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免受困於談判陷阱 需認清中共三大本質

人氣 1091

【大紀元2021年03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吳畏綜合報導)川普(特朗普)政府前國家安全副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今年2月警告拜登政府,千萬不要落入中共「談判陷阱」,也不要「讓中共把時間拉長」。近日,兩名美國學者撰文敦促拜登團隊聽從這一建議,並點出中共三個本質。

博明說,中共在談判時非常善於採取拖延政策,而在川普政府時期,美方一個重要的策略就是不允許中共把談判的時間拉得過長。

「對於美國來說,我們要對中國(中共)施壓,儘快解決中國(中共)正在進行的那些危害於我們的國家安全、繁榮和民主的事情。」他說,「所以,不要落入北京一次又一次設置的陷阱,也就是試圖引誘美國進行長期的、正式的中層談判。」

2月28日,《中國如何看待世界:中共的民族主義與國際政治中的力量平衡》合著者布拉德利·泰耶(Bradley A. Thayer)和中國公民權力倡議組織副總裁韓連潮攜手在《國會山報》(The Hill)網站發表題為「中共將美國困在談判中 然後違背承諾」文章,分析中共的三個本質,說明和中共長時間談判相當於落入陷阱。

文章說,幾十年來與共產中國打交道的經驗給美國帶來一些慘痛教訓。第一,美國決不能相信中國(中共)的極權政權。第二,談判是(中共的)一種拖延戰術,以獲得戰略機會。第三,如果通過談判達成協議,北京會註定在為了達到其目的時違反協議。這是因為背信棄義已經融入中共的政治基因。

「不擇手段是共產主義運動的一貫特點。對共產黨人來說,奪取國家政權、摧毀資本主義、實現共產主義統治,就有理由使用任何手段,包括暴力和恐怖、背叛和欺騙,以及其它無數不人道和不道德的行為。共產黨人宣稱,它們代表的是全體人民的利益,它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為了改善人類的生活。事實上,它們決心奪取權力、維持權力、並利用權力來對付敵人。它們以『人民』的名義,從不受現有行為準則、公認道德或任何條約或協議所約束。」文章寫道。

中共效仿列寧 對對手和共產盟友均不守承諾

文章還以前蘇聯領導人列寧不擇手段以實現目標為例,說明中共在這方面緊跟列寧。文章說,當任何協議不再適合他的目的時候,列寧就會背棄它。正如他所說的:「條約就像餡餅皮,是用來打破的。」蘇聯打破了很多「餡餅皮」。蘇聯政府與各國談判並簽署了許多條約,但幾乎沒有遵守任何條約。如果沒有其它國家對莫斯科的強力監督和持續施壓,它當然不會按照條約那樣做。

泰耶和韓連潮認為,中共緊跟列寧的玩法。在中共奪取政權之前,它與中華民國中央政府(1949年後在台灣執政)進行了多次談判。但它利用這個機會加強自己的實力,準備暴動反叛政府。當時機成熟時,它違背承諾,推翻了合法政府。

1953年時,蔣介石也曾直言,「與共匪談判和平,實等於與虎謀皮。」

目前香港局勢更能說明中共不遵守承諾的事實。文章寫道,1984年中英之間簽署的關於香港的協議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可以說明中共是如何將承諾變成了違背承諾。為了接管香港,中國(中共)承諾維持香港的政治制度50年不變。就在簽署協議幾年後,北京就悄悄開始破壞香港的獨立性。現在,由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控制的香港領導人,公然詆毀協議和摧殘香港人民,以維護中共的絕對統治權。

泰耶和韓連潮還說出中共另一個卑劣品性。他們表示,事實上,中共不僅對對手不守承諾,對共產主義盟友也不守承諾,中共曾違反與蘇聯、越南和其它共產盟友的條約。

談判是中共為最終與美國對抗贏得時間的手段

文章寫道,中共的談判策略應該說是一種更新版的列寧模式。中共最高官方理論刊物《求是》的一篇文章稱,正如羊和狼在一定條件下可以共存一樣,有時為了最終打敗敵人,必須做出暫時退縮的「妥協」。這就好比列寧認識到,有時要退一步才能前進兩步。過去幾年,習近平反覆強調,「中國仍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用中共的話說,就是政權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凝聚力量,實現習近平稱霸世界的「中國夢」。一旦中共達到準備稱霸的目標,就會像前領導人鄧小平曾經說過的那樣,「不怕發動戰爭」。這就是為什麼中共經常採用談判或對話的策略,以推遲與美國過早的對抗,直到獲得足夠的實力。

自拜登總統就職以來,北京多次向美國喊話要美中展開對話。早在去年12月,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就呼籲重啟各層級對話,並特別提出要「共同制定合作、對話、管控分歧三個程序」。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委員會主任楊潔篪在2月份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首次通話中,再次提出要與美國建立健康的關係。

泰耶和韓連潮的文章寫道,然而,與中共談判的歷史已經證明,中共在這個過程是毫無誠意的。中共從來沒有誠意達成妥協、遵守協議。楊潔篪與布林肯的談話進一步證實了這一點,楊強調台灣、香港、西藏、新疆等核心利益是不能談判的,並警告美國不要越過這些「紅線」。

文章還強點,不能不注意的是,中共核心利益的清單已經越來越長。基本的人權問題、穆斯林集中營、網絡自由、領土爭端等等都是禁區。鑑於中共早已亮出了它們談判的底牌,與中共的任何談判都毫無意義,談判只能是中共為最終與美國對抗贏得時間的手段。

數十年來 美中多次談判未有積極成果

過去數十年,美國與中共在貿易、法治、人權等諸多領域進行了多次談判和對話,都沒有產生積極成果。中共曾承諾不將南中國海軍事化、停止網絡攻擊及其對美國知識產權的竊取,並停止強制性技術轉讓,所有這些承諾都被打破。最近,習近平違背了與川普總統談判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方購買美國商品的數量遠未達到協議要求。

中共沒有遵守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衛生條例》及時報告的要求,無疑是導致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原因;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恐怖行動,不符合《世界人權宣言》。

文章最後寫道,美國與中共打交道的歷史,應該讓拜登政府在考慮重開或建立新的對話機制之前應三思而行。相反,美國必須維持川普政府的施壓政策,才會引起積極的變化,不讓北京有更多的時間來加強自己的實力,從而防止它變得更加強大,能夠直接損害美國的利益和國家安全。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雷蒙多任商務部長 克魯茲:她難對中共強硬
美參議員促拜登儘快表態:中共是「敵手」
拜登聯合盟友受挫 ASML對中芯銷售延至年底
拜登政府公布《國家安全戰略中期指導方針》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神不知鬼不覺 史上最成功空襲
【重播】余茂春博明國會作證:中共經濟野心
【有冇搞錯】阿里巴巴被罰巨款 為什麼很高興?
【珍言真語】梁錦祥:大紀元被打壓證明有實力 值得自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