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婚約娶盲女 得善報一年獲八子

文/周曉輝
清院本《清明上河圖》中的迎親隊伍。(局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2374
【字號】    
   標籤: tags: , ,

古人守信講義。關於信義,古人留下了許多至理名言,如「與朋友交,言而有信」「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以信接人,天下信之;不以信接人,妻子疑之」「有所許諾,纖毫必償;有所期約,時刻不易」等等。古籍中有關堅守信義的故事數不勝數,包括本文中的主人公。

清朝蜀中(今四川中部)有一豪門大族的公子,在十六歲時聘某氏為妻。未及娶親,未婚妻就因病突然雙目失明。女方家便給男方家寫了一封信:「小女福薄,現身有殘疾,無法侍奉貴公子,請撕毀婚約,任君別娶。」當時,如果男方家毀掉婚約,對女子的名聲很不好,這個女孩子就未必能嫁得出去了。

公子的父母就詢問兒子的意見,公子說:「小姐並非生下來就是盲人,是在受聘後才致盲,這是天意。況且已經被聘為兒子的新婦,兒子不忍心棄之不顧。」父母深以為然。

隨後,男方家將公子之意告訴了女方父母,女方父母為之感動,遂為其另外選了三名絕色女子作為妾室陪嫁過去,三人的嫁妝也都非常豐厚。

在一個吉日,男方同時迎娶四人,眾人都很羨慕,而陪嫁的三人感念主家的恩德,每日侍奉新夫人都十分恭敬謹慎。公子亦待夫人溫柔體貼。

過了一年多,夫人和三個妾室先後懷孕。等到生產,不僅都是男孩,而且都是雙胞胎,於是,一年中公子得了八個兒子。古往今來,這無疑是件稀罕事。世人在慨歎之餘,都說是公子不忍拋棄盲妻,積累了很多德行,所以才獲得如此善報。

據說公子的先祖也多有善行,誠所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

清 徐揚《姑蘇繁華圖》中的嫁娶場景(公有領域)

類似的故事在宋代也有。與宋代大文豪蘇軾處於同期的劉庭式,是章丘名賢,以高風亮節卓異之行而聞名。在蘇軾任密州(治所在今山東諸城)知州時,劉庭式以殿中丞任密州通判。

蘇軾曾在給弟弟蘇轍的信中提到劉庭式,說他是位懂得禮儀之人。在未考中進士之前,曾「議娶鄉人之女」。不過,雖然有了婚約,但尚未送聘禮訂親。按照古制,沒有納聘,還算不上訂婚。

後來,劉庭式考中了進士,而那個女子因病而雙目失明了。由於女子家本就是貧窮農戶,這下雪上加霜,更加不敢向劉庭式提及婚約之事。有人勸劉庭式娶盲女的妹妹為妻,劉庭式聽後笑答:「吾心已許之矣。雖盲,豈可負吾初心哉?」最終,他娶了盲女為妻。

婚後,劉庭式把盲女接到了任所,兩人十分恩愛。過了幾年,盲女在密州去世,劉庭式十分悲傷,哀痛之情經年不減,一直不肯再娶。

一天,蘇軾問他:「哀生於愛,愛生於色。今君愛何從生、哀何從出乎?」大意是愛源於美貌,有愛才會在對方死後哀傷。在很多人眼中,你娶了盲女,與她相攜一生,是一種義。那麼你對她的愛是因何而生?你的哀傷又是從何而來?

劉庭式回答道:「吾知喪吾妻而已。吾若緣色而生愛,緣愛而生哀,色衰愛弛,吾哀亦忘,則凡揚袂倚市,目挑而心招者,皆可以為妻也耶?」

大意是我只知道死去的是我的妻子,不管她是否能看見。如果一個人能因色而生愛,因愛而生哀,容顏老去就不愛了,哀傷亦淡忘,那麼那些在街頭穿得漂亮,賣弄風流、讓人心動的女子難道都可以娶回家為妻嗎?

蘇軾聽了劉庭式這番話後,深為讚歎,說道:「子功名富貴人也。」

蘇軾其後還對其他人說,劉庭式的品行和西晉時的羊祜差不多,他就算不能大富大貴,也會得道而成正果。當時人們還覺得有些言過其實,但事實證明蘇軾的預言是正確的。

在蘇軾說這番話的八年後,有人從廬山來,告訴蘇軾,說劉庭式在廬山監太平觀,絕粒不食,面目奕奕有紫光,他上山下山,往返六十里而步履如飛。後劉庭式以高壽終,亦或是成仙得道吧。這難道不也是福報嗎?@*#

參考資料:

《洞靈小志》
《宋史》
《東坡全集》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關於竇娥冤的故事,很多中國人並不陌生,它出自元曲大家關漢卿的雜劇。不過,竇娥的冤情和上天感應,在歷史上卻是有實例的,主角是漢代山東省郯城縣的東海孝婦周青。
  • 古人留下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之語,從來就不是妄言。行善者、行惡者,報應或隨之而至,或延後一段時間,乃至來世,但卻從不爽約,只為讓世人知曉天理昭昭、神目如電,人因此需敬天畏地,修己正心。這樣的故事比比皆是,本篇再說幾個。
  • 唐朝武德年間,都城長安有一個叫蘇仁欽的富翁,他的父親為富不仁,死後在陰間吃盡了苦頭。蘇仁欽與他的父親一樣,仗著錢多,過著極為奢侈的生活,而且為了滿足口腹之慾,恣意宰殺豬羊,燒煮熏炙小動物。
  • 人世間的生死富貴,絕沒有偶然的,或是由前世所積德行決定,或是來自祖輩父輩的的廣積陰德。唐朝代宗大曆年間有一位叫楊旬的人,任夔州(今四川境內)掌管刑獄的推司官。他篤信佛法,每日誦讀佛經,平日為人正直清廉,樂善好施,其所積累的陰德感動了上蒼。
  • 閃電
    儒學大家孟子曾說過:「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之端也。」什麼是惻隱之心?即看到遭受災禍或不幸的人產生同情之心,同情心是「仁愛」的肇始,是每個人都應該有的。如果一個人連基本的同情之心都沒有,比如看到棄嬰不僅置之不顧,甚至為了利益而泯滅天良,上天能容忍嗎?在善惡有報的天理衡量之下,這樣的人通常的報應會立竿見影地顯現。
  • 清朝官場奇聞中,有的官員攜帶前世記憶,記得輪迴轉世的細節,有的官員臨死前知道未來的去向。除此之外,發生在官場上的索命奇聞,在清人文集中留下斐然一頁。在渾渾噩噩的世界,代代相傳的故事,在不同的時間點躍入世人的視野,靜靜地訴說著警世的意義。
  • 清代《了凡四訓》中說,積陽善者因得到世人的稱讚而享有盛名,而積陰德者上天會賜予福報,或回報在積陰德者自身,或回報在其後人身上。所以「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的說法是非常有道理的。古籍中有不少積陰德得福報的故事。
  • 清朝一代名臣汪守和(1764—1836),江西樂平縣人,在乾隆年間就中了舉人,曾任新喻(今新余)縣教諭。嘉慶元年(1796年),他赴京參加恩科考試,殿試被欽點一甲二名(榜眼)進士,授翰林院編修。在嘉慶和道光年間,先後出任同考官、起居注官、奉天府丞兼奉天學政、浙江學政、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禮部尚書、工部尚書等職。
  • 人的命運、生死、福祿、姻緣皆有定數,此話不虛。不過,人的命運還是可以改變的,或因行善,或因行惡。行善可以延長壽命、得福祿、來世得福報,行惡則會使壽命縮短、福祿不再。明朝袁了凡寫的《了凡四訓》說的就是這個理兒。
  • 老子云:「人行陽德,人自報之;行陰德,鬼神善之。」唐代孫思邈在《大醫精誠》中說,「所以醫人不得恃己所長專心經略財物,但作救苦之心,於冥運道中,自感多福者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