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大家】系列:酸甜樂府之「甜齋」徐再思

【元曲大家】江南才子徐再思 寫盡相思意

作者:蘭音
圖為明 藍瑛繪 《雲壑高逸圖》局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元曲領域,最有趣的作家組合莫過於「酸甜樂府」。一個喜食酸而號酸齋,一個好甜食而號甜齋,恰巧又都擅長散曲創作,因而後人習慣將二人合稱。多姿多彩的元曲,就這樣增添了幾分酸酸甜甜的奇妙滋味。

酸齋先生,是文武雙全的外族貴冑貫雲石;甜齋先生,就是聰敏秀麗的江南才子徐再思了。二者雖然齊名,但是無論從身世經歷還是作品風格來說,徐再思都和貫雲石有很大的差異。

十年江湖客

徐再思,字德可,是江南嘉興人。他一生未仕,做過嘉興路吏,長年輾轉漂泊於江浙一帶。他大概與張可久、喬吉、貫雲石等散曲作家為同時代人,卻沒有留下太多題贈、唱和之作,讓人不禁想像,他是個為生計勞碌、為理想奔波的孤獨落寞文人。零星的文字記載還提到,徐再思有個同樣擅作散曲的兒子,徐氏文采風流後繼有人,也算一樁欣慰之事。

圖為《芭蕉夜雨圖》的局部,日本佚名。(公有領域)

這個沒有留下什麼故事的才子,把一腔心事都寫進那存世的一百多首散曲中了。驀然回首,離鄉的徐再思在外羈旅飄搖已有十年之久,如今仍然一事無成。那壯志未酬的惆悵和思鄉情切的悲苦,便隨著秋夜細雨,緩緩流淌而出。

一聲梧葉一聲秋,一點芭蕉一點愁,三更歸夢三更後。落燈花棋未收,嘆新豐孤館人留。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憂,都到心頭。」——《水仙子·夜雨》

這是一個婉約氣質的文人淺斟低唱的無奈心事,選用的意象、營造的氛圍,都帶著傳統詩詞的影子。梧桐、芭蕉是秋季常見的植物,歷經風吹雨打,枝葉瑟瑟作響,飄搖凋殘,最能牽動悲秋之心。本就心事重重的作者,聽到這淒涼蕭瑟的秋聲,不由午夜夢回,輾轉反側。開篇三句鼎足對,寫得工整清麗,未道一個「雨」字,寫盡雨中景色和愁緒。

這個無眠之夜能做些什麼呢?作者獨自下棋,閒敲棋子振落燈花,又懶於收撿,寂寥孤苦之情態,躍然紙上。他由自己身世聯想到了唐朝的落魄文人,曾受旅店主人冷遇,他們就像是隔世的知音,共同品嚐仕進無門、窮困潦倒的辛酸。一夜秋雨,加重了他的心事,引發了他深深的喟嘆。

作者準備入睡了,卻因為孤身一人,客居他鄉而無法成眠。他回想這十年來,不能在父母身邊侍奉,自責、愧疚、思親等愁情交織於心,難以排遣。他卻用「都到心頭」作結,語淡而味濃,綿綿情思延展至曲外,留有無窮餘音。

漂泊的生活,失志的境遇,讓徐再思感到迷茫、絕望,他的文字也總是流露出多愁善感的情緒。作者屢屢碰壁,理想幻滅後,也有看淡得失的那一天,從求仕轉向尋求隱逸的精神解脫。於是有了這一首《天淨沙·別高宰》:「青山遠遠天台,白雲隱隱蕭台,回首江南倦客。西湖詩債,梅花等我歸來。

青山隱隱,白雲繚繞,籠罩著一個遠離塵世的世外仙境。作者對過往人生做出反省,自許為倦客,也就是厭倦了在官場追名逐利的生涯,放下入仕之心。他以欠西湖詩債、約梅花歸隱,寄託了寄情山水、樂隱忘憂之心。

「倦客」一詞,終究難掩幾分無奈和蕭索的意味。而到了《水仙子·重九》,徐再思似乎看得更為透徹:「東籬重賦紫萸詩,北海深傾白玉卮,西風了卻黃花事。是淵明酒醉時,笑人間名利孜孜。鉆醯甕,檢故紙,再誰題歸去來兮?

借陶淵明之口,徐再思表達不為名利所羈絆的灑脫與超然。他將追隨古代隱士的足跡,找尋寧靜淡泊的身心棲息之所。

深得相思三味

身在溫柔水鄉,總少不了才子佳人的風流繾綣,何況是像徐再思這樣的大作家?雖然我們不知道他曾有過怎樣蕩氣迴腸的姻緣故事,但是他筆下的相思別恨,卻是情真意濃,惻惻動人。甜齋最知名的一首曲子,就是描寫閨婦相思之苦的:

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游絲。空一縷餘香在此,盼千金遊子何之。證候來時,正是何時?燈半昏時,月半明時。」——《蟾宮曲·春情》

徐再思筆下的相思別恨,情真意濃,惻惻動人。圖為李香君圖。(公有領域)

開篇三句,點明全曲主旨 。那反覆吟唱的相思,既有信手拈來的從容,也有不飾雕琢的天然。它將難以刻畫的情感,以及情竇初開就深陷情網的情態,鮮活地展現在世人面前。任誰讀了,恐怕都要為之擊節讚歎。

接著,作者巧妙運用鼎足對,表現相思少婦的種種神態舉止。身似浮雲,是坐立不安的寂寥;心如飛絮,是魂不守舍的失落;氣若游絲,是懨懨欲病的苦悶。三個比喻,一個比一個的相思程度更濃,展現出女子用情至深,以及對感情忠貞的心志。

丈夫遠遊在外,閨婦只能焚香為他祈福;餘香飄渺,她的心神也變得恍惚起來,幻想丈夫此刻身在何處,是否像自己一樣思念對方呢?而相思病最嚴重的時刻也到來了,正是燈半昏、月半明的午夜時分,再次將相思神態含蓄展現。全曲一氣貫之,極盡相思之狀,平易簡樸又不失風韻,是為曲家本色。

在徐再思眼中,相思是纏身的病,更是還不清的債。比如這首《清江引·相思》:「相思有如少債的。每日相催逼。常挑著一擔愁。准不了三分利。這本錢見他時才算得。

以債喻情,大膽而貼切,這並不是徐再思的獨創,他卻將這支曲子寫得新奇而富有俗趣。患相思者如同放債者,每天都要催促對方回應自己的感情。由於這感情是此人自願投入的,他總是單方面承受著沉重的愁苦,也不敢確保對方一定會接受自己,故說收不回利錢。更嚴重的是,此人只有見到對方,才能機會談談本錢,即嘗試了卻這情債。

作者以小兒女口吻,將患相思者卑微而又焦慮的心態描摹地維妙維肖,更將其在情感的煎熬和期待狀態,表現得具體可感。全曲直率爽利,情感真切而熱烈,俚俗中見機巧,足見作者匠心。

他還要細數相思帶給人的喜怒哀樂豐富體驗,如這首《水仙子·春情》:「九分恩愛九分憂,兩處相思兩處愁,十年迤逗十年受。幾遍成幾遍休,半點事半點慚羞。三秋恨三秋感舊,三春怨三春病酒,一世害一世風流。

這首曲子形象地描繪了,戀人之間甜蜜卻又憂愁的情態。有多少恩愛,就帶來多少擔憂;有多少相思,就產生多少愁緒;相愛的時間越長,就有多長久的痛苦要去承受。整個人變得多愁善感,傷春悲秋,卻都是被這風流性子害得自作自受。作者將數字疊用、對偶修辭運用到極致,鋪陳渲染,節奏緊湊,大有「大珠小珠落玉盤」之氣勢。

清人的《堅瓠集》評讚徐再思的作品,「得相思三昧者」。或許是江南風物賦予他溫柔細膩的情思,徐再思成了最懂相思的人。他筆下的人物一往情深,沉鬱而熱烈,真摯而純粹,在保持散曲俗韻的基礎上,凸顯了文人含蓄典雅的格調。

樂隱江南山水

江南風景秀美,惹人陶醉,徐再思飄零江南之際,也在這一片青山碧水之間捕捉到天地造化之美,以及隱逸淡泊之樂。他更喜歡用恬淡清新的文字,描摹那靜謐澄澈的景致。因而他的散曲作品中,數量最多的就是寫景寄情之作,也奠定了他在元代後期清麗派作家的地位。

寫景猶如繪畫,徐再思的散曲也富含「曲中有畫」的特色,他善於化用古詩詞的語句或情境,創設出詩情畫意的意境。比如這首《陽春曲·皇亭晚泊》:「水深水淺東西澗,雲去雲來遠近山。秋風征棹釣魚灘,煙樹晚,茅舍兩三間。

徐天序《山水畫冊.行旅》
徐再思飄零江南之際,在青山碧水之間捕捉到天地造化之美,以及隱逸淡泊之樂。圖為清 徐天序《山水畫冊.行旅》。(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此曲通篇先後化用三首詩詞的名句,即白居易的「東澗水流西澗水,南山雲起北山雲」,庾信的「浦喧征棹發,亭空送客還」,以及辛棄疾的「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頭忽見」。作者將其中的意象重新融合,形成一個全新的意境,勾勒出由遠及近三個富有層次而幽曠寧和的畫面。

這是作者夜泊湖邊,被四周風景引發雅興,用曲詞記錄了眼前疏淡自然的景象。遠處的澗水,蜿蜒靈動,千姿百態;雲繞峰巒,裊裊娜娜,朦朧悠然,共同構成了山水相依的廣袤畫面。秋風吹動舟楫,駛過釣魚灘頭,將作者的視線拉回近處,曲子內容也從自然美景轉向富含煙火氣的生活之美。

湖畔幾行煙樹,兩三茅舍,附近的百姓他們在這裡捕魚、務農,自給自足,過著與世無爭的愜意生活。這也是徐再思醉心山光水色,安享陶然隱逸的樂趣所在。

既然寫景如畫,徐再思還是巧妙運用色彩以傳情達意的高手。再看這首《普天樂·西山夕照》:「晚雲收,夕陽掛,一川楓葉,兩岸蘆花。鷗鷺棲,牛羊下。萬頃波光天圖畫,水晶宮冷浸紅霞。凝煙暮景,轉暉老樹,背影昏鴉。

夕陽西下晚霞漸收,天地間都被賦予油畫般豔麗豐富的色彩:漫山楓葉紅勝火,湖畔蘆花白似雪;白鳥棲息,各色牛羊漫步其中;萬頃碧水上,道道紅霞熠熠生輝;最後一點金色餘暉灑在老樹上,映著飄忽的煙靄和烏鴉的光影,絢爛的顏色在光與影的結合下更為濃郁。

這裡的黃昏秋景,顏色奪目,萬物亦充滿生機。它不同於馬致遠的《秋思》,給人孤寂、淒涼之感,反而讓人感到溫暖和光明。那是作者對生活的熱愛和嚮往,對生命的敬重和讚歌,唯有久經磨難的曠達胸懷,才能完成這樣一首激勵人心的曲子。

徐再思這一生,不過是個平凡而不得志的書生,沒有顯赫的家世,沒有暢達的仕途,甚至無法在史書中占有一席之地。然而憑藉滿腹才情,他在江湖上留下許多刻骨銘心之作,贏得後人永遠的懷念。(本系列完結)

點閱【元曲大家】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作為名臣,張養浩是元朝三俊之一;作為文學家,他更是元曲作家中的泰斗。今人對張養浩的了解,大概就是從那首《山坡羊·潼關懷古》開始的。
  • 背井離鄉的人,總不免生出天涯之嘆。這份濃郁的鄉愁如何排遣,是飲一杯濁酒,還是灑兩行熱淚?元朝的失意文人,卻飽蘸筆墨書寫一支小令,僅僅二十八字卻成為一篇千古絕唱。
  • 如果馬致遠僅以清麗典雅的散曲,就成為元曲第一人,恐怕不能令人信服。他在元曲的雜劇領域,同樣取得了顯著成就。據史料記載,馬致遠共創作雜劇十五種,傳世七種。這些戲曲,也有鮮明的馬氏風格,成為後人學習的範本、評讚的經典。
  • 關於馬致遠的評贊,最詩意的一段是:「萬花叢里馬神仙,百世集中說致遠,四方海內皆談羨。戰文場、曲狀元,姓名香、貫滿梨園。」這是元末雜劇家賈仲明為他作的輓詞,馬致遠的兩大美稱——馬神仙、曲狀元都是出自這首詞,足見影響力之大。
  • 俗語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在文學藝術領域,要想評選出個名次或是第一人,都是極為困難的事情。比如元曲四大家的甄選,在歷史上就爭議頗多。不過對於誰是元曲作家中的魁首,大抵無異議,此人正是譽滿天下的關漢卿。
  • 三國風雲,百年紛爭,是後世津津樂道的話題。它可入詩,吟唱那「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慷慨悲歌;它可入詞,彈奏那「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曠達情懷。它既是明辨博雅的《三國志》,躋身中華二十四正史;它也是盪氣迴腸的《三國演義》,成就明清小說的傳世奇書。
  • 元代文人,除少數名臣作過散曲外,大抵是布衣、府吏之類。而元初有位文人,自是名門貴公子,更有在朝堂平步青雲的捷徑。然而就是這麼一位名流,卻自甘「沉淪」,終生不入仕途,還投身秦樓楚館,陶醉詩酒風月。不過元代文壇有幸,他留下了大量詞曲和傳世雜劇,最終名列元曲四大家。
  • 元曲四大家關、馬、白、鄭,其中鄭光祖是後起之秀,唯一一位元雜劇後期的代表作家。元曲的發展,也有個自盛而衰的過程,總體上來說,元朝初期的作家成就要高於後期,因此四大家的人選也多集中在早期文人。不過鄭光祖一點不比前輩遜色,幾乎要搶了元人之最關漢卿的地位。
  • 元代文人,不乏風流倜儻、博學多才之輩,喬吉卻是難得的「才貌雙全」的翩翩才俊。《錄鬼簿》中讚他「美容儀,能詞章」。而翻遍整部書,幾乎再無人因顏值得到類似的評價。
  • 元曲界有一句名言:「樂府之有喬、張,猶詩家之有李、杜。」[1]說的是元代後期兩位以散曲留芳後世的大作家,「喬」即喬吉,「張」便是張可久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