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成中共控制東南亞的「政治籌碼」

湄公河水位嚴重下降 水利專家王維洛:中共已控制湄公河的「水龍頭」

【大紀元2021年03月02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蔣天明綜合報導)發源於中國青藏高原、流經六個國家的東南亞最重要的水系——湄公河(在中國境内稱為瀾滄江)於2021年初再次出現水位嚴重下降情況,引起國際廣泛關注。國際組織湄公河委員會(Mekong River Commission,MRC)在2021年2月12日發表聲明說,湄公河水位已下降到「令人擔心」的程度,原因之一是處於上游的中共建的水壩限制了水量。

自2010以來,湄公河就常常爆發水資源「危機」。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在接受香港大紀元專訪時指出,中共已控制湄公河的「水龍頭」。「湄公河」對於中共來講不是單純的水資源利用的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和外交問題。掌握了湄公河的「水龍頭」,中共相當於有了政治籌碼,控制東盟十國中一半的國家。而中共在湄公河流域的「霸道」行為,也引起美國、日本的關注,使得「湄公河」越發成為地緣政治新熱點。

可是,中共的這個政治籌碼卻「害人害己」。王維洛表示,瀾滄江上修建的大大小小的水壩不僅對依賴湄公河所生存的7000萬民眾的生計造成直接威脅,也讓瀾滄江流域的中國百姓深受其害。中共「掠奪式」的水利開發,帶來的卻是資源的浪費。

原本水資源豐富的湄公河發生「水危機」

湄公河的上游是中國境內的瀾滄江,發源於中國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經中國、緬甸、老撾、泰國、柬埔寨和越南,最終流入南海。下游河段和上游合稱瀾滄江-湄公河,幹流全程四千多公里,是東南亞最長的河流。湄公河跨越6個國家,被譽「亞洲多瑙河」,直接有大約7000萬人依賴湄公河為生。

「瀾滄江和湄公河本是水能資源十分豐富的河流。」王維洛說:「它直接從青藏高原南下,上游的坡降很大。到了下游南部,由於受到季風影響,雨季時較多的降雨也會使得河流的水量較大。湄公河的旱季和雨季較為分明,一般來講湄公河每年的11月到次年的4月是旱季,5月到10月是雨季。」

但是,這條原本水資源較豐富的河流,自2010年開始頻頻始爆發水資源「危機」,美國研究機構Eyes on Earth在研究報告中指出,湄公河首次爆發水資源危機的2010年,瀾滄江上小灣水電站的主要工程已經完工而且已有發電機組投產。通過模擬測算1992年至2019年湄公河的水流在沒有受到任何阻礙下的水流情況,並和實際的情況進行比較,Eyes on Earth指出中共在上游修建的水壩影響了湄公河的水量。

中共推卸責任的「數字把戲」

2010年,泰國、老撾、越南和柬埔寨就湄公河水位嚴重下降一事向中共提出交涉,認為是中共在瀾滄江上建立的水壩導致下游的乾旱。但是時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否認了這一說法。中共聲稱,瀾滄江年流量只是湄公河入海流量的13.5%,影響不了大局。政務參贊陳德海也稱,當時瀾滄江梯級電站已建成漫灣、大潮山和景洪3個水庫都很小,影響不大。

為逃脫責任,中共玩起數據把戲。王維洛說,中國很多河流的數據是保密的。即使披露的數據也常出現矛盾。比如瀾滄江在中國邊境出境水量平均每年640億立方米左右,但是,還有一個版本是在760億立方米,這之間差就差了120億立方米的水。如果按照760億立方米來算,瀾滄江年流量會占湄公河入海流量的16%,這就和外交部披露的13.5%中差了2.5%。中共還曾聲稱,中國對瀾滄江-湄公河的水享有18.6%的水權,意思就是有18.6%水資源歸於中國。從13.5%到16%再到18.6%,這給中共玩數據遊戲的空間。討論權利的時候,中共挑選18.6%,可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中共又選擇了13.5%。

王維洛說,13.5%並不能幫助中共開脫責任。清華大學教授秦暉曾發表文章表示,13.5%是指得瀾滄江出境處年均徑流量占湄公河入海口年均徑流量,而在中國流出境外的大半河段內,比如,如琅勃拉邦河段,中國出境的水量平均占到三分之二左右。除此之外,中共水利部和湄公河委員會共同出具的報告表示,在湄公河旱季期間,從中國境內景洪水壩流出的水量在2010年至2015年間已經達到瀾滄江-湄公河幹流水流40%以上。

秦暉在文章中批評中共官員說瀾滄江上只有漫灣、大潮山和景洪「三個水庫」,但卻隱瞞了庫容高達一百五十多億立方米的小灣水庫。小灣水電站在2009年9月已經開始投產發電。小灣水庫的庫容幾乎是漫灣、大潮山和景洪庫容總和的5倍,對下游流量影響力非常的可觀。秦暉質問道:「怎麼到了官員嘴裡,卻成了『幾乎無影響』?」

除了小灣水庫,中共在瀾滄江上還建設了更大的糯扎渡水庫,庫容達到274.9億立方米,據Eyes on Earth報告,糯扎渡水庫首批機組於2012年開始運行。對下游的影響力超過了小灣水庫。

中共官員推卸責任的話在專家面前雖站不住腳,可是,卻可通過媒體的造勢而欺騙廣大善良民眾。對於湄公河流域的乾旱,中共2010年採取的做法是置之不理,可是轉眼到2016年,中共卻一反常態「出手相救」。

中共控制東南亞的「政治籌碼」

2016年,以大米和水產品著稱的越南出現嚴重乾旱,由於河流水量減少,越南一些沿海地區發生海水倒灌。而中共卻一改2010年做法,向湄公河下游國家伸出了援助之手。據黨媒新華網報導,時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記者會上表示,中國將於2016年3月15日至2016年4月10日通過中國雲南景洪水電站對湄公河下游應急補水。同年10月,中共水利部和湄公河委員會共同出具的報告表示,在湄公河旱季期間,中共在上游建立的梯級水壩的放水幫助湄公河水位上升。

王維洛說,2016年中共「救災」期間,中共向下游每天最少多放1000立方米/秒水量,最大時候放水量到二千多立方米/秒,而瀾滄江當時自然流量在400立方米/秒左右,也就是說,中國放水的規模超過了瀾滄江在枯水季節的流量,是下游自然狀態的5倍。這說明,中國已經控制了「水龍頭」。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向湄公河下游調水是由中國防汛抗旱指揮部調撥的,也就是說中國政府是用「救災款」付的,是中國納稅人的錢,也就是說中國百姓在幫中共的行為買單。

2016年中共的開閘放水,被中共大肆宣傳,標榜自己獲得湄公河流域國家讚賞。可為什麼2010年中共不放水,2016年卻放水了呢?

王維洛指出,這主要是出於政治層面的考量。2014年李克強在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上提出建立瀾滄江-湄公河峰會。首次瀾滄江-湄公河合作領導人會議正好於2016年3月在海南三亞召開。中共藉此時機向下游放水以表示友好態度。同時,中共也在東南亞推行「一帶一路」的投資規劃,而此時的「救災」,也為中共對東南亞國家的投資鋪設道路。

據《華夏時報》報導,2016年伴隨首次瀾滄江-湄公河會議的是一份含有78個項目的早期清單、一個瀾湄合作專項基金、一份100億元人民幣的貸款和100億美元信貸額度。

湄公河流域國家經濟較為落後,但自然資源豐富。投資湄公河流域,中共不僅可以擴大國際貿易、通過一帶一路輸出國內過剩的產能,還可以獲得湄公河流域國家豐富的自然資源。

以老撾為例,中共商務部在《對外投資合作國別(地區)指南》中表示,老撾富有金、銅、錫、鉛、鉀、鐵、石膏、煤、鹽等礦藏。老撾水力資源、林業資源也非常豐富。老撾森林面積約1700萬公頃,全國的森林覆蓋率約50%,並且生產柚木、酸枝、花梨木等名貴木材。中共也從老撾進口銅、木材、農產品等。中共也是老撾最大的投資國,投資的領域包括水電以及礦產的開發。

湄公河流域另一個國家柬埔寨也有豐富的林業、礦藏以及漁業資源。柬埔寨盛產柚木、鐵木、紫檀、黑檀等高級木材,並擁有多種竹類。柬埔寨的礦藏包含石油、天然氣、磷酸鹽、寶石、金、鐵、鋁土等。柬埔寨的洞里薩湖為東南亞最大的天然淡水湖,享有「魚湖」之稱。據商務部的專業服務平台「走出去導航網」,2019年,中柬貿易額高達94.3億美元,同比增長27.7%,同年,中國企業在柬新簽工程承包合同額55.8億美元,同比增長93.6%。

台灣經濟研究院國家經濟發展戰略中心副主任吳福成認為,中共在湄公河領域有強大的地緣政治戰略目的。吳福成說,中共的投資是為了建立與東協的戰略夥伴關係,深化中國與東盟的互聯互通。

投資湄公河流域,中共也可擴大航運通道。王維洛指出,中共有機會開創馬六甲海峽之外的替代航運,通過湄公河打通南海的另一通道。這有助於中共進行石油等能源輸入,減少美、日在航道方面的箝制。

瀾滄江-湄公河流域百姓深受其害

「水壩」這個政治籌碼讓瀾滄江-湄公河流域的百姓深受其害。湄公河流域的百姓不僅頻頻遭受「乾旱」之苦,其漁業也受到不小的衝擊。王維洛指出,水庫建成之後,泥沙下不去,而魚的營養物質都包含在泥沙中。而且水庫裡面下去的水,溫度也比正常河水低幾度,這會打亂魚的繁殖。漁民抱怨現在的收成在減少,擔心不久的將來會失去生存基礎。

中國百姓也不是水壩得利者。王維洛說,首先,瀾滄江水庫的壩高很高,大部分都超過100米,最高的水庫達到了294.5米。水庫修建後,當地農民不得不往山上搬遷,可是山上的土地非常貧瘠,不適合耕種。第二,當地農民灌溉田地的水也受到了限制,因為糯扎渡水庫、小灣水庫裡面的水已經被水電站所控制。第三、中共給水庫移民提供的補貼其實是來自於中國納稅人的錢,而不是從水電站賺的錢來補貼移民。

王維洛同時也指出一個常被外界忽略的問題:瀾滄江的洪水比較大,實際測到最大洪峰是12,800立方米/秒,而小灣水庫的洩洪能力是20,000立方米/秒,比歷史上測到的最大的洪峰還要高。所以一旦出現問題,水庫下游包括湄公河流域的百姓都會受到極大威脅。

但是,這些讓瀾滄江-湄公河流域的百姓深受其害的水電站發的電,有一部分變成了「棄電」,也就是發的電沒有人用,白白被浪費掉。由於產能過剩,雲南省白白浪費的水電在2016年就有314億千瓦,瀾滄江上的水電站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為減少「棄電」,中共不得不再投資建設輸電線,將雲南電送到廣東等電力需求較高的地方。這些水電站以及輸電線路的投資,除了幫中共填充GDP之外,好像再也找不到其它的益處。

湄公河:地緣政治新「熱點」

國際社會近年來逐漸意識到中共對東南亞國家的威脅,美國、日本也採取相應行動。湄公河也成為一個新「地緣政治」熱點。

2021年2月26日,日本政府向湄公河委員會(MRC)提供290萬美金來支持MRC以及湄公河流域相關國家監測和評估流域環境等問題。

在此之前的2020年9月,美國宣布啟動湄公河-美國夥伴關係(Mekong-US Partnership),推動湄公河流域穩定、和平以及可持續發展,認為湄公河流域國家是美國印太願景和東盟戰略夥伴關係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據BBC報導,史汀生研究中心(Stimson Center)聯席主任孫韻表示,美國啟動該計劃的催化劑是中國之前拒絶分享水文信息。而水文信息又會揭示出中共是如何運作瀾滄江的水壩。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曾在推文中表示,中共建立的大壩在以不透明的方式操縱水量,損害了湄公河流域國家的利益。美國支持湄公河流域國家要求中共披露瀾滄江水文信息。2020年12月14日,美國國務院資助的「湄公河大壩監測」(Mekong Dam Monitor)計劃正式啟動,以接近實時的方式對外公開衞星監測到的瀾滄江的大壩水位。

湄公河之所以成為中共的「政治籌碼」,其中一個關鍵點即是「信息不透明」。雖然中共2020年聲稱要共享瀾滄江水文信息,但是並沒有實際做到。湄公河委員會(MRC)指出,2020年12月31日湄公河的水位就出現明顯的下降,但是中共當時並未通知下游,直到5天後的2021年1月5日才發出通告。

王維洛說:「對於跨國河流,河流流域國家基本上遵循著三個原則:第一、對跨國河流的水資源公平合理的利用;第二,不對其它國家造成重大損害;第三、如果要對河流施工,需要事先通報其它國家,在爭取其它國家的同意之後才能開工。這是國際上正常的做法。」

他說,然而,這種做法對於習慣「暗箱造作」的中共來講,就行不通了。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美資助監測瀾滄江水壩計劃啟動 中共外交部跳腳
湄公河大壩監測網啟用 美高官:中共蓋不住實情
中共在湄公河上游限水 截水5天才通知下游
湄公河水位下降嚴重 國際組織籲中共公布資料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把日歐推給美國 習近平愚蠢狂妄
【橫河直播】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時事軍事】美軍遠征打擊群 可替中共收場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