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政壇老將Winston Peters 重出江湖續掌新西蘭優先黨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07月01日訊】(記者寧柏綜合報導)2020年大選後一直隱身、藉著出席6月20日舉行的新西蘭優先黨年會上發表重磅演講、76歲高齡的政壇老將Winston Peters,高調宣佈再度出馬,繼續領導新西蘭優先黨,誓言在2023年大選時重返新西蘭政壇。一時間,人們議論紛紛,褒貶不一。

作為叱吒新西蘭政壇42年和曾經的「造王者」,Peters 步出大選失利的陰影,對與會 者表示,新西蘭優先黨憑著對新西蘭的忠誠,一定要重返政治舞台。耐人尋味的是,Peters在其政黨年會演讲即將結束時說:「我們會回來的。」似乎特意引用了阿諾-施瓦辛格在其當年的電影《終結者》中說的那句名言。

新西蘭優先黨於1993年由當時離開國家黨的Peters創建,過去近30年中成為新西蘭政壇舉足輕重的第三大黨。在2020年大選中以2.6% 的政黨得票率黯然出局,Peters 和他的優先黨隊友雖然淡出人們的視線,但整個團隊並沒有倒下。他們在奧克蘭舉行了年度大會,總結失利原因、分析時局變化、鼓舞士氣、勵精圖治,吹響了再次絕地反擊的號角,就像他們在2008年大選中失利,於三年後的2011年強勢回歸議會那樣。

為何依然是Peters?

有一種有趣的現象,新西蘭優先黨與其創黨領袖Winston Peters 難以分離,似乎沒有了Peters,優先黨就不成其為優先黨了,這又說明Peters作為該黨的靈魂領軍人物的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優先黨是不是過於依賴老將Peters了,黨內是不是無人能出其右?

一個政黨怎麼發展、如何壯大?如果沒有新生力量的持續加入,黨內缺乏對未來領袖人物的階梯式、階段式的培養機制,是難以想像的。

黨內的其他人都哪裡去了?Peters 早已過了退休年齡,雖然他依然健康,其政治生涯也不可能一直繼續下去,為甚麼Tracey Martin、Ron Mark 和Jenny Marcroft等議員會離去?新西蘭優先黨的中長期前景又如何?

從政黨年度大會可以看出什麼?

Newsroom 傳媒政治編輯Jo Moir與新西蘭優先黨的政治評論員Josh Van Veen 就該黨的未來進行了交談,看得出優先黨所專注的依然是重振新西蘭過去的輝煌歲月。

優先黨6月20日在奧克蘭Highbrook 的年會上, Jo Moir 的感嘆是「依然是Winston,他進場了,掌聲很多,人們看到他很興奮,然後他站起來說他每隔一年在同一個年度大會上說的話。(本來)這是一個討論競選活動出了甚麼問題的會議……而且,我想,他們應該已經變得深沉,他們可能已經吸取了一些教訓……但事實並非如此。它是同樣的情況:對每個人都有攻擊,包括所有的事。」

Moir 認為,新西蘭優先黨是一個憤世嫉俗的政黨,經常受到政界同僚的嘲笑。在他們看來,這個政黨似乎不支持任何事物,而一味地持反對意見。這似乎讓新西蘭回到了20世紀50年代中期的理想化時期,那時的生活更簡單,行動更緩慢。

問題歸問題,有一點很清楚,新西蘭優先黨一直是新西蘭政治格局的中流砥柱:從28年前成立以來,作為第三大黨,舉足輕重。迄今為止僅有兩次與大選失之交臂,未能進入議會

新西蘭優先黨的Josh Van Veen認為,該黨若想重返議會,則必須關注和爭取那些支持工黨的選民。

「優先黨的勝利之路必須是保守的藍領工黨選民。那些可能在2011年、2014年和2017年投票支持優先黨的人……這些是我們必須贏回的人。這是新西蘭優先黨需要利用的那種情緒,但他們可以用積極和具有建設性的方式做到這一點,而不是訴諸恐懼和偏見,不幸的是,他們過去曾這樣做過。」

Tracey Martin 在2014年大選後,在該黨的復興中發揮過重要作用,Ron Mark曾經在上屆聯合政府中出任國防部長,並且是該黨領導人繼任者的首選。不幸的是,他們倆先後離開了優先黨,令該黨的領導層出現危機。而現任該黨第二號人物Fletcher Tabuteau,依然不被大多數新西蘭人所知,他正為其知名度苦苦掙扎,這也不樂觀。而曾經的副領導人Shane Jones,因為他在Northland 選民中的糟糕表現令人沮喪,那裡的選民對他並不買賬。

優先黨失利的原因

Josh Van Veen 表示,2020 年競選活動的失敗歸結為多種因素的綜合作用。

首先,由於COVID-19大瘟疫的爆發,總理Jacinda Ardern表現出卓越的領袖才能,領導政府成功地預防了大瘟疫在新西蘭的爆發。雖然他們在一些經濟發展的旗艦級項目上出現重大失誤,引來眾多批評,但大多數選民仍寄希望於 Jacinda Ardern領導的工黨,支持她繼續領導的政黨,這無疑是工黨在混合比例代表制 (MMP)下成為第一個多數黨政府回歸的最大因素。這也造成了優先黨選民的流失。

儘管反對黨國家黨內混亂不堪,儘管Ardern很受歡迎,但新西蘭優先黨仍然沒有承諾支持工黨領導的聯盟連任。

其次,2020年新西蘭優先黨基金會再次因政治捐款而受到嚴重欺詐辦公室 (SFO) 的調查。這使一些選民去支持別的政黨。

還有,按Peters 自己所說的,新西蘭優先黨自成立以來長期被「汅名化」,左派媒體往往將其貼上「種族主義」標籤。

2020年新西蘭優先黨進行了有史以來最不成功的競選活動,雖然Peters本人犧牲了許多,他經歷了長達12,000公里、歷時6週的巴士環遊新西蘭的競選,整個旅行顛簸不斷,一個老人家承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辛苦勞頓,幾乎沒有人會說他沒有完成這項工作。然而,最終的結果僅收穫2.6% 的政黨選票。即使在競選活動中付出了很多,Peters 和他的團隊也沒有成功。

有毛利血統但並不狹隘地維護種族利益

令Peters有信心的原因是,如果工黨在第二個任期開始時繼續下去,Peters將不乏競選的問題,例如奧克蘭的通往「無處之橋」、電動汽車補貼、政府未經協商而宣佈的將新西蘭更名為 Aotearoa,或各位部長們還沒有看到的激進 He Puapua 報告。

Peters對毛利黨聯合領導人Rawiri Waititi在議會中拉扯具有「殖民套索」象徵的領帶,但卻高興地戴著他的「牛仔帽」的行為表示不滿。

作為具有毛利血統的政治家,Winston Peters 和 Shane Jones 有更多的自由來利用這些問題,而不會被貼上種族主義標籤,更重要的是,他們不在乎他們是否是種族主義者。

Peters 承認Ardern 仍然很受歡迎,他表示他支持她的「危機領導力」,他認為國家黨「正在大出血」。

在上屆工黨-優先黨聯合政府中,在外界看來,優先黨似乎只是扮演了工黨「手剎」的角色 (意指優先黨多次否定了工黨的一些政策提議),這又淡化了優先黨的真正作用。「工黨的『手剎』」這一比喻究竟是讚美還是侮辱?Peters需要在下一次選舉中做出決定。

Peters在奧克蘭舉行的黨內年度大會上用他的演講抨擊了包括工黨、國家黨、綠黨和毛利黨在內的眾多政黨和政策,他對氣候變化委員會在最近的一份政府報告中使用「Aotearoa」一詞超過1300次、而「新西蘭」僅出現161次這一事實表示特別關注。同時,他對現在的「取消文化」(指減少正規英文表達,轉而採用毛利短語) 以及在社會公共生活中越來越頻繁地夾雜使用毛利語表達 (te reo) 的現象大為不滿,他告訴支持者:「誰簽署了更改新西蘭國名的計劃?徵求了何方神聖的意見?甚麼時候問的?我們不打算將『新西蘭』這個名字列入瀕危物種名單。」

Peters 警告說:「未來的納稅人將在本世紀和下一個十年內為每天累積的債務付出高昂的代價。(新西蘭的) 生產力繼續低迷,我們仍然是一個基礎薄弱的經濟體,隱藏著大量的失業、無家可歸和絕望的人,尤其是在惠靈頓和奧克蘭。」

他為他領導的政黨在2017-2020年任期內在聯合政府中的表現進行了辯護,並稱新西蘭人將在未來50年看到地區增長基金 (PGF) 的好處。

對現政府在多個問題上強烈批評

6月21日,Winston Peters 接受Newstalk ZB 主持人Mike Hosking採訪時,猛烈抨擊本屆政府的各項政策。他表示,工黨目前有某些政策「你根本無法解釋」,他說:「我從未見過如此糟糕的政策。」

當被問及人們批評他支持工黨組建 2017 年聯合政府是錯誤的選擇時,他說他別無選擇。他之所以在 2017 年拒絕國家黨的共同組閣的橄欖枝,完全基於當時發生在國家黨內的問題和混亂。2017 年,國家黨是議會中最大的政黨,Bill English擔任黨魁,而國家黨議員Andrew Falloon被爆色情醜聞,令國家黨形像受損。

「我對他們說,我知道你可能是一個咆哮的國家黨支持者,但你看看性狂和他們現在所處的混亂局面,然後告訴我,我有甚麼選擇?來吧,和任何人談談。你一個接一個地看過,你能告訴我,我有甚麼選擇嗎?再者說來,我是在很多人出生之前就加入了國家黨的人。」

Peters說,自從輸掉選舉暫別政壇以來,他很享受這段寧靜自由的時光。他說他重新開始做生意,「像其他人一樣賺錢」。

Peters明確表示他的健康沒問題,精力依然充沛,並沒有任何退休的打算,而且信心十足地宣布他的政黨將在2023 年回歸,原因是「我們回來是因為我們相信我們有這個實力。」

Peters批評了工黨的電動汽車計劃,「無論種族背景如何,有多少勞工階層的男人和女人能夠負擔得起政府的電動汽車替代品?被換下來的電動汽車電池該怎麼處置?(關於廢棄電池) 現在你能看到綠黨有任何妙招嗎?」他談到了政府的電動車補貼計劃,他的政黨在上個任期就阻止了這一計劃。

Peters強調了他的政黨在上個任期內的成功,包括「扭轉」了破敗的 KiwiRail 和國防軍​​,以及在各地區進行投資 【指利用區域發展基金 (PGF)】,支持那些極少有機會獲得政府財政資助的地區。

Peters指責工黨在上個任期內「故意」壓制 He Puapua 報告,指出了在其退稅計劃中充滿了「令人不可理諭的經濟文盲」式的行動方案,以及推動基礎設施建設 —— 例如奧克蘭投資高達7.85 億紐元的自行車橋 —— 並未採取適當措施核算建造成本。

「這份 『He Puapua』報告是毛利人分裂主義的一個秘訣。他們知道這一點,這就是為甚麼他們將其壓制到選舉之後……這是一種忘恩負義和惡意的表現。在我們國家成長的是一種『取消文化』,任何提出合法問題的人都會被貶低為殖民主義者、種族主義者、偏執狂、沙文主義者,等等。」

「He Puapua」報告實際上是一份由工黨政府的毛利事務部在2019年11月1日就已完成的、為新西蘭毛利族實現《聯合國土著人民權利宣言》而打造的專門計劃,它基於《懷唐儀條約》的精神,意欲在2040年為毛利族在政治、經濟、社會、保健等多方面實現全面提升。在新西蘭社會有可能形成兩個兩個更加對立的陣營 —— 毛利族和其他新西蘭人,造成實際上的種族分裂。在毛利事務部網站上可以看到部分已公開的章節。

不過,早在2010年,當時的國家黨政府就承諾支持《聯合國土著人民權利宣言》,由那時的毛利事務部長Pita Sharples博士領導起草「He Puapua」計劃。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今年五月,「He Puapua」報告居然由現在的反對黨國家黨意外發佈了,此舉已引發關於分裂主義及工黨政府是否正在努力建立兩級治理體系的政治辯論。

對優先黨前景的探討

不管你喜歡也好、討厭亦罷,Winston Peters是新西蘭政壇不可多得的重要人物,沒有人會否認這一點。他以支持老年人金卡和學齡前兒童免費看病而聞名。

Newstalk ZB 的資深政治編輯Barry Soper 對Peters高度評價,稱其為一位傑出的外交部長。他回憶說,美國前國務卿賴斯 (Condoleezza Rice) 對Peters 特別欣賞,那時的新西蘭被美國第一次稱為「盟友」,遠勝於「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新西蘭能得到這樣的評價,Peters 功不可沒。

Josh Van Veen說:「主要因素是新西蘭優先黨與其選民基礎脫節。人們認為典型的新西蘭優先黨選民是這種右翼、反動、種族主義偏執狂。我認為優先黨很有可能捲土重來,前提是該黨可以為未來提供積極和建設性的願景,因為我認為這最終是大多數新西蘭人想要的,這對他們來說首先是最重要的。」

他說,人們通常出於「積極」的原因被黨吸引,但 2020 年的競選非常消極,強調優先黨僅僅是工黨的「手剎」,而不是它所取得的成就。

他表示,該黨在 2008 年未能重返議會後,三年後隆重回歸。而這次失利後要像 2011 年那樣崛起雖然可能,但並不容易,現在距離下一次大選還有兩年,這當中存在許多變數,到2023年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

「有一種看法認為Winston可能太老了或已經過時了。我認為這不正確或非常不準確,但這就是他們所持的看法。我認為他可以而且應該在 2023 年繼續領導該黨。他是該黨唯一可行的領導人。如果有人能做到,那就是Winston。」

當被問及 Shane Jones 或 Fletcher Tabuteau 作為可能的領導者時,Van Veen 說他們非常能幹,但「他們不是Winston」。

Newsroom 傳媒的Jo Moir 對該黨的中期展望相當明確,「一旦Winston 離開,優先黨就將走向衰落。」

新西蘭優先黨目前的當務之急是要有在需要的情況下能接替Winston Peters的領袖級人物,同時在黨內需要建立一個有效的梯隊,為培養未來的領導人打好基礎。不過,這些都不是在短時間內可能完成的工作,而是一項長期的任務,而且需要有專門的團隊負責隨時跟進。

當然,對於深愛新西蘭的Peters,以如此高齡願意繼續領導新西蘭優先黨,準備衝擊2023年大選,不能不令年輕一代敬佩。我們衷心希望他保持健康,為新西蘭的繁榮和富足繼續奉獻。畢竟新西蘭政壇不能沒有反對的聲音和制衡的力量,新西蘭優先黨的作用不可或缺。

責任編輯:藍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