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讀宋詞】東坡筆下淡妝濃抹的西湖

文/簫史
圖為清 董邦達《西湖十景》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6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宋詞人蘇東坡西湖有著不解之緣:相傳東坡愛遊名湖,於「四大西湖」(杭州西湖、揚州西湖、潁州西湖、惠州西湖)皆任過官職,在當地所作詩詞也流傳至今。他在遊杭州西湖時曾寫下詩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展現萬里晴空之下與細雨連綿之中的西湖美景,如今已成家喻戶曉的名句。而東坡詞中的西湖風景與其本人的心境也很值得品讀,或濃或淡,或喜或悲。本文為諸君選取了兩首東坡於西湖所作的詞,一起來走近其筆下淡妝濃抹的西湖:

(一)江城子‧江景
(湖上與張先同賦,時聞彈箏)

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忽聞江上弄哀箏,苦含情,遣誰聽!煙斂雲收,依約是湘靈。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

該詞為蘇東坡與當時八十餘歲的著名詞人張先同遊杭州西湖時所作,將視覺與聽覺交織,並將彈箏人置於雨後初晴、晚霞明麗的湖光山色中,使音樂與山水融為一體。細讀時,發覺此詞生動有趣,一幅濃墨畫卷瞬間展現在眼前:

鳳凰山下,雨後初晴,湖水清澈,晚風清涼,遠處晚霞明麗,近處荷花娉婷。那朵荷花雖然開過了,但依然美麗純淨。不知從哪裡飛來一對白鷺,似乎也有意觀賞荷花。忽然江上傳來哀傷的箏聲,飽含悲苦,又有誰忍心去聽?! 受箏聲影響,煙靄斂容,白雲收色,女子所彈之曲似湘水之神在傾訴衷情。彈罷,她飄然遠逝,只餘湖邊數座青翠山峰。

其中「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一句寫得甚好,可謂一語雙關:既指湖面荷花,又比喻彈箏女子,暗示下闋彈箏女的美貌與年齡。《墨莊漫錄》中記載此女三十餘歲,風韻嫻雅,綽有態度,而東坡以「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比喻她,寫得十分有趣。隨後以白鷺擬人也是一語雙關,側面表現荷花與彈箏女子之美,連遠處的白鷺也被引來。上闋看似全在寫景,卻同時暗指彈箏女,為下闋寫人寫曲埋下伏筆,使語句過渡自然、流暢通順。

下闋將視覺與聽覺交織,將音樂與山水融為一體: 不知彈箏人所思何事,所彈之曲竟如此哀傷,連煙靄也為之斂容,白雲也為之收色。東坡此處以有形之雲煙側面襯托無形琴聲之魅力,使詞句瞬間有了畫面感。試想,湖上煙靄與天上白雲漸散,不正是雨後初晴的自然變化嗎? 琴聲本抽象且單調,可東坡憑其豐富的想像力將西湖景色變化與琴聲聯繫在一起,讓讀者不會覺得乏味。

結尾「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引用唐代詩人錢起的詩句「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寫曲終人去,餘音繞樑。那時,東坡似乎已沉醉於彈箏人的樂曲中,待想要詢問時卻不見女子之蹤影,只餘青山綠水,從中能感受到曲終人散之憾。西湖雨後轉晴,而詞人心情卻由喜轉哀,真可謂「浮生若夢,為歡幾何」——世間美人與美樂轉瞬即逝,如夢一場,又有幾人能在情幻之中如青山般巋然不動、永世長存?

宋 馮大有《太液荷風》。(公有領域)

(二)浣溪沙‧荷花

四面垂楊十里荷,問云何處最花多。畫樓南畔夕陽和。

天氣乍涼人寂寞,光陰須得酒消磨。且來花裡聽笙歌。

《浣溪沙‧荷花》為東坡於潁州西湖觀賞荷花時所作。相比於《江城子‧江景》詞中濃豔的風景、人物與琴聲,該詞顯得清淡且寂寥。上闋主要描繪西湖美景,東坡本應心情舒暢,而「天氣乍涼」激起其心中的愁緒,又因想起昔日遭奸臣排擠的往事,不禁感到寂寞惆悵。

那時的東坡在朝中屢遭小人攻訐和當軸者忌恨,被以「補外」為名貶為地方官。他曾無意間在祭奠司馬光的場合開程頤的玩笑,說程頤迂腐,不料因此遭與程頤關係甚近的賈易彈劾。來到潁州時正處於被排擠「補外」的坎坷時期,雖見四面垂楊、十里香荷,卻也難抵寂寞淒涼。

上闋景物雖美好,卻只是為反襯下闋寂寞之感;縱然有荷花可供觀賞,笙歌可供聆聽,可此時的作者怎能沉醉其中?但東坡本是性情豪放之人,又豈能為愁海淹沒?於是他吟道:「且來花裡聽笙歌」,姑且哀中取樂、消磨時光——既然往事不堪回首,愁緒永無盡處,不如靠賞花飲酒聽笙歌忘掉悲涼與愁緒!

與《江城子‧江景》不同的是,《浣溪沙·荷花》全詞並非大喜大悲、跌宕起伏,所繪西湖之景乃夕陽下的清淡之景,所抒之情乃天氣轉涼時的淡淡哀愁。《江城子‧江景》中,東坡因沉醉於動聽的箏聲而忘我;《浣溪沙·荷花》裡,聽樂則是被動忘我——縱然笙歌再動聽,也不過是暫短忘掉寂寥哀愁的渠道。

如果說《江城子‧江景》一詞中的西湖與情感是「濃抹」,那麼《浣溪沙‧荷花》便是「淡妝」。同樣都有美景美曲相伴,卻是不同的滋味。

結語

南宋文人楊萬里曾如是評價東坡與西湖之緣:「東坡元是西湖長,不到羅浮便得休」,意思是蘇東坡所到之處皆成福地,每至西湖便留下佳句,幾乎可稱其為「西湖長」(羅浮為道家十大洞天之第七洞天,七十二福地之第三十四福地)。除以上賞析過的兩首名作,東坡還在遊惠州西湖時寫下《江月五首其一》、於許昌西湖寫下《許州西湖》、於揚州瘦西湖寫下《西江月·平山堂》,皆為千古佳作。

不同的詩詞有不同的風景與作者不同的心境,即使相似的風景也寓含不同的情感,如王國維所言「一切景語皆情語」,東坡筆下的西湖既是風景,也是人生的縮影。如今當你我拿著相機在名勝古蹟攝影留念時,不妨放慢腳步,靜靜品味數百年前的百味人生、喜怒哀樂,或許你也能感同身受。

最後,以詩作結:

世人盡道西湖美,不見前人落淚痕。
碧水青山今未老,安知賞景舊時人?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岳飛
    宋朝是一個風雅繁華的時代,也是一個熱血悲壯的時代。靖康之難後,歷史上湧現出一代代捨生忘死的抗金英雄。今天我們要介紹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可算作不是詞人的填詞大家。
  • 古人寫詩詞,有的即眼前事,道心中曲,抒寫人生聚散離合的情懷;有的思接千載,視通萬里,闡發古今人事盛衰的幽思。詩詞的容量,或微小到一時一地,或洪大到無限時空,形式極為靈活,內涵又極為豐富。
  • 我們在這個系列提到的著名詞人,有風華絕代的布衣書生,也有溫婉嫵媚的淑女佳人;有經世治國的文臣宰相,也有馳騁疆場的百戰神將,這些人幾乎涵蓋了兩宋風流人物的各個階層。
  • 乍看標題,您是否心生疑問:宋代無相機,東坡乃文人,何攝影之有?筆者是不是該補歷史課了?非也。此「攝影」非彼「攝影」,這裡的意思是:倘若北宋有相機,蘇東坡定能成為當朝聞名遐邇的攝影師。
  • 上期筆者與諸君分享了蘇東坡高超的寫景技巧,想必這位北宋大文豪的神筆已令各位歎為觀止。但其實東坡詞背後還有不少內涵與故事,他本人的品格也非常值得今人學習。
  • 「多情自古傷離別」,向至親或摯友揮手送別的剎那往往催人淚下,令人腸斷。但諸位不妨回顧一下,送別時的心情難道只有傷感與不捨嗎?倘若離別之人與你心心相印,惜別之餘你是否會多一分豁達與超脫?
  • 提及辛棄疾,大部分讀者都知道他是著名的南宋豪放派詞人。他的筆風沉雄豪邁,諸如「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等名句皆為人熟稔。但這位一心報國的壯士也有婉約傷春之時……
  • 提及思鄉,世人皆知其苦:輕則讓人難寐,重則令人斷腸。古時不少詩詞都以抒發鄉愁為主,格調多為淒涼,而北宋文人蘇東坡的一闋思鄉詞卻脫穎而出,其心境與心理調節能力均值得今人學習。
  • 陸游和唐琬的愛情,為人津津樂道,這首《釵頭鳳》,更是讓歷代文人墨客傳頌不休。很多人正是出於對這首詞的感動,進而去了解他們的故事的。那麼,這首詞是怎樣描寫離情別意,成為情詞中的經典呢?
  • 宋朝是一個風雅繁華的時代,也是一個熱血悲壯的時代。靖康之難後,歷史上湧現出一代代捨生忘死的抗金英雄。今天我們要介紹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可算作不是詞人的填詞大家。
評論