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書:體制內「躺平」——抵制平庸之惡

人氣 604

【大紀元2021年05月30日訊】「躺平」是一個較具象化、頗具動效的詞,晒肚皮睡懶覺,不幹活,不996,不房貸車貸,不結婚生娃,一切低慾望。相比之下,「奮鬥」這詞勵志多了。

所以黨媒就裝正經了,韭菜們你們為什麼不奮鬥呢?那不是太可恥了嗎!可是,《半夜雞叫》裡的周扒皮,很奮鬥的一主吧,半夜起床(暫不考慮半夜能否看見莊稼)。你試試,長期睡眠不足會使免疫力降低,增加重大疾病風險。周扒皮勵志吧?黨為什麼可著勁地批判了人家大半個世紀?

所以光「奮鬥」還不行,得按照黨的意志進行才行。

中共喜鬥惡平

中國傳統文化是內斂、靜默的,主體精神是平和的,儒釋道三家都是。幾十年前的小學課本,中共就說老子是小國寡民思想,消極的,它容忍不了老子的不爭不鬥。佛經也是,都出家了,純純的無產階級,怎麼都不革命了呢,所以發動紅衛兵寫大字報:「什麼佛經,狗屁不通!」所以,黨現在來經驗了,廟裡第一要學的是黨史,否則就不是正經和尚。

毛澤東曾說自己小時候背過四書五經,但不懂啥意思。1939年5月4日,毛澤東在《青年運動的方向》一文中批判孔子領著七十二賢三千青年不高生產運動,不懂革命理論。毛在讀艾思奇《哲學選輯》時批註,中庸思想是反辯證法的。1957年1月27,毛澤東在省市自治區黨委書記會議上,乾脆就把孔子、蔣介石、黑格爾、康德統統列入唯心主義反面哲學代表。

後來,毛澤東對孔子就越來越沒好感了,1964年6月13日,毛澤東對胡志明說:「孔孟是唯心主義,荀子是唯物主義,是儒家的左派。孔子代表奴隸主、貴族。荀子代表地主階級。」 「孔子只說空話。」直到文革,把孔林改造成農場,駐紮紅衛兵兵團,砸文物刨古墓。

所以,中共是喜鬥不喜平的,你要「躺平」不奮鬥了,不鬥了,它當然急了。韭菜們都躺平了,鐮刀將無用武之地,有被迫退出江湖的風險,再說,黨國囊中羞澀,拿什麼維穩呢?「躺平」實在是個事關坐江山、坐人民的大事。

《躺平即正義》一文的作者忠哥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自己想明白了「人才是萬物的尺度。」這話很對中共的胃口,中共要的是黨性高於人性。從這個意義上講,躺平是對共產黨說不,躺平運動的輻射面不能只局限在底層或韭菜,體制內也須躺平,也可躺平,躺平是抵制平庸之惡的良知運動,是對中共的非暴力不合作。

其實,紅朝體制內曾經也不乏這樣的故事,下面講幾個例子。

一名文革紅衛兵的「躺平」往事

作家馮驥才在《一百個人的十年》一書中記述了一個題為《沒有情節的人》的故事。

1966年,S市的某科學院科研員,時年28歲。他在整個文革期間努力而又精心做的一件事就是,做「沒有情節的人」, 「難得糊塗」,可是在那個瘋狂的政治站隊年代,談何容易?

1957年,小伙子相信黨,大鳴大放,被內定右派,下放改造。農閒時看外語書,結果被批說走資本主義道路。他想了個折,專買英文版的紅書看,倒不是為了學理論,而是為了學外語。

文革來了,小伙子學聰明了,心想:「不做罪人,也不做紅人。成了罪人什麼也不能幹,成了紅人一樣什麼也幹不成。」於是他向研究院申請去農村研究除蟲劑。別人忙批鬥和被批鬥,他忙科研。但要在文革中躺平,那得有招。

有時不找政治,政治要找你。怎辦?小伙子內心定下原則:「非要寫大宇報表態時,決不能提具體人名;對人事問題要裝糊塗。叫我揭發,我就說:『我和誰都不接近,不知道問題怎麼揭呢?』兩派對立時,有人拉我加入一派,我說:『我糊裡糊塗的,弄不好成不了事,反給你們壞事。』」

小伙子大小運動中,都儘量把自己搞成一個可有可無,無足輕重的人。開會時從來都坐在牆旮旯,不和人談話,甚至不用眼睛看人,看人一眼,就會引起別人注意。給人造成膽小怕事,糊裡糊塗,政治上無所作為的印象。

這可是精心設計出來的躺平方略。小伙子對中共的政治看透了,「不少人看上去不糊塗,很精神,搞起運動來拚命表現自己。但從中國的政治看,這不過一時出出風頭而巳。你爬上去,別人就盯住你了。趕到政治上風向一變,必然想法把你打下來,最有力的打法是借用政治罪名。碰上一下,就不得了,好像車禍,傷筋動骨,幾年裡緩不過來。人生很短,有三次兩次一輩子就報廢了,最後一事無成。」

這個小伙子後也成為了業務尖子,科研上很有建樹,他對「愛國」還有一段深刻的論述:「國家呵,我對它的感覺很奇怪。一會兒覺得它很具體,很神聖;一會兒覺得它很空,很無情……一次,我還有種非常荒誕的感覺,覺得國家被一小塊一小塊切得很碎,掌握在一層層很多人手裡,你和它有距離。」

這其實是一個很個性化的躺平運動,只可惜在那個年代,沒有形成廣泛共識。

揭大饑荒真相,從不入黨,政治「躺平」

2021年5月22日,「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湖南長沙因病離世。中共高調悼念,稱他是「讓中國人把飯碗端在自己手中的英雄」,並在極具哀榮的同時,屏蔽一切批判話語,拘捕發表不同意見者。

中共此番文宣運作,意在一石三鳥。首先,中共一貫鼓吹哪朝哪代都沒有像共產黨那樣徹底解決了國民吃飯問題,而袁隆平對中國農業的貢獻是張硬牌;其次,袁隆平因受華國鋒的保護而僥倖走過文革,並在文革中首次開創了能大規模應用的雜交水稻育種技術,這一特殊年代的特殊貢獻,符合了中共當前重新拔高文革定調的政治需要;第三,院士離世恰逢中共成立百年紀念,利用祭奠英烈之際,歌頌黨國,展示恩威,讓舉國上下一致表忠,可謂「天賜良機」。

中共將個體生命逝去的悲哀辦成心照不宣的黨國喜事,並操縱民粹主義助陣,真是用心良苦。如此喧囂輿論,看起來是符合黨史精神的成功操作,但實際上卻起到了「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愚蠢效果。由於黨媒的熱炒,引發了海內外對袁隆平生平更為深入的關注。

人們發現中共官媒曾多次報導過袁隆平關於三年大饑荒的公開說法。如,2013年8月號《人物》雜誌報導,袁隆平說,「那個時候三年困難時期,我們湖南叫做『過苦日子』,那真難受。我親眼看到五個餓殍,倒在田埂上,路旁邊和橋底下,餓死幾千萬人啊」;袁隆平2009年在廣州日報採訪時也說:「你們年輕輕不知道,三年困難時期,餓死了幾千萬人啊。大躍進把樹都砍了去練鋼鐵,把生態破壞了;甚至是新華社,在2007年5月22號的有關袁隆平的報導中提到,1960年,袁隆平在馬路邊看見橫躺著兩具骨瘦如柴的屍體。」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指出,黨媒過去暗示過,袁隆平選擇了雜交水稻與三年大飢餓受到的刺激有關。胡平還揭示了一個少為人知的真相,就是袁隆平一輩子不入黨。「袁隆平沒入黨,這很難的,因為像他這樣的著名專家,黨組織會幾次三番的動員你入黨的。」袁隆平不入黨的理由是他「不懂政治」。

黨國隆重推出的英烈,原來一輩子政治「躺平」,這讓黨國情何以堪?!

反核武擴散的蘇聯氫彈之父

袁隆平離世的前一天,5月21日,恰是前蘇聯氫彈之父薩哈羅夫百年誕辰。1948年,薩哈羅夫參與了前蘇聯原子彈計劃,1953年被選為前蘇聯科學院會員,隨後主導研發了蘇聯首枚百萬噸級氫彈,六十年代,他還從事過粒子物理學和宇宙學研究。

在1950年代後期,薩哈羅夫開始十分關注核武開發的道德倫理問題,開始了他一生中積極的拒絕核武的躺平運動。60年代成為活躍的反對核武擴散的蘇聯持不同政見者。曾積極參與並促成了1963年簽署部分禁止核試驗條約。1966年薩哈羅夫簽署了反對為斯大林翻案的《25人公開信》。1967年7月,在蘇美關於放棄反彈道導彈議題上,薩哈羅夫義無反顧地站在了美國一邊,上書蘇聯領導人接受美國建議。1968年,他著文抵制反彈道導彈的研發,文章在民間流傳並被境外出版,隨後他被當局禁止參與軍事科學研究。1973年,薩哈羅夫獲諾貝爾和平獎。在70年代,薩式還積極推動蘇聯人權運動。1980年,薩哈羅夫終於因示威抗議蘇聯入侵阿富汗而被捕,流放到高爾基市,受到祕密警察的嚴密監控,直至1986年,他被戈爾巴喬夫釋放。

這位氫彈之父,曾是紅色體制內拳頭級重量人物,後成為蘇共的激烈批判者與公民運動的倡導者,他的體制內躺平運動顯得更為積極主動,為蘇共的倒台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他的事蹟至今仍為俄羅斯民眾敬仰。

抵制平庸之惡:體制內「躺平」起點

漢娜阿倫特曾提出過極權政治的平庸之惡理論,極權絞肉機上的螺絲釘普遍認為,處於體制之中的作惡似乎就不是作惡,而是份內職責,其實,這是人性中惡的藉口與掩飾,自欺欺人的說辭。對於任何一個極權體制來說,它的終點一定是紐倫堡。

今天,當草民躺平運動興起之時,體制內的人們,是否也應開始學會放下鐮刀,抵制平庸之惡,為即將到來的沒有共產主義的世界開啟一個體制內的躺平起點呢?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拍案驚奇】甘肅死者最後時刻 黨媒指不准躺平
夏林:「躺平一代」與共產主義接班人
【新聞大家談】中共猛批躺平族 李克強憂就業?
【微視頻】「躺平」 是絕望 兔子蹬鷹尚需一搏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世界盃 習近平的「左弧球」
【微視頻】世界盃亞洲球隊露臉 讓中共尷尬
【思想領袖】科學界忽視「疫苗傷害綜合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