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擺脫中共控制 港人申請赴加國簽證增逾20%

人氣: 34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02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隨著中共政權加強對香港的控制,溫哥華和多倫多等城市再次成為那些計劃逃離者的目的地。加拿大移民部稱,在2020年,來自香港的新簽證申請增長了20%以上,達到10,819個。

1997年英國將香港管制權交還給中國前,許多香港家庭移民加拿大,他們中的很多人後來回流香港,目前的香港居民中,有約30萬人持有加拿大護照。

那時的移民方式使許多家庭分居,父母有一方(通常是父親)留在香港工作,因為經常往返加港兩地,他們被稱為「空中飛人」。那些移民加拿大的香港人,受到香港當時經濟好及環境相對自由的誘惑,許多人回流了。

現在一切都變了,當局的持續打壓,加上中共政權在香港實施「國安法」,民主抗議活動幾乎消失,很多人面臨被抓的風險。人們開始計劃離開香港。

據路透社報導,39歲的羅女士(Maria Law)去年帶著兩個女兒先來溫哥華,她丈夫仍在香港。她說:「留在香港已不再是一個選擇。」

「我寧願給我的女兒一個自由的未來,而不是為了賺錢,使她們沒有言論自由。」她說。

羅女士重演了其父母當年的移民經歷。她12歲那年移民到溫哥華,那時家裡每天通過電話的免提功能,與在香港的父親通話,父親在香港的一家酒店做廚師,掙錢養家。

像許多這樣的「衛星」孩子一樣,羅女士那時過的是父母分居的生活。2004年,羅女士回香港工作。

「小時候,我問父親為什麼必須搬家。但現在,我的處境和他一樣。」 羅女士說。

很難追蹤有多少香港人搬來加拿大,因為他們多數可以免簽證入境。香港政府沒有數據,但其保安局估計2019年有7,000人移民,其中1,300人移民加拿大。不過,此統計方法僅基於申請無犯罪記錄的文件,許多離港的香港人並不需要此文件。

這次可能是不歸路

據加拿大國際理事會(CIC)的數據,香港1997年移交管治權期間,有335,646名香港人搬來加拿大,占了加拿大50萬香港移民的大部分。

這一次,更多香港人可能會去英國,因為英國給持BNO護照的人打開了移民之門。不過,來加拿大的人也會很多,因為很多香港居民有加拿大護照。

香港政府一名發言人稱,香港沒有自由倒退問題,人們決定留在香港或離開香港,是基於工作、上學、商業和投資機會等因素。

這次與上次已經不同。上次有《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提供「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不變的保障。這一次,國際社會相信,香港之前的自由和人權等保障已經消失,因此,英國給持BNO護照的香港人打開了移民之門;加拿大也在給香港人提供特別優惠的工作簽證及移民計劃。

曾女士對路透社說:「我不會犯父母曾犯過的錯,比如建立一個衛星家庭。」

因為尚未辭掉在香港政府的工作,36歲的曾女士不願透露全名。她父母的婚姻當時因為分居沒能維持下去,她希望自己做得更好。她的女兒和丈夫本月已搬到溫哥華,她計劃在賣掉他們在香港的房產後,來加拿大與家人團聚。

羅女士正在等她丈夫來溫哥華團聚。她的丈夫將要離開的是一個大家庭,以及他在大學的IT官員職業,這是一個痛苦的決定。

去年10月份,羅女士把她的贊助文件給了丈夫,並敦促他不要錯過見證女兒成長的機會。他在今年1月1日發回了相關表格,使羅女士鬆了一口氣。在他等待移民的時候,這位父親正通過視屏看小女兒的成長,在睡覺前等待兩個女兒和他打招呼。

加拿大有吸引力

2019年香港街頭警方與抗議者之間的暴力衝突場面,加上中共政府隨後的強硬反應,加快了香港人做決定離開的速度。

社交媒體上有很多關於香港人返回加拿大所需的文件、學校、房地產和工作等信息。這些是臉書上一個有5,800名成員的「返回溫哥華」 頁面上經常出現的信息。

卑詩大學教授社會工作學教授殷妙仲(Miu Chung Yan)來自香港。他說,那些返回的人通常會放棄較高薪的工作,但是,他們早就知道,為了孩子的教育或退休,他們終究會返回加拿大。

上一波香港移民在加拿大創造了具有香港特色的聚居地,裡面有港式咖啡館、會說廣東話的牙醫和中式的超級市場等。

2016年的人口普查顯示,溫哥華郊區的列治文市有21.9%的居民稱粵語是其第一語言,稱普通話是第一語言的佔20%。

在多倫多北面的萬錦市,大型購物中心太古廣場(Pacific Mall)與香港的太古廣場(Pacific Place)同名。萬錦太古廣場內的行人走廊,很多用了香港街道的名字,比如荷李活道、軒尼詩道。

傑森(Jason)計劃與妻子和一對9歲的雙胞胎一起搬回加拿大,雖然他對自己的身分已經有點困惑。

他說,他父親在10個兄弟姐妹中有4個在中國大陸餓死後,去了香港。1993年,13歲的他被父母送來加拿大讀高中。

2001年,傑森回了香港,後來加入家具行業。他說,他供應家具的豪華公寓,越來越多地由大陸人擁有。在著名的IFC和ICC商業大廈,普通話已成為與客戶溝通的最常用語言。

傑森不透露全名,是因為他還沒告訴孩子要離開的消息。他說: 「每次我與朋友聚會或與同事聊天時,唯一的話題是『你要去哪裡生活?』」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