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

清明節:生死敘舊 東坡點亮十方無盡燈

作者:允嘉徽
柳絮梨花敘清明,天地盡合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230
【字號】    
   標籤: tags: , ,

春分來後有寒食,天地萬物盡清明。從宋至明,清明和寒食常常合為一談,而入了清代,清明即是寒食,尤其是寒食清明上墳掃墓,延續著代代悲歡記憶,展現著生與死的交敘,一場又一場生命中難忘的印記。東坡(蘇軾)有言:「人生唯寒食、重九,慎不可虛擲,四時之變,無如此節者」。東坡留在詩集中的生老病死的人生節奏,幾度交織著寒食、清明的時空經緯,展現予人清明又厚重的感悟。

花滿城  人生看得幾清明

清明時節,少陽壯盛,突破陰氣重圍,帶來生氣躍動。清明風中,「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飛時花滿城」,為青春代言。敏感的人們感物驚心,良辰易失,人生無常呀!連詩豪蘇東坡都這樣說過:「惆悵東欄二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

一年清明,東坡受邀前去一處名勝賞花。入眼盡是花團錦簇,欄杆開遍,奇葩爭妍,朵朵訴情。其中一叢怎看就巧似瑪瑙盤盛著金縷杯,款款勸進一杯春酒,東坡堅辭:「而我食菜方清齋,對花不飲花應猜」。入花叢賞春花,保有一方出塵的心鏡,照映天地清明,管那星移物換,純真不老!

寒食清明石泉槐火:知命無求

東坡在二十歲那年高題金榜,在殿試中寫下最高榮譽的紀錄,最是人生花團錦簇時。後來在人生路上異常地跌跌宕宕,他的心路也是幾度峰迴路轉,柳暗花明。

當年東坡在新舊黨爭中凌犯了當路,被捕入獄瀕死之際,得了貴人之助從鬼門關前被送回來,遠謫黃州。彼時親戚們都對他不敢聞問,不敢留下書信、隻語片字。東坡一家人胼手胝足開墾荒地,含辛茹苦。詩友參寥子(僧人道潛),不遠數千里跋涉到黃州,雪中送暖,羈旅在東城相伴足足一年。

有一次,東坡和參寥子同遊武昌西山,在夢中兩人相賦詩,夢醒後,清晰記得「寒食清明」、「石泉槐火」之句,兩人都不知道這麼出塵的境界在何處?豈知,這是一個「先知夢」,他倆超前九年走入那個時空。

夢後七年,東坡出任錢唐(杭州)太守,當時參寥子也在那裡修行,兩人舊緣再續。又過了兩年參寥子新居蓋成了,而東坡恰在那年的寒食將要除任離錢唐,前往告別辭行。昔日在參寥子的舍下有清泉,他遷居後再鑿石,又見新泉湧出。參寥子摘來新茶,鑽新火煮泉,瀹茶會友,一面笑道:「這是寒食清明、石泉槐火,九年前夢中景,靈夢久矣!」

座中人都驚歎不已,東坡親歷「真即是夢,夢即是真;石泉槐火,九年而信」,在逆境中悟得「知命無求」的道理!

寒食清明、石泉槐火,無求自得。(Pixabay)

浮屠不三宿桑下 避去修行阻礙

東坡帶著兒子蘇邁初到黃州是在元豐三年二月一日,初交仲春。當時家遠在南都,初來乍到,無一舊識。東坡常常獨自一人策杖到江上,雲濤寒渺渺,故人亦迢迢。十多天後,家中忽然來了個訪客。原來是他的好友文甫的弟弟子辯知道他來到黃州,特地來訪。突然出現的舊識,像早春的風溫暖了他寒冷的心田。子辯逗留半日,說「寒食接近了,要先歸東湖」為這次的相訪畫句點。

微風細雨中,東坡送別江上,目送他乘著一葉小舟,橫江而去。東坡獨自登上夏奧尾的高丘追望遠去的舟影,彷彿見到那舟子已經及於武昌,他才步下山丘而返。

此後四年,他們來來往往百數次。到了第五年,東坡又要除任離開黃州。往前看,兩方後會未必可期,一時感物無常,不勝淒然。淒然中他想起佛家語「浮屠(和尚)不三宿桑下」,就恐相處日久生出恩愛之心、愛戀之情,淒淒然惡離別的心情將會阻礙修行,誠然就是這般道理。

「浮屠(和尚)不三宿桑下」,云何道理?(Pixabay)

人生離合之感 就在寒食清明之間

江上清風遠揚,好友淡出視野,而人生中年,錯錯雜雜急管繁絃,在寒食清明之際,一聲緊似一聲。回顧前半生,人生聚散悲歡倏忽如走馬,到了寒食清明上墳祭掃,生老病死更讓人感時沉吟:「中年離合之感,正寒食清明之間」。

蘇軾有個表弟程德孺,他們曾有過共同的青春陽剛的成長記憶:垂髫之齡「狂走從人覓梨慄」,十五年少「健如黃犢不可恃」。時光如白駒呼呼經過他們眼前不稍假借停留,曾幾何時,讓黃犢染風病謝刀筆,讓人眼老昏花困文牘。

那一年,表弟將出任楚州長官時,東坡送別時特叮囑他別讓功名困白頭,記得早日歸得故鄉來呀!和你相約寒食節去掃墓呀。記得嗎,從小到老,梨花都陪伴著我們過寒食節,梨花等你功成頭白歸來,還可以作我們的寒食餐呢——「莫教印綬繫餘年,去掃墳墓當有日;功成頭白早歸來,共藉梨花作寒食。」

走過半生聚散離合,生命之鄉情在寒食清明之際,最是鮮明。視茫茫髮蒼蒼驟然到來,能不驚心遲暮就在眼前?長輩黯然銷逝離人世,晚輩振翅離巢逐青雲,承上啟下的責任落在肩上,紮紮實實,沉沉甸甸。

思想那走過的人生,「歸夢先寒食,兒啼到白鬚」。寒食上墳掃墓祭祖,一條連繫先代與後代的紐帶,前仆後繼,在世代之間一直串連著生命的交替。從呱呱落地到白了少年頭,離鄉又返鄉,流浪的生命總在生死之間尋找歸根之路。

清明新火 分作無盡燈

東坡生命中的低谷也是在寒食中走過的,那是東坡到黃州的第四年初,就俗世之眼來看可說是慘不忍睹。他的《寒食二首》收藏了彼時的心境,比無火的寒食更加蒼涼、溼冷又苦痛。

蘇東坡 黃州寒食詩 卷(《寒食二首》第一首詩部分)。(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寒食前,東坡已經抱病。這場磨人的病真不輕,青春一夕被誰偷去了。綿綿春雨轉成連連不斷的豪雨,小屋如浮舟,破竈盡濕葦,空廚剩寒菜,「哪知是寒食,但見烏銜紙」。

打哪來的烏鴉銜著冥紙掠過,一掠一見,東坡想起先墳迢迢萬里外,朝廷遙遙九重隔。事業困蹇,去國懷鄉,大病中的他連流淚的力氣都沒了,生命像是死灰,風吹不起。難道這是東坡的末路窮途嗎?

宋 蘇東坡 黃州寒食詩 卷(《寒食二首》第二首詩部分)。(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黃州刺史徐使君心憐東坡久病,清明分新火,特地分給他新火一朵。東坡「起攜蠟炬繞空室,欲事烹煎無一可」,自家空無一物可烹煮。儘管如此,他反而要這朵新火發揮了最好的功用,無私分享,一燈點燃千百盞,「分作無盡燈,照破十方昏暗鎖」,照亮了許多人的心靈世界。(《徐使君分新火》)

我們看到東坡在困境中轉化了生命,放下了一切,不再被外物所牽、所動,脫離了凡塵中功成名就的悲喜。黃州不是他外放的終點,他又到惠州、儋州(在海南島),越貶越遠,然而,在當時可稱蠻荒的儋州成了他的第二故鄉。東坡晚年在金山寺看到李公麟為他作的畫像,寫下《自題金山畫像》:「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繫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可以證得他走出寒食,脫胎換骨。

後語

經過寒食的洗禮,一朵清明新火點亮世中無盡燈。「無盡燈」無私,一燈點燃十方世界千百盞燈,光明照十方。東坡前行去,後繼又是誰?

主要資料:《蘇軾集》、《宋史》

@*

責任編輯:王愉悅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九日龍山飲,黃花笑逐臣。醉看風落帽,舞愛月留人。」一千多年前的九月初九日,詩人李白登上龍山,與好友同飲菊花酒,秋風落帽,秋月留人,讓李白暫時忘卻了朝堂之上、俗世之中的煩惱,得以神遊仙境,與月下仙子相逢際會。這是神韻舞臺上曾演出過的節目《李白醉酒》。
  • 縱觀美術史,今天流行的色彩學理論卻與古人的大相逕庭。美術界一直流傳著一句非常有名的話,甚至不少學校裡也都這麼教,聲稱「紅黃藍三色能調配出所有的顏色」。在筆者看來,這種說法雖然有歷史原因,但卻是一種顯而易見的謬論。因為如果真像那樣,那麼世界上所有的顏料廠只用生產這三種顏色就夠了,為什麼在已經有這麼多種顏色的情況下還在不斷研發新的顏料?
  • 一些雜色、黑色的鳥或一些蟲子出現在不該出現的時地,在中華文化中稱為「羽蟲之孽」。羽蟲之孼是大凶的預兆,而且常常是一朝一代滅亡前夕的凶兆。歷史上魏蜀吳三國發生過什麼羽蟲之孼?對應上了什麼史實?來看看。
  • 「柳拂眉間黛色,桃勻臉上胭脂」,「一點胭脂淡染腮,十分顔色為誰開」。胭脂是紅粉佳人們青睞之寶,胭脂的青春活力主要取自紅藍花汁。從紅藍花到胭脂有哪些故事有哪些掌故呢?自古以來,道是:一點胭脂,十分顔色,萬千心情。
  • 早期油畫的施色方式與今天有很大的不同。當時的畫家們更注重透明色與半透明色的運用,顏料間較少混合,依靠低層顏色透過高層薄色形成光學混色,因此整體色彩較純;而今天的人則習慣於在調色盤裡直接混合顏料,依賴油畫顏料的覆蓋力作畫,大量的混色也讓色彩失去了飽和度,使畫面顯得灰暗。
  • 世人皆知中共是一個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政黨。然而世人往往不太清楚的,卻是中共之所以無法,究其原因,是在於其無天。或者說,在當今的中國,中共偷天換日,將自己變成了如天一般的存在。
  • 莫高窟里,諸天菩薩胸前各色寶石串成的珠鏈,叫什麼名字?《紅樓夢》中,象徵金玉良緣的寶玉項圈和金鎖項圈,又有什麼來歷?千百年來,從印度到中土,從天國到世俗,有一種來自佛教的飾品,逐漸成為中華古代首飾中精美華麗的一類。它有一個美麗的名字——瓔珞。
  • 對於史上的畫家而言,鍊金術是一個無法繞開的話題。因為當時並沒有現代這種工業化的顏料生產行業,所有的畫材配置,除了一些最基礎的坯料外,包括製造顏料、熬煉媒介,甚至蒸餾揮發性油等一系列繁瑣而又精密的工作,都必須畫家本人或畫坊裡的助手、學徒親手完成。這裡面涉及到的種種知識與操作技巧,很多都源於鍊金士們基於鍊金術理論而展開的具體實踐。當畫家們從鍊金士那裡學習這些具體的操作方法時,他們的材料學理論其實就是繼承了鍊金術中的材料理論。
  • 家有賢妻勝千金!有這樣兩個故事,離亂中不棄夫妻恩義的妻子和變成乞丐的丈夫破鏡重圓,賢妻出招保住一家人性命和家產。她們是怎樣做到的?
  • 如果對傳統藝術追根溯源,就能發現美術與一些修煉方法、宗教理論之間的聯繫非常緊密。這些聯繫並不僅限於藝術題材和作品用途,而是涵蓋著眾多層次,甚至連繪畫所使用的顏料、技法都與之息息相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