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習近平「藥方」開錯 中國「芯病」難治

人氣 746

【大紀元2021年03月04日訊】眾所周知,中國大陸近幾年來嚴重「缺芯」。而「敢為人先」的武漢弘芯,卻從斥資超千億,蔣尚義入局,引進首台ASML光刻機,到資金鍊斷裂,陷入爛尾危機,再到遣散所有員工。最終,造芯失敗,造假成功,讓「弘芯報國,圓夢中華」的神話成為揮之不去的夢魘。

全民「造芯」運動,全國「芯騙」成災

在如今高科技時代,芯片已成為電子設備的大腦。中國的芯片進口額已超過石油,成為第一大宗進口商品。但川普上台後,美國對中興、華為和中芯國際等在芯片上的「卡脖子」事件,也正好暴露中國企業「缺芯少魂」的致命軟肋,甚至傳出中共高科技龍頭華為轉行養豬的新聞。

面對美國的極限施壓,習近平2020年5月14日主持召開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指出要發揮新型舉國體制優勢,加強科技創新和技術攻關,強化關鍵環節、關鍵領域、關鍵產品保障能力。

9月份,中科院院長白春禮也表態,將把被美國「卡脖子」的項目立下趕超軍令狀。同時,國家發改委等四部門還聯合發文,要加快芯片核心技術攻關。同時揚言「將投入9.5萬億人民幣研製芯片,其優先程度如同當年造原子彈」,並在2025年實現芯片自給率達到70%的目標。

在中央和地方政府陸續出台扶持政策的推動下,全國上下掀起了轟轟烈烈,聲勢浩大的造芯運動。僅2019年全國新增半導體企業就超過萬餘家,動輒千億投資的規劃、遍地開花的產業園區、名目繁多的補貼與獎勵,成為這場芯片「大躍進」的標配。

2020年,大陸的造芯運動更加方興未艾,如火如荼。無數企業一哄而上,紛紛轉產半導體,全年新註冊企業竟高達2.28萬家,同比大漲195%。

2021年以來,數據增長更為迅猛,前兩個月註冊量已達到4,350家,同比增長378%。截至目前,中國大陸共有芯片相關企業6.65萬家。

其實,這場半導體「大躍進」背後,是國家的巨額補貼誘惑。芯片已成為「唐僧肉」,誰都想上來吃一口。有傳聞說海瀾之家要轉產半導體;比亞迪也要造芯片;格力也在造芯片;搞笑的是,一家名為泉能先進集成電路產業研究院的機構,其官網創始人為劉德華的名字,三個副總裁分別是郭富城、張學友及黎明明。

一時間,泥沙俱下,魚目混珠。最終導致一邊是雨後春筍般的「造芯」項目倉促上馬;一邊是潰敗如山倒似的「芯騙」項目迅速爛尾。

前有「漢芯」造假,後有「弘芯」騙局

2001年,海歸學者陳進組建了上海交大芯片研究中心,並以數字信號微處理器的開發作為芯片研究的突破口,承擔下了上海「漢芯一號」等高性能芯片的研究項目。中國政府對於這樣一位高端人才極其重視,並投入了11億的資金予以大力支持。陳進本人也被授予「芯片之父」 ,「長江學者」和「科研英雄」等桂冠。

令人驚掉下巴的是,被媒體吹捧給中國的科研事業發展注入新鮮血液,國內首創,且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的「漢芯一號」,居然是偷梁換柱的驚天騙局。是陳進所謂科研團隊,先從美國購回摩托羅拉56800系列芯片,然後僱傭民工擦除原有的標誌,再重新貼上自己的標籤,對外公布這是自主研發。

《武漢市2020年市級重大在建項目計劃》顯示,武漢弘芯半導體公司成立於2017年11月,總投資額高達1,280億元,居全國半導體製造項目第一位。2018年9月,中共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市政協主席胡曙光還親自出席項目的開工典禮。2018、2019年,武漢弘芯兩度入選「湖北省重大項目」,至少拿下超80億元投資。

2019年6月,武漢弘芯重金聘用芯片界傳奇人物、台積電功勳重臣蔣尚義擔任CEO。從而在業界引起不小的轟動,也利用這一金字招牌,為公司吸引來了不少頗具實力的半導體工程師。

同年年底,武漢弘芯通過蔣尚義引入「國內唯一能生產7nm芯片」的ASML光刻機。然而一個月後,公司將這台光刻機以5.8億人民幣抵押給武漢農村商業銀行。

隨著光刻機被抵押,資金鍊問題浮出水面,從而引發武漢弘芯與蔣尚義雙方之間的衝突。在對方的威逼下,蔣向公司遞交了書面辭職。隨後,這家明星半導體企業不斷被曝出拖欠工程款和工資、公司帳戶遭凍結、大股東北京光量藍圖實繳資本為零等負面消息。

2020年7月30日,當地政府披露,武漢弘芯項目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隨時面臨資金鍊斷裂導致項目停滯的風險。同年11月,企業高層大換血、股權變更,由政府全盤接管。最近,又傳出遣散員工消息,這意味著一場沸沸揚揚的造「芯」鬧劇就此曲終人散。

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造芯神話的背後原來是詐騙團伙。該項目最早的「攢局者」是一個叫曹山的人,他對外宣稱自己是「台積電副總」、「宏基駐美國紐約第一副總」。後來才知道這個混跡江湖多年,長袖善舞,能說會道,還「犯過事」的所謂芯片專家,僅有小學文化。內部流傳為「某大領導妹妹」的原董事兼總經理李雪豔,其實是一個曾經賣燒酒、開飯店和倒賣中藥的「販子」。而公司監事李月茹此前是負責照料李雪豔日常起居的「貼身保姆」。

在空手套白狼,將弘芯挖空的同時,曹山等人還輾轉到全國其他地方,採取相似的「詐騙模式」行騙圈錢。據說湖北天芯、安積電、安芯、濟南泉芯、雲芯國際、珠海逸芯等都是他們的得意之作。

直到弘芯暴雷後,曹山才露出狐狸尾巴,向身邊人吐露:「哈哈,台灣人(指蔣尚義)可真好騙,這就是一個局,讓他來做接盤俠。」 已經辭職的蔣尚義也曾對記者說:「我在弘芯的經歷是一場噩夢。」

中共「造芯」運動失敗,中國「芯病」依然存在

目前高科技產業已呈現密不可分的全球合作模式,芯片更是一個投資周期長,投資金額高,回報率太低的行業。它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賺錢買賣,需要長期深耕技術,那麼投入周期必然漫長。靠所謂舉國體制,搞運動式的發展,必然導致大批資金和技術薄弱的企業倒在口風之下。

尤其是在美中芯片大戰之際,飢不擇食、慌不擇路的中共當局,迫切希望芯片國產化;加上地方官員為了撈取個人「政績」,有病亂投醫;以及大量「磚家」也搖唇鼓舌,筆下生花,不切實際的吹噓什麼,「如以時間來算,中國光刻機產品與ASML的頂級光刻機還有二十年的差距,不過真要追趕,也有可能在3-5年追上。」 這就和當初國內大部分新能源汽車騙補一樣,給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的投機者提供了極好的行騙機會。

因此一直迷信「只要集中力量就能辦大事」的中共,在全國一窩蜂的造芯「大躍進」過後是一地雞毛。其所謂實現快速「彎道超車」,「自力更生」,「國產替代」的神話,也被指為天方夜譚。以造芯片為名義騙取政府補貼、獲取融資的現象比比皆是。無數個百億級甚至千億級芯片項目,尚未上馬就已爛尾停擺。其中,一些違背規律和常識的荒誕令人咂舌。

據報道,在短短一年多時間裡,分布於江蘇、四川、湖北、貴州、陝西等5省的6個百億級半導體大項目先後停擺,總規劃投資規模達2,974億元。其共同特點是,先由發起人引入政府基金;然後花錢請媒體擴散信息與造勢,「彌補中國缺芯不足」,「拒絕卡脖子,打破西方壟斷」,「實現去美化」等熱血沸騰標題;再拿著PPT跟地方政府畫大餅、套上「中國芯」的帽子、大肆吹噓項目「彌補國內空白」,然後倉促上馬,最終鎩羽而歸。

去年10月20日,中共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也對這場「芯病」作出了回應:國內投資集成電路產業熱情高漲,沒經驗、沒技術、沒人才的「三無企業」進入行業,個別地方對集成電路規律認知不清,盲目上項目,低水平重複建設風險顯現。按照「誰支持、誰負責」原則,對造成重大損失或引發重大風險的,予以通報問責。

只可惜,曾開出多個「藥方」,並用「中國方案」破解全球發展難題的習近平,至今仍未找到自己的病根。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中共「芯片大躍進」 再增9千企業 風險浮現
陳思敏:習近平再提「卡脖子」 2025年「強芯夢」難圓
被稱「千億騙局」的武漢弘芯 遣散所有員工
【遠見快評】放生中芯國際 拜登打右燈向左轉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神不知鬼不覺 史上最成功空襲
【直播】余茂春博明國會作證:中共經濟野心
【新聞看點】拜登被迫上架?美稱中共威脅空前
【有冇搞錯】阿里巴巴被罰巨款 為什麼很高興?
【珍言真語】梁錦祥:大紀元被打壓證明有實力 值得自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