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上篇 萌芽(9)

【金色種子】貴州老人跨海帶來的訊息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金色種子
《金色種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3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接前文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底,七十多歲的張普田扛了三個裝滿法輪大法書籍及資料的麻布袋,從大陸貴陽出發,他的目的地是台灣花蓮,他將拜訪姐姐一家。而他這趟探親之旅也促成了法輪功在台灣花東縱谷的弘傳。

背上麻布袋,張普田搭飛機到廣東深圳,當通過中國海關時,他擔心帶著這麼多書會不會被海關人員刁難?然而奇怪的是,當檢查人員打開他的行囊查看後,卻只嘟嚷了一句:「都是衣服!」就這樣,張普田神奇的順利通關了。

由香港轉機至台灣桃園機場,再搭車走蘇花公路來到台灣的東部——花蓮,千里跋涉,對年齡已古來稀的他而言,看來卻甚是輕鬆。

但一年前的他,卻不是如此。

歷經三次腦部開刀,身體久久未能復原。他的外甥張震宇回憶那時的情況說:「那一刻,舅舅差點倒下去!」時隔一年,當張普田再度來台探親時,他的健朗,著實讓姊姊全家大為吃驚。

原來,這一年間,張普田學了法輪功,煉著煉著,他的身體不僅完全康復,還猶如年輕人般充滿活力。他開心不已,心想這回拜訪姊姊,一定要將法輪功介紹給姊姊全家。

年過七十卻身體更加硬朗的張普田先生與夫人在貴州的居家照片。(博大出版社提供)

久別重逢,張普田與姊姊、姊夫有說不完的話題。服務於台灣自來水公司花蓮管理處的外甥張震宇當然也要盡地主之誼,利用假日帶舅舅到花蓮各旅遊景點,飽覽美景。

但每每旅遊回到家,舅舅就手捧《轉法輪》靜靜的閱讀,讓張震宇十分好奇。「他就默默的不吭氣,一整天坐在床上,我們那時候不知道他在幹什麼,想說老人家可能是沒事情,不想動。到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在學法。」

這個舉措讓張震宇十分觸動,原來法輪功學員這般的不同,「年紀那麼大的一個人,他居然盤腿坐在那裡,斯斯文文、靜靜的看書。」張普田經常從早上看到中午,吃完午飯,睡個午覺,下午繼續看書。

晚上,全家人吃完晚餐後,張普田就告訴大家自己一年來的修煉點滴。

煉功之後,不僅以前腦部開刀留下的後遺症完全消失,他也變得身輕體健,而一起跟著煉功的妻子亦是無病一身輕。身心受益的張普田夫妻,因此決定跟著其他貴陽學員跋山涉水、深入山區村莊介紹法輪功。

他們一群六、七十歲的老人,有的背著錄音機、有的背資料,有的帶乾糧、帶棉被等等,白天介紹功法,晚上沒住宿的地方,就睡在豬圈裡,張震宇說:「他們將豬圈打掃得乾乾淨淨,然後打地鋪。」

令張震宇印象深刻的還有一場修煉心得交流會。

那是貴陽地區法輪功學員舉辦的修煉心得交流會。那天一大早,沒有人指揮,學員們一個挨著一個安安靜靜的排著隊等待入場。公安接獲通報有人群集結,急忙派員趕赴現場,抵達現場後,或許是受現場氣氛的感染,他們也只是跟著人群靜靜的站在旁邊。五、六千人魚貫的走進會場後,自動從階梯最上方開始入座。交流會開始,大家認真地聽著台前一位位學員講述自己自修煉以來的心得,不同的人,不同的故事,理悟不同的法理,而在場的公安也默默聆聽著。交流會結束後,大家又安靜、魚貫的離開;會場內外沒有任何垃圾。當天的一切讓公安深受感動。後來,很多貴陽公安也加入了修煉的行列。

張普田也提到貴陽當地學員煉法輪功的情況。當時,他和太太每日清晨三點多出門,步行到黔靈山公園趕赴五點的集體晨煉。「為了去煉功點,他們至少走一個多小時吧,每天持續不斷的。」在這個煉功點,每天有幾千人集體煉功,而貴州這個「地無三里平,天無三日晴,人無三兩銀」的地方,煉功點裡也很少能讓人站得平穩的煉功;下雨時,樹上掛滿了傘,蔚為奇觀。

點點滴滴聽在張震宇一家人耳裡,激起的串串漣漪在心中發酵,「我們聽他的故事會知道,大法能夠改變人心。」

而張普田一到台灣就告訴親人此行的心願:希望三個月後離開台灣時,姐姐一家都能煉功。他呵呵笑說:「給大家三個月的緩衝時間。」

對張震宇而言,舅舅就是個活見證,七十多歲的老人還能扛著三個沉甸甸的麻布袋,輕鬆自在的翻山越嶺,甚至在舅舅陸續的敘述裡,張震宇感受到,「這個功法能讓人變成無私,就是為人好。」舅舅的狀態感動了張震宇一家。

一九九六年,張震宇利用三個晚上,通宵讀完舅舅帶來的《轉法輪》,此前,張震宇接觸過不少氣功與宗教。「我很仔細的看,很多事情,李老師在書裡面一語道破。」

金色種子
張震宇至今保留舅舅張普田從貴州扛來裝在麻布袋的法輪功書籍以及資料,有中國法輪功錄影帶、精裝版轉法輪、中國法輪功錄音帶、煉功音樂、學員修煉心得體會等等。(博大出版社提供)

「什麼是層層宇宙概念?原來人看到的東西只是表面的分子,分子以下的東西,你看不到,但是存不存在?存在。」由最初感性地相信親人,答應煉功,到後來變成理性的認識與理解,法輪功在張震宇心中的份量與日俱增。

而張震宇的妻子盧麗卿一向不喜歡「外形動作」,秀麗文靜的她這次卻很反常地一下子就接受「煉功」這件事。在她初學五套功法時,就奇怪的有種「已經煉過」般的似曾相識;而當一字一句的首次閱讀《轉法輪》時,她也覺得書裡的內容似乎很熟悉,彷彿曾經讀過一般。更特別的是,在第一次看教功錄影帶時,她發現片頭出現的佛像,就是若干年前曾在她夢裡顯現的那尊佛;她這才知道,原來她與李洪志老師早已結緣。

張震宇與妻子展示保存完好舅舅一九九五年從貴州帶來的法輪佛法的特點橫幅。(博大出版社提供)

就這樣三個月瞬間而過,當舅舅回大陸前夕,張震宇一家,包括爸爸、媽媽、自己就讀小學的孩子、姊姊、姊夫、還有姊夫的親戚,一共十五、六人開始煉功。舅舅還特別手製了一幅寫有「法輪大法」的橫幅,大夥並在這條橫幅下集體拍照。張普田回大陸後,慎重其事地將這張照片交給北京研究會正式註冊:法輪修煉大法台灣東部地區花蓮煉功點。

顏面神經麻痺 神奇痊癒

舅舅張普田回大陸之後,張震宇並不清楚如何建立煉功點,只在家各自煉功。雖然如此,但他有機會時仍向周遭親友介紹法輪功。

他第一個想到的是同學的妹妹、也是自來水公司的同事吳婉英。

四十多歲的吳婉英,有一個腦性麻痺的小孩。孩子出生時正常,一歲半時因吃花生意外噎著,導致腦性麻痺,「雙眼全盲,腿癱軟不能走路,只剩知覺與聽覺。」吳婉英說。

面對殘缺的孩子,吳婉英的母愛不曾稍減。出生於基督徒世家的她,經常為小孩唱兒歌、講故事,生活中餵食小孩,幫孩子抽痰、把屎把尿……她都親力親為。每天背著孩子上下樓,長期下來,導致兩個膝蓋紅腫疼痛,醫生告訴她,不出幾年她就需要換人工關節了。因為長年辛勞,吳婉英又罹患顏面神經麻痺,整張臉朝左邊歪斜,口水不自覺地往出流。

這一切看在張震宇的眼裡,十分心疼,就跟她說:「婉英,妳來煉功吧。」

「是,我要活長一點,身體要弄好一點,才能好好照顧小朋友。」吳婉英心想。

兩人就利用午休時間在公司禮堂煉功,這樣過了三個月後,吳婉英突然發現膝蓋的毛病全消。有一天,在家裡的穿衣鏡前,她毫無預期的就親眼目睹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蹟——一股莫名的力量將她原本朝左邊歪斜的臉往右拽。就這樣她的臉龐恢復了正常,顏面神經麻痺神奇痊癒!

還有一回,吳婉英獨自在公司的禮堂裡煉「法輪樁法」時,她隱約看到一個高大的男士來到面前,幫她轉正身體,並不時的拉動她的手,調整她的煉功動作。這一天,她煉功煉得滿身是汗。

事後,吳婉英詢問張震宇,但他也不知道幫她調整動作的陌生人是誰。

幾個月後,大家輪流傳閱的《轉法輪》一書終於傳到吳婉英手中,當她打開第一頁後,不禁大吃一驚,她看到書裡老師的法像,就是那位幫她調整動作的人。

又有一次打坐時,她看見自己的身體像一個灌滿黑色沙子的沙漏,沙子慢慢地從上往下漏,顏色由黑變白,最後全身變成透明體。而原本只能「單盤」煉功的她,隔天煉功時就能「雙盤」了。

儘管出生於基督徒世家,這些難以解釋的現象,讓吳婉英更加堅定的修煉法輪功。

建立花蓮第一個煉功點

張普田在廣州第五期法輪功學習班認識了鄭文煌夫婦。當張普田一九九五年來台探親時,即欲前往拜訪,張震宇於是帶著舅舅探訪已搬遷到宜蘭的鄭文煌伉儷。

那天的談話,張普田感到台海兩岸的生活差距,他說,「在台灣修煉太幸福了,太好了,我在中國大陸煉功,都是要走很遠,打坐都是坐在石子上啊!」他們彼此鼓勵要珍惜機緣。

那時,鄭文煌夫妻每天一大早仍從宜蘭開車到陽明山的煉功點煉功、教功。

這次的拜訪也促成了張震宇與鄭文煌間的情誼,後來張震宇經由鄭文煌拿到許多法輪功的煉功帶與講法帶,彼此間也不時有修煉上的交流。後來張震宇明白了在外面設煉功點並舉辦九天班的重要性。一九九八年四月,張震宇在花蓮文化中心成立了花蓮的第一個煉功點。

一九九八年四月,張震宇在花蓮文化中心成立了花蓮的第一個煉功點。(博大出版社提供)

「那時在文化中心晨煉,大家都有自己的修煉故事。」張震宇的另一名同事張麗珠如此說道。

張震宇是張麗珠的單位主管,對氣功毫無興趣的她,即使經常聽張震宇說煉功後身體的變化,仍不為所動。直到一天,丈夫楊坤茂興起想煉法輪功的念頭,張麗珠這才想起自己的主管正是煉法輪功的。

「妳老公學,妳要不要一起學?」張震宇這樣問著張麗珠。事後她說,如果丈夫是向其他人學,她就不會跟著一起煉了。就這樣,花蓮文化中心煉功點又多了一對夫妻檔。

擁有一張娃娃臉的楊坤茂笑著回憶,學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時他可吃了不少苦。不僅無法像妻子馬上就能雙盤,他甚至連單盤都困難。晚上自己在家練習盤腿時,總是痛得忍不住哇哇大哭,哭聲大得連在隔壁房間裡的父母都能聽到。

每次艱辛盤腿後,感受到自己身體淨化的過程,是促使他能咬緊牙關堅持下去的因素之一。而大家一起晨煉時,目睹別人忍著疼痛的堅強意志,也督促著楊坤茂努力突破自己,同時,彼此間的互相鼓勵打氣,也增添了大家突破難關的決心。

與楊坤茂互相鼓勵的,包括一位高中生張順煌。每天到文化中心準備聯考的他,因為對這群在廣場上打坐煉功的人很感興趣,便也跟著煉。剛開始他「骨頭很硬」,單盤都很困難,盤腿打坐時幾乎是左腳踩在右小腿上,左腿很難往下壓,每天煉第五套功法時,他都痛得全身發抖、冒汗,可他依然都能堅持完成一個小時的打坐。他每天想方設法:用繩子綁雙腿、用啞鈴壓腿……好讓自己盤腿能符合標準。忍著劇痛,努力了近一年他還是只能單盤。直到某一天晨煉打坐中途,他驚喜的聲音擾動了煉功場的寧靜,大家睜開了雙眼,只聽他說:「啊!大家看,我可以雙盤了!」

「到煉功點上煉功對學員是最好的,學員們能相互協助與鼓勵,這也是大法弘傳留下來的形式。」張震宇說。

一天,一個體型瘦弱的男子來學功,後來他不僅每天都不缺席,而且總是提早二十分鐘到,帶著掃帚與畚斗先將煉功場四周打掃乾淨。

大家都不知道他是誰,也沒有人多問。直到日後拍攝學員修煉影片時,大家才知道原來他是一間大理石公司的總經理,在花蓮有一座電廠,而那座電廠卻在一場颱風中被沖毀,損失了兩三億。而在公司遭受嚴重災害的期間,他依然每天一早到煉功點掃地,然後煉功。「土石流這樣衝下來,工廠就沒了。」他輕描淡寫地說著:「如果今天沒有修煉法輪功,不了解人類生命真正的目的,是很難放得下那個得失心的。」

而張震宇退了休的父親不僅自己煉功,也邀了許多七、八十歲的老人一起煉。祖籍山西的父親,在家鄉擁有不少房產及土地,後來陸續被親戚占為己有。「爸爸說若沒有修煉法輪功,以他的脾氣肯定是會回大陸爭取到底,可現在他如局外人般談著這些事情,那土地與房產像是與他沒啥關係一樣。」張震宇說。

後來為了讓更多人有機會接觸修煉機緣,張震宇購買了數十本《轉法輪》,從北到南與花蓮的書店溝通:「將這本書擺在書店最明顯的地方,有人來買時就賣給他,書錢你們收,不用給我們,但當沒有書時請你們一定要向台北的益群書店訂購。」後來有幾位書局老闆也加入了修煉人的行列。

跨山越嶺 緣轉台中

多年前,張震宇曾調派到台中總公司服務,與同事賴世君成為好友。

賴世君是個大病沒有,小病不斷的「藥罐子」,因工作壓力大而有胃病,每天下班總是帶著新婚不久的妻子到處找中醫師看病。

一九九七年,賴士君帶著家人到花蓮出差,晚上夜宿在張震宇的公寓裡。

白天賴士君辦公事,他的妻子潘嘉琳閒來沒事,拿起客廳書架上的法輪大法書籍《精進要旨》閱讀。在小學教書的潘嘉琳回憶,當時的情形很奇怪,「我不知道書裡寫什麼!每個字都看得懂,但是合起來看不懂。」大學中文系畢業,文言文、古文對潘嘉琳來說都不是障礙,但眼前的白紙黑字,卻怎麼也看不懂。

她看到下班的張震宇夫婦,就緊抓著他們不放,問了一個又一個問題。盧麗卿笑著說:「提出的問題很尖銳,總在一個『為什麼』後面又接著幾個『為什麼』。從晚上問到快天亮。」後來他們還特地改變行程,留下來繼續探究未完的課題。

回到台中後,潘嘉琳再翻開那本書時,卻突然開竅,都看得懂了。而賴世君雖然還不是那麼明白,但心想,按照書中的指導修身養性也是一樁美事啊!而且不用吃素,他也不排斥。

於是夫妻倆開始每天煉功,一段時間後,「藥罐子」賴士君才驚覺自己已好久沒再看醫生了。後來他把自家,做為台中太平地區九天學法煉功班的場地,也提供附近的學員學法交流使用。

接下文)@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標題〈貴州老人花蓮行〉,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種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沒有壓制迫害法輪功,如果法輪功在中國能像在台灣一樣自由發展,那麼,中國可能將有數億遵從「真、善、忍」的好人,就不會有獨裁暴力、貪婪枉法,那會是一個多麼美好祥和的兩岸,多麼和平繁榮的世界!
  • 金色種子,法輪功
    博大出版社出版新書《金色種子》,詳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傳授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在台灣如何開始?第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台灣人有何機緣?誰是第一批萌芽的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洪傳的故事神奇,讀來津津有味。
  • 不久前我畫了一幅圖,腦海不由地就隨線條流轉,那是行旅時搭火車從花蓮到台東的窗外所見-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後來在畫作空白處,我臨筆一揮,題上「陽光下的油麻菜田」。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開辦了第一場的法輪功學習班,法輪大法正式對外廣傳。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廣州舉辦的學習班,則是最後一場完整的講法傳功班,之後,李老師便只講法而不教功。這短短兩年多期間,台灣也有人參加了李老師的親自傳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觸到法輪大法的台灣人是一對夫婦:鄭文煌與妻子何來琴。
  • 金色種子
    從清晨到夜晚,事件落幕。報導說,萬人離開後,街道乾乾淨淨沒有留下一片紙屑。這一幕讓許多台灣民眾十分震撼,也對這未曾聽聞的「法輪功」產生了好奇心。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九年大陸發生的「四.二五」事件,雖然打破了學員們平靜的修煉生活,從單純的自己修煉,被迫必須面對外界、面對媒體,但也因此讓更多人認識了法輪功,對法輪功的弘傳起到促進的作用,同時也鍛鍊了學員們面對社會的能力。
  • 金色種子
    一九九九年時任海關副總的傅仁雄與總局長的司機聊天,得知對方修煉法輪功,他好奇的問:「法輪功是什麼?你煉看看。」只見這名司機隨地盤坐,緩慢的抬起雙手打起手印,這肅穆而祥和的畫面令傅仁雄印象深刻。
  • 金色種子
    最早認識法輪功的校園是台灣首屈一指的最高學府——國立台灣大學。它不僅是早期最多教授學煉法輪功的大學,也是最早成立學生法輪功社團的大學。而台灣法輪大法學會成立後,截至目前為止的兩任理事長均由台大教授擔任,對法輪功在台灣的弘傳有著重要的作用。
  • 金色種子
    過去,法輪功在台灣多數是個人學煉,進而帶動親朋好友一起學,而台視成為台灣第一個以團體學煉法輪功的單位。
  • 金色種子
    出版有益人群的書,是劉英富最初從事出版的初衷,書店也因此取名「益群」。經過大半輩子,出版過一千多種書的劉英富說:「《轉法輪》這本書,真的是寶!」「我一直想出版有益人群的書,現在真的在做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