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到底誰是特務?延安整風內幕

據後來擔任過毛澤東祕書的李銳講,在毛發動的延安整風運動中,有多達15000人被打成特務。而其中,一個真的特務都沒有。(「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40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上世紀30年代,延安曾是中共大本營。中共「理想主義」的宣傳,吸引眾多青年男女投奔延安。但是,據後來擔任過毛澤東祕書的李銳講,在毛發動的延安整風運動中,有多達15,000人被打成特務。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百年真相」節目。今天,跟大家談一談毛澤東延安時期大抓特務的往事。

「政治打手」康生

1942年至1945年,抗日戰爭最艱苦時期,中華民國臨時首都重慶,遭到日軍飛機狂轟亂炸。而中共的大本營延安,卻極少遭到日軍飛機轟炸。

這使得中共領導人毛澤東有條件發動一場持續三年的延安整風運動。目的是整肅黨內異己勢力,樹立毛澤東的絕對權威。期間,康生及其手下的人不擇手段,據1994年出版的《胡喬木回憶毛澤東》一書透露,當時延安清出的「特務」共15,000人。

毛澤東搞延安整風最重要的「政治打手」就是康生。1942年2月,延安整風開始時,康生身兼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中央社會部部長兼情報部部長、中央總學習委員會副主任。

康生是1937年11月底從蘇聯回國的。他得到毛信任的原因有三:第一,他在蘇聯悉心照料過毛的兩個兒子——毛岸英和毛岸青;第二,1938年,45歲的毛澤東想跟24歲的江青結婚時,不少人因為江青在上海男女關係混亂表示反對,但康生堅決支持;第三,康生在蘇聯待了四年多,親歷了斯大林發動的大清洗運動,親自參加了一系列整人事件,有很多整人「經驗」,正好為毛所用。

王實味被祕密殺害

延安整風時期,被當成「特務」清洗的最著名人物,要數王實味了。王被扣上「暗藏的國民黨探子、特務」等罪名,被開除黨籍、逮捕、長期關押。1947年7月,在山西興縣被康生下令槍斃。

王實味曾是北京大學的高材生,學生時代就開始發表小說,30年代初在上海出版過小說集,翻譯過五本西方文學作品。1937年奔赴延安前,已是一名作家、翻譯家。在延安的頭4年,翻譯了上百萬字的馬列著作。

王實味為什麼挨整?因為他在《解放日報》上發表了《野百合花》等雜文。他認為,很多熱血青年奔赴延安,是為了尋求「美麗與溫暖」,然而,在延安,卻遭遇了一些「醜惡與冷淡」,因此,「忍不住」要「發牢騷」。

他很反感,國難當頭,延安卻經常舉辦舞會,「歌轉玉堂春、舞回金蓮步」,一片昇平景象。他反對中共官員搞特權,「食分五等,衣著三色」。他認為藝術家更重要的工作,是「大膽地但適當地揭破一切骯髒和黑暗」。他主張,做人應有「有至大至剛的硬骨頭」,「決不能讓邪氣更大的人得勢」。

據毛澤東的祕書胡喬木回憶,當毛看到《解放日報》連載王實味的《野百會花》後,氣憤地「猛拍辦公桌上的報紙」,厲聲問道,「這是王實味挂帥,還是馬克思挂帥?」毛當即給《解放日報》打電話,「要求報紙做出深刻檢查」。

隨後,毛召集高幹會議,決定拋出王實味作為靶子,把延安文化人中所謂的「自由化」徹底打下去。

抓「特務」被推向高潮

王實味被打倒後,中共對延安文化人的打壓形成一個高潮。1943年7月15日,中共中央機關召開「搶救失足者」動員大會,康生做了《搶救失足者》的報告。康生宣布,延安已逮捕二百多人,他要求延安所有黨員都行動起來,「清除特務,挽救特區」。

中央直屬機關成為「搶救」重點。中央辦公廳當時有六十多名工作人員,這些人調入中辦時都受過嚴格審查,但在「搶救運動」中,還是有十幾人被打成特務。解放日報社和新華社總共一百多名工作人員,被迫承認自己是「特務」的占70%。中央軍委三局電訊學校200人中,170人被打成特務。

當時擔任延安抗日軍政大學校長的徐向前,後來在回憶錄中談到康生等人抓特務時寫道:「『示範坦白』、『集體勸說』、『五分鐘勸說』、『個別談話』、『大會報告』、『抓水蘿蔔』(外紅內白),應有盡有。更可笑的是所謂『照相』。開大會時,他們把人一批批地叫到台上站立,大家給他們『照相』。如果面不改色,便證明沒有問題;否則即是嫌疑分子、審查對象。他們大搞『逼供信』、『車輪戰』……真是駭人聽聞。」

抗日軍政大學總校共有6,000人,1,052名排以上幹部中,挖出「嫌疑分子」、「特務分子」602人,占總人數的57.2%。中央黨校第三部集中了當時在延安的幾乎所有比較有名氣的知識分子,是「搶救」的重中之重,由中央黨校副校長彭真領導,並直接向校長毛澤東匯報,最後整體被打入另冊。行政學院除一人外,教員、職員全部被打成「特務」,學生中過半數人也被打成「特務」。

每天晚上都有人鬼哭狼嚎

康生整人有自己的邏輯:「有材料還需要審問嗎?先抓起來再說,正因為不清楚才關起來審問,審問就是為弄清問題。」先逮捕人,後逼口供,這是康生的慣用伎倆。關在窯洞裡的人,除夜間連軸轉逼供外,還施加暴力。一心嚮往革命的青年,忽然被宣布為特務,對他們精神上的打擊太大,超過對肉體的折磨。自殺的、逼瘋的、哭喊的,各種情況都有。

中共元老薄一波在《七十年的回憶與思考》中寫到:「有一件我難忘的往事,其情景多年來不時湧上心頭……那時母親也與我一起到了延安,我把她安置在深溝的一個窯洞居住。有一天,我去看她,她說,『這裡不好住,每天晚上鬼哭狼嚎,不知怎麼回事。』我於是向深溝裡走去,一查看至少有六七個窯洞關著約上百人,有許多人神經失常。問他們為什麼?有的大笑,有的哭泣……最後看管人才無可奈何地告訴我:他們都是被『搶救』的知識分子,是來延安學習而遭到『搶救』的!」

李銳被關押一年零兩個月

李銳曾長期在國民黨統治區做青年和宣傳工作。他被捕的原因是,有兩三個人在刑訊逼供之下,被迫承認自己是特務,然後編造說,李銳是他們的上級。康生曾信口開河地說,李銳的父親是紅軍殺掉的,李銳與中共有殺父之仇。

事實是,李銳的父親死於1922年,那時還沒有紅軍。李銳回憶說:「在棗園,保安處等地關了幾百上千人……當時逼供很厲害,我經歷過五天五夜不准睡覺,不准眨眼睛,認為這樣就可能失去控制講出真話來。我當時挺住了,沒有亂講。這種辦法有長到半個月的。」「受審時,通常是長時間立正站著(以至腿腫)和坐矮板凳;有時加帶手銬,時間長短不定。我手上的傷痕,幾年才消去。也挨過耳光之類。」

綏德師範的小特務

據中共內部檔案記錄,1943年9月,綏師連續召開9天控訴坦白大會,在會上自動坦白者280多人,被揭發者190多人。一個14歲的小女孩劉錦梅,走上台只比桌子高一點,「坦白」她參加了國民黨的「復興社」。16歲小男孩馬逢臣,手裡提著一大包石頭,「坦白」他是石頭隊的負責人,這包石頭是他在特務組織指使下殺人用的武器。

綏師整風領導小組還「破獲」一個「特務美人計」組織。這些女學生接受了特務的口號:「我們的崗位,是在敵人的床上」,而且按年級分組,一年級叫「美人隊」,二年級叫「美人計」,三年級叫「春色隊」。最後,綏師竟挖出230個「特務」,占該校總人數的73%。

一個女學生在《我的墮落史》中寫道:「特務從中學生發展到小學生,12歲的、11歲的、10歲的,一直發展到6歲的小特務。」

後來逃亡蘇聯的中共早期領導人王明,曾在他的《中共五十年》一書中說,延安整風是「文化大革命」的「演習」。這個說法有一定道理。1949年中共建政後發動的幾十場血腥殘暴的政治運動,特別是各種栽贓陷害手法,都可以從延安整風時無中生有將15,000人打成特務找到源頭。

好了,今年的節目就到這裡了,謝謝收看,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1月2日,中國網球名將彭帥在網上發文,爆出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在中南海性侵她的黑幕,在海內外引發強烈反響。兩人分手前曾爆發激烈爭吵,張高麗曾揚言,「我不怕。」
  • 梁啟超二夫人王桂荃,豁達開朗,心地善良,聰慧勤奮。在家庭中,她畢生不辭辛勞,體恤他人,犧牲自我,默默奉獻。摯愛兒女且教子有方, 養育出三院士、九才俊,然而80歲的她卻在文革中被逼迫掃街,子女無一人在身旁,晚景非常淒涼。
  • 1949年中共當政後,上海市五任公安局長都成了中共的階下囚:第一任李士英,被關押7年;第二任揚帆,被關押25年;第三任許建國,被關押7年;第四任黃赤波,被關押8年;第五任王維國,被判刑14年。其中,最倒楣的是第二任揚帆。
  • 說到中共大肆宣傳的「惡霸地主」,可能很多人都會想到兩個「黃世仁」和「劉文彩」。 其實後人評價「黃世仁」,說他比竇娥還冤。
  • 他是成功分離出沙眼病毒的第一人,解決了困擾世界數千年的傳染病難題;他也是中國第一代病毒學專家,創造了一個個醫學奇蹟。然而在中共的「拔白旗」運動中,他的不朽貢獻,換來的卻是一條條莫須有罪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今天,我們和大家一起走近投身病毒學的第一位華人——湯飛凡。
  • 據《劉文彩真相》一書介紹,劉文彩一生樂善好施,熱心於公益事業,不僅給家鄉修水利、修路還興建學校。劉文彩的孫子劉小飛說,1942年,劉文彩幾乎耗盡全部家產,出資3.2億法幣,修建了當時全四川,乃至全國師資設備最好的文彩中學,並捐出一千畝田作為學校公產。
  • 古人云:「色」字頭上一把刀。這句話用在第三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向忠發頭上,再合適不過了。當年在上海灘,向忠發為了跟他包養的一名妓女偷歡,結果真的丟了性命。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百年真相」節目。今天,我跟大家談一談第三任中共黨魁向忠發因好色而死的故事。
  • 華夏大地本是禮義之邦,在中國農村,大多數人本著傳統的天理人情,過著安分守己的日子,上下不相慕,貧富兩相安。但是上世紀二十年代,中共在湖南掀起殘暴的「農民運動」,打破了原本平靜安詳的局面。
  • 馮基平做夢也不會想到,有朝一日,他會以囚犯身分,被關進秦城監獄,因為他曾經是修建秦城監獄的負責人之一。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來到《百年真相》節目。今天,談一談文革時期被關進秦城監獄9年的馮基平的非常經歷。
  • 1999年4月25日,中國上萬民眾為了同一件事,來到了中南海旁的國家信訪局。西方媒體報導說,這是「六四」事件後中國人民最大的上訪活動,國際社會也稱讚,中共政府首次和民眾和平對話、解決分歧。但不久,中共啟動喉舌宣傳,把這件事構陷成「萬人圍攻中南海」。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一件好事要被無端抹黑?又是誰下令撒下彌天大謊?歡迎收看《百年真相》節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