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注射疫苗後意味著生活恢復正常?

接踵疫苗後能做什麼?人們能否聚會?能否看望自己的親人?

加拿大居民表示任何政府網站上都幾乎沒有關於接種疫苗後日常生活中可以做什麼或不能做什麼的信息。(Shutterstock)
人氣: 15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2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王蘭多倫多報導)隨著變種病毒感染者增多,加拿大也正在加緊為國民注射疫苗,那麼已經注射完兩劑疫苗的人是否就意味著擁有了保護傘,生活可以恢復正常?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報導,多倫多家庭醫生塔利·博格勒(Tali Bogler)在1月份注射了第二劑COVID-19疫苗後,感到了一種解脫,但她也知道她的日常生活不會突然改變。

2月下旬的一個下午,在聖邁克爾醫院(St. Michael’s Hospital)上班後,她抱著自己的雙胞胎女兒中的一個,同時和她的父母進行視頻聊天。

她說,接種疫苗並不意味著她會很快在沒有任何預防措施的情況下和自己的父母相聚。

「需保持謹慎行事」

但是,經過一年的封鎖和各種限制之後,肯定會有很多人想和朋友和家人一起度過時光。但專家們也強調,人們仍然需要謹慎行事,並保持警惕一段時間,無論是否已接種疫苗,要保護周圍的人。

當然,隨著時間的流逝,更多加拿大人會接種疫苗,無論是朋友、家人還是同事也許都會接種疫苗。

那麼,那些受疫苗保護的人群在什麼時候可以像瘟疫爆發前那樣聚在一起,不再擔心感染病毒?

傳染病專家蘇西·霍塔(Susy Hota)博士說:「如果您的父母年齡較大,並且已經接種了疫苗,而您也已經接種了疫苗,則風險很低,尤其是如果彼此繼續維持所有其它公共衛生措施,則尤其如此。」

但儘管迄今為止使用的疫苗在阻止嚴重疾病和死亡方面已證明是非常有效的,但它們並非100%具有防護性,也不提供即時免疫力。研究人員還不確定疫苗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抑制病毒的傳播。

這意味著,即使擴大疫苗接種量,人們仍需要保持公共衛生措施,例如戴口罩和與其他人保持距離。

好消息是,在已經進行大規模疫苗接種的以色列,迄今為止,該國最大的衛生保健系統報告了有症狀的COVID-19感染率下降了94%,而且早期研究結果表明,注射一劑疫苗也可以幫助遏制傳播。

麥吉爾大學健康中心的傳染病專家和醫學微生物學家唐納德·文(Donald Vinh)博士說,這些預示著疫苗可帶來良好的結果,但要確認這些結果具有廣泛性還需要時間。

霍塔說:「如果疫苗中斷了感染,那麼就是通過減少感染者的數量而阻止了這種傳播鏈的發生。但是仍然可能有一些無症狀的感染者,他們身上仍然攜帶病毒可以傳播。」

而且,加拿大更多的人仍在等待接種疫苗,他們仍然很容易受到COVID-19感染的影響,甚至可能入住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即使康復,也有人的症狀久久不去。

感染病毒對部分人尤其危險,例如「患有癌症的人,進行過器官移植的人,患有遺傳病的人。」霍塔說。

尋找降低風險的方法

乍一看,這可能不是大多數人想聽到的信息,人們會想,疫苗運輸量猛增,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將會有更多的居民捲起袖子注射疫苗,但是什麼都沒有改變?

霍塔表示,雖然起初人們會有這種感覺,但隨著疫苗接種從高危人群向年輕人群的普及,各種防疫限制會緩慢地降低。

漢密爾頓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傳染病學專家默茲(Dominik Mertz)博士說,在未來幾個月中,您自己要評估風險。

他說:「拋開政府政策決定,這將是一場討論。」

「有些家庭可能會決定,好吧,我的祖父母或父母已經接種了疫苗,他們屬於染疫高風險人群,但是已經受到疫苗高度保護,我們作為一家人認為可以在他們的家中聚會。」

他說,但是您也可以做出這些努力,開始彼此見面,但不要完全放棄預防措施。可以在傳播風險較低的地方聚會一段時間,而不是在疫苗接種後在室內見面。

默茲說:「不要完全去冒風險。在兩者之間找到滿足您個人需求的平衡點,同時不承擔最高的風險。」

而且,他說,重要的是要關注整個社區中正在發生的事情,而不僅僅是您自己的社交圈。

社區病毒傳播的高水平意味著您認識的人被感染的機會也會增加。而且考慮到高度傳染性的變種病毒已經社區傳播,這可能會導致病例激增。這些都是衛生官員們在密切關注的。

「正常生活會到來」

明年,加拿大人可能還會面臨一些挫敗感和道德困境。

多倫多居民瑪麗·埃艾布拉姆斯(Mary Ellen Abrams)目前居住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棕櫚泉的退休者社區,她說,她在美國逗留期間能夠參加當地的疫苗接種計劃感到很驚訝,但後來發現自己接種疫苗後應該怎麼做感到困惑。

這位65歲的老人說:「大家都說,到3月中旬,第二劑疫苗接種後兩週,我們所有人應該能夠聚會,一起去吃晚飯。」 「他們已經在加利福尼亞州開設了戶外餐廳,我們想,『天哪,我們能這麼做嗎?』」

她還想知道回到加拿大,並完成強制性酒店檢疫後,在多倫多見孫子孫女是否安全?因為自從去年三月以來,她沒有與他們見面了,只能視頻,或在前廊或在走廊上打招呼,他們開車經過時問候一下。

艾布拉姆斯說,要找到她的問題的答案並非易事,在任何政府網站上都幾乎沒有關於接種疫苗後日常生活中可以做什麼或不能做什麼的信息。

她說:「如果每個人知道自己可以使自己的生活恢復到某種程度的正常,他們都希望接種疫苗。」

文博士說,人們需要更多的耐心,以避免在可能標誌著大流行轉折的時期給病毒更多的傳播機會。

「我們不想說,『好吧,我們要來一種疫苗,他們說它幾乎是100%有效的,一旦我打了第一針,我就可以出去做我的事情,做我的疫情前做的事情。』」他說: 「還沒到時候。」

到目前為止,注射疫苗的功效仍然是它提供的個人保護,並不是影響生活中每個人的病毒大流行突然結束,儘管這是大規模疫苗接種工作的最終希望。

博格勒是雙胞胎的母親,既是家庭醫生,又是多倫多聖邁克爾醫院的家庭醫學產科主任,肯定會更加謹慎。

她對工作中接觸COVID-19病患仍然記憶猶新,包括去年她不得不隔離兩個星期。即使完成疫苗注射,她現在繼續戴口罩,保持社交疏遠和遠離父母一段時間,讓她感到更放心。

她有信心:「正常生活即將到來。」

責任編輯:嚴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