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軍力對比 差距到底多大(五)

作者:周田

人氣 24776

【大紀元2021年07月10日訊】冷戰結束後,在過去三十年裡,美國是不可動搖的世界第一軍事強國,軍事實力的巨大差距,大幅降低了世界大戰的風險。進入21世紀之後,中共拚命發展軍力,意圖突破第一島鏈,與美國分庭抗禮。

世界軍力排名第三位的中共,已經公開向美國挑釁;美軍也正式把中共列為頭號對手。中美軍力越接近,中共主動挑起戰事的可能性就越大。目前中美軍力差距到底有多大呢?

(接上篇)

太空攻防能力對比

2015年,中共組建了戰略支援部隊,中共軍隊提出太空是新的「制高點」。中共的所有航天系統都在軍隊控制之下,到底有多少人、多少經費很難知曉。

2019年12月,美國成立太空軍應對,但僅負責軍事相關的太空事務,與美國航天局NASA相互獨立。目前美國總計擁有衛星應超過1000顆,只有部分屬於軍事衛星,具體數量自然保密。中共宣稱擁有衛星超過300顆,大多數應該是軍事衛星。

一、北斗系統對比GPS

中共新建的北斗衛星系統,基本具備了戰略核導彈的導航功能,主要目標是美國;這也是美軍最關注的項目之一。

美國的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PS,1994年全面建成;分為民用的標準定位服務和軍用的精確定位服務。軍用可提供陸、海、空定位和引導外,更關鍵的是各類武器的精準導引。

北斗系統和GPS功能類似,GPS已經相當成熟,北斗系統還在完善和推廣中,中國大陸卡車的北斗接收系統多次出現過掉線情況,不知軍隊是否也有類似情況。美軍在實戰中屢次應用GPS,日常軍事行動也離不開。中共軍隊使用北斗系統的情況不得而知。

2003年2月25日,美軍一架F-16戰鬥機在測試中投放了一枚加裝導引套件的GBU-31炸彈,可 由GPS制導自動攻擊目標。(Michael Ammons/U.S. Air Force/Getty Images)
2003年2月25日,美軍一架F-16戰鬥機在測試中投放了一枚加裝導引套件的GBU-31炸彈,可由GPS制導自動攻擊目標。(Michael Ammons/U.S. Air Force/Getty Images)
2019年2月27日,北京國家博物館展出的模擬北斗衛星系統。(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2月27日,北京國家博物館展出的模擬北斗衛星系統。(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二、其它衛星系統

美國太空軍掌管著至少77套至關重要的航天器系統,除GPS衛星系統外,還包括導彈預警系統、太空監視、通信等各類軍用衛星。

防衛支援衛星是美國最早的衛星預警系統,每分鐘掃描地球六次,以識別導彈或航天器的發射,也能檢測核爆炸,曾在海灣戰爭中成功偵測到了伊拉克發射的飛毛腿導彈。

天基紅外系統是21世紀的全新紅外空間監視系統,以擴大戰區遠程戰略導彈、中短程彈道導彈的預警和防禦能力,能在導彈的所有飛行階段進行探測和跟蹤,將逐步取代之前的防衛支援衛星。

空間跟蹤和監視系統是另一類導彈探測預警衛星系統,更專注於偵測敵方導彈的發射並提前預警。

天基太空監視衛星系統負責探測和跟蹤環繞地球軌道的飛行器;地球同步空間態勢感知衛星系統可以更準確地跟蹤和識別航天器的運動。

美軍還有多類通信衛星,包括軍事戰略和戰術中繼衛星、寬帶全球通信衛星、先進極高頻通信衛星等系統,可為地面、海洋和空中軍事行動提供持續、安全、抗干擾的全球通信。美軍也有自己的氣象衛星。

中共除了北斗系統外,應該也在模仿美軍的其它衛星系統,包括監測地面、海洋、大氣層內外的各類衛星,但應該還未能形成比較完整的體系;一般認為,中共尚未真正掌握各類高端衛星的製造技術。2021年5月9日,長征五號B火箭殘骸返回大氣層墜落前3個小時,中共曾公告墜落地點為地中海區域;3小時後,又公告火箭殘骸落入了印度洋區域。中共太空監測系統和運算能力的有效性可見一斑。

此外,美軍還有與衛星配合的地面監測站在全球部署,中共沒有這樣的優勢。

2019年10月27日,美國X-37B太空飛機打破紀錄,在軌道運行780天後,完成第5次任務,成功降落在美國宇航局肯尼迪航天中心的著陸設施上。(美國太空軍)
6月17日,中共三名宇航員在神舟-12號發射前的儀式上亮相,他們實際都是軍人。(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6月17日,中共三名宇航員在神舟-12號發射前的儀式上亮相,他們實際都是軍人。(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三、太空武器

中共的反衛星導彈已經多次試驗過,在國際譴責聲中,目前被迫轉入暗中進行,可能以導彈防禦系統研發作為幌子。

前蘇聯解體後,中共獲取了前蘇聯的航天技術,一直在發展載人航天,並開始建立空間站。中共的宇航員是清一色的軍人,所謂和平利用太空只是幌子。中共模仿前蘇聯的空間站,估計試圖在太空建立有人控制的太空武器據點。

中共的衛星理論上也可以變軌撞擊美國的衛星。中共還沒有完全達到前蘇聯的航天水平,但具備了摧毀美國衛星的能力。

美國早已掌握反衛星導彈技術,也進行過測試,但為避免更多太空垃圾而終止。美國海軍驅逐艦裝載的標準3型導彈,具備攔截彈道導彈的能力,也具備打擊低軌道衛星的能力。美軍可以發射宇宙飛船,打擊太空中的高軌道衛星自然不難。

此外,美軍還一直在試驗X-37太空飛機,能在近地軌道連續飛行一年以上,一般認為具備太空攻擊能力,甚至回收敵方衛星的能力,相應的干擾技術應該也具備,是否配備了動能武器尚不得而知。

美國太空軍運營的地球同步空間態勢感知衛星(Geosynchronous Space Situational Awareness Program)藝術效果圖。(美國太空軍)
2016年12月11日,中共的長征3B火箭殘骸墜落在江西某地。(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16年12月11日,中共的長征3B火箭殘骸墜落在江西某地。(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小結

若中美發生大型軍事衝突,太空很可能先成為戰場。中共海、空軍難以取勝,幾乎可以肯定會動用太空武器,至少會發射反衛星導彈,試圖摧毀美國的軍事衛星,令美軍失去部分太空監視和武器引導能力。

美軍會隨時監控中共的動向,如果能及時預警,估計會先發制人,只要摧毀中共的數個運載火箭發射基地,就能癱瘓中共的主要反衛星能力;美軍隨時在監視中共衛星的動向,必要時可能也會打擊中共的太空監測和指揮系統。

美軍也可以摧毀北斗系統中的數顆衛星,中共的洲際導彈就失去衛星了引導,無法實施精準打擊。

即便美國失去了數顆衛星,也有能力很快製造和發射新衛星補充;中共衛星若損失,發射基地再被毀掉,則無力再補充新的衛星。

2020年9月16日,美國司法部指控中共官方支持的的網絡入侵活動,被指控者至少包括五名中國公民。(Tasos Katopodi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9月16日,美國司法部指控中共官方支持的網絡入侵活動,被指控者至少包括五名中國公民。(Tasos Katopodis/AFP via Getty Images)

網絡和輿論、心理戰攻防對比

中共的戰略支援部隊還包括了專門的網絡攻擊部隊,也是美國和北約一再指責的對象。其中61726部隊是專門針對台灣的網絡駭客部隊;61786部隊應針對更多國家,美國是最主要的目標;此外還有更加隱祕的網絡攻擊部隊,包括軍方信息工程研究所和相關院校,較大的基地至少位於北京、南京、廣州、成都、瀋陽和開封等地。

中共的網絡攻擊範圍很廣,不僅包括攻擊軍事部門,還包括政府部門、高科技公司、基礎設施網絡等。美國《外交雜誌》曾評估,中共的網絡攻擊部隊至少有5萬~10萬人,實際數量可能更多,中共應該也僱用了大量非軍方駭客,既擴大攻擊範圍,也試圖掩蓋背後的操縱者。

中共的總體網絡技術實際主要來自美國,可能並不先進,但破壞能力卻位於前列。

美軍也有專門的網絡攻防部門,既分布在各個軍種,也有統籌管理。一般認為,中共無法攻破美軍的網絡保密系統,但可能以攻擊民用基礎設施為主,如癱瘓電網、核電站等,以製造美國內部混亂。

美國準備了一些應對和反擊計劃,最後一項防禦手段,估計是完全切斷中國大陸與互聯網的連接,令中共的網絡成為局域網,無法與外界聯通,中共的網絡部隊就基本失去了作用。

若美國使出這樣的殺招,中共利用網絡針對美國的大外宣、輿論和心理戰也基本無法再運作。中共應該還會運用傳統方法,在美國挑動反戰、反政府活動,包括不斷遊說政客、大規模遊行,還可能引發騷亂等惡性事件,甚至進行恐怖襲擊,以造成美國社會混亂。美國FBI應該一直在監視類似的活動,包括中共潛伏的間諜,以及華人社團內的大量線人,中共使領館實際是主要的指揮中心。

估計美國也會對中共官員和各級軍官展開策反活動,包括總體宣傳和暗自聯絡、接觸,中共官員大量家屬、資產就在美國,成為美國的有利條件。若中美開戰,中共內部出現大量投誠者應該不算意外,美國應該也會適時對中國老百姓不斷喊話,鼓勵普通人提供情報、甚至站出來推翻中共政權。

6月23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前排中)和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將軍(Mark Milley,前排有)在國會接受關於國防預算的聽證。美國軍隊服務於國家,並接受監督。(Alex Wong/Getty Images)
6月23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前排中)和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將軍(Mark Milley,前排右)在國會接受關於國防預算的聽證。美國軍隊服務於國家,並接受監督。(Alex Wong/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22日,中共準備紀念朝鮮戰爭前夕,中共儀仗隊士兵在北京紫禁城外的習近平畫像旁。中共軍隊僅聽命於中共最高領導人。(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22日,中共準備紀念朝鮮戰爭前夕,中共儀仗隊士兵在北京紫禁城外的習近平畫像旁。中共軍隊僅聽命於中共最高領導人。(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軍隊指揮體系對比

中美軍隊之間存在諸多差距,一旦開戰,軍隊屬性和指揮體系的差異或許更加明顯,很可能成為中共軍隊迅速潰敗的最主要因素。

美國國防部2021年關於中共軍隊的最新評估報告(China’s Military: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指出,中共軍隊的優先事項是保衛黨,中共對軍隊的控制是絕對的,「黨軍」為黨服務,不為國家服務,中共軍隊「為黨創造政治權力」。報告評價,習近平仍然懷疑一些軍隊將領的忠誠度,強調政治忠誠剝奪了軍事將領的創造力。

可以預見,中美若開戰,中共高層很可能不敢向下級授權,無法及時應對前線的決策指揮,甚至可能出現混亂。

例如,中共火箭軍若發射中程導彈攻擊美軍航母,必須經中央軍委批准,海軍無權過問;即使發射短程導彈,也需要軍委同意,陸軍和海軍陸戰隊無法直接要求支援。若南海、台海發生戰事,北部戰區的飛機、艦船調動支援,空軍和海軍都需要等待軍委批准;支援部隊抵達南部或東部戰區後,戰區司令可能並無完全的指揮權;陸軍在戰區之間的調動也是如此。名義上的戰區司令,很可能無法成為真正的前線指揮官,必須通過軍委才能協調。事事經過軍委,幾乎是無法打破的政治規矩,任何一個軍事將領都很難真正獲得前線指揮權。

美軍是專業軍隊,隸屬於國家,聽命於現職總統,並受國會制約。印太司令將會被充分授權,能夠全面指揮整個戰區內的軍事力量,並擁有臨機處置權;下轄的太平洋艦隊、第七艦隊等都具備相應的臨戰決策權;駐日本、韓國和關島的空軍和海軍陸戰隊隨時待命出擊;總統只關注重大決策和用人,會充分向軍隊逐級下放權力,便於前線作戰。在多次實戰中,美軍清晰的指揮體系早就得到了驗證,完全憑能力選拔軍官,隨時做到能者上、庸者下。

中共領導人始終擔心失去對軍隊的控制,害怕倒戈、政變,戰時更要防止被亂中奪權,同時也怕被斬首。美軍幾乎肯定會實施斬首行動,一旦成功,中共軍隊可能很快變成一盤散沙。美國則沒有類似的問題,即使總統出現意外,馬上就會啟動替補機制,新的三軍統帥很快就會產生;戰場上各級軍官若出現意外,馬上就會按軍銜高低自動確立指揮權。

中美指揮系統的巨大差距,關鍵時刻可能立即決定勝負,作戰規模越大、戰情越複雜,中美軍隊之間的差距就會越明顯。

2018年11月8日,美軍的里根號航母艦隊(CVN-76)與日本海上自衛隊在利劍演習中。(美國海軍)

結語

美軍的最新報告評價,中共軍隊投射能力不斷增強,在各個作戰領域的能力都在提高,並正在侵蝕美國在某些領域的軍事優勢;但中共軍隊缺乏作戰經驗,實戰訓練不足,聯合作戰能力有限,遠征能力有限,新的組織結構未經考驗,某些軍事裝備和材料依賴外國。

美軍報告還指出,中共的軍民融合和間諜活動,似乎還不足以實現獲取國外技術、彌合差距的目標;中國低水平的經濟增長可能會制約國防預算的增長。美國正在加速增強西太平洋的威懾能力。

中共軍隊也知道與美軍的全方位差距,若冒險開戰,應該不會追求全面取勝,而是以摧毀一支美國航母艦隊為最大目標,或破壞美軍的一個關鍵軍事基地,以造成最大限度的美軍傷亡和心理打擊,迫使美軍暫停反擊、與中共談判,甚至可能退出第一島鏈。

不過,美軍經過太平洋戰爭後,不可能放棄西太平洋的控制權。如同二戰中血戰沖繩和投下原子彈一樣,美軍不可能向中共軍隊認輸。美軍報告評估,美軍仍然可以在任何地方都最終取勝,但可能遭受前所未有的損失。美軍為避免更大風險和降低人員傷亡,很可能一開始就祭出殺手鐧,包括使用低當量的戰術核武器,至少會清除中共核武器的威脅,包括東風中程導彈的打擊能力;憑藉美軍先進的偵察手段和全球打擊能力,完全可以做到。

日本和澳大利亞會成為美軍的最大後援,若美軍真的失利,日本和澳大利亞無疑會成為中共的下一個目標;印度、菲律賓和更多亞洲國家可能至少為美軍提供便利。北約沒有理由不參戰,參與的程度將由各國政府評估決定,至少英、法兩國的航母會趕來。

中共則會孤軍奮戰,俄羅斯將坐山觀虎鬥,朝鮮可能怕被連帶打擊而默不作聲。中美開戰的結果,很可能導致中共政權的迅速消亡,各地老百姓可能會摘下各級黨委的牌子,中共官員則可能早就逃之夭夭了。(完)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美軍力對比 差距到底多大(一)
中美軍力對比 差距到底多大(二)
中美軍力對比 差距到底多大(三)
美海軍打造潛艇類祕密武器 威懾中共艦艇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出口增長見頂 互聯網行業「過冬」
【橫河觀點】美小城基諾沙判決 拷問社會和法治
【時事軍事】美軍最新格鬥導彈 將阻斷中共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