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下風雲」系列之四:「談天衍」鄒衍的陰陽學說

【稷下風雲】陰陽家鄒衍盡言天事 聲震諸侯

作者:蘭音
示意圖,圖為明人繪《海天旭日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7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儒孟子之後,稷下學宮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帶來一套高深莫測的學說。他常常向人們闡述與眾不同甚至讓人覺得怪誕玄奇的觀點:

「開天闢地以來,社會按照五行相勝的關係更替、循環,比如虞屬土德,夏屬木德,商屬金德,周屬火德。每當一個朝代將要興起,上天會降下祥瑞昭示於人。」

「中國也叫『赤縣神州』,大禹時代內部劃分為九州;天下像赤縣神州這樣的地方還有九個,都被大海環繞。州與州之間,人類和鳥獸都不相通。」[1]

他的言論,涉及的都是天地、宇宙、歷史興衰的宏觀事理,世人聞所未聞,卻迅速成為各國諸侯競相追捧的政治哲學。後世將這些言論概括為「五德終始說」和「大九州說」。與此同時,一個通過陰陽五行推演宇宙天地、社會人事規律的學派——陰陽家,正式確立。

鄒氏名士 稷下大賢

這個開山立派的傳奇人物,就是鄒衍。他的身世和經歷就像他那難以捉摸的學問一樣。他的生卒年不詳,大約生活在孟子之後的時代;他的家族譜系難以考證,只知道他是子姓、宋愍公的後代,以封邑鄒為氏;他的從學經歷也是個謎,在史書中也僅有簡略的記載。

明 利瑪竇繪製《坤輿萬國全圖》(公有領域)

不過,鄒氏多名士,在齊國可說是叱吒風雲、聲名遠播。《史記》有「三鄒子」的說法,最早的是鄒忌,也是前文提到的相國鄒忌,擅長遊說齊王,並通過改革振興齊國;其次便是著名的陰陽家鄒衍;最後一位叫鄒奭,繼承鄒衍的學說,著書立說。

鄒衍和鄒奭都做過稷下先生,當時齊國流傳一句話:「談天衍,雕龍奭,炙轂過髡。」意思是鄒衍喜談天之玄理,鄒奭喜歡雕琢言辭,淳于髡的論說則流暢風趣。鄒衍能和相國鄒忌、稷下元老淳于髡齊名,他的才智和影響力一定非同凡響。

據《史記》《鹽鐵論》記載,鄒衍起初運用儒學遊說諸侯,不得重用。幾番碰壁之後,鄒衍發現當權者日益奢侈、不尚德政,無法像古籍中要求的那樣嚴於律己並推及百姓,於是轉向探究事物陰陽消長的規律、歷史興衰更替的變化,寫成《終始》《大聖》等篇章,共計十餘萬字。在齊宣王時期,鄒衍就在稷下學宮遊學。

鄒衍的祖輩自鄒遷移至齊,先秦時期鄒魯文化本是一體,是儒學的發源地,鄒衍又恰好生活在孟子之後,自然深受儒學薰陶,早年是一名儒生。而他面臨的問題,與孔孟無異,「天下方務於合從連衡,以攻伐為賢」[2]。當時活躍於政壇、聞達於諸侯的,是法家商鞅、兵家田忌、縱橫家蘇秦之輩。儒士秉承上古三代的道德理念,推行仁政與王道學說,難以為諸侯所用。

面對儒術無用武之地的困境,孔孟的策略是退而著書,將儒學理想盡可能流傳下去,等待未來的時機。鄒衍的出路較為特別,既然人事的道理無法打動諸侯,那就打開視野,向廣袤無垠的天地和渺茫遙遠的歷史探求萬物的生成、世界的本質,從而把握當今治國的道理。最終,鄒衍在陰陽五行之學中大成,開創陰陽家之學派。

陰陽天運 歸於仁義

陰陽五行思想,在中華歷史中由來已久,但在戰國以前,典籍中僅有零星的記載。陰陽家源於何處?《漢書‧藝文志》載:「陰陽家者流,蓋出於羲和之官。」羲和是神話中帝俊的妻子,誕下十個太陽。每天按照時間規律,羲和便安排太陽輪流東升西落,因此世間才有了日夜更替的變化。鑑於羲和的特殊職能,羲和之官就是觀察日月星象、制定歲時曆法的一類官員。如《尚書‧堯典》中說:「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

《天文全圖》,出自《欽定天文正義》。(公有領域)

這類官員掌管天文曆法,不僅和農業、祭祀等息息相關,更能通過天象變化預知吉凶運勢,掌握著溝通天人的古奧學問,因此地位非常重要。古時候學在官府,那些陰陽五行的知識也在每代官員之間傳續。禮崩樂壞時,官失其守,他們流落民間,以賣技藝維生,由此帶來私學和百家之盛。然而,民間的羲和官中,並未出現代表人物或經典著作,陰陽五行成一家之學說,始於鄒衍。

遺憾的是,鄒衍的著作幾乎散佚,他的思想主要總結在《史記》中。他研究的方法,是從小到大、由近及遠至無窮。從時間上說,他從現世往前推至黃帝時代,記錄不同世代的吉凶興衰,再往前推到開天闢地甚至天地未出現的時候,司馬遷也感歎「窈冥不可考而原也」。從空間上說,鄒衍先從所處的「中國」開始,列舉名山大川、奇珍異獸等等,無所不包,再提出中國的九州僅僅是儒家思想中的「小九州」,中國之外是海洋,海外還有像中國一樣的大陸,即「大九州」。

這些哲學,對人們來說,無異於點破迷津,揭示出層層時空中的幾分真相。因此,王公大臣初聞其說,無不驚異震悚,然而要實行他的主張,卻深感無力。其實,鄒衍談論天事,非是為了博取聲望,而是為了「止乎仁義節儉,君臣上下六親之施」[3]。他研究陰陽學,是一種迂迴的策略,通過表面怪誕、實則蘊含豐富的言論,希望諸侯能夠醒悟,從霸道轉向仁義為本的王道。

既然世界的歷史如此久遠、空間如此廣闊,執政者何必逞一時之快、爭一時之勝,勾心鬥角、機關算盡計較那一城一池的得失?既然每個朝代都按照五行相生相剋的規律更替發展,各路諸侯若想擁有天下,首先應該自省是否符合五行之德、是否得到上天的預示,再做出正義的選擇;但實際上他們在慾望的驅使下互相攻伐,豈不可笑可嘆?鄒衍的天事,關乎天下大事,超越世間事理,因而諸侯紛紛熱衷追捧,但最終無法將其變為現實。

稷下凋敝 去齊赴燕

鄒衍的理論,不僅有儒學的內涵,也能看到道家、法家等學說的影子。稷下學宮,本就是各學派交流和融合的中心,鄒衍作為稷下先生,在論辯和研習中直接或間接地受到多派學說的影響。就在他顯赫於稷下的時候,田齊政權傳遞到第六任國君——齊湣王手中。齊湣王繼承了田氏爭霸天下的理想,帶領群臣將齊國國力推向頂峰。然而他剛愎自用、嫉賢妒能,一生大起大落,齊國更因他而幾乎滅亡。

明 藍瑛繪《仿王維雪溪圖》(公有領域)

齊湣王長年窮兵黷武,為齊國帶來沉重負擔;他嫉賢妒能,逼走了戰國四公子之一的孟嘗君。他更缺乏納諫用士的雅量,聽不進稷下先生的苦心勸諫。稷下諸子深感失望,他們像孟子一樣,四散而去,其中就包括鄒衍。失去了賢臣和謀士的輔佐,齊國開始走向衰弱。

放眼整個戰國天下,七雄並立,東西兩端齊秦爭霸。齊湣王一次次做出錯誤的決策,將齊國置於四面樹敵、孤立無援的境地。齊湣王十五年(前286年),齊國吞併宋國,威勢極盛。宋國經濟發達,又是四戰之地,為眾諸侯所覬覦。齊湣王此舉,令各國忌憚;讓齊國領土逼近秦國,齊秦之戰不可避免;再加上一心復仇的燕國,表面風光的齊國實則處於重重危機之中。

兩年後,大將樂毅作為上將軍,帶領六國聯軍攻齊,連續攻克七十二城,直搗臨淄。齊國齊湣王兵敗如山倒,在逃亡中淒涼地死去。齊國幾近覆亡,曾經令天下人傾慕的稷下學宮,也在一片戰火中黯淡凋敝。在齊國發生巨難的時候,鄒衍去了哪裡呢?

據《史記》載,鄒衍遊歷過魏、趙、燕等國。每到一國,都受到君王的敬重和禮遇。魏國的梁惠王在郊外親自迎接,同他行賓主之禮;趙國的平原君恭敬地側身隨行,親自為他拂拭座位上的灰塵;燕國的燕昭王則執弟子之禮,彎著腰用掃帚清掃道路為他做嚮導,還為他修建宮殿,表現出最大的招賢納士的誠意,因而鄒衍在燕國停留的時間較長。

古籍中還記載了兩件鄒衍在燕國的奇事。燕國有一座寒谷,不生五穀,鄒衍便吹奏律管,令春回大地,寒谷也能種出莊稼,更名為「黍谷」。從陰陽觀點看,律屬陽聲,在陰陽家鄒衍手中便生出超凡的力量,改變了當地的氣候。

鄒衍在燕國一直備受尊崇,但他的境遇在燕昭王之後的燕惠王時期發生逆轉。燕惠王不信任先朝舊臣,聽信讒言將鄒衍逮捕下獄。鄒衍含冤受辱,仰天大哭,滿腔悲憤的他再次令天地動容。時為五月,天上竟然飄下鵝毛大雪,成了燕國都城中的一大奇聞。

待沉冤昭雪,鄒衍再次回到了齊國。這時的齊國,新君即位,百業待興,稷下學宮也非昔日的模樣。然而鄒衍卻沒有和稷下學宮發生交集,而他最後的結局亦是不為人知。他和他那神祕的陰陽學,就這樣悄然消逝在歷史的視線中。那麼,稷下學宮後續的命運又如何呢?@*#

點閱【稷下風雲】連載文章。

註釋:

[1]據《史記‧孟子荀卿列傳》、《淮南子‧齊俗訓》高誘注、《呂氏春秋‧應同》等整理。
[2][3]出自《史記‧孟子荀卿列傳》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琴、棋、書、畫合稱「四藝」,乃中國古代文人雅士必學的藝術專長。其中琴為四藝之首,常作為文人吟唱時的伴奏樂器,是文人的必修樂器。
  • 在北京密雲縣和順義縣的交界處,有一座山叫黍谷山,當地百姓千百年來傳頌鄒衍吹簫的故事。
  • 七月流火,十月隕蘀。火運將逝,水德漸生。天地運行有其定數,人事代謝亦如此。及至嬴秦代周,便如天降洪水,瞬息間席捲神州大地享國八百年的封建王朝。秦始皇即位二十六年之際,赫赫宗周曲終人散,赳赳大秦隨即登場,開啟了中華綿延兩千年的帝國時代。
  • 在浩瀚的時間長河中,人類的生命如此短暫。悠悠萬代,世間的輝煌,不過如一粒粒瞬間碎裂的沙塵,甚至留不下一片漣漪!生命究竟為何而來?又將歸往何方?在無盡的蒼穹裡,如此微渺的自我,卻總苦苦追尋著一個或許永遠也得不到的答案!
  • 上古五帝時期就有了高等教育,當時的教育場所叫「成均」,虞舜時稱為「上庠」,夏朝時稱為「東序」,商代時稱為「右學」,周代時名為「東膠」。西周時已經出現了「太學」的說法;從漢代開始,「太學」成為國家在京師所設大學的正式名稱。
  • 比如說,有一個人叫鄒衍,在戰國百家爭鳴時,他是陰陽五行家的代表,或者說他是五行家學說的開創者;還有一個人叫做劇辛,他是戰國時的一個將軍;最重要的是,招到了一個從魏國來的樂毅,來輔佐燕昭王。燕昭王靠黃金台招來了很多人才。
  •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在古老的中華,水是生命之源,亦是文明之源。有水的地方,總有一段段風流倜儻的高情雅事,讓人心馳神往。比如逝者如斯的水調歌吟,少長咸集的曲水流觴,新科進士的曲江盛宴⋯⋯
  • 田齊桓公之後,齊威王繼位。雄踞東方的齊國,並未因為新君的執政而面目一新;稷門之下的學宮,也未實現它真正的價值。就像是黎明前的暗夜一般,田齊第四代國君——齊威王,是以一個飲酒作樂、不理朝政的昏君形象登上歷史舞台的。
  • 齊都臨淄外的稷下學宮,創辦三十餘年,歷經三代君王,已成為諸子薈萃、百家爭鳴的主要舞台。齊國這個東方強國,也一躍成為學術中心。此時,各國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學宮風采,甚至作為學宮的一員躋身朝堂,向齊國君臣推行自己的學說和政治主張。
  • 「九日龍山飲,黃花笑逐臣。醉看風落帽,舞愛月留人。」一千多年前的九月初九日,詩人李白登上龍山,與好友同飲菊花酒,秋風落帽,秋月留人,讓李白暫時忘卻了朝堂之上、俗世之中的煩惱,得以神遊仙境,與月下仙子相逢際會。這是神韻舞臺上曾演出過的節目《李白醉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