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192)

作者:老臏遜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21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七十二章 告慰亡靈

告慰亡靈回家墳戰友鄉親淚悲憤

昔日從軍去抗日投入虎狼害前程

欲加之罪趕北國生離死別兒女害

如今遺骸返故里含笑九泉會親人

麗珍的骨灰盒在靈堂裡放了三天三夜,錢明和兒子文宏、文興以及麗珍的生前好友一起守靈了三天,利用這個機會,眾患難兄弟姐妹在這裡暢談,說了心裡話。

今天麗珍的骨灰要安葬了,為此錢明為妻子舉行隆重的安葬儀式。親友們送來許許多多的花圈、花籃、錦章和挽聯。錢明特意請來二個軍樂隊。清晨悲淒的哀樂吹響,前來參加葬禮的人陸續不絕來到錢家,追悼會就在靈堂內舉行。

表兄陳堅寫的橫幅是「高風亮節」四個大字。左聯有潔芬寫的「一生正氣屢遭奸邪陷害」十個大字。右聯有徐駿所寫「千古美名終獲天地昭彰」十個大字。

追悼會開始,錢明宣讀了悼詞:

各位來賓、各位親朋好友:

我以萬分感激的心情,感謝你們前來參加我妻子秦麗珍的安葬儀式。秦麗珍生於1923年,故於1960年4月28日,享年38歲。她生長在鄉紳家庭,從小受家庭影響,仗義疏財樂善好施,很多鄉親都受到過她父母和她的幫助。

1938年她投筆從戎參加抗日,因為她具有威武不屈,貧賤不移,富貴不淫的高尚品質,在抗戰中她曾多次受日寇追殺,死裡逃生。但因她走錯路,投錯門,進入狼窩,因此屢遭金澤縣委書記肖澤收買、利誘、姦淫等詭計,和處決活埋等迫害,她都堅強機智地應對。

好不容易熬過了抗戰和國共內戰,共產黨取得大陸政權後,她父親被逼死,而自己在毛澤東言者無罪引蛇出洞的陰謀中中箭落馬,遣送到北大荒改造。1960年被害死在北國荒野。回憶往事血淚斑斑,驚滔駭浪。

共產黨叛亂造反時搞殺人搶劫,共產黨得了政權還是搞更大規模的各種各樣的殺人搶劫整人害人運動。反右運動是它對廣大人民群眾大開殺戒的開端。至此毛共開創了既不要法律程序,又不要法律依據,更不要人證物證,既不許自己辯護,也不准請人辯護,只要憑領導人的一句話,就可把千千萬萬善良的人民,誣陷成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或反革命、壞分子和階級敵人,將他們折磨迫害,弄得人家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是違反現代人類文明道德準則的反動反革命行為。

以後發生的人民公社、大躍進、反右傾、大饑荒、文革、六四屠殺、鎮壓法輪功修煉人等悲劇,都是反右運動無法無天的繼續和發展。它害死了上億無辜的中國人民,比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加在一起,還要多出幾千萬人。

雖然共產黨在歷史上造成的許多冤假錯案得到平反,但共產黨並沒有放下屠刀,吸取教訓改惡從善,因為至今他們還沒有勇氣認罪,承擔過去殺人放火搶劫整人害人把國家弄成這個樣子的責任。並兌現過去在煽動人民起來奪取政權時對人民許下的種種承諾,真正建立一個公平正義民主自由保障人權的社會。

現在該是懸崖勒馬的時候了,再不要畫餅充饑地欺騙下去,應當從歷朝歷代覆滅的前車之鑒中得到教訓。看來歷史留給共產黨的時間不多了。

親愛的妻子,妳的冤案已經平反,害妳和我及所有難友的肖澤之類的壞蛋已得到天意的懲罰。現在我按照妳的遺願,把妳運回故鄉長眠在妳父親的身旁,百年後我也將與妳長眠在一起,親愛的妻子安息吧。

接著大兒子文宏致悼詞:

諸位長輩、諸位親友、兄弟姐妹、鄉親們:

我代表全家衷心感謝大家來參加我母親的追悼會,我和弟弟向大家三鞠躬表示致謝。

親愛的媽媽,我們幼小的時候,在最需要父母照顧撫養教育的時候,共產黨這個魔鬼,把妳和爸爸從我們身邊劫走,從此再也沒有看到妳回家。我和弟弟天天晚上哭泣喊著爸爸媽媽,一年又一年盼望著你們回來,但我們只能在夢裡見――妳抱著弟弟攙著我逛大街遊公園,送我和弟弟上幼兒園。當我從夢中驚醒時,我只能抱著弟弟在被子裡嚎啕大哭。

後來上學還受到別人歧視。當我們看到別人家的孩子和父母親親熱熱在一起時,我和弟弟的悲痛難以用言詞形容。多少年的朝思暮想,但最後等到的卻是一盒骨灰和一張遺像,這真叫我兄弟倆難過得肝腸寸斷。

如今陰陽二隔,再也不能見到您和您訴說衷腸,這是我們永遠的悲痛,永遠無法彌補的損失。

在毛共暴政統治下,被害死整死逼死的人都是一些善良老實說真話的好人。但毛共不喜歡,容不得,他們千方百計要陷害置你們於死地,所以他們是一群劊子手魔鬼。現在您和您的患難兄妹的冤案也都一一平反,他們不辭辛勞在萬里千里以外的他國和京城趕來參加您的葬禮,寄託對您的懷念和哀思。

父親百年之後,我們將按照他的遺願,把您們葬在一起。在生時,雖然暴政把您們強行拆開,但死後,我們兒女要讓您們的靈魂永遠在一起。

如今孩兒們雖然生活在異國,但永遠不忘祖籍,永遠對父母感恩,為父母爭氣,奮發圖強,在事業上有所建樹。一旦國內政治制度順應天意民意,我和弟弟將返回故鄉,為祖國為人民效勞,繼承媽媽的遺志,把祖國、把家鄉建設成真正的人間天堂。

害人者不得善終,必將被人民釘在恥辱柱上遺臭萬年。

親愛的媽媽,願您在天堂快樂!

追悼會結束,隨後有軍樂隊引路,在悲壯的哀樂聲中漸漸離開錢家靈堂,大兒子文宏捧著骨灰盒,小兒子文興抱著麗珍遺像,由昔日與麗珍同命運共患難的錢明、陳堅、阿林、潔芬、徐駿、秦傑、周忠興、阿貴等八人組成的護送隊,扶著載運骨灰盒的靈車向墓地漸漸行進,後面是花圈 、花籃 、幡旗和親友們長長的送葬隊伍,最後又是一個由九人組成的軍樂隊吹著哀樂為麗珍送行。

今天在秦家祖墳上人山人海,場面熱烈、莊嚴、肅穆。

錢明最後說:愛妻!妳和父親現在可以長眠在這裡,安息吧!

(2010年完稿)@*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債券工作隊那些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下,雖然老媽極力抵抗和求情,工作隊仍然「光榮」完成銷售任務,使得老媽「非常踴躍」地購買了最低限額的愛國公債。
  • 影片放映不久,我們隨著一些大野孩從後山爬牆跳到映院裡,或坐地上或爬窗台上,一邊看霸王戲,一邊和巡場查票的人員玩捉迷藏。
  • 我就是這樣被他們沒收了辛辛苦苦摘下來的一大把蔗葉,非常無奈、氣憤和不甘地回到老媽做工的毛巾廠,站在老媽織機旁嚎啕大哭了一場。那年我大概八歲吧?不確定,反正時時刻刻都在和燃料、糧食和肚皮爭一日之長短。
  • 家有「南風窗」的人家基本沒受影響,他們都能收到寄自港澳的救濟,或持「僑匯券」到華僑商店採購在數年前被視為理所當然的食品,又或擁有特強購買力的人在黑市上採購。
  • 計劃好了在某日由老師帶領到鄰近鄉村或山邊做野炊。這是我們這些學生最期待的事,可是那會給老媽帶來極大的壓力,那幾角錢的付出對我們家來說可是巨款,可是老媽還是默默地承受著。
  • 木爪樹上的木瓜太小了不能吃,全家餓著肚子睡覺。家裡米缸上貼的「揮春(春聯、福貼)」是「常滿」二字,但那對我家來說是最大的諷刺。
  • 老媽經常想方設法來滿足我們這三隻餓鬼,比如市面出售的那些人們拿來作為嫁娶送禮用的禮餅,最最便宜的是紅淩酥,買二個回家,配以番薯和糖,便成為糖水了。那口感和風味確是一絕!
  • 以前的那些桑基、魚塘、蔗田、米舖、大屋、肥豬等等統統都沒有了。他們被迫搬到小屋裡住,靠著剩下來的一點點土地僅夠餬口而已。
  • 可是那大鐵閘最終還是逃不過被賣掉的命運,因為家裡沒有錢啊!所以還是被老媽賣了。沒有大門就沒有吧!再說我們根本沒有值錢的東西被人偷,好東西早就被共產黨搶走了!
  • 那是我們不久前用的餐具,是很好的江西景德鎮製造的高級磁器,還有象牙筷子!不過如果我們現在用來進餐卻是最大的諷刺,因為碗裡經常裝的是令人難以下咽的清水煮木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