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試析】

預言試析(9)諾查丹瑪斯預言大瘟疫時間的算法

作者:棄名
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預示了大瘟疫的時間。(左圖:公有領域,右圖: Shutterstock/大紀元合成)
font print 人氣: 5591
【字號】    
   標籤: tags: , ,

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傳染全球以來已經過了一整年,然而疫情非但沒有像薩斯一樣自己銷聲匿跡,反而愈演愈烈,而且中共病毒正在以可觀的速度變異,在全球各地變異多發。震驚人們的是,十六世紀的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Nostradamus,西元1503—1566年)在預言中明確提示了當今大瘟疫發生的時間,給了一個算法。本文解譯推算發生的時間已是迫在眉睫。

一、武漢肺炎中共病毒頻傳變異的預警

這裡先來回顧一段歷史,西元6世紀時的東羅馬帝國學者Evagrius Scholasticus記述了他經歷的古羅馬大瘟疫中的一個奇怪現象。他寫到在大瘟疫中「有些人感染了一兩次又康復了,但是等待他們的,不過是再一次感染以及隨之而來的死亡而已。」[1]

醫學理論上,人在經歷了一次病毒感染並康復後(或注射了疫苗後),就足以產生抗體抵禦該病毒及相似變種了。如Evagrius Scholasticus所說,假如人們能感染兩次到三次後喪命,可能該病毒的變種已經發展到具有多個迥異的分支。或者,也有可能變種病毒展現出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效應,即:變種病毒藉由人體內免疫抗體的輔助增速攻擊感染過的人,並造成更嚴重的病理反應。

2021年2月初,負責新冠疫苗配發的英國衛生部政務次長查哈威(Nadhim Zahawi)表示,武漢肺炎病毒在全球已有約4000個變種。最近幾個月尤其自2021年2月起,幾個國家都發現了流行中的新的中共病毒變種。研究人員懷疑最近出現的部分中共病毒變種可能在傳染性、毒性、可檢測性、或疫苗(抗體)免疫效果的一個方面或多方面變得更糟。[2]

這種比薩斯和MERS後起的冠狀病毒家族新成員──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的變異速度驚人,大大提高了上述Evagrius Scholasticus記載的疫情現象在當前再現的可能。它發出了嚴重的預警:更嚴重的大瘟疫似乎已經迫在眉睫。

二、大瘟疫迫在眉睫

筆者注意到,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的《序言(給兒子的信)》提到預知大瘟疫出現時間的算法。

諾查丹瑪斯《序言(給兒子的信)》是他的預言中三大主要部分之一。此信中明確指出當今大瘟疫及劫難的發生時間:

「從完成文稿時算起177年3個月又11天,瘟疫等災難就開始了」。
(法語原文:et que de present que cecy i’escrits avant cent septante sept ans trois mois unze iours par pestilence……)

這段預言通俗易懂。唯一的問題是,所指的是什麼文稿?

在本系列【預言試析】文章中,筆者已經反覆揭示了共產黨就是末世時的害人魔鬼,大瘟疫就是針對中共及其追隨者而來的。那麼由這一條思路來推測,諾查丹瑪斯指的是關於共產主義的文稿嗎?我們繼續往下挖掘。

回到1842年,任職《萊茵報》主編的馬克思偶然發現,挑撥和「物質利益」有關的社會矛盾是煽動仇恨的有效方式。隨後從1843年10月起在法國接觸了當地的工人運動後,精明的馬克思立刻意識到「所謂的無產階級」是他挑撥妒嫉和仇恨的最佳對象,他隨即想出了「哲學領導無產階級革命」的實用共產主義雛形。

恰好此時馬克思正在為自己未完成的書稿《黑格爾法哲學批判》撰寫「導言」,便把上述他的共產主義思想雛形寫在了其中。《〈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最終完稿於1843年12月或1844年1月;1844年2月發表於《德法年鑑》。(請見附文)

學者們普遍認為《〈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的撰寫,標誌著馬克思轉向了共產主義和鼓動無產階級革命。它是馬克思撰寫的第一個共產主義文稿。

用這個文稿完成的時間,加上177年3個月零11天,得到的時間是2021年3月或4月的某日。

用這個文稿發表的時間,加上177年3個月零11天,得到2021年5月的某日。

這樣來看,當前的疫情確實是對著共產黨而來的,叫「中共病毒」其實很恰當。我們可能會在3月到5月間看到惡性疫情的顯著升級。

三、中國和西方的染疫死亡率差異

諾查丹瑪斯預言《給亨利二世的信中》也給出了瘟疫的死亡率,將超過三分之二:

「此時大瘟疫將出現,超過三分之二的人口將死於此次瘟疫。死的人實在太多,以至於無法知道許多房子和土地的主人是誰,城市道路旁的草(由於無人料理)長到高過膝蓋。」[3]

東方預言普遍提到死於疫情的人占九成,如:

《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描述了「大瘟疫」的後果:「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

《格庵遺錄》描述:「三年之凶二年之疾,流行瘟疫萬國時,吐瀉之病、喘息之疾,黑死枯血無名天疾,朝生暮死十戶餘一」。

東西方預言寫的都是人類最後的瘟疫劫難,預言中的死亡率卻有明顯的差異,東方(九成)遠大於西方(三分之二)。再加上薩斯和武漢肺炎都爆發於中共轄下的土地,毋庸置疑,這疫情真的是對著中共及其追隨者而來的。

有的讀者可能有疑問,說中共搞的封樓封戶、強制送疑似病人入方艙集中營等措施,在之前好像挺有效啊?疫情好像沒有國外嚴重啊?許多證據都指向中共的疫情數字大量造假,本文就不展開講述了。[點參近期的報導]

另外,要是封樓封戶、戴口罩不出門就能輕鬆控制這場瘟疫,在歷史上東西方先知還會留下這許多關於最後這場瘟疫的預言嗎?而且,預言是示警人們及早應對走過災難的,怎麼不見任何一個先知說起這種避難方法啊?戴口罩等方式在表面上有些作用,但最終還要看人心。東西方諸多的預言中告訴人類的避難方法都是:

守住善良、守住正義良知,《諸世紀》中更是強調要遠離中共和共產主義/社會主義。

無論中外,在思想中或行為上和中共站在一起的人,以及沒有聲明退出中共各種組織的人,都在極度危險之中了。在隔離措施極端嚴酷的中共統治區內,瘟疫已經愈演愈烈,未來更不樂觀,這是被中共用無神論所迷惑的人們無法理解的。

兩千年前,古羅馬君主尼祿用各種謊言和縱火案抹黑基督教,開始了對基督教的長期迫害,由此而帶來了四次大瘟疫。再看到武漢肺炎爆發的中國大陸境內,1999年7月中共黨魁江澤民用各種謊言抹黑法輪功,包括導演2001年的假自焚來妖魔化法輪功,給迫害法輪功找藉口,一直持續至今。

(請見《明慧專題:「天安門自焚」真相》

歷史其實在重複著,只是地點和表面形式發生了變化。從諾查丹瑪斯的預言可以看出,警示的時間過去了,真正的大瘟疫已在路上了。這時還不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還沒有認清中共真面目的,還和中共勾肩搭背的,可真的是命懸一線了。

*直點鏈接:【退出中共黨團隊(可化名退出)】
(*提醒:危難中如果找不到正式的三退途徑,可公開張貼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危難之中能真心懺悔,用真心念九字真言會有效。)

註釋
[1] 《Ecclesiastical History》by Evagrius Scholasticus, London: Samuel Bagster and sons,  p.225.

[2] 這些新的中共病毒變種包括:
在英國發現的傳染性顯著增強的變種中共病毒B.1.1.7;
在英國發現的含有擔憂突變的中共病毒變種B1525;
日本研究人員2月18日公布的或能降低疫苗免疫效果的新變種中共病毒;
芬蘭發現的無法被WHO批准的核酸檢測方式檢測出來的新中共病毒變種Fin-796H;
在美國紐約流行的傳染性和抵禦抗體能力增強的變種中共病毒B.1.526;
美國發現的中共病毒的兩種新變種的組合體,結合了上述提到的「B.1.1.7」變種以及另一種源自加州的、更能抵禦抗體的變種中共病毒株「B.1.429」;
在南非出現的變種中共病毒B.1.351;
在巴西出現的變種中共病毒P.1……等等。

[3] 法語原文:Et sur ces entrefaites naistra la pestilence si grande que trois pars du monde plus que les deux defaudront. Tellement qu’on ne sçaura, cognoistre ne les appartenans des champs & maisons, & naistra l’herbe par les ruës des cités plus haute que les genoux

附文:馬克思轉向共產主義的簡要過程

中共美化下的馬克思一點兒都不真實。

1969年起由蘇聯主導,蘇聯、美國、英國的編輯們共同整理了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文稿和信件,編輯成書50卷,稱作《Marx & Engels Collected Works》,英文版以Lawrence & Wishart出版社的2010電子版較常見。可想而知,在蘇聯的強勢干預下,這套文集絕不會是以右翼視角整理,甚至於美國和英國的出版社在其國內出版前還諮詢了當地共產黨的意見。

即便從這套英文史料中看,用「野心家」、「暴躁(莫名的仇恨)」、「刻薄寡恩」、「流氓痞子」、 「破壞狂」等貶義詞來形容馬克思是恰當的,當然不可否認馬克思確實有超越普通人的聰明,不然也幹不了大壞事。

高中時的馬克思就表現出了成就一番大事業的野心。隨後,馬克思一步入大學就立即投身詩文和劇本創作,寄望於用文藝方式成名。在1835年夏到1837年秋的兩年間,馬克思至少創作了數十首黑色詩歌和一個未完成的黑色劇本。作品中透露出他的野心、破壞欲、無道德底線(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等諸多魔鬼一樣的心態。這些作品都收錄在《Marx & Engels Collected Works – Volume 1》中。

1837年秋他停止了文藝創作,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沒有出版社願意刊出馬克思的低劣文學作品,二是馬克思發現了黑格爾哲學的魅力,轉而研究黑格爾哲學,換句話說,他發現把黑格爾哲學反過來用可以改造世界(其實就是破壞世界秩序),這要比黑色文藝創作有力多了。

1842年,任職《萊茵報》主編的馬克思偶然發現,挑撥和「物質利益」有關的社會矛盾是煽動仇恨的有效方式。隨後在1843年10月起,在法國接觸了當地的工人運動後,精明的馬克思立刻意識到「所謂的無產階級」是他挑撥妒嫉和仇恨的最佳對象,他隨即想出了「哲學領導無產階級革命」來「解放」人類的實用共產主義雛形。

(註:馬克思所說的「解放」可不是中共偽飾的「解放」,馬克思的「解放」指的是讓人放棄道德、家庭、私有財產、國家民族觀、信仰、法律等等的約束,重構一個他幻想的為所欲為的社會(那將真的和魔鬼的世界無異)。這些在馬克思寫於1843-1846年的多個文稿中都有描述。)

1843年10月,馬克思開始為自己未完成的書稿《黑格爾法哲學批判》撰寫「導言」,便把上述馬克思的共產主義思想的雛形寫在了其中。《〈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最終完稿於1843年12月或1844年1月。1844年2月發表於《德法年鑑》。
@

──點閱【預言試析】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家好,歡迎來到「寶藍視界」。今天這期節目呢,我們聊的話題是古今預言,看一看古今預言留下的警示。
  • 900年前神祕的教宗預言指出,我們人類在此之後還會經歷112位教宗,之後世界將迎來末日審判,而現任教宗,方濟各,正是預言中第112位教宗,這個預言到底說了什麼?
  • 諾查丹瑪斯在很多預言中都提到過敵基督?這個敵基督將給人類帶來重大的災難,而諾查丹瑪斯預言了這樣一個政權存在的時間是73年,歷史上很多人將它解讀為蘇共,我們今天就和大家分享兩個諾查丹瑪斯的預言,我仔細研究了一下,覺得這預言詩,有可能說的是中共。
  • 最新解密諾查丹瑪斯預言,國王歸來?君主制回歸?諾查丹瑪斯預言了很多災難,世界末日和末日審判,但是它還提到了人類將會迎來新的黃金時代,而這個時代君主制度將會回歸,國王歸來。諾查丹瑪斯具體是怎麼說的呢?
  • 2021年在很多預言家眼中,是依舊黑暗的一年。
  • 彭斯危險?最新大選預言解密;彭斯的名字竟然出現在400年前的預言詩中;諾查丹瑪斯準確預測川普、彭斯和美國大選;1月6日發生了什麼?到底是誰將要被關到籠子裡?
  • 本文解析西方預言《諸世紀》和舊約預言《Ezekiel》中所指「太陽」象徵的對象與引申含意。其預言內涵關係到今天人類的未來命運。
  • 希臘諸神
    在美國國會大廈於1月6日發生暴力事件之後,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的推特與臉書帳號遭凍結,能替代推特的社交媒體Parler的app被谷歌和蘋果公司下架,而YouTube也開始刪除與大選舞弊有關的內容。針對這些大型科技公司聯手審查言論,有猶太教拉比表示,這是對抗神的一場戰爭,最終將會失敗。
  • 回顧2020,充斥著災難,尤其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爆發,在全世界蔓延,導致近200萬人死亡,而關閉措施又讓全球經濟面臨崩潰,再加上火災、水災、蝗災等等,人們都在祈禱災年快點過去。但隨著2021年的到來,災難真的會過去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