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中華文化】

端午節俗蘊藏哪些陰陽五行的道理?

作者:允嘉徽
在繽紛的端午節俗、美食中蘊藏著哪些傳統陰陽、五行的道理呢?(陳仲明/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60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每逢端午佳節倍思「親」──那些親近我心的歷史先賢,那些親切的美俗和親愛的美食,……不思量自難忘。可知道在這些繽紛的端午節俗、美食中蘊藏著陰陽、五行的道理?它們代代流傳,行之有年,我中華一族許多人可說是「不知道已在道中」。

「端午」名稱內涵陰陽之意

「端午」是黃曆五月五日,又稱午月午日,也稱「重午」、「端陽」。這些名稱就蘊藏著天地陰陽五行之道,怎麼說呢?

「端午」、「端陽」具有「陽端」、「陽極」的義涵,因為午月午日兩把陽火形成「重午」,這一天是天地陰陽循環中的至陽之日,這一天的午時是至陽之時。然而,物極必反,重午的午時之後就是陰氣開始冒出之時。《說文》說:「(黃曆)五月,陰氣午逆陽,冒地而出」。

我們的先人很早就觀察到了午月陰生的現象,也有很好的對應之道,《禮記.月令》說:「是(五)月也,日長至,陰陽爭,死生分,君子齋戒,處必掩身。」 《禮記》教導人持著戒慎的態度齋戒身心度過五月。端午節的種種別稱,對應著天地陰陽變化的現象,提醒著人們修心養性、順應變化之道。

粽子.陰陽未分之象

「綠菖青艾絳紗囊,菰葉堆盤解粽香」(清‧雍正帝《午日 》)。粽子是端午節的代表食物,除了紀念屈原的文化意涵之外,看官可知它還包含著陰陽之理喔。

晉朝平西將軍周處的《風土記》記載,五月五日到夏至之間吃粽子的民俗:「俗以菰葉裹黍米,以淳濃灰汁煮之,令爛熟,於五月五日及夏至啖之。一名粽,一名角黍,蓋取陰陽尚相包裹未分散之時象也」。當時人吃粽子是反映陰陽循環的節氣民俗。然而,從當時的粽子裏怎樣看出「陰陽相包裹未分散之象」呢?

古早時人們用菰葉包粽子(菰葉是筊白筍的外衣)[1] ,將粽子放到又淳又濃的草木灰鹼汁中煮到爛熟,菰葉裏黍米粒就融黏在一塊,顏色呈現金黃,即古詩詞中的「角黍包金」是也。那菰葉裡粒粒米粒兒「相包裹未分散」,對應了端午、夏至時節天地陽氣至極,陰陽未分之象。古人把對天地陰陽循環的觀察包裹在粽子裏,反映了中華先人對節氣的敏銳觀察,和天人合一的生活態度。

「角黍包金」的黃金色鹼粽,表現端午時節「陰陽尚相包裹未分散之時象」。(shutterstock)

端午節食俗 五行養生

「五紅」、「五黃」是端午節的食俗代表。端午節處於仲夏的開端,民間流傳端午吃「五紅菜」,常指莧菜、茄子、紅蘿蔔、西紅柿(蕃茄)和蝦等五種。而在傳統江蘇端午節午宴則有「十三紅」的習俗,就是「十二紅」加上一道雄黃酒。《黃帝內經‧素問‧金匱真言論》「夏,病在心」,「南方赤色,入通於心,開竅於耳,藏精於心」,所以紅色成了夏天養心的選擇。

在江南,尤其是江浙杭州一帶,傳統民俗中過端午吃「五黃餐」很普遍。「五黃」指端午節的時鮮中的五種黃色食物,一般首推黃鱔、黃魚、鹹蛋黃,其它還有黃瓜、黃豆、黃梅和雄黃酒等。為什麼在端午節吃「五黃」?黃色食物在五行中屬土,多具有養護脾胃、強壯身體的功效。端午節正是炎炎夏日,容易讓人口渴、食慾不振,元氣衰弱。此時利用黃色食物來開胃,促進新陳代謝機能,提振元氣正是時候,符合傳統中醫學的五行養生觀。《黃帝內經‧素問‧金匱真言論》說:「中央黃色,入通於脾,開竅於口,藏精於脾」。從《本草綱目》看「五黃」的特性,多具有排毒或解毒的食療功能。

「五黃餐」或「五紅菜」的端午食俗,都實踐了中華傳統文化中的五行養生之道。

艾草菖蒲 至陽防疫

「年年重五近佳辰,蒲艾一番新」(元‧金好問《朝中措》),宛然是一幅年年常新的端午節景詩畫。南北朝的風土誌《荊楚歲時記》記載五月五日這天,人們趕早在雞鳴前出門去採艾草,「懸於門戶上以辟邪氣」或是「以五綵絲繫於臂上,辟兵厭鬼,且能令人不染瘟疫。」

小小艾草性質純陽至剛,辟邪驅病恩物。(shutterstock)

為何選擇艾草、菖蒲這兩種植物懸掛門戶上或配戴身上過端午呢?有科學性嗎?《本草綱目》說艾草是「純陽」植物,性極熱,升陽氣和殺菌功效很強;說「菖者百草之先生者」,「感百陰之氣為菖蒲」。可見艾草和菖蒲看似柔弱,其實根性強壯,至陽之性,百陰不侵、百寒不侵,所以成了端午節驅毒、殺菌、辟陰邪的「先驅」。

艾葉切碎納香囊,隨身攜帶可以驅蟲保健;中國史上四大女醫的鮑仙姑曾以艾草療病,救人無數。菖蒲也是制伏夏天「五毒」的五瑞之一,菖蒲根屑入雄黃和酒做成雄黃酒,抹在手足、額上可驅毒蟲。菖蒲泡入水中可做「浴蘭湯」,有沐浴淨身的效果,從先秦以來就受到重視。《大戴禮‧夏小正》就說:「五月……蓄蘭為沐浴也」,就是後世傳的「浴蘭湯」。艾草和菖蒲這兩種端午節代表植物,都表現了純陽制陰邪之道。

陽剛氣利於鑄器

一年中的每一天都有午時,只有端午這天午時的水特稱「午時水」,自古享有盛名,浴蘭湯用的也是這午時水。「午時水」真不尋常嗎? 晉代楊泉《物理論》說:「所以立天地者,水也」 ,所以「午時水」最能反應端午日天地陰陽消長之機。這種天人合一觀以及衍生的創用發明,在傳統中華文化中俯拾皆是。

「午時水」在許多方面受重視,先說在醫學上的作用。李時珍說古代《金門記》有記載,五月五日午時若下雨,實是「神水」,也就是上天所賜的寶物,得趁午時趕快把竹竿砍下來,瀝取竹節中的水,飲之可以「清熱化痰,定驚安神」;用來作藥,主治「心腹積聚及蟲病,和獺肝為丸服」。李時珍說(黃曆)五月五日重午日(即端午節)的水也是一種「節氣水」,具有防疫、驅毒的療效,特別適合用來製作制毒的藥丸,例如「瘧痢、瘡瘍金瘡、百蟲蠱毒諸丹丸」。因為端午節氣正行到純陽至剛之際,漢方藥學、中醫大師都肯定了午時水在醫療效用上的效用。從陰陽相生相剋的特性來看,端午的午時水是「極陽水」,最適用於制伏陰毒。

在鑄造上,「午時水」也有不凡的表現。利用「午時水」來鑄造刀劍特別鋒利耐用。「午時水」是「極陽水」,經過天地陽氣殺菌,像是得到加持一般,耐久不敗壞。台灣鹽水鎮上的橋南老街區的傳統打鐵舖都從古井取用「午時水」來鑄造刀劍具。傳統老打鐵舖的磨刀用的水槽和用來淬火降溫的水槽,都堅持在每年端午節更換「午時水」,一用一整年,結果鍛鍊出來的刀比一般的更鋒利耐用。

古代取火的「陽燧」銅鏡。(小溫繪製/沁德居創作組提供)

端午又逢丙午日,這一天午時之氣更加陽剛氣盛,光輝萬丈。丙火是最猛烈的太陽,霜雪不能侵,能鍛庚金,所以此時是鍛鑄金屬器具的最好時機,鑄造出來的鏡子,光明映天地。《論衡》說在五月丙午日午時鑄造的銅鏡「陽燧」可以取得真火:「陽燧取火於天,五月丙午日中之時,消鍊五石,鑄以為器,磨礪生光,仰以嚮日,則火來至,此真取火之道也。」「陽燧」是周代用來取火的凹面銅鏡。

另外像是漢武帝的「元光鏡」、東漢和帝的「元興鏡」也都是著名的五月丙午鏡,金水之精,古傳的辟邪之寶。顯然在古久以前,中華民族的先人已經會利用端午與物質的陰陽特性以增益生活。

小結
宋代詩人李綱說「重午」:「誰將佳節號天中,陽極陰生五自重。」宋人柳德驥說「端午泉」:「盈虛嘿(同默)順陰陽氣,消長先知天地機」。中國古人的生活與天地相融相通,將端午時節天地的陰陽變化特質融入節慶民俗和利用厚生之中,展現了中華民族特有的天人合一文化的重彩。現代人,如果能夠洗淨被「無神論」誤導的錯誤觀念,重新體現人與天地、人與神的關係,這些自然之道的美好效應當會再度回歸。

註釋
[1]  菰葉就是菰蘆葉、茭白筍葉,有詩文一證:「茭粽葉包蒸米飯」(宋‧釋紹曇)。@*

─點閱【璀璨中華文化】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圍棋,也稱「弈」。弈者,音同「藝」,也音同「意」、「易」。所以,弈道,不僅僅是藝術之道,遊戲之術,他運行易數弈理,蘊蓄高尚智慧。《論語‧述而》篇說:「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沉潛用意之人細研之,明悟修心之人善用之,莫不有益,皆可悟理。
  • 北宋名臣、大文豪蘇東坡的人生故事豐富多彩,他的輪迴轉生故事也非常精彩。愛民如己的朝官、曠達的文豪東坡這一世轉生後是怎樣的面貌?如果他能選擇來生,他要再當文豪,或是政治家,還是僧人?
  • 《拿破侖鎮靜駕馭烈馬橫越阿爾卑斯山》畫中描繪拿破侖橫越阿爾卑斯山的要衝聖貝爾納多時的英姿。畫家積雪的陡坡為背景點出地勢的險峻,拿破侖跨在躍起的烈馬上,舉起手臂向前指向前方山頂,顯示出不畏艱難的決心。腳下岩石上除了拿破侖的名字,還刻上了羅馬時代的名將漢尼拔和中世紀的查理曼大帝的名字,代表拿破侖立意與先賢齊名的雄心。
  • 新古典主義的繪畫是以文藝復興時期的素描為基礎,在表現形式上模仿希臘、羅馬的古典規則,強調理性的表現,作品單純而明晰。其構圖多呈靜態,均衡嚴謹,畫面細膩精密;題材多以古代神話、傳說,或表現歷史和現實的重要事件為主,借古代英雄的事跡表達勇敢、光輝等高尚品德和歷史的大場面。
  • 人心中有一念,天地盡皆知嗎?心存善念也起作用嗎?善念能起多大作用呢?古人留下許多生命故事,本文來說說:「黑額」如何逆轉生死劫?精進僧人如何化解夙世冤怨?一百隻通靈麻雀如何在人體上留下感恩印記?留下可憐的病妾之後發生了什麼好事?這些都是一面面救世古鑑,可以作為我們的生命明鏡。
  • 一位熱愛真正傳統文化藝術的女子,註冊「神韻作品」網站後,表示她珍愛以重建傳統文化為宗旨的神韻藝術團演出,從中在身心上獲益良多,並有更廣泛的對正統傳統文化的理解。
  • 「天人合一」是中華文化的精髓,悠遠又無垠的宇宙是生命的來處,天地人間是人返本歸真的道場。啟蒙書《千字文》講的巨闕劍和夜光珠,展現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精神力量與強大的善能量。
  • 孫叔敖、庾亮和呂洞賓這些史上的隱士名士他們對應外界事物的「存心」不同於一般人。孫叔敖和庾亮如何應對傳說中的凶惡之災?呂洞賓為何不要「點金術」呢?
  • 邵雍使用淺顯平淡的說理詩句,開闢儒家「以理入詩」的風氣,引領大宋詩壇增添許多「理趣」與「意韻」的詩風。本文所舉的幾首邵雍詩,則是邵雍重新再現「誠明」文化的精髓
  • 宋詩講究「理趣」,像「柳暗花明又一村」,「遠近高低各不同」,「淡妝濃抹總相宜」,「為有源頭活水來」等等名句,塑造意境之中凸顯出哲理,推衍意象之內暗含著義趣,大宋文化風貌,意韻煌煌燦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