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知名媒體人:若下屆還工黨執政 我就去澳洲

圖為2017年8月31日,主持人邁克·霍斯金在新西蘭奧克蘭舉行的2017年第一次黨魁辯論上發表講話。那屆大選在其後的2017年9月23日舉行。 ( Michael Bradley/Getty Images for TVNZ)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5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淇晴新西蘭編譯報導)5月20日,新西蘭知名媒體人邁克·霍斯金(Mike Hosking)在NZ Herald上發表了一篇針對目前執政黨的評論文章。他在文中批評本屆工黨政府有社會主義傾向,並說,若工黨一直執政,他將離開新西蘭去往澳大利亞。

霍金斯在文章中說,他認為托尼•布萊爾(Tony Blair)是英國工黨最成功的黨魁。而布萊爾上週談到的選民對文化、性別、種族和身分的排斥問題,霍金斯說新西蘭人對這樣的描述可能並不陌生。

然後,霍金斯談到新西蘭的工黨政府。他說,政府已經激怒了工會,通過住房稅收調整激怒了父母投資者,並似乎站在毛利人一邊,但這一系列政策在去年9月大選時並未提及。

霍金斯在文中寫道:「就像英國的工黨一樣,很難弄清楚他們現在到底代表著誰。他們在某種程度上以應對Covid疫情為幌子,正在運行一個『以種族進行社會主義再分配』的議程。」

他說,通過今天(5月20日)公布的預算,人們會看到政府把錢投到更多不能產出的項目上,我們的生產率無法得到提高,也不能償還債務。(政府)把錢仍在社會問題上,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回報。本屆政府並不是大衛·蘭格(David Lange)或海倫·克拉克(Helen Clark)時期的執政黨。

霍金斯認為,人們需要記住工黨如此受歡迎的原因,即趕上了疫情的大爆發。

他在文中說:「他們沒有贏得2017年的大選,他們遠遠地排在第二,但幸運的是,那個掌控權力平衡的脾氣暴躁的老傢伙(按:指時任副總理溫斯頓·彼得斯)無法讓自己原諒國家黨。」

霍金斯說,於是疫情完全決定了2020年的大選結果,這是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和衛生總幹事阿什利·布盧姆菲爾德(Ashley Bloomfield)灌輸的非理性恐懼驅使的。

到2023年,若Covid-19疫情已經結束,霍金斯認為,人們的焦點將集中在本屆政府製造的無數混亂上。他在文中說,屆時,「審判日將到來」。
霍金斯在文中援引了肯特大學政治學教授馬修•古德溫(Matthew Goodwin)對歐洲多個地區中左翼選票的計算數據。

數據顯示,左翼選票的得票率在英國為自1935年來最低水平,在奧地利為1911年來最低,在德國為1932年來最低水平,在瑞典為1908年來最低水平。

此外,該得票率在意大利、法國和荷蘭創歷史新低,在芬蘭為有記錄以來第二低水平。霍金斯指出,這些數據顯示了一定的規律。

他認為,對拜登的勝利發出警告的布萊爾是對的。他寫道:「就像工黨在這裡的勝利一樣,這是一種異常,是特殊環境造成的。」

霍金斯說,在美國,拜登已經在他的福利計劃上遇到了麻煩。由於福利更好,許多州因無法填補廣告上的無數工作崗位而取消了聯邦救濟。其最新數據顯示,800萬個招聘廣告,只有26萬份工作被填補。

霍金斯同時指出,上週新西蘭最大的就業市場Seek上記錄的廣告招聘也出現了類似的問題。

他對工黨政府的移民政策提出質疑,說:「政府執意不讓足夠多的技術人才入境,克里斯·法福伊(Kris Faafoi)莫名其妙地告訴我們,移民永遠不會回到過去水平,儘管過去幾個月有確鑿的證據表明,如果不讓移民進入,蘋果就會腐爛,還會造成數百萬紐元的損失。」

他還援引上週消費者價格指數(CPI)數據,說由於最低工資的上漲,餐館和外賣食品價格的漲幅達到了10年來的最高水平。這將使增加的成本被轉嫁,從而產生通貨膨脹,以對抗通貨膨脹。

他指出,新西蘭不能只是簡單的以提高利率來解決問題,因為我們沒有經濟增長來支持。「這就是社會主義,完全缺乏對基礎經濟學的理解。」

霍金斯預測,到明年年中或下半年,會有足夠多的人意識到這一點,且屆時工黨的下台就不遠了。他還提到,克拉克政府比本屆政府做得更好,也更有經驗。

霍金斯說,本屆工黨政府因幸運地應對了疫情,才得以繼續執政,否則按照他們平時的功績,原本應該已經下台了。

他在文中強調:「這個世界拒絕左傾進步思想並非毫無根據,他們拒絕是因為它不起作用。」

最後,霍斯金在文中說:「等到明年或是下屆選舉時,我們會做到的。如果我們沒有,我就去澳大利亞。」

自2008年以來,邁克·霍斯金一直在Newstalk ZB主持他收聽率第一的早餐檔節目。每個工作日早上6點可以在Newstalk ZB收聽該節目的現場直播。

責任編輯: 藍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