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不圖利不貪色 冥冥中自有神明護佑

文/顏丹
唐代孫思邈在《大醫精誠》中說,「所以醫人不得恃己所長專心經略財物,但作救苦之心,於冥運道中,自感多福者耳。」(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026
【字號】    
   標籤: tags: , ,

老子云:「人行陽德,人自報之;行陰德,鬼神善之。」唐代孫思邈在《大醫精誠》中說,「所以醫人不得恃己所長專心經略財物,但作救苦之心,於冥運道中,自感多福者耳。」

歷代有許多修真之人、大德之士也都曾講過醫術與天道間的因果關聯。明朝的「虞山儒醫」繆仲淳在《祝醫五則》一篇中談到,醫者「當勤求道術,以濟物命。縱有功效,任其自酬。勿責濃報。等心施治,勿輕貧賤。如此,則德植厥躬,鬼神幽贊矣」。唐朝賢相陸贄曾說:「醫乃仁慈之術,須披髮攖冠而往救之可也。否則焦濡之禍及」;「今見醫家後裔多獲餘慶,榮擢高科,此天道果報之驗」。

據《太微仙君功過格》中記載,「以符法針藥救重疾,一人為十功;小疾,一人為五功。如受病家賄賂,則無功。」於是,南宋名醫張杲在《醫說》中寫道,「醫者當自念云:人身疾苦,與我無異。凡來請召,急去無遲。或止求藥,宜即發付。勿問貴賤,勿擇貧富」;只因「專以救人為心,冥冥中自有祐之者。乘人之急,故意求財,用心不仁,冥冥中自有禍之者」。

張杲有一同鄉,名叫張彥明,「為醫而口終不言錢,可謂醫人中第一等人」。凡僧人、道士、兵士或貧苦之人來求藥,他從不收受其藥費,甚至還將自家的錢糧施捨給他們。對來求藥的人,他不看花費多少,只想著如何讓病人康復痊癒。哪怕要多給人家配藥,也必不讓那人再攜錢來買藥。對於病情嚴重的患者,他總是選用上等的藥材,以此來寬慰病人,始終不提錢的事。

對來求藥的人,張彥明不看花費多少,只想著如何讓病人康復痊癒。圖為明 仇英《清明上河圖》之藥房。(公有領域)

有一天,城中起大火,周圍的房舍都燒光了,唯有張彥明的屋舍能在火海、煙焰中倖存下來。還有一年,張彥明所住的村子惡疾盛行,但只有他一人未染病。他的兒子是讀書人,後來在鄉試中一舉奪魁。他的兩三個孫子也都是風姿俊爽、心胸寬厚之人。張杲很感慨地說,這真是「神明助祐之」、「天道福善之」。

同樣都有著不凡的醫術,張彥明能「以救人為心」,而宜興有位段承務卻「故意求財,用心不仁」。不是特別有權勢的人來請他,他都不會屈從前往。北宋名臣翟汝文住在常熟時想見他,得託平江守梁尚書邀請他,他才肯去。

有一次,平江有位富人得了病,想求段醫去診治。段醫說:「這病只需服用數劑湯藥即可痊癒,但非得付給我五百千錢不可。」最初,富人只想付一半,不想段醫竟拂袖而去。無奈之下,富人答應會支付全額的診費,還表示會多付五十星作為藥資。段醫聽後,又提出將藥資增至一百星。

不久,富人的病好了,段醫所獲頗豐,滿載而歸。途中夜宿旅店時,夢見有朱衣人對他說:「天帝讓你行醫救人,你卻用醫術來斂財牟利,當真無半點仁心,現要將你杖脊二十,以示懲戒。」說完,便下令讓左右行刑者將段醫拖出去鞭打。第二天,段醫醒來,頓覺背脊疼痛。於是他讓人來看,竟發現他背上果真有被打過的痕跡。後來,他到家沒幾天就死了。

不久,富人的病好了,段醫所獲頗豐,滿載而歸。示意圖。 (fotolia)

神傳漢字博大精深,「利」字右側豎著刀,「色」字頭上懸著刀。可見,利與色都是本該謹守醫德、醫道的醫者之大忌。被上天賦予了懸壺之術的人,若不為金帛所動、色慾所誘,才可得到神明的助祐。

宋朝時,儀州華亭邑丞之妻李氏病危,經當地良醫聶從志診治後活了下來。李氏貌美卻十分淫蕩,她看上聶從志的英俊相貌,因此想要勾引他。一天,邑丞去了旁郡,李氏便趁機裝病,請聶從志來診治。

他來後,李氏對他說:「我差點兒就入了鬼錄,賴君得以復生。君於我有救命之恩,用世間萬物都不足以報答,現下我願以身報償,供君枕席之奉。」聶從志聽完這話,嚇得跑了出去。到了晚上,李氏又精心裝扮了一番,再去找聶從志。兩人推搡之間,聶從志扯斷自己的衣袖,再次逃出門去。他還守口如瓶,一直未曾與旁人提過此事。

一年多後,儀州推官黃靖國病得不省人事了,一日迷迷糊糊被陰間的官吏帶到地府。回來時走到河邊,見有獄吏正剖開一位婦人的肚子,將她的腸子拉出來清洗。旁邊的僧人對他說:「這是某官之妻,她想與醫者聶生私通,可聶生是有德之士,沒答應。本來他的壽命只有六十年,因守此陰德,便可再延壽十二年,且他的後世子孫代代都會有一人做官。至於那位淫蕩婦人,她失去的將會與聶生得到的一樣多。陰間獄吏濯洗她的腸胃,就是為了祛除她的淫邪之慾。」

黃靖國與聶從志素來交好,他病好之後,就去拜訪聶從志,並私下問他是否遇到過那樣一位婦人。聶從志聽後,吃驚地問道:「這件事只有我與那位婦人知道,你是如何得知的?」黃靖國就把那日在陰曹地府的所見所聞告訴了他。後來,聶從志果然有一子登科。他的孫子也很有抱負,至南宋紹興年間,當上了漢中雒縣的縣丞。

後來,聶從志果然有一子登科。圖為宋朝的科舉考試情景。(公有領域)

當時,因不貪色而得福報的不止聶醫一人。北宋宣和年間,有位士人常年抱病,百治不愈。當地一位名叫何澄的醫者醫術精良,於是士人的妻子便把他請到家中。這位婦人將何澄帶進內室,對他說:「我丈夫抱病多年,我把值錢的東西都賣光了,現下沒錢付藥費,只能以身相酬。」何澄聽了,很嚴肅地拒絕她,說道:「小娘子何出此言,你放心,我定會為你的夫君好好治病,讓他痊癒。你切不可行此舉來玷污你我的名節,讓旁人知道了,還以為我的醫術不行呢。若真幹了傷風敗德的事,沒有人誅,也會有鬼責的。」

沒過多久,何澄就醫好了那位士人的病。一天晚上,何澄夢見自己被人帶進神祠,一位判官對他說:「你治病救人有功,而且沒趁人之危、與良家婦女行淫亂之事。所以天帝下令賜你五萬貫錢,還要給你官當。」

幾個月後,東宮太子患疾,御醫們都治不好,皇帝下詔要請民間的大夫來診治。何澄應了詔,用自己調配的湯劑治好了太子的病。朝廷恩賞他,賜給他三千貫錢和初品官的官位。從此,何澄聲名鵲起,他的醫術在京師久盛不衰。這當真是應了老子那句「行陰德,鬼神善之」!@*#

參考資料:

《醫說》
《夷堅志》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人留下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之語,從來就不是妄言。行善者、行惡者,報應或隨之而至,或延後一段時間,乃至來世,但卻從不爽約,只為讓世人知曉天理昭昭、神目如電,人因此需敬天畏地,修己正心。這樣的故事比比皆是,本篇再說幾個。
  • 唐朝武德年間,都城長安有一個叫蘇仁欽的富翁,他的父親為富不仁,死後在陰間吃盡了苦頭。蘇仁欽與他的父親一樣,仗著錢多,過著極為奢侈的生活,而且為了滿足口腹之慾,恣意宰殺豬羊,燒煮熏炙小動物。
  • 人世間的生死富貴,絕沒有偶然的,或是由前世所積德行決定,或是來自祖輩父輩的的廣積陰德。唐朝代宗大曆年間有一位叫楊旬的人,任夔州(今四川境內)掌管刑獄的推司官。他篤信佛法,每日誦讀佛經,平日為人正直清廉,樂善好施,其所積累的陰德感動了上蒼。
  • 閃電
    儒學大家孟子曾說過:「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之端也。」什麼是惻隱之心?即看到遭受災禍或不幸的人產生同情之心,同情心是「仁愛」的肇始,是每個人都應該有的。如果一個人連基本的同情之心都沒有,比如看到棄嬰不僅置之不顧,甚至為了利益而泯滅天良,上天能容忍嗎?在善惡有報的天理衡量之下,這樣的人通常的報應會立竿見影地顯現。
  • 清朝官場奇聞中,有的官員攜帶前世記憶,記得輪迴轉世的細節,有的官員臨死前知道未來的去向。除此之外,發生在官場上的索命奇聞,在清人文集中留下斐然一頁。在渾渾噩噩的世界,代代相傳的故事,在不同的時間點躍入世人的視野,靜靜地訴說著警世的意義。
  • 清代《了凡四訓》中說,積陽善者因得到世人的稱讚而享有盛名,而積陰德者上天會賜予福報,或回報在積陰德者自身,或回報在其後人身上。所以「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的說法是非常有道理的。古籍中有不少積陰德得福報的故事。
  • 清朝一代名臣汪守和(1764—1836),江西樂平縣人,在乾隆年間就中了舉人,曾任新喻(今新余)縣教諭。嘉慶元年(1796年),他赴京參加恩科考試,殿試被欽點一甲二名(榜眼)進士,授翰林院編修。在嘉慶和道光年間,先後出任同考官、起居注官、奉天府丞兼奉天學政、浙江學政、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禮部尚書、工部尚書等職。
  • 人的命運、生死、福祿、姻緣皆有定數,此話不虛。不過,人的命運還是可以改變的,或因行善,或因行惡。行善可以延長壽命、得福祿、來世得福報,行惡則會使壽命縮短、福祿不再。明朝袁了凡寫的《了凡四訓》說的就是這個理兒。
  • 古人守信講義。關於信義,古人留下了許多至理名言,如「與朋友交,言而有信」「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以信接人,天下信之;不以信接人,妻子疑之」「有所許諾,纖毫必償;有所期約,時刻不易」等等。古籍中有關堅守信義的故事數不勝數,包括本文中的主人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