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2022我們還得和口罩共存

圖為資深時事評論員何良懋。(靈犀/大紀元)
人氣: 1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1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沒有派對,不能跳舞,保持2米社交距離,還要攜帶疫苗護照……這就是我們所期待的歡樂聖誕、美好新年?在2022進入倒計時,資深媒體人何良懋想來談談這無休止的疫情。

病毒不斷變種 措施不斷收緊

2021即將結束之際,新型變種病毒Omicron又冒了出來。12月21日,卑詩省衛生廳宣布12月22日至2022年1月18日,禁止任何規模的室內有組織聚會,包括除夕派對、婚禮招待會或其他慶祝活動等聚會,令節日氣氛一下子涼了不少。

本來人們在年底的這個時候,都會舉行除夕聚會、新年派對迎新歲,但是現在派對要取消。何良懋認為,新規顯示省政府擔心Omicron的擴散。

他認為,這些措施令加國民眾相當困擾。疫情很快就要進入第三年了,對於世界各國的人民來說,新冠疫情好像是沒完沒了,變種病毒變種無止境,無法估計病毒何時才能變種弱化、變種完畢, 然後變成了風土病,就像流行性感冒那樣。

去年初大家還在期盼,到2021年年底,大概可以摘下口罩、恢復常態,但現在發現並不是這麼回事。所以2021年年底,我們都不敢說2022年什麼時候就能摘下口罩,也不知道還得與口罩共存多長時間。

省府指引不清晰 打第三針引憂慮

為了應對新冠疫情,各國迅速研發疫苗,並在全世界範圍推廣疫苗接種

何良懋指出,現在最大問題是射了疫苗的人並不肯定能夠躲過變種病毒的侵害。現在卑詩省已經開始為省民安排接種第三針,但是省府對這第三針,沒有很清晰的解說和指引。

現在不少人都在想,如果新病毒不斷出現,打第三針有沒有用,可以起多大作用?既然開打第三針就應該有明確的說法,或者要說明起作用到什麼程度。這種資訊是要老老實實地告訴民眾的。為什麼省政府在這方面這麼猶豫不決?如果資訊不清晰就開打第3針,會不會對民眾不負責任呢?所以,就令一些民眾增加了打不打第三針的焦慮。

病毒時代令人無所適從

何良懋分析,無休止的病毒時代, 給世界帶來了很多問題。特別是加了第三針,反對疫苗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強了。

據所看到的資料,現在全球精神病有上升的趨勢。民眾長時間無法群聚,參加各種活動,情緒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現在大家擔心未來一個月加拿大所有學校會不會又恢復到遠程教學。這對大中小學都是一個很嚴重的衝擊。措施對小朋友的人格發展、群體生活的體驗, 以至對教育體系的師生關係的信心會造成多大的影響?現在是難以想像的。因為教學很多都不是靠網上純知識的傳授,不是純數據的傳輸,是需要面對面實體的接觸才能感受到的師生之間的化學作用。

1. 喪親之痛難以平復

截至今年10月1日,全球染疫死亡人數已經超過500萬。有很多喪失親人的家庭成員,都沒有辦法送別親人最後一面。更不要說那些孤獨的長者或獨居人士的那種心理壓力。這種病毒下疫情的新常態令很多地方的民眾吃不消, 也會導致人產生焦慮、抑鬱,甚至自毀的情緒。所以可以預計,民眾精神狀態不平衡,或者是出現精神、情緒問題的趨勢就會上升。

2. 行業難以維持

何良懋指出,因為病毒肆虐超過兩年,令全球經濟走向衰退。有些國家封關封城,然後開關開城,然後又封關封城。開開關關都試過幾次了。疫情造成了企業倒閉和從業者失業。

去年其實已經出現了這個問題。旅遊業有很大部分已經垮掉, 郵輪業幾乎玩完。現在新的措施更令到餐飲業損失重大。因為節假日本來是旺季,是利好餐飲業的,不準開派對就令到他們叫苦連天。實際上全世界現在大約有47%的人已經接種了疫苗,雖然說感染人數仍然是很高,但是總體的至死率都是大幅下降的。我們的生活並沒有因此看到可以恢復正常的、可期望的日子,這個才是大問題。

酒店、娛樂業、體育行業,靠觀眾、靠售票的行業,以及一些周邊生意,全部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客人回來。這些場所現在有人數限制,到時候會不會再關閉,封館封城?

3. 停止面授 學生沮喪

何良懋注意到,疫情使很多學生長時間停課。師生缺乏面對面的交流,學生藉助於網絡學習,缺少了他們年齡段應有的互動,無法得到各種校園生活的體驗,會令學生感到沮喪。

何良懋表示,最初說1、2年,現在看2、3年可能都不行。對於這一代,這3、5年,由成長期到出來社會,特別是從中學到上大學的那些學生來說,是一個新的衝擊。這是以前從來沒有試過、也沒有想像過的。

即使對老師來說也是很大的衝擊。因為師生習慣於面對面授課,老師已經疲於奔命於面授和網課,他們又怎麼去解決學生的情緒問題?當他們可能自己都會自覺或不自覺的有情緒問題的時候,那就麻煩了。

在看不到頭的隧道中前行

卑詩省首席衛生官亨利醫生近日表示,目前可以確認,Omicron變種病毒正快速取代Delta變種病毒,但目前我們對於這種病毒還有很多未知之處。

何良懋認為,現在是一個很不確定的世代。

病毒蔓延在全世界範圍內沒有看到明顯的結束之期,但是變種病毒就不斷出現。除了較早之前的Delta,現在出現了Omicron,可能還有新的變種正在到來。也就是說,踏入2022年,可能會是出現多少變種病毒的問題了。

1. 無法制定具體計劃

何良懋表示,不要說長遠的,就算未來3、5個月的外遊探親計畫,甚至未來1年,遠行或者遠遊都難以事先計畫。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有新的變種病毒,不知道什麼時候防疫措施又會收緊。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因為新疫情,可能某些國家或某些城市連航班都停了,以至現在不可能預訂長期機票。

2. 時間越長 問題越多

何良懋認同,隨著時間的延長,情況是會惡化的。因為長此下去,看不到隧道的盡頭。

現在疫情反覆的很厲害, 新病毒株不斷出現, 那個破壞力絕對不會小於2020年原來那個新冠病毒的衝擊。因為那個時候大家都有了心理準備去面對重大的疫情災難;但現在好像遊擊戰那樣,新病毒會突然爆發。現在剛剛開始放鬆社交限制,突然間又要再收緊,令人去處理這些事情的時候感到無所適從,沒有足夠的心理預期何時才會恢復社會常態。正常人都會受不了的。

對於有隱疾或患長期病的人來說,只會雪上加霜。

所以可以預計未來3、5年,全球的醫療費用是會因此而大幅上升的。因為還要照顧這些因疫情導致的社會性疾病,或者是有精神問題的人士,醫療開支一定會增大的。

所以醫療人手夠不夠是一個問題, 醫療設施夠不夠是一個問題,能否及時訓練出能適當去應對這類精神、情緒問題的專家,或者醫療人員,對症下藥也是個大問題。在這方面,不同國家、地區的落差是非常大的。資源的消耗、對社會生產力的影響, 暫時還很難估計, 因為不知道幅度有多大。

3. 難以找到好辦法

何良懋表示,目前很難找到一個好的解決辦法。

對於家庭來說,在現在的情況下,第一,爭取和自己的家人在病毒的資訊或行動方面可以取得多一些的一致,要協調。第二,無論是家庭成員或者親友方面,都要保持適當的人際接觸。不能只是靠上網、電話、視訊,都需要爭取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中多關心對方,爭取有一個面對面的接觸。在力所能及和安全情況下,爭取到長者的家裡幫忙或者慰問。

對於職場打拚的人士,應該重視公共衛生,遵守各種衛生規定,不能疏於防範。已經注射疫苗者更多的地關心有關疫苗的資訊,跟上政府提出的有關疫苗的新行動。可以做的是,要主動地尋求資訊,盡量跟隨官方或可行的資訊,網上的資訊只作為參考避免使自己墮入焦慮症,或者是陷入病毒謎思。其次是主動關心身邊的人。

責任編輯:陳沁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