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操控湄公河 中共霸凌鄰國

人氣 923

【大紀元2021年03月02日訊】2月12日,國際組織湄公河委員會(Mekong River Commission, MRC)發表聲明說,這個著名的國際河流——湄公河的水位已經下降到了「令人擔心」的程度,而水位下降的原因之一非常惹人注目,就是位於上游的中國建的水壩限制了水量。

其實自從2010年以來,湄公河就常常爆發水資源「危機」,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曾經一針見血地指出,對於中共來講,「湄公河」不是單純的水資源利用的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掌握了湄公河的「水龍頭」,中共就相當於有了一個政治籌碼,控制了東盟十國中一半的國家。但是,這個政治籌碼卻是雙刃劍,損人也不利己。

今天的內容,就來聊聊中共如何利用湄公河這個自然資源搞政治的。

小灣水電站致使湄公河水危機

湄公河,發源地是中國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從中國出去後,又流經了5個國家,緬甸、老撾、泰國、柬埔寨和越南,幹流蜿蜒了4,000多公里,然後流入了南海,被稱為是「亞洲的多瑙河」,河流的上游和下游河段合稱為瀾滄江-湄公河。這個東南亞區域最長的河流,成了一條支撐河域周邊民衆生活的河流,依賴湄公河為生的人口,大約有7,000萬人。

湄公河本是水能資源非常豐富的河流,它直接從青藏高原南下,上游的坡降很大,就是地勢比較陡峭,落差大,那到了下游南部,由於受到季風影響,雨季時會有比較多的降雨,也會讓河流的水量較大。

但是,這條原本水資源比較豐富的河流,自從2010年開始卻頻頻爆發水資源「危機」,那麼為什麼是2010年呢?

這就要提到一個中共的國家重點工程。美國研究機構「地球之眼」(Eyes on Earth)在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2010年,中國在雲南大理的瀾滄江上建設的小灣水電站,主要工程已經完工而且已有發電機組投產。

中共自己在宣傳中也講,2010年,小灣水電站大壩全線澆築封頂,世界最高的300米級雙曲拱壩正式誕生。

瀾滄江中下游河段的小灣水電站,是中共建設瀾滄江水電能源基地的龍頭水庫,是中共西部大開發的國家重點工程,目的是要「西電東送」。而在小灣水電站之外,在瀾滄江中下游河段還有7個大型水電站,上游也有7個水電站。

中共玩數據遊戲 推卸責任

那中共這一頭在瀾滄江上大建水電站的時候,湄公河流域卻傳來了投訴的聲音。

在2010年,因為湄公河水位下降嚴重,泰國、老撾、越南和柬埔寨一起向中共提出交涉,認為是中共在瀾滄江上建立的水壩導致了下游的乾旱。當然中共否認了,給出了一個數據,說瀾滄江年流量只是湄公河入海流量的13.5%,那意思是說瀾滄江上的建壩蓄水對湄公河入海口的水量影響不大。

那麼,中共給出的說法有道理嗎?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是這麼看的,他說中國很多河流的數據是保密的,即使披露出的數據也常常自相矛盾。比如瀾滄江在中國邊境出境水量平均每年640億立方米左右,但是,還有一個版本說是760億立方米,這之間就差了120億立方米的水。而如果按照760億立方米來算,瀾滄江年流量會佔到湄公河入海流量的16%,這就和中共所說的13.5% 差了2.5%。

但是,中共還曾經說過,中國對瀾滄江-湄公河的水享有 18.6%的水權,那意思就是說有18.6%的水資源歸於中國。所以,中共給出的數據跳躍性非常大,從13.5% 到16% 再到18.6%,中共是在不同的場合選擇不同的數據,討論權利的時候,中共挑選18.6%,可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中共又選擇了13.5%。

但是,就算是13.5%,中共也推卸不了應承擔的責任,因為在湄公河幾大分水支流匯入幹流之前的大半段河道,中國的來水可就是具有決定意義的了,而泰國、老撾所抱怨的正是這個。清華大學教授秦暉就曾經發表文章說,像是琅勃拉邦河段,中國出境的水量平均要佔到2/3左右,這可比13.5%要大多了。

我們查了一下資料,像是2008年老撾萬象洪水和2010年的泰國異常枯水,都是發生在以中國來水為主的河段。所以中共辯解的中國來水只佔河口流量的一小部分,就顯的毫無誠意了。

中共水利部和湄公河委員會共同出具的報告也表示,在湄公河旱季期間,從中國境內景洪水壩流出的水量在2010到2015年間已經達到了瀾滄江-湄公河幹流水流40%以上。

中共的數據遊戲,騙不了專家,但是,忽悠普通民眾還是可以的,所以,2010年的時候,中共甩出個13.5%就大言不慚的把責任甩出去了,讓那幾個投訴的國家旱就旱去吧。然而,6年之後,就是2016年,湄公河流域又出現了大旱,而這一次,中共卻表現的一反常態。

中共控制東南亞的「政治籌碼

2016年,以大米和水產品著稱的越南出現了嚴重的乾旱,由於河流水量減少,越南的一些沿海地區發生了海水倒灌。這一次,中共卻表現的很有友邦精神,外交部發言人還公開表示,中國會通過雲南景洪水電站對湄公河下游應急補水,時間段是3月15日到4月10日。

當年,中共在20多天裡,向下游每天最少多放了1,000立方米/秒的水量,最大的時候放水量到了2,000多立方米/秒,而瀾滄江當時自然流量在400立方米/秒左右,也就是說,中國放水的規模超過了瀾滄江在枯水季節的流量,是下游自然狀態的5倍。

這說明了什麼呢?說明中國已經控制了給湄公河開閘放水的「水龍頭」,能夠自如地控制水量。

對於2016年的這一場開閘放水,中共當然是廣為宣傳,並自稱獲得了湄公河流域國家的讚賞。那麼為什麼2010年中共不放水,2016年3月卻放水了呢?

我們來看看這個時間點。在2014年時,李克強在東盟領導人會議上提議開啟瀾滄江-湄公河峰會,在2016年3月23日,首次瀾滄江-湄公河合作領導人會議正是在海南三亞召開。這個時間點,做為東道主的中共想不送人情都難,所以,中共也就藉機表示了下「睦鄰友好」。

同時,中共也要在東南亞繼續推行「一帶一路」的投資規劃,而此時的「救災」,也為中共對東南亞國家的投資鋪設了道路。

中共的算盤也確實打的不錯,伴隨著當時的瀾滄江-湄公河會議的,是一份含有78個項目的早期清單、一個瀾滄江-湄公河合作專項基金、一份100億元人民幣的貸款和100億美元信貸額度。

雖然湄公河流域國家經濟較為落後,但是自然資源豐富,中共投資湄公河流域,不僅可以擴大國際貿易、通過「一帶一路」輸出國內過剩的產能,還可以獲得湄公河流域國家豐富的自然資源。

我們以老撾舉例,老撾富有金、銅、錫、鉛、石膏、煤、鹽等等多種礦藏,而且水力資源、林業資源也非常豐富,並且生產柚木、酸枝、花梨木等名貴木材。中國也從老撾進口銅、木材、農產品等。中國也是老撾最大的投資國,投資的領域包括水電以及礦產的開發。

顯然,中共在湄公河領域有著強烈的地緣政治戰略目的,投資湄公河流域,除了建立和東盟各國的戰略夥伴關係之外,中共還可以擴大航運通道,將有機會在馬六甲海峽之外,開創新的替代航運,經由湄公河打通向南海的另一通道,而這有助於中共進行石油等能源輸入,減少美國、日本在航道方面的箝制。

瀾滄江-湄公河流域百姓深受其害

可是,中共的政治籌碼,卻讓湄公河流域百姓的生活受到衝擊,流域內居民不僅遭受「乾旱」之苦,漁業也受到不小的打擊。王維洛先生說,中共的水庫建成之後,泥沙下不去,而魚的營養物質都包含在泥沙中。而且從水庫裡面流出去的水,溫度上也比正常的低幾度,打亂了魚的繁殖。漁民抱怨現在的收成在減少,擔心不久的將來會失去生存基礎。

那麼,中國的百姓們受益了嗎?也沒有,原因有三,一是瀾滄江水庫的壩高很高,大部分都超過100米,最高的水庫達到了294.5米。水庫修建後,當地農民不得不往山上搬遷,可是山上的土地非常貧瘠,不適合耕種;二是,當地農民灌溉田地的水也受到了限制,因為糯扎渡水庫、小灣水庫裡面的水已經被水電站所控制;第三,中共給水庫移民提供的補貼其實是來自於中國納稅人的錢,而不是從水電站賺的錢來補貼移民。

另外,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還指出了一個常被外界忽略的問題,瀾滄江的洪水比較大,實際測到的最大的洪峰是12,800立方米/秒,而小灣水庫的洩洪能力是20,000立方米/秒,比歷史上測到的最大的洪峰還要高。所以一旦出現洩洪方面的問題,水庫下游包括湄公河流域的百姓都會受到極大的威脅。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建設的水電站發的電,有一部分變成了「棄電」,就是被浪費掉的水電,由於產能過剩,雲南省白白浪費的水電在2016年就有314億千瓦時,瀾滄江上的水電站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也就是說,這些水電站,不但影響了瀾滄江-湄公河流域百姓的生活,而且同時發的電也沒有得到充分的利用,一部分被白白浪費掉了。而為了減少「棄電」,中共不得不再投資建設輸電線,將雲南的電送到廣東等電力需求較高的地方。所以,這些水電站以及輸電線路的投資,除了幫中共填充了GDP之外,好像很難再有其它的益處了。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東北人口危機 全國爆發前兆?
【財商天下】台積電遇致命傷 全球缺芯加劇?
【財商天下】走出至暗時刻 百達翡麗獨一無二
【財商天下】印花稅帶崩港股 中共圈錢放大招?
最熱視頻
【重播】拜登菅義偉記者會:應對中共挑戰
【新聞大家談】拜登大動作習不安?港9人獲刑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財商天下】註冊制失敗 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遇阻
【新聞看點】818莫須有結案 港人自由花相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