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自己越來越年輕健康的祕密

人氣 2651

【大紀元2021年02月24日訊】(Bruce Horovitz撰文/大紀元記者洪鳴編譯)我的醫生問我為了使自己的健康狀況得到顯著改善正在做些什麼,回答是:「我正在做更多義工。」在疫情發生之前,我將自己的志願活動從一週的一天增加到一週的三天,包括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的阿靈頓食品援助中心進行食品分發。

早在1月初,疫情還未大流行之前,我就參加了年度體檢。我的醫生看著檢查結果,有些不相信地搖了搖頭。一切都很完美。我的膽固醇下降了,體重也下降了,我的血壓就像是游泳運動員,所有的血液檢查一切正常。

「你怎麽做到的?」他問,幾乎傻眼了。

畢竟,我是一個67歲的禿頭男人,一生中大部分時間都在伏案工作的記者,身體出過各種問題,諸如疝氣(三十多歲),腎結石(四十多歲)和帶狀皰疹(五十多歲)等等。

我仔細考慮了自上次體檢以來發生的變化。當然,我每天鍛煉90分鐘以上,但是我已經這樣做了五年。我也注重飲食健康,但這也保持很久了。像大多數孩子在讀大學的家庭一樣,我的情感和財務壓力也很大,而且也絲毫沒有放鬆的餘地。

我生命中只有一件事發生了真正的變化。我告訴他:「我正在參與更多的志願者活動。」

我花在地下室的時間減少了,花更多的時間在志同道合的人身上做一些事情。難道是這個神奇的靈丹妙藥在不斷改善我的健康狀況嗎?

有幾個跡象表明很可能「是」。

當我考慮到這一點時,我意識到在疫情出現之前,志願者活動對於我的健康已經變得多麼重要。

隨著新增病例的增加,社會活動都關閉了。我喜歡的弗吉尼亞志願者演出一一消失了。大瀑布市的河彎公園不再有星期一幫助人們選擇遠足路線的活動。每週三在瀑布教堂的社區庇護所為無家可歸者提供午餐的活動也沒了。還有星期五在阿靈頓食品援助中心的活動,我也出於謹慎放棄了。我有輕度的哮喘,這潛在的症狀似乎使新冠病毒看起來更可怕。

2月28日,作者布魯斯‧霍羅維茲(Bruce Horovitz)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市阿靈頓食品援助中心的冰箱旁邊,幫助分發雞蛋和牛奶。霍羅維茨認為志願服務可以改善他的整體身心健康,但是在三月份疫情爆發時就停止了。 (Lynne Shallcross/KHN)

曾經只是因為缺少一天的志願服務就會使我感到自己像個膽小鬼。現在經過了將近八個月沒有志願活動,我整個人都變得憂鬱了。

科學有助於解釋原因。

米爾肯研究所老年衰老中心(Center for the Future of Aging at the Milken Institute)主席、南加州大學倫納德‧戴維斯老年醫學學院(USC Leonard Davis School of Gerontology)的傑出學者保羅‧歐文(Paul Irving)說:「老年志願者的健康益處令人歎為觀止」,他的演講,書籍和關於衰老的播客廣受關注。

他說,當老年人參加體檢時,「除了抽血以及所有其它例行檢查外,醫生還應該對您說,『告訴我有關您的義工服務。』」

2016年《心身醫學:行為醫學雜誌》(Psychosomatic Medicine: Journal of Behavioral Medicine)中的一項研究匯總了10項研究的數據,發現生活中具有較高目標感的人(例如來自志願服務的人)在短期內死亡的可能性較小。另一項研究發表在美國藝術與科學研究院的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的學術期刊《代達勒斯》(Daedalus)上,得出的結論是,老年志願者降低了患高血壓的風險,延遲了身體殘疾,增強了認知並降低了死亡率。

心身醫學研究的資深作者、西奈山聖盧克醫院(Mount Sinai St. Luke’s Hospital)的心臟病專家艾倫·羅贊斯基(Alan Rozanski)醫生說:「開心他人和生活充實的人表現出更好的生理功能。」他說,從事諸如義工服務等社會活動的人經常表現出更好的血壓結果和更好的心率。

當然,這是有道理的,因為志願者通常比坐在沙發上看情節喜劇片《吉利根島》(Gilligan’s Island)的人更活躍。

義工們分享了一個小祕密。我們一開始可能是在幫助他人,但我們最終會為了自身的感情和身體健康堅持下去。

在這個無家可歸者的收容所,我可以在一個小時內打包50個麻袋午餐,並達到像摩城音樂節奏一樣的目標心率。在食品銀行,我在3小時的工作時間內分配了數百加侖的牛奶和數十箱雞蛋,可以感覺到人與人之間的身體和情感上的交流。當我志願為別人去服務時,我敢說我更像是37歲而不是67歲。

作者布魯斯‧霍羅維茲(Bruce Horovitz)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市的阿靈頓食品援助中心向客戶提供一盒雞蛋。 (Lynne Shallcross/KHN)
在疫情之前,霍羅維茲(Bruce Horovitz)將每週的志願服務時間從一週的一天提高到了一週的三天。 (Lynne Shallcross/KHN)

羅贊斯基對此並不感到驚訝,他在過去15年中研究了10項研究,其中包括130,000多名參與者。他說,所有這些都表明,有目的的參加活動(例如志願服務)可以降低發生心血管事件的風險,並且通常可以延長老年人的壽命。

大衛‧第哈特(David DeHart)醫生也對此有所了解。他是威斯康星州大草原城梅奧診所的家庭醫生。他認為自己在職業生涯中已經與成千上萬的患者(其中許多是老年人)接觸過。與其開處方,他更願意建議他的老年患者多做些志願活動來緩解壓力。

他說:「有同情心的舉動可以減輕別人的痛苦,同時可以幫助減輕自己的痛苦和不適。」

50歲時,第哈特醫生採取了自己的建議。他的志願者活動與越南的國際醫療團隊合作,通常每年兩次。他也經常帶妻子和孩子來協助。他說:「當我回來時,我感到精神振奮,並隨時可以回歸工作。它給我的能量使我想起為什麼我想當醫生。」

我認為我從志願活動中獲得的個人獎勵是強大的能量,並且沒有「關閉」按鈕。整個星期(如果不是一個月)都讓我感覺良好。

什麼時候可以安全恢復我的志願活動?

我正在考慮我的選擇。公園提供了一些戶外活動,包括打掃,但是缺少讓我感到振奮的互動。我很想回到食品銀行,因為即使是我志願者活動的同事,85歲的查爾斯‧丁肯斯(Charles Dinkens),也已經在暫停八個月後回歸志願者活動。「我還能做什麼?」他表示。無家可歸者收容所目前尚不允許志願人員進入。取而代之的是,它要求人們在家中打包午餐,然後放下。哦,他們也在尋找人們為居民「玩」賓果(Virtual bingo)等虛擬遊戲。

(註:賓果是一種有趣又容易上手的機率遊戲,屬於慈善博彩遊戲之一,因此部分收益將回饋給本地社區。)

可惜我不太喜歡虛擬賓果遊戲。

實話實說,克利夫蘭診所(Cleveland Clinic)的內科醫師和傳染病專家克里斯汀‧恩格倫德(Kristin Englund)醫生說,在疫情期間,沒有一種萬能的方法可以安全地招募志願者。她建議志願者(尤其是65歲以上的志願者)只選擇戶外的義工活動。她說,在人流較少的受保護的空間內會更好,因為「每次與人互動時,都會增加傳染的風險」。

恩格倫德說,她會考慮將為當地的動物收容所遛狗作為志願者活動的一種安全選擇。她說:「雖然我們確實知道人們可以傳染動物,但動物不太可能回傳給人。」

同時,我的下一次年度體檢即將在一月份進行。我很想知道我的體檢結果是否能像上一輪一樣好。我有疑慮。除非,當然,除非屆時我已恢復某種形式的現場義工服務。

去年,在無家可歸者收容所,當我將一份番茄湯和火雞三明治的午餐送到一位老太太手裡時,她把我拉到一邊表示感謝。她放下盤子,握住我的手問,「你為什麼要做志願者?」

她可能以為我會說我這樣做是為了幫助別人,因為我關心那些比我不幸的人。但其實不是。

我說:「我在為自己做。」「在這裡讓我感到心情舒暢。」

作者簡介:

布魯斯‧霍羅維茲(Bruce Horovitz)是自由撰稿人,經常為「凱澤健康新聞」(Kaiser Health News,簡寫KHN)撰寫文章。本文首次發表於「凱澤健康新聞」。 「凱澤健康新聞」關於臨終和嚴重疾病問題的報導由戈登和貝蒂摩爾基金會(Gordon and Betty Moore Foundation)贊助。

責任編輯:韓玉#◇

相關新聞
成功來自願力和動力的結合
罷免州長組織者:為加州人民感到驕傲
在罷免紐森徵簽活動中的華裔志願者
阿德萊德動物園一蘇門答臘虎重病死亡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弗洛伊德案反轉?台朝野誓死抗共
【新聞看點】美三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遠見快評】美議員推重磅法案 中共紅線全踩了
【秦鵬直播】蓬佩奧加盟福克斯 美國歐盟抗中共
【財商天下】比特幣暴漲 淘金熱加劇晶片荒
【珍言真語】劉慧卿:林鄭所説是中港式選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