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Parler執行長:抵制封殺文化

人氣 1348

【大紀元2021年02月26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江元貞翻譯)「他們想做的就是通過取消文化來封殺企業,比如說讓雇員被解僱,封殺具體的人,這是一種暴民心態,我覺得非常重要的是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必須站起來抵制這種封殺文化。」梅克勒說。

「因為封殺文化不只封殺人們的言論,他會讓人失去工作,他會讓人從文明社會被孤立,所以對一個文明社會來說,這是一種危險。」

Parler上個月恢復上線了。一個月前,蘋果和Google Play商店下架了Parler,亞馬遜網絡託管服務也終止了對它的服務。這是1月6日國會山莊事件發生後緊跟著發生的。

因此需要發展替代性的生態系統,梅克勒說:「這方面的工作是巨大的,有些要從零開始,有些只要找到合作方就可以了,我正在做這件事,這個非常有意思。」

「最後我想讓大家理解是,美國現在面臨的是最重要的一場抗爭,言論自由是美國系統的根本……如果我們封殺這種多樣化的觀點,我相信最終美國不再存在了,因為美國是言論自由之家……如果我們失掉美國這個陣地,全世界都不會有言論自由。」梅克勒說。

今天我們的嘉賓是Parler臨時執行官馬克‧梅克勒(Mark Meckler)。這是本期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如您所知,YouTube已經不再允許我們刊登廣告,請您加入我們的郵寄名單組,這樣你可以收到我們最新的節目。

楊傑凱:馬克‧梅克勒,很高興您能再次來到本節目。

馬克:謝謝,這是我的榮幸。

楊傑凱:馬克,上次您是以不同的身分來我們節目的,現在您是Parler的臨時首席執行官。Parler是追求言論自由的社交媒體平台,一個月前被迫下架,星期一你們又回來了。我們一直在用Parler,我也一直在使用Parler。新的Parler還沒有盡善盡美,你能說一說新版本的Parler現在是怎樣的情況?

Parler重返江湖

馬克:好的。我先談一下背景。您知道當時我們被下架的時候,大部分人低估了情況的嚴重性。

如果一個網站運行正常的話,你不會考慮其背後的技術問題。我們必須深入了解運行這樣系統所需的支持,它非常複雜。從技術層到雲端,要考慮很多層面。所有這些都要重新構建,這樣我們才可以回來。

我為我們的團隊感到驕傲,他們每天工作二十多個小時,實現了Parler再次回來。

我們在投放的時候知道,雖然它暫時還不完美,因為性質複雜,所以一開始就完全完美,這不太可能。我們知道一路上會有磕磕碰碰的問題,但是它會變得越來越好。

我們在蘋果的iOS上遇到了一些問題,我們現在還回不到蘋果商店去,也就是說在蘋果,現在還無法更新Parler版本,也無法修補App裡面的一些漏洞。我們現在正在想其它辦法來解決這些問題,其中一部分是因為流量太多承載量的問題,流量在猛增,我們儘可能疏通,我覺得我們會一天比一天更好,星期一已經比以前好多了,下週情況會好很多。

楊傑凱:我個人遇到了幾次這樣的問題,有時加載頁面時,我說的是台式電腦,會出現頁面不存在這個信息,刷新後仍如此,您覺得此時如何辦?

馬克:首先,我希望人們不要以為Parler還沒有回來,我們其實已經回來了。它真的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系統,比如這個iOS運行系統,如果你用的是蘋果手機或者iPad的話,會遇到系統超載引起的一系列問題,其實它還不是因為流量的問題,我們在想辦法解決。一天比一天更好,現在基本上已經不受干擾地在運作了。基本上下週,所有這些問題,都會得到解決。

楊傑凱:太好了,你們重返江湖,大家都很感興趣,您現在聽到什麼樣的反饋呢?

馬克:您知道我已經接受了不少採訪,很多人都很激動,說我們又回來了。我現在跟我們的這些基層人士談話,傳統州中,數以百萬計的支持者看到我們回來,都很興奮。雖然現在新版本還有些問題,但是人們仍然在堅持使用,我們不存在審查和封殺,你知道現在人們在使用臉書和推特時,變得非常小心翼翼和敏感,終於有像我們這樣的平台是支持言論自由,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他們不會受到審查了。

Parler敞開大門 歡迎所有的人

楊傑凱:您可以談一下言論自由這個話題嗎,因為這確實是現在的一個問題。還有一個問題是怎樣能夠登錄新的Parler,好像存在不能登錄的一個情況?

馬克:是的,投放的第一個星期,我們只服務現有的用戶,為已有賬戶的用戶提供服務,他們是否可以登錄?他們是否可以用之前的帳戶?他們之前關注的人,現在是否還可以仍然關注等等,我們想確保這些都能夠順利運作。然後我們再向廣大民眾開放,我覺得下週我們可以向廣大民眾開放了。

楊傑凱:好的,那我們來談一談言論自由問題,從一開始,人們就把Parler形容為一個觀點多樣化的平台,我們在採訪Parler之前的CEO,他也這樣說的,目標是為大家提供儘可能多的觀點,讓人們自由表達他們的觀點,我想聽聽您在這方面的想法。很多人從一開始就把Parler當作保守主義的平台。

馬克:是的。我想說一下最後這點,過去幾天所有的這些報道都在說我們是極右的,我們只接受右派的觀點,這些是在給我們扣帽子,我基本上已習慣了這種形容詞,但這不是真實的,這是左派想要做的,他們打壓言論自由,他們不想讓人們聽我們平台上這些人的言論。

我們真正的理念是敞開大門,歡迎所有的人,我們不只接受川普總統,我們也接受拜登總統。我們希望兩個人都能夠上我們的平台,我們歡迎觀點自由化,包括政治領域的觀點自由化,特別重要的是人們不見得對政治感興趣才來我們平台,可以對藝術和音樂,還有電玩,我們平台上有很多電玩大咖。

你可以是音樂家,可以是藝術家,我覺得我們的內容很豐富,不管你是什麼樣的關係,我們都歡迎你。

獨立於科技寡頭 謹慎選擇合作夥伴

楊傑凱:我的一個問題是,您形容Parler是一個真正的獨立的平台,但您剛才也說科技層面非常複雜,依靠外部的供應商,您怎麼保證他是真正獨立的呢?

馬克:我說的獨立實際上是獨立於這些科技寡頭,我們有我們的供應商,這些不屬於我們的,就是我們不是百分百獨立於這些外部供應商,但是我們所有的合作夥伴都是支持言論自由的。我跟所有這些公司的CEO都溝通過,他們不會屈服於這個喚醒運動的暴民。

所以我們非常謹慎選擇我們的合作夥伴,他們不見得要和我們自己的政治立場一致,我們只希望他們能夠支持言論自由,所以他們都向我們保證他們在科技的方方面面都支持言論自由。

當然我們還需要備用系統,冗餘系統。比如其中一部分受到覺醒暴民的攻擊或受到科技大公司攻擊,我們失去了一部分服務,那麼我們會用備用系統來維持,不會出現一處出問題癱瘓整個系統。過去我們有很多薄弱環節,現在我們在這方面變得謹慎,我們想其它的辦法來預防這類事情。

楊傑凱:其它社交媒體平台對你們的回應是怎樣的?

馬克:簡單地說,他們不太喜歡我,其他設備提供商對我們基本上是負面,但我們會忽略他們說的。因為我們的立場在市場上跟任何人都不一樣,我們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平台,我們相信數據主權和隱私,真實向公眾披露情況。我們在這方面過去是主要的平台,將來我們也會是這方面的主要平台,我們不會被其他人的言辭所左右。

暴動人士大部分在臉書推特上

楊傑凱:我知道您現在跟亞馬遜在打官司,因為他們之前關閉了您們的伺服器。

馬克:是的,簡單的說就是亞馬遜違約了,我們和他們的合約要求他們提前通知我們,他們要重視對我們的服務,但他們沒有這樣做。

另外,還有各種反托拉斯的違規問題以及言論自由的違規問題,可能還有和言論自由有關的行為問題,我覺得下星期10天之後,我們會呈交第一份這方面的控訴文件。

楊傑凱:他們終止你們的服務,表面理由是什麼?

馬克:就我所知,沒有清晰的表面理由。他們認為我們沒有好好地管制我們的內容,所以造成了1月6日國會山莊事件,他們認為是我們的責任。

但這個很令人震驚,因為即使是福布斯,他們都做了一個獨立的調查,顯示當時臉書,YouTube,包括推特,說要暴動的這些人的數字是我們的十幾倍,大部分跟國會山莊有關的人都是在這些主要平台上,Parler上只有很小一部分人。

我覺得這是一次政治攻擊,也是一次商業攻擊。

Parler不依靠用戶數據來盈利

一方面他們要壓制言論自由,他們不喜歡人們在網絡上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另外就是我們的模式跟其他人都不一樣,我們不依靠用戶數據來盈利,我們不使用演算法。大家都很害怕這個詞,因為他們強制把內容灌輸到人們的網頁上去。

你去看Parler,那個內容就是你想看的內容,你關注的人的內容才會出現,所以我覺得人們可以決定自己想看的電視內容,這個對臉書,對推特,對谷歌構成了威脅。

楊傑凱:但是就我所知,您確實在控制內容,我聽說有個供應商,我想不起來這個名字了,他是你們的雲端供應商,他公布的信息說他們對你們控制內容感到滿意,好像您使用人工智能等其它方法來控制平台上的內容,所以您真的是完全言論自由的平台嗎?

馬克:好的,我想要澄清這一點,我們不控制內容,但是我們有平台社區的一套規定。這些規定是防止人們出現一些違法行為,換句話說只要在公共場合你可以說的,你在我們平台就可以說,如果公共場合不允許鼓動暴力,它不合法,它變成一個可執行的威脅,那麼我們平台也不允許。

所以我們有兩套系統來進行干預,一是用人工智能去篩查人們說的話,然後我們還有真人的團隊去干預。這很重要,我們會確保它不變成一種審查,不變成一種封殺。如果人工智能查出來的信息,但我們真人團隊決定是合法的話,我們仍然會允許這樣的信息被公布出來。

楊傑凱:之前您提到你們不利用數據來賺錢,這個是現在標準商業模式了,那麼你們用什麼方式來賺錢?

馬克:我們只是使用標準的廣告模式來賺錢,比如你聽收音機的話,廣告商會購買其中的一些時段來插入廣告,他會購買一些數據流時段來插入廣告。

你在聽這個廣播時,偶爾你會聽到一些廣告或一系列廣告,他們只是直接在購買廣告時段,並不是你符合某些具體條件,廣告商也不知道你的個人訊息,他沒有任何針對性,他們只是選擇在這個內容的哪些時段投放廣告。

左派通過取消文化來封殺企業

楊傑凱:您是否會擔心別人通過取消文化來取消這些廣告商?你們如何做呢?

馬克:我當然擔心,如果不出現這種情況,反而會變得很奇怪。事實上現在整個媒體都在發生這樣的事,我們現在看到媒體供應商出現一個單獨的生態系統,他們不在乎覺醒運動這群暴民,他們理解他們的市場是什麼?他們願意直接跟這個市場接觸,這些和我們合作的廣告商願意站起來對抗覺醒運動暴民,我們歡迎所有人,邀請所有人,邀請所有的廣告商站出來,一起對抗這些暴民。

迎合這些覺醒暴民不是好的商業模式,無論是財富500強,還是夫妻店,他們想做廣告,我們都歡迎,我們歡迎所有的觀點。

楊傑凱:您剛才說有另外一套系統不受覺醒運動的暴民制約?您可以說明一下,這個覺醒運動的暴民指的是哪群人呢?

馬克:我覺得在美國,這是比較少的一群人。他們是有組織的,有一些人可能是拿錢的。我不是一個陰謀論者,但是每當有人說的話做的事不符合新左派觀點時,這群暴民就會出來。

有人把他們叫做推特奧迪,他們想做的就是通過取消文化來封殺企業,比如說讓雇員被解僱,封殺具體的人,這是一種暴民心態,我覺得非常重要的是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必須站起來抵制這種封殺文化。

因為封殺文化不只封殺人們的言論,他會讓人失去工作,他會讓人從文明社會被孤立,所以對一個文明社會來說,這是一種危險。

需發展一套替代性的生態系統

楊傑凱:您形容的這個情況,就是替代性的一套生態系統同在發展,這些人不受這個暴民的制約,這似乎是平行的系統同時在不同領域發展。

馬克:是的,我覺得您說的對。我把它形容為一種大規模的脫鉤現象,在美國,我們有兩套系統在同時發展,他們聽的看的讀的東西都是不一樣的,我知道很多人感到擔憂,其實我個人不太擔憂。

因為我們的國家一直存在著分歧,原始殖民地一直是存在分歧,直到他們不得不團結起來,對抗英國人,所以我們的國家很長時間以來,一直是存在分歧的,而我們的系統是能夠承受這種分歧的。

我們這個聯邦體制考慮到各州的不一樣,人群的不一樣,人們相信不一樣的東西,允許個體共存,聯邦系統最不願意看到這種文化的單一化,所以我覺得現在這是一個良好的發展,你有不同的心態系統,人們相信不同的東西,對不同信息感興趣,當你想了解互相的想法時,我希望Parler是這樣的一個平台,讓人們互相可以溝通,可以去了解對方的想法。

楊傑凱:除了這種替代性的系統,你也鼓勵開發替代性的科技堆棧或者替代性的金融買賣系統,您可以說一下嗎?

馬克:是的,我覺得在當今世界是有必要的,我們現在看到是取消文化,他讓我們的系統暴露出很多弱點,我們生活在一個數字世界,我們都以這樣那樣的形式在互聯網上存在,就是我們在各個層面都有弱點,比如如果你在雲端有託管服務,在雲端上就有服務器,那我們Parler也經歷了,就是如果你伺服器有敵意的話,他可以把你從雲端下架,這個整個科技堆棧方方面面都存在這樣的弱點。

例如,電子郵件服務提供商ESP正在審查其用戶。 MailChimp正在審查其用戶,不允許使用某些詞彙,像選舉公正或選舉欺詐等詞彙。另一家大型電子郵件服務提供商Constant Contact也是如此。所以最終我們需要一個替代的電郵服務提供商,就像Parler一樣,不會審查封殺他們的用戶。

它允許你說你想說的話,只要前提是合法的。我們需要這樣的服務,我們需要這樣的銀行服務,因為現在的銀行有時候也會拒絕為某些人提供服務,比如你是賣槍枝的商店。這連累了很多持保守價值觀的人。

所以我們需要我們自己的銀行,我們現在在尋求這樣的銀行,我也找到了這方面的合作夥伴,他們的老闆不會封殺他們的用戶,他們會跟所有的人做生意。不會因為你的政治觀點就封殺你。這些服務是有必要的,它存在於方方面面,其中包括商家帳戶提供商,處理信用卡的許多信用卡公司現在在封殺某些人,比如說Stripe,一個主要的信用卡公司,他們在封殺川普總統的機構。

因此,我們需要信用卡公司,只要是合法的,它就會為你提供服務,所以這方面的工作是巨大的,有些要從零開始,有些只要找到合作方就可以了,我正在做這件事,這個非常有意思。

不論左派右派 要允許言論自由

楊傑凱:你的意思是問題的關鍵不是你是不是左派右派,而是你是否允許言論自由,你說是這樣吧?

馬克:是的,我覺得你這個比喻非常的好。許多個人消費者,企業消費者還有許多商業對商業B2B者,他們認為你作為公司你不要去搞政治,你把政治相關的價值評判和你的業務應該區分開來,你不要把業務和政事搞到一起,所以我覺得關鍵是一方是言論自由,另一方他們在搞封殺。其實是這兩個對抗問題。

楊傑凱:如果這個公司它支持取消文化,你也願意跟他們合作嗎?

馬克:不會,如果這個公司支持取消文化,那我們是無法信任他們的,他們可能會取消我們,所以他必須要承諾他不支持取消文化。

因為我們的立場是這些公司不要把政治跟他們的業務混為一談,你們的工作是生產一流的產品,提供一流的服務,讓消費者幫你的股東賺錢,這些我們都能接受,就是不要把政治跟你們的業務混到一起。

楊傑凱:馬克,這個觀點多樣化的問題對你非常重要,您歡迎所有的人上您的平台,
但是現在Parler還是被人們看作是一個保守主義的平台,你是否在做一些外展工作改變人們對Parler的這個看法呢?

馬克:是的,我覺得我們一直在做這樣的外展的事情,人們可能對此會感到震驚。當然我本人是一個保守主義者,但是呢我們會給某一些機構預先保留他們的用戶名,這一點可能讓人們會感到吃驚,我們會歡迎這樣的用戶來我們的平台。

他們都把我們看作是右傾的平台,比如《紐約時報》,我們會去保留這個用戶名,我們不會讓別人濫用這個用戶名,這不是靠左靠中還是靠右的問題,我們對你是一視同仁的。他們可能考慮上我們的平台,是否名字被別人濫用,所以我們會為這樣的機構預先保留用戶名。

我們真的很希望他們來,我們希望所有的觀點都出現在我們平台上。

言論自由是美國體制的根本

楊傑凱:馬克,在我們結束前,還有什麼要補充嗎?

馬克:是的,最後我想讓大家理解是,美國現在面臨的是最重要的一場抗爭,言論自由是美國系統的根本,我們相信越讓人說話其實情況越好。

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在網上說話已經越來越受到限制,如果這個情況繼續惡化,如果我們封殺這種多樣化的觀點,我相信最終美國不再存在了,因為美國是言論自由之家。

如果我們失掉美國這個陣地,全世界都不會有言論自由,所以我鼓勵每一個人,如果你相信言論自由,你相信觀點多樣化,你都應該來參加Parler,如果你已經有帳戶了,那麼下個星期你可以登錄,如果你沒有帳戶,您在近期就可以申請新的帳戶Parler.com。

楊傑凱:好的,謝謝您,馬克,很高興您來到我們節目,謝謝!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林賽:列寧主義4.0美國上演?
【思想領袖】安迪揭安提法面具:摧毀美國
【思想領袖】余茂春:為何中共是首要威脅(上)
【思想領袖】余茂春:川普踩中共紅線 拜登跟隨?
最熱視頻
【微視頻】習近平防螞蟻暴雷?傳楊雄忘帶紅卡死亡
【時事縱橫】北京似現末日景 兩千萬網軍棄五毛
【有冇搞錯】中共五個最恐懼的事情
【探索時分】神不知鬼不覺 史上最成功空襲
【拍案驚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拋棄李嘉誠?
【有冇搞錯】阿里巴巴被罰巨款 為什麼很高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