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三十四回 飛虎歸周見子牙

作者:石濤

人氣 753

余化把黃家父、子全給抓了,最後只剩下黃滾跟兩個孫子。那些家將都沒了,剩下跟隨。我們上次忘了說那個戮魂旛——余化使的寶貝。

戮魂旛,其實就奔人的三魂七魄去。三魂,就是「天地人」;為什麼是七魄?七的「定數」(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所謂的「天地人」文化,就是「生命的定數」,我不敢說就是三界裡的……你可以信、可以不信,反正這個東西是真正的定數。

那個戮魂旛就是能夠把人的魂魄給弄走,其實有點兒像施咒法。在西方有催眠術,對吧!催眠術可以達到同一個目的,只不過方法不同而已——那只影響到一個層面的生命。人才有三魂七魄,神仙沒有。

所以很多手法是衝著人去的。余化有本事,但本事只是對人而言。他可以降住人,就像攝魂大法,或如來佛的金箍咒,但如來佛的金箍咒要遠遠超過余化這個戮魂旛。

我們一直在強調:生命是有不同層面的。一個人遇到真正的師父,會使你的三魂七魄逐漸、逐漸、逐漸回歸到一個本來真正的你。

為什麼真正修行的人他沒有苦難、沒麻煩。第一,他看到了人間的一切,他不會找麻煩。第二,沒有生命能找得了他麻煩(反過來說:沒有人敢找他麻煩)。這可是相輔相成的事情……

再強調:宗教不算。宗教是兩回事。真正的修行,那當然要取決於你拜的師父他的境界高、低了!他的境界足夠高到人根本不知道的境界當中……所以在我個人節目中一直講,我說:「你如果覺得喜歡聽這些東西,你自己真正地去修行。」那我能知道的修行,就是做我的師弟、師妹。

我也挺感觸的,因為這兩天好幾個朋友發EMAIL說:「濤哥,感謝你呀!從什麼什麼時候看你的節目了,有幸現在成為你的師弟(師妹),很感謝濤哥!」

其實我自己也跟他解釋過,當你真正成為我師弟(師妹)的時候,你不看我節目你就都明白了。你知道自己的珍貴……

我修煉都二十多年了,走到今天,才能跟大家講《封神演義》,這就是一個境界的問題。當你真正有這種境界的時候,沒有三魂七魄了——所以沒麻煩。那姜子牙還有三魂七魄,姚天君就差點弄死他。你看那個左道旁門厲害,他只是針對某一個層面,大多都是針對人的這個層面,人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就眼睜睜這麼著。但是呢,明白的人就知道,很輕鬆就可以破掉他,都不用為了去破他而破他。這就是相生相剋的道理。這一個門檻兒你邁不進去,你永遠在門外頭。當這個門檻你邁進去的時候,什麼都不是。

我再舉個例子,那時候考大學,大家考大學老難了,進了大學裡頭什麼都不是,是不是?很多朋友都說:「嗨,就是考試費勁。」就這麼點事兒。沒錯。一個道理。

所以他那個戮魂旛,其實就是這麼點兒,後面有很多類似的寶貝,它產生的作用都類似,但是呢,有些寶貝他的涵蓋量大、層面高,有些寶貝他的層面低(余化的寶貝不太高)。

左道傍門亂似麻 只因昏主起波查

詩曰:

左道傍門亂似麻,只因昏主起波查。

左道旁門嘛!講的是余化。左道旁門其實就講稀奇古怪、各種獸、動物,什麼東西都有。那邪教裡面其實是這個……

貪淫不避彝倫序,亂政誰知國事差。

所以紂王他還有什麼倫理不倫理的人之常理!?在這種亂政過程中誰還真正去當差?沒有,全是為了自己。今天的中共,用這幾句話就完全可以形容了。

將相自應歸聖主,韓榮何故阻行車。

將相,就是黃飛虎

中途得遇靈珠子,磚打傷殘枉怨嗟。

整個這一回:靈珠子哪吒出手救了黃飛虎

話說黃滾膝行軍前請罪,見韓榮,口稱:「犯官黃滾特來叩見總兵。」韓榮忙答禮曰:「老將軍,此事皆係國家重務,亦非末將敢於自專。今老將軍如此,有何見諭?」

黃滾曰:「黃門犯法,理當正罪,原無可辭;但有一事,情在可矜之列,望總兵法外施仁,開此一線生路,則愚父子雖死於九泉,感德無涯矣。」

韓榮曰:「何事吩咐?末將願聞。」

黃滾曰:「子累父死,滾不敢怨,奈黃門七世忠良,未嘗有替臣節。今不幸遭此劫運,使我子孫一概屠戮,情實可憫。不得已,肘膝求見總兵,可憐無知稚子,罪在可宥。乞總兵放此七歲孫兒出關,存黃門一脈。但不知將軍意下如何?」

黃滾祈求放過他最小的孫子。

韓榮曰:「老將軍此言差矣!榮居此地,自有官守,豈得循私而忘君哉!譬如老將軍權居元首,職壓百僚,滿門富貴,盡受國恩,不思報本,縱子反商,罪在不赦,髫齡無留。一門犯法,毫不容私,解進朝歌,朝廷自有公論,清白畢竟有分。那時名正言順,誰敢不服?今老將軍欲我將黃天祥放出關隘,吾便與反叛通同,欺侮朝廷,法紀何在!吾與老將軍皆不可免。這個決不敢從命。」

當韓榮他局限在一個忠誠朝廷的概念來講,他就是逆天意……所以有人說:人不能跟命爭……在人的層面無論你為利益;無論你是對、錯,卡在這兒那就沒招了。就像余化的這個戮魂旛一樣他就是降你來的。

黃滾曰:「總兵在上:黃氏犯法,一門良眷頗多,料一嬰兒有何妨礙,縱然釋放,能成何事?這個情分也做得過。『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將軍何苦執一而不開一線之方便也。想我黃門功積如山,一旦如此,古云:『當權若不行方便,如入寶山空手回。』人生豈能保得百年常無事。況我一家俱係含冤負屈,又非大奸不道,安心叛逆者;望將軍憐念,捨而逐之,生當啣環,死當結草,決不敢有負將軍之大德矣。」

我們原來跟大家說過這麼一個概念:「給人開扇門,明天給自己留條路;給人墊塊磚,明日就給一條光明大道。」這就是真正做人的道理。現在不是,唯利是圖者不是給人留一個門,而是堵了別人的門,為了自己據為所用;不是給別人腳下墊塊磚,而是從腳下撤塊磚——當那個哥兒摔死了,他死了就有我的。

今天的中國社會,太多的人在仕途的發展中,這是他們津津樂道之法。「人之初性本惡」就是今天在中共體制之下通天之道理。當你遵從「人之初性本惡」的時候,當你遵從這種「進化論」、「無神論」的概念的時候,你今天受到了中共的壓迫,你有何冤枉可言?

你沒有資格喊冤,因為在你喊冤的過程中,在你仕途的過程中,你不知道給別人帶來了多少次類似的傷害——可大可小。可能你說我被傷害得多,值一千萬;他是被我傷過,可他就值一千塊錢。是,他一個月掙二百,你傷他,值一千塊?!你一個月掙一個億,他傷你,傷一千萬?……

跟大家講過,多大官咱也見過。都是「爛肉」。不是他們不想從良,是他們從良太難了……比那窯子厲害多了。所以這就是說:在一個環境中、在一個背景之下出現的人與事。

……

韓榮曰:「老將軍,你要天祥出關,末將除非也附從叛亡之人,隨你往西岐,這件事纔做得。」黃滾三番四次,見韓榮執法不允,黃滾大怒,對二孫曰:「吾居元帥之位,反去下氣求人!既總兵不肯容情,吾公孫願投陷穽,何懼之有!」隨往韓榮帥府,自投囹圄,來至監中。

黃飛虎忽見父親同二子齊到,放聲大哭:「豈料今日如老爺之言,使不肖子為萬世大逆之人也!」黃滾曰:「事已到此,悔之無益。當初原教你饒我一命,你不肯饒,我又何必怨尤!」

不說黃滾父子在囹圄悲泣。且表韓榮既得了黃家父子功勳,又收拾黃家貨財珍寶等項,眾官設酒,與總兵賀功。大吹大擂,樂奏笙簧,眾官歡飲。韓榮正飲酒中間,乃商議解官點誰。余化曰:「元帥要解黃家父子,末將自去,方保無虞。」韓榮大喜,「必須先行一往,吾心力安。」當晚酒散。次日,點人馬三千,把黃姓犯官共計十一員,解往朝歌。

眾官置酒與余化餞別。飲罷酒,一聲砲響,起兵往前進發。行八十里至界牌關。黃滾在陷車中,看見帥府廳堂依舊,誰知今作犯官。睹物傷情,不由淚落。關內軍民一齊來看,無不嘆息流淚。

不說黃家父子在路,且言乾元山金光洞有太乙真人閒坐碧遊床,正運元神,忽心血來潮──

其實在那個年代裡面,可以叫「半人半神」的一個社會。在一個社會的層面裡面有些人是半人半仙,有些人是神仙——在一個人的身上同樣可以顯示出神蹟。同樣,妖也可以。你看狐狸半夜裡可以出來,當牠是狐狸的時候吃人,但是狐狸回到妲己身體裡,牠就是紂王的后,就這麼回事。那余化他會這些功夫、有寶物,也是類似……我覺得在那個時候,包括太乙真人,他就可以用他的元神控制一切,所以叫「正運元神」。

看官,但凡神仙,煩惱、嗔痴、愛欲三事永忘。其心如石,再不動搖;心血來潮者,心中忽動耳。

貪、嗔、痴,這是佛家裡說的「三毒」。他這裡是另外一個說法:「煩惱、嗔痴、愛欲三事永忘。」其實就是「心裡不能有」。那你是肉身,心裡又不能有,那他怎麼辦?所以寫書的人厲害。這段話就點出了太乙真人本身並沒有「到境界」。

那道德真君為什麼當時收了黃天化?是因為元始天尊關了法壇,不再講法了。那他們閒來無事,遊山玩水,走五嶽逛三山時,被黃天化的殺氣擋住了雲路,所以把黃天化弄走了。

為什麼元始天尊關了法壇,不再講法了?是因為眾神仙犯了殺戒。其實就是講,當走到了一定時辰的時候,包括太乙真人、道德真君,也就是元始天尊這一批弟子要遭到一次劫難,因為他們在修行的這個大時段趕上了一次更大的劫難,就是一次大淨化。誰被淨化?截教、通天教主——他們的師叔,老子的師弟。

所以在那一個層面出現了問題,自然,他下面的層面也不純淨了。當一說到「太乙真人心血來潮」,寫書的人直接就告訴我們這些讀者:太乙真人他不夠純淨。而這一句話就奠定了後來為什麼太乙真人他們都掉下來幫著打天下。所以,跟截教有了衝突的過程中,善、惡是對等的,正、負是對等的,就是一種淨化的過程。同樣,那也是太乙真人等人的劫難。誰願意去遭此大劫?!

趙公明不就是在遭此大劫過程中被毀的嗎?而趙公明已經沒有了三魂七魄……所以寫書的人不得了啊!我覺得一般人根本沒看出他這裡說的意思。

「心血來潮者,心中忽動耳。」內心不能如實,不能不動搖。正是有這樣的原因,才會有《封神演義》,也正是有這樣的原因——而上、下是一體、對應的——所以人間的改朝換代就是天上的淨化。他是對應著一方生命,而出現了一種改變。

其實有些事用人嘴說出來是不合適的。我們在這種大動盪的年代——今天在人間遭此大瘟疫之洗禮,這是多大的一個天象的變化,人才能攤上這種事!「西班牙大流感」當年,死了五千萬到上億人。一九一八年,你知道咱有個電影叫「列寧在一九一八」,是蘇維埃建政的那一年,也是上一次大瘟疫那年——有始有終——這一次叫「中共病毒」。

我回來還說書。

真人袖裡一掐,早知此事,「呀!黃家父子有厄,貧道理當救之。」喚金霞童兒:「請你師兄來。」金霞童兒至桃園,見哪吒使鎗。童子曰:「師父有請。」哪吒收鎗,來至碧遊床下,倒身下拜,「弟子哪吒,不知師父喚弟子有何使用?」真人曰:「黃飛虎父子有難,你下山救他一番;送出汜水關,你可速回,不得有誤──久後你與他一殿之臣。」

那哪吒本來就是靈珠子,就是太乙真人身邊的童子。哪吒厲害,是因為元始天尊直接點了太乙真人的弟子讓他去投胎,去做先鋒官。等於是更高的神直接點他,你(靈珠子)可以做個人身,去把這事辦了!

今天的人中,就有這樣的人。正的,就像哪吒;負的,就像妲己。一切都是相生相剋的。而就是在人不承認神,完全自我的背景之下,那些利益之人沒有能力識別這種事情的出現!

哪吒原是好動的,心中大悅,慌忙收拾,打點下山;腳登風火二輪,提火尖鎗,離了乾元山,望穿雲關來。好快!怎生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腳登風輪起在空,乾元道術妙無窮。

周遊天下如風響,忽見川雲眼角中。

話說哪吒踏風火二輪,霎時到穿雲關落下,來在一山崗上,看一會,不見動靜,站立多時,只見那壁廂一支人馬,旗旛招展,劍戟森嚴而來。哪吒想:「平白地怎就殺將起來?必定尋他一個不是處,方可動手。」哪吒一時想起,作個歌兒來,歌曰:

「吾當生長不記年,只怕尊師不怕天,

昨日老君從此過,也須送我一金磚。」

哪吒歌罷,腳登風火二輪,立於咽喉之徑。有探事馬飛報與余化:「啟老爺:有一人腳立車上,作歌。」余化傳令紮了營,催動火眼金睛獸,出營觀看。見哪吒立於風火輪上。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異寶靈珠落在塵,陳塘關內脫真神。

九灣河下誅李艮,怒發抽了小龍筋。

寶德門前敖光服,二上乾元現化身。

三追李靖方認父,傳授火尖鎗一根。

頂上揪巾光燦爛,水合袍束虎龍紋。

金磚到處無遮擋,乾坤圈配混天綾。

西岐屢戰成功績,方保周朝八百春。

東進五關為前部,鎗展旗開迴絕倫。

蓮花化身無壞體,八臂哪吒到處聞。

哪吒是蓮花化身,他不是人的肉身,跟人的肉身是兩回事。他投胎到李靖那兒,藉助了人的三魂七魄,然後才使得他的蓮花身能夠在人中成形。這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講述了一種造化。對今天很多人而言有借鑑之處。

就是說,在我們現世人中,有些人可能有著類似哪吒的樣子。不是說他一定是蓮花身來的,而是說:有些生命他不是娘胎來的。肯定有。

話說余化問曰:「登風火輪者乃是何人?」哪吒答曰:「吾久居此地,如有過往之人,不論官員皇帝,都要留些買路錢。你如今往那裡去?乞速送上買路錢,讓你好趕路。」余化大笑曰:「吾乃汜水關總兵韓榮前部將軍余化。今解反臣黃飛虎等官員往朝歌請功。你好大膽,敢撓路徑,作什歌兒!可速退去,饒你性命。」哪吒曰:「你原來是捉將有功的,今往此處過;也罷,只送我十塊金磚,放你過去。」

余化大怒,催開火眼金睛獸,搖方天畫戟飛來直取。哪吒手中鎗急架相還。二將交加,一場大戰,往來衝突。一個七孤星,英雄猛虎;一個是蓮花化身的,抖搜精神。哪吒乃仙傳妙法,比眾大不相同,把余化殺的力盡筋舒,掩一戟,揚長敗走。

其實那個時候,太乙真人他們這波人被稱為「仙」(很少稱為「神」),我以為,就跟剛才提到說「他不夠純淨」有關係。

哪吒曰:「吾來了!」往前正趕,余化回頭,見哪吒趕來,掛下方天戟,取出戮魂旛來,如前來拏哪吒。哪吒一見,笑曰:「此物是戮魂旛,何足為奇!」

那個旛就像旗子似的,其實還有咒語、咒法。如果人家認得你的咒語,就不管用了,所以哪吒境界比余化高。

哪吒見數道黑氣奔來,哪吒只用手一招,便自接住,往豹皮囊中一塞,大叫曰:「有多少?一搭兒放將來罷!」余化見破了寶物,撥回走獸,來戰哪吒。哪吒想:「奉師命下山,來救黃家父子,恐余化泄了機,殺了黃家父子,反為不美。」左手提鎗,攩架方天戟,右手取金磚一塊,丟起空中,喝聲:「疾!」只見五彩瑞臨天地暗,乾元山上寶生光。

後來,哪吒有八件寶貝,金磚是其中一個。他同樣有法術。

那磚落將下來,把余化頂盔上打了一磚。打的俯伏鞍鞽竅中噴血,倒拖畫戟敗走。哪吒趕了一程,自思:「吾奉師命,來援黃家父子,若貪追襲,可不誤了大事。」隨登轉雙輪,發一塊金磚,打得眾兵星飛雲散,瓦解冰消,各顧性命奔走。

等於哪吒用法術打那些普通人。看起來是一塊磚,普通的士兵看到的是滿天的金光。

哪吒只見陷車中垢面蓬頭,厲聲大叫曰:「誰是黃將軍?」飛虎曰:「登輪者是誰?」哪吒答曰:「吾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門下,姓李,雙名哪吒。知將軍今有小厄,命吾下山相援。」武成王大喜。哪吒將金磚打開陷車,將眾將放出。飛虎倒身拜謝。哪吒曰:「列位將軍慢行。我如今先與你把汜水關取了,等將軍們出關。」眾人稱謝:「多感盛德,立救殘喘,尚容叩謝。」各人將短器械執在手中,切齒咬牙,怒沖牛斗,隨後而行。

且說余化敗回汜水關來──火眼金睛獸兩頭見日走千里;穿雲關至汜水關一百六十里。

那余化落荒而逃,跑回了泗水關。而哪吒帶著隊;黃飛虎、黃滾帶著一群兄弟們,各自拿著傢伙,跟著哪吒也一起回到了泗水關。

哪吒金磚敗韓榮 子牙不知飛虎緣

哪吒的境界,超過了余化所以余化的寶貝對於哪吒是沒有用的,扭臉都收兜裡了。我們講境界的概念……因女媧是造人的神祂也就有資格去教訓人——用了狐狸。如果比女媧低的神敢弄狐狸這女媧就得廢了——人不相信神無神論、進化論說人自己是猴變的;當一個國家這麼去定格人的時候就是對造人的神的最大侮辱。而造人的神絕對不是想造就造了——牽扯六道輪迴中太多不同空間的人。

我們就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哪吒怎麼來的?哪吒是太乙真人的弟子靈珠子受了元始天尊的法旨,投胎做人的。那今天的人中有多少這樣的人類似的人可能這樣的人的來處遠遠超過當初的靈珠子。

當初的靈珠子,只不過是太乙真人「心血來潮」派下來的一名弟子——有朋友說:唉呦!我聽懂了,這心血來潮是個事兒是個大事,可不是小事。太乙真人的「心血來潮」就標誌著神仙的大淨化、大清洗;太乙真人有這樣的「心血來潮」就證明祂要經歷這樣的磨難。所以即使在太乙真人的這層神界祂們也不夠純淨了(與他本該相匹配的純淨程度),才表現在商朝的完結上。

有一句話:「一朝天子一朝臣。」我自己理解在中國的朝代中改朝換代的時候就是天上的神仙在改變(多高的神仙?我不知道)。其實是有這麼對應的。所以在歷朝、歷代當中,出現了一些有本事的人都是應對著不同的天象變化(姜子牙、諸葛亮、劉伯溫、唐朝推背圖、邵雍)。換個角度來講,就是被人們知道的老子、元始天尊他們之下的這一批神仙他們在挪動而挪動的過程中塑造了人間的文化

比如說《封神演義》時期的天象變化,就是元始天尊這一支跟他師弟的關係;到了唐朝你看《西遊記》故事講的是什麼那個時候的「慈航道人」,到後來就是「觀世音菩薩」。你看神仙的概念改了。祂們在各門派的轉遞過程中有祂們背後的故事、原因某些原因不是被人所知道的。這樣的改變從道家到了佛家而且出現在不同的地域和環境中。

一朝天子一朝臣;人間的文化包括人的服飾飲食、文字、語言都改變了。這是生命文化當中有趣的地方但是我跟大家解釋過,「境界」是最關鍵的西遊記》裡講的是「一個人修成神」的故事所以九九八十一難遇到的都是妖、鬼、獸,而當《封神演義》走到最後,到了潼關到了梅山七怪然後柳樹妖、槐樹鬼的時候就跟《西遊記》接上了。而《封神演義》裡講的是已經修煉一千五百年的這批「神仙」在這種天象的變化下他們被淨化的過程

有些話用人的嘴不好說有些東西完全都是我個人肉身理解到的我只是從字裡行間,和我在這一門中修的過程當中我自己感悟的。感悟的(東西)就有對、有錯

給你說個道理。這是今天才想起來的

周文王帶著《周易》回到了西岐有一番作為但是當他平掉北侯王之後他緊跟著就死了……今天很多人拿著《周易》吹牛皮說我懂《周易》你憑什麼懂《周易》能夠做出《周易》的人沒多少年就死了,再也沒有人能夠百分之百的詮釋《周易》了!所以周文王給人間留下了一個好東西但永遠讓人間摸不著根在哪兒

《周易》的根,跟文王走了。我們人生活在我們現在的這個空間環境中,但控制著我們這個環境一切的那一份生命之理根在其外不被人知道。

大家聽懂我說的意思?周文王伐完北侯王之後就死了所以文王從來沒反過文王死在了紂王的朝代裡面他的「忠」裡面同時把《周易》的根帶走了。如果他一直活著這《周易》怎麼幹都得聽他的,因為是他造的

原始創造的人都走了你吹什麼牛皮說我破解那《周易》就是正確的?胡說!……

周文王的《周易》沒有人明白原因是有著背後神的因素(神的安排)。我覺得這個對很多朋友理解很多事情來講應該是有些幫助的……

韓榮在府內,正與眾將官飲酒作賀,歡心悅意,談講黃家事體。忽報:「先行官余化等令。」韓榮大驚:「去而復反,其中事有可疑。」忙令:「進見。」正是:「入門休問榮枯事,觀看容顏便得知。」忙問曰:「將軍為何回來,面容失色,似覺帶傷?」余化請罪曰:「人馬行至穿雲關將近,有一人不通姓名,腳登風火二輪,作歌截路。要我十塊金磚,方肯放行。末將不忿與他大戰一場。那人鎗法精奇,末將只得回騎,用寶物拏他,方纔舉寶時,那人用手接去。末將不服,勒回騎與他交兵,見他手動處,不知取何物,只見黃光閃灼,被他把末將頸項打壞,故此敗回。」

余化看見哪吒動手了,但看不見哪吒手中拿的是什麼他拿的是太乙真人給他的金磚,而金磚對於余化來講根本看不見,就像眼睛看太陽(只有光),一下就把他給打了。同樣用寶物,哪吒的寶物遠遠超過了余化的寶物。我們看到這兒就看明白了,不是哪吒有沒有三魂七魄(原留下他三魂七魄了),而是哪吒的整體生命境界超過了余化。

同樣,在人中修行的人,他的生命境界是有著差別的。當同為修行的人生命境界出現差異的時候,他手中拿著的寶物,跟背後授予他寶物的生命有關,那授予他寶物的生命境界高低在他身上都能顯示出來。反過來這麼講吧:這一塊金磚如果給了余化,余化都看不著,拿都拿不了!(哎!就這麼回事)

所以為什麼我們說人中有「天才」,人中天才展現他生命境界的本身,就行了。米開朗基羅他如果輪迴轉世,永遠是畫家,他不用太學,但是天象促成他在距現代五百多年到四百年前那個時候,他一定走這麼一份輝煌

我看過一個故事說,中國古代有十大畫家,這十大畫家裡頭,你注意:只有唐伯虎走了俗道,庸俗之路。其他的九位,不是老道就是和尚。

明末清初的苦瓜和尚,石濤,他最後的歸處:走到林子裡沒了!這個石濤沒了,沒人知道他最後怎麼著了但是唐伯虎不是,唐伯虎留下了這個「點秋香」,唐伯虎據說就那一世把他的德性,包括把他的畫跡、他的能力全給廢了,再輪迴轉世,沒了!(人家有本事的說的,不是我說的,我就是跟大家講故事)。這麼講吧!有多高本事的人,只要他生命落在肉上就完了,就把他全毀了。

韓榮慌問曰:「黃家父子怎樣了?」余化答曰:「不知。」韓榮頓足曰:「一場辛苦,走了反臣。天子知道,吾罪怎脫!」眾將曰:「料黃飛虎前不能出關,退不能往朝歌,總兵速遣人馬,把守關隘,以防眾反叛透露。」

其實黃飛虎會回來。

正議間,探事官來報:「有一人腳登車輪,提鎗威武,稱名要『七首將軍』。」余化在旁答曰:「就是此人。」韓榮大怒:「傳諸將上馬,等吾擒之!」眾將得令,俱上馬出帥府,三軍蜂擁而來。哪吒登轉車輪,大呼曰:「余化早來見我,說一個明白!」韓榮一馬當先,問曰:「來者何人?」哪吒見韓榮帶束髮冠,金鎖甲,大紅袍,玉束帶,點鋼鎗,銀合馬,答曰:「吾非別人,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門下,姓李,名哪吒;奉師命下山,特救黃家父子。方纔正遇余化,未曾打死,吾特來擒之。」

哪吒很厲害,咱們節目說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師父。為什麼叫「師徒如父子」,那是兩個生命在超越時間的背景之下出現的彼此的關係。你今天托生到哪兒,都是你師父派你去的……

師父不求任何回報,嘔心瀝血!當自己的弟子出了狀況的時候,或者被誰欺負的時候,他的師父會出手,所以我以為這是真正真正修行之間的關係——不是「老師」,老師是傳藝,那是教字。

有些人當他理解不了師、徒之間的關係,就是自我了。大凡理解不了的、受過很多很好教育的人,他認為他有知識,他用知識去衡量一切,老牛叉了!你看他很禮貌……

韓榮曰:「截搶朝廷犯官,還來在此猖獗,甚是可惡!」哪吒曰:「成湯氣數該盡,西岐聖主已生。黃家乃西岐棟梁,正應上天垂象;爾等又何違背天命,而造此不測之禍哉。」

你看,哪吒說的這幾句話。一切是順天意的,黃家不是你說了算的,黃家是有更高的神的背書(其實叫順天意)。狐狸進入妲己的身體,妲己出現在商朝紂王的身邊,那叫順天意。你在人中去理解,這就不好辦。

自己的師父原來一直教誨,說:「人的理是反的。」你想想,狐狸、妖怪在人中人見人除,對不對!不能碰。但是在更高的那一面,那隻狐狸是來毀商朝的——毀商朝給人間教訓,所以那是妖精——中共(表面是政黨),誰都叫紅魔、魔鬼(與神對立、毀人生命者)……

韓榮大怒,縱馬搖鎗來取。哪吒登輪轉相還,輪馬相交,未及數合,左右一齊圍繞土來。怎見得好一場大戰:

咚咚鼓響,雜彩旗搖。

三軍齊吶喊,眾將俱鎗刀。

哪吒鐧鎗生烈焰;韓榮馬上逞英豪。

眾將精神雄似虎,哪吒像獅子把頭搖。

眾將如狻猊擺尾;哪吒似攪海金鰲。

火尖鎗猶如怪蟒;眾將兵殺氣滔滔。

哪吒斬關落鎖施威武;韓榮阻攩英雄氣概高。

天下兵戈從此起,汜水關前頭一遭。

打過泗水關,黃家父子就來到了西岐之地,那商朝就開始討伐西岐,這時候是正式拉開了幕。這些就是定數,就是說當一件事情發生之後,整個天象就會走到下一步。

商朝的太廟燒了,然後元始天尊說「投胎」——哪吒出生。一樣:太廟不燒,哪吒不能投胎;黃家父子不過泗水關,這個西岐跟商周之間就沒衝突。在人間是因為、所以——因果之關係;在天象之間這是時辰,不到那時辰、不到那火候,沒有!

話說哪吒火尖鎗是金光洞裡傳授,使法不同,出手如銀龍探爪,收鎗如走電飛虹,鎗挑眾將,紛紛落馬。

哪吒他的境界高,同樣是使鎗,那就看他的生命本來(來處境界)。老爹原來教過一套大鎗,那不好練。其實練鎗我記得走的是腰上的功夫,不是手上的,手上就是擺設,根本不是攥實囉!我印象都是虛著的,而不是攥著那鎗,那不靈!腰跟腿上真正使力。我僅僅能記住一點點,全忘了。

眾將抵不住,各自逃生。韓榮捨命力敵,正酣戰之間,後有黃明、周紀、龍環、吳謙、飛彪、飛豹一齊殺來,大叫曰:「這去必定拏韓榮報讎!」且說余化沒奈何,奮勇催金睛獸,使畫杆戟,殺出府來。兩家混戰。哪吒見黃家眾將殺來,用手取金磚丟在空中,打將下來,正中守將韓榮;

嘿!誰的寶貝,聽誰的。只要他一出手,誰跟他一撥惹,他認得,主人要打誰,他也認得著,這就是寶貝。其實他是有生命的。

打了護心鏡,紛紛破碎,落荒便走。余化大叫:「李哪吒勿傷吾主將!」縱獸搖戟來取,哪吒未及三四合,用鎗架住畫戟,豹皮囊內忙取乾坤圈打來,正中余化臂膊,打得筋斷骨折,幾乎墜獸,往東北上敗走

其實哪吒的寶貝大多打這一些有本事的人,就是說「特異功能」者吧! 

哪吒取汜水關。黃明等六將只殺得關內三軍亂竄,任意勦除。次日,黃滾同飛虎等齊至,到把韓榮府內之物,總裝在車輛上,載出汜水關,乃西岐地界。哪吒送至金雞嶺作別。

很怪!那個地方叫做「金雞嶺」。就是說,西岐跟紂王之間的關鍵地叫金雞嶺。啥意思?雞的概念,一直跟共產黨有關係!

黃滾與飛虎眾將感謝曰:「蒙公子垂救愚生,實出望外。不知何日再睹尊顏,稍效犬馬,以盡血誠。」哪吒曰:「將軍前途保重。我貧道不日也往西岐。後會有期,何必過譽。」眾人分別,哪吒回乾元山去了。不提。

話說武成王同原舊三千人馬併家將,一路上曉行夜住,過了些高山凸凹蹊嶇路,險水顛崖深茂林。有詩為證,詩曰:

別卻朝歌歸聖主,五關成敗力難支。

子牙從此刀兵動,准被四九伐西岐。

話說黃家眾將過了首陽山,桃花嶺,度了燕山,非止一日,到了西岐山。只七十里便是西岐城。武成王兵至岐山,安了營寨,稟過黃滾曰:「父親在上:孩兒先往西岐,去見姜丞相。如肯納我等,就好進城;如不納我等,再作道理。」黃滾曰:「我兒言之甚善。」黃飛虎縞素將巾,上騎行七十里至西岐。

投誠,哪能穿著武成王的衣服?那不成,那是商朝的,對吧!

看西岐景致:山川秀麗,風土淳厚,大不相同。只見行人讓路,禮別尊卑,人物繁盛,地利險阻。飛虎歎曰:「西岐稱為聖人,今果然民安物阜,的確舜日堯天,誇之不盡。」進了城,問:「姜丞相府在那裡?」民人答曰:「小金橋頭便是。」黃飛虎行至小金橋,到了相府,對堂候官曰:「借重你稟丞相一聲,說朝歌黃飛虎求見。」堂候官擊雲板,請丞相升殿。子牙出銀安殿。堂候官將手本呈上。子牙看罷──「朝歌黃飛虎乃武成王也。今日至此,有什麼事?」忙傳:「請見。」

子牙竟然不知道武成王來見,也不知道武成王投誠?所以姜子牙不知道武成王的來處。就是這段背景他不知道。如果武成王求見,姜子牙說「我知道」,那就另外一回事了。大家聽懂我說的意思了

你看看,哪吒怎麼跟韓榮說的,哪吒說:「武成王乃是未來西岐的棟梁之才。」但姜子牙說:「他到這幹嘛來了?」姜子牙就是人中之豪傑、人中之聖人。跟他修不成有關。

姜子牙是哪吒的師叔,那當然了,太乙真人是元始天尊的徒弟,姜子牙也是元始天尊徒弟,對吧!師叔不如師姪!大家要明白,人間的輩分就是人間的輩分,到什麼時候他姜子牙永遠是哪吒的師叔,但修成?修不成?——哪吒修得成、姜子牙修不成。

在哪吒第一次下山就知道黃飛虎是誰,和將來是幹嘛的,但姜子牙不知。所以姜子牙是個人,黃飛虎也是人,同一個境界。我希望朋友能聽懂我說的意思,這個含量滿大的。如果你懂得這些的話,你意識到有這樣區別的時候,現在發生很多事情,你根本不發愁的,你就知道他的「來與去」,沒有現在。

剛才咱們說了四十多分鐘了,那時間過去了,叫「現在」嗎你一說完「現在」就沒了,對不對!所以,只有過程,沒有現在。

子牙官服,迎至儀門拱候。黃飛虎至滴水簷前下拜。子牙頂禮相還,口稱:「大王駕臨,姜尚不曾遠接,有失迎迓,望乞勿罪。」飛虎曰:「末將黃飛虎乃是難臣,今棄商歸周,如失林飛鳥,聊借一枝。倘蒙見納,飛虎感恩不淺!」子牙忙扶起,分賓主序坐。飛虎曰:「末將乃商之叛臣,怎敢列坐丞相之傍?」子牙曰:「大王言之太重!尚雖忝列相位,昔曾在大王治下,今日何故太謙?」飛虎方纔告坐。

這是彼此之間的禮儀,相互敬重。當初姜子牙在朝歌裡幹過活,在比干府裡,那個時候姜子牙比武成王比不了。

子牙躬身請問曰:「大王何事棄商?」武成王曰:「紂王荒淫,權臣當道,不納忠良,專近小人。貪色不分晝夜,不以社稷為重,殘殺忠良,全無忌憚,施土木陷害萬民。

這些姜子牙又何嘗不知呢!姜子牙只想知道黃飛虎他個人的原因。

今元旦,末將元配朝賀中宮,妲己設計,誣陷末將元配,以致墜樓而死。末將妹子在西宮,得知此情,上摘星樓明正其非,紂王偏向,又將吾妹採宮衣,揪後鬢,摔下摘星樓,跌為齏粉。末將自揣:『君不正,臣投外國。』此亦理之當然。故此反了朝歌,殺出五關,特來相投,願效犬馬。若肯納吾父子,乃丞相莫大之恩。」子牙大喜:「大王既肯相投,竭力扶持社稷,武王不勝幸甚!豈有不容納之理?」

你看,子牙不知道,但他相信武成王,為什麼信這就是生命的境界,生命之間相互的認知。費仲,肯定他不信。這就是一個生命根基的問題。

傳出去:「請大王公館少憩,尚隨即入內庭見駕。」飛虎辭往公館。不表。且言子牙乘馬進朝,周武王在顯慶殿閒坐。當駕宮啟奏:「丞相候旨。」

所以這時候武王已經稱王了,要不稱王,怎麼叫「候旨」。為什麼紂王覺得武王是麻煩?就是說,武王稱王之後,沒有去告訴他

武王宣子牙進見禮畢。王曰:「相父有何事見孤?」子牙奏曰:「大王萬千之喜!今成湯武成王黃飛虎棄紂來投大王,此西土興旺之兆也。」

他,黃飛虎就是個人,但他是人中頂尖的人,所以姜子牙才這麼講:「大王萬千之喜!」得到了棟梁之才。他不是仙,他不是神,仙、神永遠不會留在人這兒,人的事兒就得人處理。這個故事前、後是這麼來的。

所以我說的還是這個意思:一層生命一層境界。人就是這一層的生命,不能跨越的,要尊重的。

武王曰:「黃飛虎可是朝歌國戚?」子牙曰:「正是。昔先王曾說誇官得受大恩,今既來歸,禮當請見。」

周文王受過黃飛虎的恩惠(給了他龍虎牌過五關),文王回到西岐之後,認為欠了武成王。所以欠什麼都成,不能欠義,不能欠錢。一欠錢就傷了情理,一點都不差。

朋友之妻不可欺、朋友之錢不可欠。一個色、一個財。這是人的層面的兩大麻煩,都落在一個貪上,是跟生命這塊肉有關,所以,當王滬寧秉承「人之初,性本惡」這條線的時候,這是今天生命中最惡的。

傳旨:「請。」不一時,使命回旨:「黃飛虎候旨。」武王命:「宣。」至殿前,飛虎倒身下拜,「成湯難臣黃飛虎願大王千歲!」武王答禮曰:「久慕將軍,德行天下,義重四方,施恩積德,人人瞻仰,真良心君子。何期相會,實三生之幸!」

古人用字,都是講生命(德、義)、立體的——德行「天下」、義重「四方」。

那黃飛虎無論他多麼輝煌;無論別人嘴中對他多什麼,他自己知道今天他是投奔者。

飛虎伏地奏曰:「荷蒙大王提拔,飛虎一門出陷穽之中,離網羅之內,敢不效駑駘之力,以報大王!」武王問子牙曰:「昔黃將軍在商,官居何位?」子牙奏曰:「官拜鎮國武成王。」武王曰:「孤西岐只改一字罷,便封『開國武成王。』」

大家就明白了!為什麼「鎮國武成王」一過泗水關到了西岐被認「開國武成王」——天下兵馬就打起來了(西岐跟商朝真正幹起來)!所以這是個標誌。他,就是個標誌。

黃飛虎謝恩。武王設宴,君臣共飲,席前把紂王失政細細說了一遍。武王曰:「君雖不正,臣禮宜恭,各盡其道而已。」

周武王同樣秉承他父親的「忠」為關鍵。同樣「各盡其道而已」——君是君,臣是臣。這就是一個好人跟惡人之間的差距。

武王諭子牙:「選吉日動工,與飛虎造王府。」子牙領旨。君臣席散。次日,黃飛虎上殿,謝恩畢,復奏曰:「臣父黃滾,同弟飛彪、飛豹、子黃天祿、天爵、天祥,義弟黃明、周紀、龍環、吳謙,家將一千名,人馬三千,未敢擅入都城,今住紮西岐山,請旨定奪。」武王曰:「既是有老將軍,傳旨速入都城,各各官居舊職。」

其實就是把武成王原來的舊部完全歸他,他原來是什麼官,到西岐還是什麼官。武王從來沒說黃飛虎你是叛官,我得看看你,我得考驗考驗你,沒有!

西岐自得黃飛虎,遍地干戈起,紛紛士馬興。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待續)

濤哥侃封神】第三十四回 上集

濤哥侃封神】第三十四回 下集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相關新聞
【大話西油】西方古典音樂之父——巴赫
【小宇宙傳說】宇宙中最大謎題:什麼是時間?
【小宇宙傳說】鮮為人知的「移植記憶」故事
【大話西油】曠世音樂奇才莫扎特死因成謎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習李連喊別脫鉤 陸驚爆公派殺人
【遠見快評】習博鰲逞強 川普一語點穿台烏迷局
【時事縱橫】拜習將同場 美推全面抗共法案
【微視頻】江蘇醫生堅稱:非法摘取器官是公派
【秦鵬直播】澳洲廢一帶一路 戰狼扮奶牛被罵翻
【重播】美參院聽證聚焦兩大對抗中共法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