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

徐明義畫集8—一行白鷺上群山(彩墨)

作者:徐明義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一行白鷺上群山(彩墨)。(局部)。(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一行白鷺上群山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個展。一位老先生拉著我,找到掛在牆角的一幅畫作,說:「你就畫你這樣的畫,其它的就讓別人去畫。」他當時很鼓勵我用大色塊、大墨塊的構圖,認為這樣的畫很有特色,也很有張力。

如今,隨著年歲的增長,年逾古稀的我,卻不自覺的又慢慢的走回頭路,開始玩起墨來了,漸漸的在墨韻中去發現,並找到水墨交融的真趣。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一行白鷺上群山彩墨)。63×64cm。(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A flock of egrets flew to mountains

(ink and color painting)

In 2013, my individual exhibition was held at the Da dun Cultural Center in Taichung. An old gentleman grabbed me to find a painting hanging on the corner and said, “You just draw painting like you drew this one, leave others with other people” He encouraged me to use large color block, large ink block for composition, he thought that this kind of painting is very unique, character and very tension.

Nowadays, as I am getting older, more than seventy years old, unconsciously and slowly return to back route, starts playing Chinese ink, and gradually explore from the ink rhyme and find the true interest of blend ink and wash.@

點閱【徐明義畫集】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昌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愛美術的徐明義,師範學校畢業服務期滿後,在報考大學時,因擔心學美術無法過活而填中文系,畢業後教了一輩子國文。爾後,進修考取文大藝術研究所甲組碩士,因緣際會,在退休前轉為美術老師。如今,出版個人畫集7冊、散文集1冊;徐明義善彩墨畫,用色濃烈瑰麗,允為個人特殊之畫風,擅長山水、花鳥;偶亦展布流沙畫,以黑沙流淌於紙上而成,為極特殊之畫風畫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婦和少數上班族,利用空餘閒暇時抽空畫畫,浸潤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樂此不疲,經過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將在桃園圖書館平鎮分館 1樓文化館的「徐明義師生聯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諸於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與讚許。
  • 在桃園縣大溪、龍潭甚或是新竹縣的關西、竹東一帶,因為臨近中央山脈,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變,美景處處。往往此時看是一景,繞個彎卻又是另一處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給。
  • 在森森林木的掩映之下,可以看見農莊屋宇的一角,稻草堆也疊置在屋旁。蓊鬱的樹林識相的讓出一條小路來,好讓騎牛駕車的人可以安然地通過。
  • 我常覺得繪畫、詩歌、音樂和文學其實是分不開的,都有其共通性——節奏感。 讓人朗朗上口的文章或詩詞,往往都具有音樂的節奏和律動感。而一幅好的繪畫作品更能讓人感受到畫裡涵育的音樂性。所以擅於繪畫的人一定擅於唱歌,擅於寫作,擅於彈琴,甚或也擅於下棋,因為這些技藝都有其共通性——節奏感。
  • 台灣處處有這樣的景色——草木蘢蔥、溫暖多雨又潮濕,卻景色宜人。 現在,在這麼一座不高不矮的山腳下,有草原向這邊延伸過來,形成一段平坦的階地,遠遠一條流瀑沖瀉而下,漁人在他家附近的溪邊垂釣,畫面很有「詩情」的氛圍。
  • 一座吊橋在猛烈沖激的瀑布旁穿過,像古人說的「長虹臥波」。我們走過瀑布旁,會有一股涼意。因為瀑水下沖之際,會激起帶水氣的「澗風」,有時還會冷得令人打顫呢。
  • 宋‧辛棄疾說:退隱之後做什麼最適宜?——宜醉、宜遊、宜睡;那麼醉飽、睡飽之後呢?——管竹、管山、管水。 這是一個偉大詩人將軍退隱之後所表達出來的心情——唉,世事煩雜,國事如麻,我年紀也大了,管不了那麼許多了,就放鬆自我,醉飽睡飽之後,就去遊山玩水,看雲海、聽流泉,駕著一葉小船,輕舟短楫,任它漂流,船停在哪裡就在那裡上岸吧。
  • 芙蓉很入畫,所以很多人都喜歡畫它。以前在台北讀書的時候,去「國際學舍」找朋友,在外面空地的圍籬那邊看到整排的芙蓉樹,群體開花的時候真的是熱鬧繽紛,美麗極了。
  •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來的地方雜亂的長著樹木,林木的後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築有一座野亭,野亭左側沖下兩道飛泉,滯貯成一泓坳塘,之後再匯聚而下,我們彷彿聽得到嘩嘩的流泉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