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術超凡 明代三名醫能預知他人生死命數

文/顏雯
歷代有許多名醫都深諳修行之道,有的是在山中偶遇修道人,經其傳授玄妙的法術或超凡的醫術,才走上懸壺之路。(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214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中醫的歷史源遠流長,是古代中國最玄奧的科學之一。歷代有許多名醫都深諳修行之道,有的是在山中偶遇修道人,經其傳授玄妙的法術或超凡的醫術,才走上懸壺之路。在這其中,有不少醫生精於太素脈,這是一種通過診脈來預知病人吉凶福禍、生死命數的神奇醫術。一直到明代,也不乏精通此術之人。

張汝霖先學儒後學醫 能預知他人病情

張汝霖,號濟川,猗氏(今屬山西臨猗縣)人。他年少時學儒,後來又開始鑽研醫術,漸漸在當地頗負盛名。他還精通太素脈,給人診脈後,甚至能提前預知這人去世的日期。他給人治病,從不計較自己的得失,總是盡心竭力地為病人醫治。

張汝霖判斷病症的方法很獨特,且每次都準確無誤。有位僧人患了暑熱之症,張汝霖碰巧遇到他,看他用井水洗頭,就對他說:「你一個月後必會頭痛欲裂,現在吃藥還來得及。」僧人不聽,一個月後,他的頭果然就疼起來了。後來,他越疼越厲害,簡直難以忍受,只好再去找張汝霖,可張汝霖卻說:「太遲了,現在吃藥已經沒用了。你把今年熬過去,到明年就會好。但那時,你的牙恐怕又不行了。」到了第二年,僧人的頭果然就不疼了,可他的牙齒卻悉數往下掉。

有位儒生得了傷寒,幾年過去了,仍不見好。張汝霖告訴他的家人:「如果他的症狀越來越嚴重,反倒是好事,因為這樣才能痊癒。」沒過多久,那儒生果然病得更厲害了,他的家人很擔心,又把張汝霖請來醫治。他詢問了一下病人的睡眠情況和發病時的症狀,就立即說道:「這是好事,先別急著吃藥。」

可這家人卻執意讓張汝霖開藥方,他想了想,很快寫出了一個方子,然後說道:「讓他發發汗吧。」這家人還以為是很隱祕的方子,就搶著打開來看,可那上面卻只有幾味普通的藥材。他們把藥煎了,給病人服下。病人喝了藥之後,很快就發出汗來。不久,身體也完全康復了。

張汝霖93歲那年,知道自己將要去世,就把兒子、孫子都叫到身邊,對他們說:「我會死於明年的某月某日。如今我那些沒寫完的醫書,你們要幫我一起完稿。」

從那以後,張汝霖每天都讓孩子們把他口述的內容記錄下來。他已經收藏了很多書稿,但仍然記得裡面有哪些殘缺、錯漏的地方。他經常對孩子們說:「在哪一卷、哪一頁上有幾個字沒寫,你們趕緊補上;有幾個字寫錯了,你們一定要改過來。」

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他仍是精神矍鑠、童顏未老的樣子。他把族人、朋友們都請來喝酒、敘舊,聊了一整天。第二天,他跟兒子們交代完後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裝,就閉上眼睛,安然去世了。

從那以後,張汝霖每天都讓孩子們把他口述的內容記錄下來。示意圖,圖為明 孫克弘繪《銷閒清課圖‧摹帖》局部。 (公有領域)

劉邦永遇高人傳醫術 能預知他人命數

劉邦永,廣東從化縣(今屬廣州市)人。從小就天賦異稟,一直住在山裡,以砍柴為生。一天,他遇到一位山中隱士,那人看他天資不凡,就把一些上古的醫術傳給了他。後來,他領悟到其中的玄奧,開始在市井街巷中行醫。

他給人看病時,只觀察病人的臉色和形態,就知道此人得了什麼病。處方配藥時,也從不拘泥於古方。他治病的方法變幻莫測,一般人很難看出其中的門道,但他每次開的方子都能藥到病除。當地人對他的醫術讚不絕口、連連稱奇,找他看病的人也絡繹不絕。

劉邦永的太素脈也很精妙,他只用一個手指診脈,就能預測出病人的吉凶和命數。遇到還能治的病人,他就高興地給人處方配藥;遇到已病入膏肓的病人,他就把去世的日期告訴人家。

一位年老的婦人來找他看病,想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劉邦永診脈之後,在一個瓦罐裡放了一些竹片,然後將瓦罐封好,告訴她:「你以後每年都從這裡取出一枚,到你取完那年的某月某日,你的命數也就到了。」後來,老婦人果然在那天去世了。

當地的縣令得了痰證,總是不見好,請劉邦永去診治。劉邦永診脈後告訴他:「這病已經不能治了。」縣令卻不以為然,執意要坐船去外地診治。劉邦永勸他別出遠門,他也不聽,還把劉邦永關了起來,並且生氣地對他說:「等我回來再治你的罪。」

可是沒過多久,那縣令就死在了船上。他臨終前想起了劉邦永,後悔自己沒聽他的勸告,於是留下遺言,命人把他放了出來。劉邦永聽到縣令的死訊,悲傷地說:「我讓他別出遠門,就是擔心他回不來啊!」

後來,劉邦永將自己積累多年的藥方寫了下來。人們用他的方子治病,總是很靈驗。

縣令卻不以為然,執意要坐船去外地診治。示意圖,圖為《柳溪春舫圖》局部,宋馬和之(傳)繪。 (公有領域)

趙銓被舉薦當醫官 能聞到死亡氣息

趙銓,字仲衡,高唐縣(今屬山東省)人。他為人質樸,精通醫術,曾以貢生的資格入國子監讀書。

明朝嘉靖年間,夏言剛接任內閣首輔一職,打算進京面聖。夏言乘船北上,取道吳城。一天晚上,他的船停靠在岸邊。當時夜深人靜,可不一會兒,就從空中傳來了侍從們引馬開道的聲音,其中夾雜著馬車上晃動的銅鈴聲和悅耳的絲竹聲。夏言一行人聽到後,向空中張望了許久。大家議論紛紛,認為這是不祥之兆。

突然,夏言聽到空中傳來了一聲「藥王到」,就大聲問道:「藥王究竟是何人?」那聲音立即回答:「他姓趙。」剛說完,就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這時,有船從遠處划來,夏言頓時感到來者不凡,於是命人去打聽。船上的人回答:「我姓趙,是一個讀書人。」夏言聽後喜出望外,趁著月色就把他請到了自己的船上,與他侃侃而談。此人正是趙銓。夏言很欣賞趙銓的才華,於是帶他一同前往京城。

趙銓的醫術果然不凡,不久便在京城中聲名鵲起。一次,嘉靖帝身體不適,宮中的御醫都束手無策。夏言與大臣們商量後,決定讓趙銓來為皇上診治。趙銓只開了一副藥,皇上還沒吃完,身體就好起來了。從那以後,嘉靖帝也對他刮目相看。

因受皇帝愛重,趙銓當上了醫官。但沒過多久,他就辭去了官職。他一直在家中撰寫醫書,有病家來請,他就欣然前往。給人看完病後,也不收取額外的金帛,還把藥材施捨給貧困之人。

趙銓的醫術很高明,對太素脈也很精通。有位知縣臥病在床,看起來病得很嚴重,就請趙銓去醫治。趙銓到他家後,看他正在打盹兒,就沒叫醒他。知縣的長子站在一旁,趙銓拿起他的手來給他診脈,然後對他說:「你的脈象很平穩,你父親也不會有什麼大礙。」後來,趙銓只開了一副藥,就把那知縣的病給治好了。

有一天,趙銓騎著馬往城外走,看見有人正將一位死者放入棺木中。他趕緊從馬上跳下來,走到死者跟前,將他身上的被子和衣服掀開。然後,他讓人取來熱水,把一些藥材放進去,再將熱水灌進死者口中。不一會兒,那死人就活過來了。

旁人問他,如何知道棺木裡的人還沒死。他回答:「我能在十丈之內聞到死亡的氣息。剛才從他身邊經過,都沒有聞到這種氣息,於是我斷定他還沒死。否則,我又怎會去掀開一個死人的衣被呢?」

趙銓辭官後,一直潛心修道。他去世時,房間裡飄滿了異香,屋頂上還冉冉升起一道亮光。幾天過去了,人們發現他仍像活著時一樣。

參考資料:《古今圖書集成醫部綜錄醫術名流列傳》 清‧陳夢雷等

責任編輯:李婧鋮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多人覺得古代是沒有辦法像現代人這樣通過心肺復甦來挽救人的性命的,然而,早在一千八百多年前,東漢末年醫學家、被後人稱為「醫聖」的張仲景,就已經用心肺復甦術救治過人了,該「救自縊死」案例記載在《金匱要略》第二十三卷「雜療方」中。
  • 中國古代有許多醫術超凡的醫生,有的在民間懸壺濟世;有的在宮廷裡做醫官甚至御醫,專門負責照顧朝堂上的帝王與朝臣的身體。明代對醫官、御醫的選拔和晉升都有十分嚴格的標準,有從中脫穎而出、得到皇帝愛重與信任的醫生,不但醫術精湛,而且人品貴重,亦為世人所稱道。
  • 中國古代的中醫博大精深,懂醫術之人不僅身懷絕技,還兼具高尚的德行。他們或出入宮廷成為皇家御醫;或行走於市井鄉野,成為民間百姓心目中的一代良醫。中國歷朝歷代都不乏這樣的良醫,他們懸壺濟世的神奇故事在地方誌中多有記載。
  • 仙風道骨的孫思邈一生行醫秉著「大醫精誠」,活人無數。從他行醫的小故事,展現了孫思邈力行大醫救濟蒼生的精神,其活泉源頭來自何處呢?
  • 在中國古代,由於各種原因未能入仕從而踏上了懸壺之路的儒生並不鮮見。「不為良相,便為良醫」,一直秉承著「仁、義、禮、智、信」的儒生們始終都懷揣著一顆仁心。
  • 中國古代有不少因善用某種草藥而得名的醫生,如金代名醫劉河間有位姓穆的弟子,因善用大黃而被人稱為「穆大黃」,明代名醫張介賓因善用熟地而被人稱為「張熟地」。這類醫生有很多都隱於民間,為當地的百姓所稱頌。清朝年間,善用白朮的李炳就是這樣一位極具口碑的醫生。
  • 明朝的帝王大多宅心仁厚、善用賢能,對御醫們也十分愛重。被載入《明史》的御醫戴思恭是太祖朱元璋力贊的仁義之士,是建文帝朱允炆心中當之無愧的太醫院使。到成祖朱棣時,對他的愛重則更是到了「時時樂與公語,或捋其鬚,或命坐御榻下,與論古今事,每抵暮始休」的程度。
  • 在清代康乾盛世之年,江蘇吳縣出了一位「多學能詩」、「工畫蘭,善拳勇」的名醫,他就是薛雪。薛雪,字生白,生於康熙二十年(1681年),卒於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他博學多通,為人灑脫、性情豁達,連所居住的山莊也「有花竹林泉之勝」。
  • 滑壽,字伯仁,生於元大德年間,卒於明洪武年間。據明代的《浙江通志》記載,他「醫通神,所療無不奇效」。《紹興府志》上也說,他能判定人的生死,與「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齊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