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對生命的熱愛和對健康的熱愛

人氣 160

【大紀元2021年03月29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heodore Dalrymple撰文/慧婕編譯)我出生的那一年,有75%的男性吸菸,50%的女性吸菸。

在電影中,你可以從一個男人為他正在交談,或者正在勾引的女人點菸時,那種精準優雅地拿出他的打火機的姿勢來判斷他是一位紳士。他的打火機永遠不會卡住:它總是很輕鬆地第一次就點燃,證明著他的能力和世俗的成就。

所有房屋和其它建築物的氣味都像菸灰缸一樣。窗簾、地毯和衣服一定有菸燻味。

但是很奇怪的是,儘管我的母親抽菸,但在我的童年記憶中卻沒有任何菸味。我想是因為它一直無處不在,所以一定是不再被注意到,就像今天的電子屏幕和說唱音樂一樣。

但是,認為那時候有如此多的人吸菸是因為他們完全不懂吸菸有害或尼古丁會上癮是完全錯誤的。 他們當時其實很了解這些事情,即使不是我們像現在這樣的擁有確切的科學細節。

確實,肺癌和吸菸之間的因果關係最初是在納粹德國得到確認的,然後在英國和美國有了更好的支持數據,這導致吸菸人數迅速下降,因此現在只剩不到四分之一的人口吸菸。但是,下降的不僅僅是這一點。

在所有現代西方社會中,如今下層階級吸菸更為普遍。

對這一事實隨即有兩種解釋:低層階級平均來說不如上層社會階級有智慧,受過教育。他們更加缺乏理性,不會根據事實來停止或改變自己的行為;或者,他們的生活如此壓力重重,缺乏享受的來源,以至於只剩下香菸了。

當然,在我擔任醫生的監獄裡,幾乎100%的囚犯(絕大多數是來自社會的最底層)都在抽菸,所以我曾經開玩笑說吸菸是犯罪的起因。這個玩笑被嚴肅地駁斥,好像我是認真的似的。

監獄當局以囚犯的健康為緣由,現已禁止吸菸。

起初我以為這是愚蠢的,也是卑鄙的,這是對已經被剝奪自由者的可悲的虐待。

我認為這是愚蠢的,因為我認為這會導致叛亂,實際上,自從實施禁令以來,監獄中的暴力發生率有所上升:雖然不能由此得出結論說,由於禁令,暴力發生率上升了,因為還有很多其它因素也改變了。

而且,在我看來,越來越多的囚犯不抽菸,他們不想被動吸菸的權利比其他人吸菸的權利更為重要。 事實是,由於吸菸者的減少,即使一根點燃的香菸也足以激怒不吸菸者,令他們感到不快。

但是,回到吸菸減少的原因這個問題上,這與意識到其危險性並沒有直接關係。

前幾天,我正在閱讀意大利著名作家伊塔洛·斯維沃(Italo Svevo,1861—1928)關於吸菸的作品集,標題為「最後一支香菸」。實際上,他所抽的每支香菸都應該是他的最後一支。他在給妻子的信中數百次發誓放棄吸菸。他甚至在診所裡度過了一段時間,以尋求幫助克服他的惡習,但是戒菸沒有堅持下來,他甚至通過逃離診所來顛覆了這種治療方法。

他一直吸菸,最終死於車禍而不是疾病。吸菸被認為是一種疾病,因為他多次無視醫生讓他戒菸的命令。

事實是,他的醫生非常清楚吸菸對他的心臟、肺部和胃都有害,他也知道這一點,這就是他多次承諾要戒菸的原因。

但是他沒有成功,因為對他來說,還有比健康更重要的事情。他引用了美國著名神經病學家喬治·比爾德(George Beard)的觀點,他在19世紀末首次提出,神經衰弱是一種由現代生活節奏引起的疾病。

他認為吸菸會引起神經官能症。由於斯維沃認為必須要有神經質才能寫作,而且寫作對於他是最重要的,因此他寧願為據稱由吸菸引起的神經症而犧牲健康,並在必要時犧牲生命本身。

當然,這完全是胡說八道。但這確實表明,斯維沃來自一種文化,在這種文化中,生活先於健康,而不是健康先於生活。這是否對我們當前的困境有任何意義,我留給讀者決定。

幾年前,我參觀了偉大的威爾士詩人迪倫·托馬斯(Dylan Thomas)的最後居所,位於最美麗的小鎮拉哈恩(Laugharne)外。現在是一個小博物館。

迪倫·托馬斯是醫生的一個噩夢。他一直過著波西米亞人般天才的生活,然而與大多數試圖扮演這種角色的人不同,他確實是一個天才。

我懷疑他是否曾經考慮過一下自己的健康狀況。他又矮又胖,抽菸,而且喝很多酒。他在39歲時去紐約的一次訪問中去世,也許部分是由於醫療能力不足,但主要是由於他自己的行為。他的三個孩子從來沒有真正原諒過他如此不負責任地丟掉自己的生命。

參觀他的房子時,我在公共廁所的門上看到以下告示:「在這些場所吸菸是違法的。」一條小徑通向花園,上面有一些間距較大的小台階。每隔幾碼貼有一個通知:「台階不平。」

迪倫·托馬斯生前會鄙視這種對生活的刻板女教師般的態度。在專門獻給他一生的這片聖地,所謂的防止腳踝扭傷(以及隨之而來的毫無疑問的法律訴訟)居然優先於其它所有事情。然而,我不得不想到他的三個孩子,從某種意義上說,他所遺棄的孩子們。

在不負責任、滿不在乎和強迫症般的小心翼翼之間是否存在折中點?

原文On Love of Life and Love of Health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西奧多·達勒姆普爾(Theodore Dalrymple)是一位退休醫生。他是《紐約城市日報》(City Journal of New York)的特約編輯,並撰寫了30本著作,其中包括《底層生活》(Life at the Bottom)。他的最新著作是《禁運和其它故事》(Embargo and Other Stories)。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罪惡之花:親身經歷大麻對精神健康的影響
【名家專欄】自由主義危害您的錢袋和健康
【名家專欄】局部騷亂外 普通美國人生活寧靜
【名家專欄】藏在健康氣候議題下的權慾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誰贏了
【新聞看點】人質外交背後 中西兩個不同教訓
【馬克時空】B-2隱身轟炸機造就美國夢 反成中共噩夢
【時事軍事】核動力潛艇 將平息一切爭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