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大觀】冥冥之中緣相牽 無慾無執道自成

廣陵江陽人——李鈺
作者:小穹
雖說神意難測,但「道」並不是虛無縹緲之物,人生在世,若能時常在生活中看淡慾望、善待因緣、探求正理,自然會走上神所指引的正途。(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20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唐代宗年間,廣陵江陽(今屬江蘇揚州)有個人叫李鈺,他的家族世代居住在城裡,做收購糧食的生意。李鈺為人非常端正嚴謹,不同於一般人。他十五歲時,父親轉行做其它事,把糧食生意交給李鈺來做。有人來買賣糧食,李鈺就把稱重用的升和斗交給人家,讓他們自己稱。他也不計較時價高低,一斗只賺兩文錢,用以資助父母。就這樣過了很久,他家始終豐衣足食。

父親得知他做生意的方式,不禁感歎道:「幹我們這行的,大多都要在稱量方法上做文章,出少入多、出輕入重,才能多賺錢。官府的管制也不能杜絕這些現象。我不玩那些花樣,出入都守規矩,而你乾脆都讓人自己稱量,我比不上你啊。然而你這樣做生意,還能衣食無憂,可不是有神明在保佑你嗎?」

李鈺在父母去世後,繼續以自己的方式做生意,直到八十多歲。這時已是唐宣宗年間,宰相李鈺調任淮南節度使。李鈺聽說新來的節度使與自己同名,誠惶誠恐,給自己改名為「李寬」。

節度使李鈺到任後,做了不少好事,平日十分禮敬神佛。有一晚,他在夢中來到一座洞府,見此處春意盎然、煙花爛漫,綿延的樓閣間有飛鸞舞鶴、彩雲瑞霞。他獨自走到石壁下,看到晶瑩光潔的石面上有用金字書寫的人名,其中似乎有「李鈺」二字,字有兩尺多長。李鈺心中歡喜,想到自己生在聖明的時代,入仕多年,官至宰相,論功德也可算是遍布天下,如今神仙洞府裡有我的名字,可見我要位列仙班了。李鈺越想越高興,正得意時,只見石壁兩側走出兩名童子,李鈺問道:「這是哪裡?」童子答:「這裡是華陽洞天,不過這個『李鈺』不是相公您啊。」李鈺吃了一驚,又問:「不是我,是誰呢?」童子說:「是江陽人氏。」

李鈺從夢中醒來,夢中所見仍歷歷在目。他詢問了一些道士,他們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又問江陽的地方官,也沒人知道別的「李鈺」。於是李鈺下令在街頭巷尾尋找叫「李鈺」的人,終於找到已經改名的李寬

有一晚,李鈺在夢中來到一座洞府,見此處春意盎然、煙花爛漫,綿延的樓閣間有飛鸞舞鶴、彩雲瑞霞。圖為宋代趙伯駒《仙山樓閣》。(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李鈺用車駕恭迎李寬,為他佈置了清靜的住所,自己則齋戒沐浴,以禮相待,稱呼李寬為道兄。李鈺全家上下都對李寬尊敬有加,早晚參拜。李寬性情恬淡,相貌不凡,白鬚有一尺多長。他告訴李鈺,在他六十歲時,有道士傳授他胎息之法,而且他已很久不吃東西了。過了一個多月,李鈺向李寬請教道:「敢問道兄修得哪種道術?服煉什麼丹藥?我曾夢遊洞府,看到石壁上的姓名,在仙童指引下,終於找到了兄長,我願拜您為師,學習道法。」李寬推辭說,他並不懂道術和煉丹的事。李鈺再三求教,李寬只是說自己乃一介平民,不知何為修煉。說著說著,說到了做生意的事。

李鈺聽了,歎道:「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我的陰功比不上啊。」又感歎道:「我現在明白了,人在世間的動靜舉止,都是會有感應的。有德行的人,不論身分貴賤,自有神明看護,他的大名也會列入仙籍。這些都是在警醒世人啊!」李寬雖然說不出修道的詳情,但還是把胎息之法教給了李鈺。他一直活到了一百多歲,身輕體健。有一天他對兒孫們說:「我在世上寄身多年,只是自己靜修養生,對你們的福德沒什麼增益。」一天夜裡,他安然去世。過了三天,棺木裂開,家人打開棺材一看,裡面只有一套衣冠,他就像蟬蛻一樣消失了。

修道、功德,背後都有很深的奧妙,不只是表面上顯露的那麼淺顯。官人李鈺,能夢遊仙境、獲知天機,並有所領悟,可見道緣不淺。素人李鈺,看起來一生平淡無奇,沒做過什麼了不起的善事、大事,也沒皈依過名門正派,為什麼會成仙?其實從他的性情、作風中就能看出端倪——自幼端正嚴謹、淡泊名利,數十年如一日地堅持自己的道路,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或許是前世功德種下的根基。而這一世他就應當以淡然度過的方式,走完得道成仙的最後一程。雖說神意難測,但「道」並不是虛無縹緲之物,人生在世,若能時常在生活中看淡慾望、善待因緣、探求正理,自然會走上神所指引的正途。@*#

參考資料:《續仙傳》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明朝時期,有一個盲人寓居江西,平常靠卜卦為生。他為人占卜預測,每每結果神準。因官府失竊,他被捕快抓進了監獄。
  • 唐德宗年間,宣州旌德縣有一戶崔姓人家,家中有一個婢女叫「妙女」。貞元元年五月,妙女年方十三四歲,有一天她在庭中汲水,忽然看到一個僧人,手拿一根錫杖,一連擊打她三下。妙女驚嚇摔倒,說心口痛。很快她就昏迷過去,針灸治療也不奏效。幾天後她好轉一些,又開始上吐下瀉不止。痊癒之後,她就不能進食了,一吃東西就嘔吐,只能吃蜀葵花和鹽茶。
  • 人世間,歷來都存在著大到預知國家興亡、社會走向,小到預測個人命運和災厄之能士,他們大多是修佛修道之人,而上天之所以允許他們向常人透露天機,一是為有福分之人消除意外災厄,二是給有緣人打開一道通往信仰神佛之路的大門。信他們者,可平安度過劫難;不信他們者,難逃災厄。唐朝兩位宰相在高人點化後做出了不同的選擇,結果導致了不同的結局。
  • 唐朝江南有個叫陳季卿的讀書人,前往京城參加科舉考試。他曾立志考不中進士就不回家,因為一直沒考取,所以就一年年滯留在京城,算起來離家已經十年。由於從家中帶來的錢財業已用光,只能靠幫人抄寫勉強維持生計。
  • 吳郡(今屬江蘇省蘇州市)有位蔣生,非常喜好神仙之道,曾跟道士學過煉丹術。二十歲時他離開家,在四明山下隱居,他很積極地修葺爐灶、燒柴生火,每天勤奮煉丹,然而幹了十年也沒煉出仙丹。
  • 元朝皇帝作為一國至尊,對於修行有素的僧人,也會躬身禮遇,格外崇敬。元世祖、元成宗時,西藏僧人膽巴因持戒嚴謹,具足智慧和神通,聲震朝野……
  • 張道陵,東漢沛國人,原是太學中的學生,精通五經。晚年時他感嘆說:「即使精通五經,也無益於延年益壽啊!」於是轉而研習長生之道。聽說蜀地百姓大多心性純厚、容易教化,而且當地名山眾多,張道陵便帶著弟子到了蜀地,在鵠鳴山住下,寫了二十四篇論著道法的文章,同時精進思維、修煉心志。
  • 唐僧不信孫悟空打的是白骨精,結果是孫悟空被趕走,唐僧被碗子山波月洞的黃袍妖怪捉去。而唐僧,畢竟是有使命在身的高德聖僧,打死白骨精後,其實,他已走出了死屍關,他的身體在某一層次中已不是肉身凡胎了。
  • 薛尊師,名字不詳,唐朝人,家世尊榮顯赫。武則天末年,薛尊師和幾個兄弟都做了官,俸祿達到二千石,當時他是陽翟縣(今河南省禹州市)令。然而沒過幾年,他的兄弟們相繼亡故、沒落。目睹盛衰更迭、人事變遷,薛尊師深感心灰意冷,轉而虔心向道。他辭了官職,離妻別子,決定到山裡去學道。
  • 在基督教還未出現之前,西方社會就一直相信有輪迴的存在。比如,古希臘先哲柏拉圖在《理想國》卷十曾記載,勇士厄洛斯講述了靈魂受審及再生的詳情。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則認為靈魂在不同的物種中輪迴轉生,直到最後得以凈化,從而擺脫生死輪迴。古羅馬史詩《埃涅阿斯紀》也秉持同樣觀點,詩人維吉爾詳細介紹了特洛伊戰爭後,在冥界的樂土,一些人將會轉生成羅馬偉人的情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