

主持人:對,所以相當於2014年的時候,就基本上就是推翻了這個《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

中共違背《聯合聲明》 推出「假普選」方案 導致雨傘運動爆發

程翔:對,那個時候香港人當然是很氣憤的,有人就提出要求英國作為《聯合聲明》簽署國,應該出來講話。那麼英國也出來講,它說這個違背了《基本法》,違背了當初《中英聯合聲明》。

那個時候中共外交部長講:《中英聯合聲明》已經成為一個歷史文件,已經不再有效了。你看,單方面地宣布這個《中英聯合聲明》是失效的。

你說這樣橫蠻的做法,還不會激起老百姓的憤怒嗎?你當初簽了《聯合聲明》以後,為了取得香港老百姓的信任,信誓旦旦地把它拿到聯合國去登記。

為什麼要這樣子做呢?就是要昭示全世界:我簽了一個國際協議,我也準備恪守這個國際協議來保證香港的「一國兩制」這個做法。後來你說變就變,20年不到你就通過白皮書把《基本法》的精神全部泯滅掉。

然後到人家提出抗議的時候,你就告訴人家這個《聯合聲明》已經失效了。那你這樣的做法太霸道了吧,所以在白皮書出來了以後……

主持人:爆發了雨傘運動。

程翔:爆發雨傘運動。直接點燃雨傘運動,還有當年也是2014年人大為香港締造了一套選舉制度。這選舉制度說明白就是:你可以有普選,但是讓我先選出來一批人,然後再交給你們去一人一票選舉。

我那個時候就寫了幾篇文章,我說:什麼叫普選?在制定《基本法》的時候,曾經為普選這個詞做了三次討論。那是內地的委員跟香港的草委會的委員,大家就普選這個詞的含義,有過三次非常慎重的討論。

什麼叫普選?大家當時候的認知,就是每個人有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這是一個對普選的最基本的一個了解,當時我們一看,2014年人大為香港設計的那個普選方案是什麼呢?

每一個人都可以有投票權,但是不是每一個人有被選舉權。被選舉權就是要當候選人是要先經過一個由中共篩選出來的一批人,然後把這批人經過中共篩選出來的人,才交給你下面的人用一人一票的選舉。

所以它僅僅公共界定普選,僅僅說你每個人都有權去投票這一條,當時它就忽略了或者是故意抹去了每個人都有被選舉的資格。

所以這個完全是……我們叫它「假普選」,因為它不是真正普選嘛。所以因為這個假普選的方案,就激怒了廣大的群眾,所以爆發了當年這個雨傘運動、占中運動。

到了雨傘運動時,北京越來越感覺到香港要造反了。它從來不去思考為什麼香港會造它的反,它老是把香港人造反歸咎為外因,又是美國的干涉又是英國留下一些地雷等等。

它從來不去思考自己政策,為什麼會引起這樣的民憤。它越不往這方面去想,它越要制定一套更嚴格的政策來控制香港人,所以這個政策就越來越左。

香港的教訓告訴世界 不要被中共矇騙

主持人:對,所以程翔先生我覺得您剛才說的讓我有幾個想法。第一就是說中共說50年不變,實際上5年它就忍不住了,對吧。1997年回歸2003年它就要強制要通過這23條立法了,所以這個相當於5年之後,它就要開始改變香港的現狀。

然後您剛才說到2014年很多細節,我覺得外人很多都不了解,但是實際上就是2014年的時候,它就已經是違背了《基本法》,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那相當於20年不到就變了。

實際上對於中共來講,我覺得香港的這個教訓對於很多人來說也是,中共的這個承諾是絕對不能相信的。哪怕它簽了這種在聯合國立案的這種《聯合聲明》,你都不能相信。

所以實際上我覺得給大家教訓,就是說你不用去跟中共簽任何的這種協議和條款了。今天美國跟中共還要簽貿易協議啊,然後還有其它地方啊,你當然可以逼著它執行,但是你可能心裡就不要相信它能遵守承諾。

程翔:是啊。所以香港的教訓對整個西方世界來說,都是很值得他們好好去吸收去研究,怎麼樣不會受中共的這些、聽起來還蠻好聽的話來蒙蔽。

主持人:是,我覺得您因為深度參與對香港非常了解,對整個過程也非常了解。其實了解得很多詳細的情況,都是對我們是一個相當的警示,對世界、對其它國家。

今天只能可能先談到這裡。但是我想等下一集的時候程翔先生請您繼續,因為我們今天談到2014年。那麼2014年以後,中共的很多動作就是加快了而且幅度很大。

對於香港的這個改變,可以說是強硬的這樣的一個急劇的改變。所以2014年以後中共對香港的很多滲透和顛覆,我們下集請您來為我們做詳細的解讀。

程翔:好,謝謝。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謝程翔先生,我們下集再見。

程翔:好,再見。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那也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方菲訪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未完待續)

方菲訪談頻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訪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方菲訪談】李南央:中共黨法挑戰美國國法(下)
【方菲訪談】程曉農:大陸人有房將要交稅
【方菲訪談】專訪余茂春:自由終將戰勝暴政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新時代」針對美國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軍艦逼近台海岸線?船長們笑了
【時事軍事】沒想到 基地組織吃了佩洛西的瓜撈
【思想領袖】盧比奧:抗中共威脅 三個關鍵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