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腦控受害者鍾志勇第五次被關精神病院

人氣 1282

【大紀元2021年03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近日,有「腦控」受害者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們的微信群主、江西維權人士鍾志勇去派出所幫難友報案,再被關入精神病院迫害,希望外界關注「腦控」受害者。

鍾志勇母親徐女士日前向記者確認,鍾志勇現被關在江西省精神病醫院。鍾志勇於2月21號從福建打工回家,23號因為一個姓陳的難友最近被輻射得很厲害,眼睛快失明了,約了鍾志勇和另外二人陪他一起到派出所報案。

「報案人沒事,其他二人也沒事,我兒子就是登記了名字,(警察)一聽到鍾志勇的名字,馬上叫他出來一下,送到西湖分局的稽查大隊,懷疑他吸毒要驗尿,結果是陰性正常的。他們就把他送到精神病醫院去了。」徐女士說。

鍾志勇是被江西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繩金塔派出所送走的。一張蓋章南昌市公安局的「收治肇事肇禍精神病人入院通知書」稱,決定對鍾志勇進行強制性治療。上面還有該派出所所長熊宇楣的簽名。

南昌市公安局出具的收治肇事肇禍病人入院通知書。(受訪者提供)

「我不知道他們怎麼盯著我兒子鍾志勇,哪有這個道理?」徐女士當時很氣憤,就趕到繩金塔派出所要人。

她介紹,去年10月12日,中央第五巡視組到了南昌,鍾志勇等五個人去遞交材料,第二天鍾志勇就被送到精神病院去了,強制執行了2個月。12月12日出來後,他到市政府行政複議,2月19日家中接到了行政複議的文書,這才通知鍾志勇回來。

「一是他要辦行政複議,再一個他回來也要陪我看病,因為我身體不好,高血壓三級、心臟病、慢性腎病第三期,吃著中藥,要去醫院複查,他是特意請假回來。」她說。

「21號回來,社區新換的主任約我兒子見面,當時派出所的副所長也去了,叫我兒子兩會期間不要到北京上訪,寫個保證書。」徐女士表示,當時她也讓對方寫了一個保證,不能無故把鍾志勇送到精神病院,沒想到第二天又送去了。

徐女士在派出所血壓升高、心臟難受暈倒了,被120急救送到南昌市第三醫院。「派出所也沒有人跟去,就社區2個女的陪我,到了醫院也就走了,讓我一個人待在醫院,你想他們有人性嗎?!」她說。

後來鄰居打電話得知徐女士人在醫院,才過去把她扶回家。徐女士家裡沒人,和兒子鍾志勇相依為命。

這是第五次鍾志勇被送入精神病院強制治療。

2018年7月18日,鍾志勇第一次被警察強行送入精神病院。家屬提出疑問,為何要將鍾志勇強制精神病院?派出所給出的理由是:「鍾志勇多次去北京上訪,且是維權群體中的帶頭人,已經犯法」。

徐女士說,「2018年7月18日,2019年3月22日,2020年6月4日,之前三次是去北京上訪的前後,說的還有點藉口;第四次(2020年10月13日)就是去南昌跟中央巡視組交一下材料,5個人去了,也是只抓我兒子一個。我兒子也沒去鬧事,只是交一下材料、報一個案,這哪裡有罪呢?」

徐女士日前寫了狀告書,控告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的迫害。她指出,西湖公安分局任意妄為、違法亂紀,以肇事肇禍、煽動他人去北京上訪為由,每次都被送拖上警車,送到精神病院強制治療兩個月之久。現在更是變本加厲,不斷迫害。

徐女士狀告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受訪者提供)

一名陪同徐女士去派出所的難友在微信群中寫道,「一個上午又是風又是雨……老人衣著單薄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無人問津!到中午11點多所長才來,志勇媽媽在和他交談時倒在地上,我想去扶,被派出所的警察無禮驅趕……」

「志勇媽媽年邁體弱,風燭殘年,還要為兒子連日在派出所苦苦交涉,希望他們能糾正錯誤,及時放回志勇。新年之際別人家團圓而老人卻是如此境遇!讓人忿怒!」

記者致電該難友,但未能取得聯繫。記者撥打鐘志勇的電話,語音提示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鐘志勇照片。(受訪者提供)

徐女士介紹,鍾志勇從2009年被腦控到現在12年,輻射全身,經常痛得在床上打滾,眼睛早上起來紅得跟桃子似的。家裡的電器被控制得經常不能啟動,幾個小時又好了。

由於高科技輻射,鍾志勇晚上從來睡不好覺。有一天早上起來,整個後背腰部橫著劃了一條血線;有時候輻射肝部,痛得在床上打滾;一夜之間左手臂上十多塊熏(輻射)的傷痕。

「我兒子被腦控這是一重傷害,被三番五次送到精神病院這又是一重傷害。他沒有精神病,送到那裡要強制吃含激素的藥,每次出來臉上、身上就要虛胖一圈,體重增加10~20斤。」

據介紹,精神病院接收病人有兩種情況,一個是家長、監護人送去;一種是公安送去的,以肇事肇禍理由,醫院也收。目前由於疫情,先要隔離20天,轉到住院大樓以後才可能探望。

「我兒子他又沒危害社會治安,」徐女士呼籲外界關注,儘快將鍾志勇從精神病院釋放出來。

「腦控」受害者的呼聲

「腦控」是指用電磁波及腦電波思維植入等高科技手段對人的大腦進行干擾。有難友向記者介紹,「腦控」是科研部門需要活人的大腦做各種腦科學研究,和開發一些與腦科學有關的人工智能產品,這是一個龐大的利益鏈,如腦控車,腦控手臂,意識打字等等一些腦控產品。

腦控武器也叫電磁武器,是一種綜合數十種功能的高科技武器。此武器利用發出功率可大可小的電磁波攻擊人體。包括微波武器、聲波武器、粒子束武器,還有高科技激光武器等。

難友經常使用磁場探測儀自測電磁輻射,其磁場值顯示高出正常值數倍。一份東南大學實驗室的2016年10月的腦電檢測說明顯示,「王靜(受害者)腦電受外界干擾明顯,其反映的問題很重要,希望國家相關部門給予高度重視,儘快立項開展研究,查清干擾人腦信號來源……」

2016年10月東南大學實驗室的一份腦電檢測說明。(網頁截圖)

自2016年底,美國駐古巴大使館人員開始報告身體狀況異常,一些人聲稱他們聽到「奇怪聲音」;2018年5月美國駐廣州總領館人員亦遭「異常的聲響和壓力」,質疑受到「聲波武器」攻擊。

對於中國老百姓被大面積腦控武器攻擊,鍾志勇曾表示質疑,「我們大家都有共識,感受是國家所為,國家把我們老百姓做實驗。」

近年來,中國腦控受害者逐漸增多,但有關部門從未立案偵查。鍾志勇曾多次與近百名腦控受害者聚集在北京集體報案,向最高檢、最高法、公安部、政法委、監察局等12個部委投遞材料,可沒有哪個部委接受他們的材料。

2020年春夏,部分腦控受害者在廣東抗議。(知情人提供)

中國大量腦控受害者不斷表達訴求,「停止大腦入侵、精神控制、電子酷刑」;「反腦控,反電磁波迫害」;「抗議腦控武器濫用殘害中國公民」;「了解科學邪惡的一面:腦控武器」;「腦控黑科技迫害百姓,國法不容,天理不容」;「呼籲國家立案偵破、立法監督」等等。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駐華美使館人員遭聲波攻擊 更多受害者揭祕
中共研究腦控多年 民眾或成實驗對象(一)
聶樹斌冤案翻版?河北公檢法隱匿血案物證
中共開兩會 北京警察利用人臉識別抓訪民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洩露真黨史惹民反?蓬佩奧或年內訪台
【遠見快評】美台新規解析 遼寧號洩底網絡譁然
【微視頻】比特幣大漲有因 中共嚴控國人購外幣
【新闻大家谈】中國CDC洩密 美台交往鬆綁
【拍案驚奇】警告對台動武是大錯 美軍近看共艦
【財商天下】限制外資銀行 中共怕什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