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專訪系列

比特幣大漲大跌 傑森博士分析投資風險

人氣 4986

【大紀元2021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理爾、梁珍香港報導)12月份比特幣市場出現大異動,在過去虛擬市值最大的比特幣,在24小時內暴跌20%,短期内從11月的歷史高點68,789美元跌到了12月4日的新低點,跌幅有37.6%;市值第二大的以太幣單日跌幅跌都有21%。本報《珍言真語》今次請來了新唐人政經評論員傑森博士,就最近比特幣大跌作出分析。

「在虛擬貨幣這個市場,其實這種暴跌不算什麼,隨時準備有這樣的暴跌,因為這個虛擬貨幣本身暴漲、暴跌就是它的屬性,在虛擬貨幣投資的人也不都是指望著好像今天投明天要有個收益,下個月有個收益,甚至明年有個收益,很多比特幣的投資人,也就是把錢放在那裡不管的。」傑森博士說。

傑森說,短期的暴漲暴跌,是比特幣的屬性,某種意義上要是按一般股市的角度來說,一天暴跌20%就像崩盤了一樣,但是在比特幣這個領域,其實歷史上發生過很多次,說不上什麼驚訝的事情。他指,除非是新入比特幣的人,「例如最近6萬多元剛買了,現在跌到4萬多、5萬覺得很心疼,其實你要是這種心態的話你可能得調整調整了」。

暴漲暴跌本身就是比特幣的屬性

談到比特幣屬性是大漲大跌,那它是不是一個投資的好工具呢?傑森說:「比特幣是不是投資的好工具,我從來都搞不清楚,但是比特幣一直是賭博的好工具。比特幣本身來說,很多人給它賦予了非常神奇的特性,無中心交易,同時好像是全程加密,不受任何國家的法幣的影響等等,說是未來去中心金融的典範等等。」他又提到虛擬貨幣這個概念現在不光是比特幣,雖然比特幣是市值最大、也是最老、最成功的一個,像以太幣或者其它的成千上萬各種各樣的虛擬貨幣,其實也都在炒作。

「我們今天可能是宏觀在談這個虛擬貨幣就是Crypto,這種綜合的一個概念,那麼就是說這個虛擬貨幣或者說叫做加密幣,這樣的是不是一個投資的好去向?這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一個說法。很多人認為它就是未來,那麼我個人因為我一直找不到所有這些加密貨幣的價值支撐點,所以我自己本人因為受傳統的投資理念的影響,我一直認為這是一個賭博,不是一個正常的投資方向。」

中共一直持續在打壓虛擬貨幣

傑森博士:中共發現虛擬貨幣不單只是在搶金融交易市場,還在搶整個電力。中國本身基本上在滅絕整個加密貨幣的概念。(大紀元製圖)

傑森強調了一點,很多人投入在做加密貨幣,甚至投入了很多錢,他只是表達他個人的觀點,認為它是沒有一個明確的價值支撐,或者評價標準,就是衡量價值標準的一個產品,這樣一個產品讓他來投資,總是感覺有點摸不準。談到炒作比特幣的是一群神祕富豪,包括最近落馬的澳門新賭王「洗米華」,也據説在今年年初想購買上千台的「挖礦機」,準備大肆投資比特幣,但是後來也暫停了,因中共正在打壓比特幣。為什麼中共會要打壓它呢?比特幣的前景又是怎麼樣的呢?傑森表示,其實中共一直在打壓、限制比特幣,宏觀地說,不只是比特幣,而是加密貨幣。

「比特幣是從去年年底開始暴漲的,比如不到1萬現在漲到6萬多,這次整個的暴漲,其實是之前有很多年的低迷,而低迷的啟動點,就是中共在中國開始設置一系列的針對加密貨幣的限制命令。」在傑森看來,就是整個中共不管是從各種角度來說,加密貨幣對它來說都是一個壞消息。畢竟它貨幣的發行、貨幣的交易,其實都是在中共這個體系之外的,中共當然不喜歡有任何在它控制之外的金融操作。而且比特幣是被廣泛用來洗黑錢的,同時也有這種逃避中國外匯管理等等一系列東西。「換句話說,如果比特幣真的有什麼用,它實際上的用處就是針對中國,針對像中共這樣的對貨幣、金融各方面有嚴格控制的政府有實際的效果。」

傑森認為,把錢從中國拿出來,比特幣是一個很好的渠道,加密貨幣整個的概念,其實在中國是發展得最快、最火的,現在世界最大的一個加密貨幣的交易平台「幣安」,最開始就是創始人在上海建立的,之後很快就轉到了海外。

地方政府跟比特幣公司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傑森解釋中共前期打壓,「一直是屬於那種,打但是又不真的把你打死,比如說不許『挖礦』、不許做交易平台,但是有的時候又允許你民間做,包括『挖礦』」。比特幣它實際上是用數字運算的方式,從整個網絡裡產生出來的,其它的虛擬貨幣也一樣,這個過程就叫做「挖礦」。「挖礦」過程本身,中共雖然禁止,但是很多在具體實施過程中,它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很多地方政府,本身就跟「挖礦」的公司有千絲萬縷的個人關係,「所以整個這個事情就是國家禁止,地方還是支持的」。

「中國出現了一個問題,就是電荒,中國的電荒前段時間搞得很多企業要關門,然後很多公路、交通燈都沒辦法運作,比特幣就直接成為跟中共搶電的一個機構,整個『挖礦』過程耗電量驚人,有人估算了一下,所有的虛擬貨幣每年的耗電量相當於阿根廷全國的耗電量,數字還在不斷地增加。」傑森說,中共發現虛擬貨幣不單只是在搶金融交易市場,還在搶整個電力。終於,中國各個地方都開始更加嚴格地打壓比特幣,中國幾乎所有的挖礦公司都把它的設備和平台賤賣到海外,中國本身基本上在滅絕整個加密貨幣的概念。

趙長鵬與「洗米華」本質上做的事情是一樣

談到幣安的創辦人趙長鵬,已經暴升為世界華人的首富,而「洗米華」周焯華就成為了階下囚,比特幣會不會在海外發展也成為中共的一個目標,例如以跨境賭博的問題入罪?

傑森說:「跨境洗錢或者把中國的錢往海外轉移,都是洗米華被抓的原因,但是加密貨幣,實際上是在很輕鬆地完成這樣的狀態。你在任何一個國家,用一些當地的貨幣購買這個加密貨幣,然後在同樣一個平台,在另外一個國家可以讓它與另外一個美元或者歐元形式,再轉換成法幣(法定貨幣)。」換句話說,有人說洗米華跟趙長鵬所做的,其實性質上是一樣的事情,只是採用的方式不一樣,洗米華更傳統,但是傳統的方式犯罪更容易被抓,而趙長鵬本身服務器、運營、人也在海外,而不是在澳門這種中共控制的地區。

國際常出現正反兩種聲音

「趙長鵬擁有30%幣安平台的股份,幣安平台因為整個全球的交易量,再加上他推行幣安這種幣值價值升高,各方面促成他成了華人的首富,據說好像有900億美元的資產。」傑森分析指,近十年前產生到現在,長遠看比特幣是一直在漲,但風險的確存在。此時此刻它最大的風險其實就是法規風險,大部分國家包括加拿大、美國,對虛擬貨幣還是處於觀望的狀態。一方面有人說,美國政府應該搞數碼貨幣、加密幣,是金融的未來,美國官方也有人在考慮。但另一方面的話,一些美國的名流就包括巴菲特(Warren Edward Buffett)的老搭檔,最近就直接說加密幣應該像中國一樣,全世界都禁止,認為加密幣是種純炒作、純賭博,甚至有圈錢情況。特別是一些新發行貨幣,有騙錢、圈錢因素在裡頭。加上前美國國務卿希拉里說,加密數碼貨幣有可能會影響美元作為全球貨幣的角色、身分。如果這種思想變成了美國政府或者是其它政府的一個普遍認知的狀態,整個虛擬貨幣就可能面臨滅頂之災。

「當然是舉個例子,所有的加密貨幣是個賭場,目前來看長期持有好像一直是在上漲,但是這個主場有可能被人掀攤子,當你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各國政府都會掀你這個賭場攤子,這就是我對整個事情目前的看法。」@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桑普:拜習會細節含融冰訊號
馬仲儀:香港公民社會消失 赴英國執業守醫道
Omicron襲香港 林鄭:通關是「鏡花水月」
吳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錢?有錢人速逃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近平站十字路口 清華人要他下台
【遠見快評】多地防疫放開 富士康事件謎底在這?
【環球直擊】中共大規模建方艙 江澤民死留血債
【全球新聞】方艙利益鏈曝光 各界聲討江澤民罪行不絕
【中國禁聞】江澤民綽號大盤點 醜聞笑話一簍筐
【晚間新聞】西安住宅起火 消防車被擋 五人罹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