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社區擔心中國水項目損害水資源與權益

Ngāti Awa部落議會首席執行官萊昂妮·辛普森(Leonie Simpson)說,在一個遭受嚴重乾旱和缺水影響的國家,將這種資源放棄無疑是不負責任的。圖為2017年9月13日位於法國的Evian水廠。(Stuart Franklin/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1年03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趙凱新西蘭編譯報導)為了向主要為中國的市場出口10億升瓶裝水,Creswell NZ(Creswell New Zealand Ltd )準備在豐盛灣東部建造一座大型瓶裝水廠,該項目遭到當地毛利部落的反對,他們擔心瓶裝水項目會影響本地水資源,並擔心水權益受損。

由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擁有的這家新西蘭子公司Creswell NZ目前在akitakiri已有一個裝瓶廠,他們計劃將其升級為每小時最高生產10,000瓶礦泉水的規模。還準備建兩條新的高速裝瓶生產線,每條生產線每小時可生產72,000瓶礦泉水。

當地人的擔心水資源水權

Ngāti Awa部落議會首席執行官萊昂妮·辛普森(Leonie Simpson)說:「水資源是一種可傳承的財富。一旦從我們這裡取走,將永遠不會恢復。作為監護人和土地所有人,當決策影響到地區自然資源時,我們有責任採取行動。」

「我們還對新西蘭淡水權利的更廣泛分配感到關切。歷屆政府都未能解決新西蘭真正的水權問題」,「在一個遭受嚴重乾旱和缺水影響的國家,將這種資源放棄無疑是不負責任的。」

Ngāti Awa部落議會質疑,由於Whakatāne 區議會和豐盛灣地區議會的許可,為Creswell NZ大規模擴建其位於Edgecumbe和Kawerau之間的Otakiri Springs小型瓶裝水廠開了綠燈。

去年12月,Ngāti Awa部落要求阻止Creswell NZ 建瓶裝廠的上訴被高等法院駁回。現在Ngāti Awa部落僅剩下將案件提到上訴法院的機會,預計上訴法院將花費一個月或更長時間來決定是否審理此案。

Creswell NZ公司希望解決爭端

Creswell NZ公司想解決爭端並儘快開展新廠項目。他們告訴部落議會,如果Ngāti Awa部落願意解決這場長期法律糾紛,他們將不索賠任何法律費用。Creswell NZ首席執行官邁克爾•格萊斯納(Michael Gleissner)說,他們甚至可以支付部落議會的法律費用。

本地人的疑慮-水及塑料瓶的最終去向?

對於Ngāti Awa部落長老來說,從地下提取的水和塑料瓶的最終去向同樣是個重要問題。

在新法律中,還沒有涉及政府批准水資源是否應考慮水的最終用途。

環境部長大衛·帕克(David Parker)認為:「當議會在考慮是否批准資源同意時,與所提取水的最終用途無關。《資源管理法》的重點是取水對環境的不利影響,而不是其最終目的。」

法院裁定水廠無需考慮塑料瓶去向

去年,豐盛東灣毛利部落在環境法院敗訴。一個關鍵問題是,在使用塑料瓶本身不需要資源許可的情況下,是否需要環境法院考慮塑料瓶的最終用途。

高等法院的結論是,消費者丟棄塑料瓶的不利影響太間接或太遙遠,無需Creswell NZ在取水申請上做進一步考慮。

部長:水廠是否應交特許權使用費?

大衛·帕克去年對國會說:「在涉及我國最原始的水之一的瓶裝水出口的擔憂,實際上與環境影響無關。」「(瓶裝廠取水)數量少,從環境的影響方面來說,要比許多其它用途的取水要少。但是,新西蘭人擔憂的是,水出口國外而不給使用這種水的新西蘭人任何經濟回報是否公平。」

根據上屆政府中優先黨支持的一項提案,政府承諾對瓶裝水的出口徵收特許權使用費,但提案還未開始實行。

水廠不反對繳納許可費

格萊斯納表示,他們工廠願意為他們的水支付特許權使用費,但他希望公平,比如政府應向農業、葡萄園和釀酒廠也徵收水特許權使用費,因為他們使用的水比瓶裝水廠更多。

部落議會董事長呼籲解決水權

Ngati Awa部落議會董事長Joe Harawira表示,部落專注於開發可持續的項目和業務,並為Ngati Awa人民創造了長期有意義的機會,但是Creswell NZ計劃永久使用重要、稀缺和寶貴的資源。

他說:「Creswell的申請損害了我們的豁免權。

「政府必須解決這個國家的水權。

「我們居住在Whakatāne, Murupara 和 Kawerau的人,他們飲用水的質量處於最低可接受水平,為什麼我們還要出口最純淨的水?

「為什麼我們要向海外公司免費供水,而其(海外)股東將是主要受益者?

「為什麼我們支持一項提議,以建立一個能夠每分鐘生產1800個一次性塑料瓶生產廠的建議?」 他說。

責任編輯: 藍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